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河南嵩山少林寺的风景是那么的宏伟壮观,一列列青松错落有致地排列着,那平静的风风雨雨将它们灌溉得枝叶茂盛。殊不知,一场轩然大波,即将在这平静的少林寺里掀起……

  “哼,平日一直让我闲着,一忙起来却有如此艰巨的任务。要我来这偌大的少林寺盗取易筋经,却不给我一张地图!还好几年前来过少林寺一趟,勉强还记得少林寺藏经阁的位置……”少林寺外,东方烨正站在一棵大松树顶窥看着少林寺内的守卫布局。“哼哼,没想到自从无因等辈死后,少林寺就人才凋零,如今的少林寺,哈哈,怎么看都不像是少林派的泰山北斗!……”却见此人身穿红袍,剑眉星目,正是东方烨。见到少林寺的守卫布局稀松,东方烨不禁嘲笑起来。

  正午,烈日当空,原本就已经稀松不已的守卫布局如今是更加的松散。东方烨总算等到正午了,便悄悄地从少林寺左侧使出轻功翻墙而入,迅速而轻快地潜入了少林寺藏经阁。一眼望去,各大经书整整齐齐地林立在藏经阁里,然而除了这些整整齐齐地经书之外,东方烨更是看到了让自己惊讶的事情!——有一名和尚正在整理着经书。东方烨正要跳上横梁躲开他的视线,然而这一切都已经迟了。

  那名和尚还是没有转过身,放下手中的经书,一掌立在胸前作念佛状说道:“施主,你就不用再躲了,出来吧!……”此时那名和尚才转过身来,抬头看着那蹲在横梁上的东方烨。“哼,那我就不多说了,把易筋经交出来,我尚且可以饶你一命。”东方烨似乎被这个和尚羞辱得非常愤怒,大喝道。“阿尼陀佛,施主也曾是正派中人,令堂东方烈阳还是一代宗师,人人敬仰的大侠,东方少侠何必执迷不悟?……”“哼!受死吧!……”东方烨可没有兴趣听这和尚啰啰嗦嗦的废话,运起内劲一掌便打向了他。

  只见那名和尚灵活地闪开了东方烨的烈阳掌,自己也运起内劲和他交锋起来。“哼,没想到少林寺后辈里也有这样的高手……”东方烨只是和他交锋了一回合,便慨叹道。但是东方烨并不能久留于此。若少林武僧膳后发现藏经阁内有异动,包围在此,东方烨必定插翅难飞。三十回合下来,东方烨并没有占有半点上风。反倒是若非这些天无所事事,唯有在房间里打坐练功,东方烨恐怕早已经败给这个比自己年长的和尚。

  只见那和尚一式探花截脉手拨开东方烨的火龙穿山式,使出佛掌千手佛印式直攻东方烨中门。东方烨立刻收起烈阳掌使出火云铁桶式格挡,却见那和尚转掌为爪,矫若游龙般一把扣住了东方烨的左肩——正是龙爪手!……眼见只要那和尚的龙爪手只需稍稍使力,东方烨的左肩便会废掉。东方烨自然心有不甘,使劲地要挣脱那龙爪手可怕的缠绕。只是任凭东方烨的烈阳掌如何灵幻多变,宛如游蛇,都摆脱不了那龙爪手即将吞噬自己左肩的噩梦。

  “喝!……”只见东方烨不知干了些什么,顿时让那和尚的龙爪手缩了回去。原来东方烨顿时从丹田提起一股真气,游遍全身。东方烨修炼的是烈阳掌,内功心法自然也是与之相符的烈焰功。只见东方烨一式神火劫让全身顿时发热,让那和尚措手不及因为灼热而缩开了龙爪手。此时正是好机会!东方烨顿时一式地火燎原直攻他下盘,那和尚顿时用龙爪手下攻,准备压住东方烨的双手。然而东方烨的地火燎原式只是诱饵,攻那和尚的上方才是真!只见东方烨顿时收起烈阳掌,使出火云盖顶式直攻那和尚天灵盖。那和尚也发现有不妥,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转爪为掌,使出流云佛掌防守上方。然而东方烨因为使出烈焰功神火劫的关系,内功顿时暴涨。那股泰山压顶的力量,那和尚终究是敌不过……

  “砰……”是一掌击碎天灵盖的声音。那和尚的天灵盖顿时被东方烨击碎。面对这个对手,东方烨也是感叹:若非他方才抱以慈悲之心,没用龙爪手废我左肩,恐怕现在倒地的正是我……不过慨叹归慨叹,东方烨也没再理会毫无生机倒在地上的那和尚,而是搜寻易筋经的下落。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东方烨正要搜寻易筋经的时候,却见到桌面上的经书正是易筋经。难怪之前东方烨说起交出易筋经几个字的时候,那和尚的神色顿时战栗了一下,原来当时那和尚正在收拾着易筋经。

  东方烨正要收起易筋经离开藏经阁,却见窗外有一人影掠过,东方烨顿时夺窗而出。“哐!……”正是窗户破裂的声音。那巡逻的小僧顿时惊讶的向后一看,只见一人影飞速从自己身边掠过,那股迅速的风让那小僧好一段时间没睁开眼睛。待那小僧反应过来,东方烨已经远离而去。小僧透过破损的窗户,正看到一和尚倒在地上!

  那小僧顿时箭步冲了进藏经阁,抱着那毫无生机的和尚说道:“了尘师兄!了尘师兄!……”但是任凭那小僧如何呼喊,这叫了尘的和尚也没有半点反应。原来他就是了尘……没想到当年只是搀扶着无因的了尘小僧,现在竟然是和东方烨有得一拼的高僧……

  了尘的死顿时惊动了整座少林寺,不一会,少林寺内各位高僧聚在藏经阁门外,虚阳方丈问那小僧:“有没有看到是谁闯入藏经阁杀害了尘师弟的?”“那人闪得太快了,我根本没看到他的身影,只是隐约看到他穿的是红袍……”“红袍?……”虚阳暗暗思忖。“回禀方丈,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名刺客的身影,正是东方烨!……”有一名小僧站出来说道。“东方烨,果然是他么……”虚阳叹道。“了缘,为我准备纸笔墨……”

  “不好了,不好了!……”宁静的东方堡内,扬起了惊慌失措的呼喊声。“怎么一回事?”东方烈阳和李凝霜正在大堂内品茗问道。“赵师姐……她被那三名东瀛忍者抓走了!……”东方堡的一名弟子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什么?!……”说罢,东方烈阳拍案惊呼道。“不,依风她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接连的打击让李凝霜已经承受不了,她唯有自我安慰着……

  “少林寺虚阳方丈有信到此……”此时有名守门弟子呈上了虚阳的亲笔信。“少林寺来信?”东方烈阳正为赵依风的是一筹莫展,接到少林寺虚阳的信更是未知其然。只见东方烈阳拆开信一览后,大怒:“孽子!……”说罢,还将信撕得粉碎。“夫君,怎么了?”李凝霜不解地问道。“东方烨在少林寺抢走易筋经,还打死了了尘大师!……”“不!不会的!……”接二连三的打击让李凝霜承受不了了,大声呼喊着奔离大堂。

  “纸笔墨侍候!……”东方烈阳大呼道,然后行云流水般写下一书信,交给东方堡一弟子叫他送上少林寺给虚阳方丈一个交代,然后散尽东方堡弟子在江西湖广一带广为搜寻,无论如何也要查出东瀛忍者的巢穴,揪出东方烨。东方烈阳也因为接二连三的打击,已经疯狂了……

  东方烨马不停蹄地赶回客栈住所,毕竟经过少林寺一行,人称武林第一大派的少林寺尽管已经大不如前,但是还是给东方烨空前的压力,生怕背后有少林寺的人追赶。

  只见东方烨回到客栈住所后,如释重负般虚软无力地倒在床上。但是东方烨还没有喘上几口气,他房间门外又凝聚着一股浓烈的杀气。“东方烨,跟我一起去见首领……”正是伊贺在门外毫不客气地推开东方烨的房门,说道。“呃,好吧……”尽管东方烨筋疲力竭,但是他还是尾随着伊贺离去了。或者是为了他少林寺一行的成功,而沾沾自喜地打算向那神秘人首领邀功……

  穿过一片迷雾般的森林,东方烨见到一个神秘的山洞。“这片森林以前也貌似走过,怎么就没有见到过这个山洞?……”东方烨暗暗思忖。“好了,到了……”伊贺打断了东方烨的思绪。“拜见首领……”伊贺和东方烨恭恭敬敬地来到那神秘空穴来风的山洞,拜见那总是见不着脸庞的神秘人首领。“山藏(藤武)拜见首领……”此时东方烨的背后响起两股声音。只是东方烨回头一看,顿时一惊:两把声音所对应的却是三个人——还有一个被钳制住的娇弱女子,正是赵依风!只见她虽然还能行走,但是那虚软无力的四肢看来,应该是被废了武功。

  “东方烨,杀了她。”神秘人首领冷冰冰地对东方烨下达命令。“少主……”通过山洞里微弱的光线,赵依风还是能看清楚东方烨的脸庞。尽管四周杀气腾腾,危机重重,但是她的脸庞却难能可贵地泛起了笑容。“东方烨!……”神秘人首领貌似不耐烦了:“你没听到我说什么吗?!杀了她!……”神秘人首领再次重申自己的命令。

  “……”东方烨已经没什么要说的了,运起内劲,扬起那趾高气昂的烈阳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