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转眼就到了第二天。赛场依旧人山人海,伴着四周嘈杂的声音,天花板上的扩音器传来了宣布今天的比赛开始的声音:“好,长老现在已经定好了对决表”

  仙子一行人人刚好赶到,节省了看无聊开幕式和听乏味的演讲的时间。理树关切的问道:“幽紫,你的伤没问题了吗?”幽紫点头道:“完全没问题的,师父不必担心。”一旁的仙子偏过头来,调皮的眨了眨右眼道:“幽紫,今天也要好好比赛哦。我们可是说好了要在赛场上一较高下的。”幽紫点头道:“当然。你也别输了哦。”“我怎么可能会输啊。”仙子笑道。

  正说着,大屏幕上打出了今天的比赛表。(仙子略知道这东西)

  一号场地:早道赤——流水岚。二号场地:野四郎——章洞。

  三号场地:坤庐——赤道火·仙子。四号场地:暴童——幽紫。而两天后的半决赛将由一、三场地号的优胜者对阵二、四号场地的优胜者。

  理树看了心中一动,轻声道:“幽紫没有遇上仙子。”

  倒是元天真人宽心的一笑道:“放心,暴童敌不过幽紫五分钟,而且下一场半决赛就是仙子了。对了,仙子的对手是——名字好熟啊!”

  “师父——。”淑灵无语道:“就是渡霜天的那个徒弟。”

  “哦……。”

  ……片刻过后。……

  “当,比赛选手上场。”

  仙子冲小丫头和幽紫打出胜利的手势纵身上台。另一边坤庐也步入赛场,全场一片哗然。

  扩音器传来一阵声音:“太惊人了,坤庐选手以前对决全是空手,这次竟然背了这么多利剑。”

  仙子有点无语的睁大眼:孔雀开屏啊!

  只见坤庐背负七剑,一扇形的排开,用麻绳系牢剑鞘,腰间还挂了一柄挺好看的华丽宝剑,最奇怪的是他右小腿还绑了一柄短剑。

  坤庐双目一寒,首先开口道:“三次相见,终有一战了。”

  仙子理都不理他,扭头看着另一赛场上淑灵的状况。(有人汗了。)

  坤庐也不恼,凝神聚气,口吐恶寒。嘴角一翘,一笑间,七声轻响,地面陡添了七道剑痕,一股无双的萧杀剑意澎湃欺压过来,叫人胆战心惊,全场众人不由再次被他吸引。

  仙子心头咯嗒一下,提了神道:“示威吗?”

  坤庐一笑道:“算是吧!”

  元老头有些急了,吃惊道:“好厉害啊,一下子使用七把不同的剑,各使一招,再一同放回去。‘九剑一气馆’善长使剑,这小子今天才用,看来以前故意隐藏了实力。”

  赛场一边的观众席内,有一上人看得最为认真,正是渡霜天。

  “比赛开始。”一声令下,全场欢呼。

  呼、呼、呼,二组的章洞首先抖出杂乱无章的狂风,整个赛场都受到了影响,观众一片惊叫,连同为高手的早道赤、流水岚、幽紫也不由停止了动作,等这几阵风过去,野四郎和暴童几乎要被吹翻在地。

  当然。

  赛场上能在这强风中做到纹丝不动,气定神闲的也有。

  除了仙子,便是——————拿出了真正实力的九剑一气馆独徒·坤庐。

  坤庐理了理额头的几丝青发,道:“看来,最后的冠军是要在你我之间产生。”呼————————。坤庐凌厉剑气逼迫而来,仙子暗暗握紧了拳头。心中恍然道:厉害。这绝对是个厉害的对手,叫我不由得……。

  “哦,这么说决赛提前到来了吗。”仙子发稍快速飘动,心中呐喊道:叫我不由得热血沸腾了啊。

  “是啊。”坤庐冷啸一声。身型一抖,背后一剑自行蹦出,不见冲入高空,已在坤手里了,三大长老不由点头称赞。

  观众席中,渡霜天阴冷的一笑:仙子啊,你难道还未发觉我在你体内留下了“潜劲”。

  仙子只觉得热血沸腾,也不多想对敌之策,就是一弯膝,直接进攻。————————恩?

  坤庐,——————抢攻了。

  挥手一剑,似刺还削。

  仙子侧身,擦了一丝衣襟。………………很快,而且精妙。

  坤止住冲势,挥手一扭,似绞还劈。

  仙子闪身,剑锋贴面半尺闪过,回手一拳。

  坤收剑来挡,仙子右手一闪,单拳化为利爪,抓住坤手腕。气势震溅。

  “好啊,制住对方行动了。”淑灵欢呼。

  元天真人也一阵高兴,对方用剑方法太奇,不制住他动作是赢不了的。而且仙子敢在如此剑势下冒险贴近,可见状态调整的不错啊!

  仙子右手抓住坤右手腕一压,左手攻向坤脸部,坤一笑,右手一松,剑落,左手接剑用剑刃挡住拳势。

  仙子一惊,连忙收式。

  坤庐扭转剑尖回刺,仙子偏头闪过。

  坤发力一脚,轰中仙子腹部,仙子顿时飞退倒地,不过转眼又纵身而起——————不落败势。

  坤庐一笑,道:“小心接下来的东西哦。”仙子一愣。

  坤甩手将剑抛入空中,同时冲身向前,反手之间,又拔出另一利剑刺向仙子。

  仙子小心地架开这一剑,却见空中的利剑正向自己插来,同时坤已再次反手横劈过来。

  仙子反应倒快,陡然出手抓住坤劈来之剑,同时高抬一脚,在空中之剑离头顶半尺之时,用脚尖踢开。

  “好险!”元、淑灵同时舒了一口气。

  坤庐一愣,挣开仙子,往后一跳:“你的手竟可以抓住我的剑,并且没事。”(坤的表达能力是很差啊!)

  仙子一笑:“忘了我的绝技吗?”

  “什么?”坤大大的惊了一下:“你的绝技,应该是只有‘七重结界身’和‘七神虚步’这两招啊!”

  “没错啊,知道了你还这么吃惊干嘛!”

  “什么意思?……嗯!”

  仙子的双手…………。

  透着一层——金光。

  “难道……。”淑灵也惊了。

  “没错,我把‘七重结界身’改进了,现在被结界包围的,只有我的双手手掌,所以,这双硬如金刚的拳头,就是我的武器。”仙子一笑,露出尖尖的虎牙。

  元老头心里默许:“真不愧是这小子单练的法术,竟然可以改进成这样。”

  “师父,你也做不到吗?”淑灵小心地问,不知会不会伤到元的脸面。

  元老头仰天大笑道:“我连想都没想过,哈哈哈哈。”

  场上,坤庐再次认真地打量了一番仙子道:“说实话,我一直以为‘七重结界身’和‘七神虚步’都是胆小鬼用来保命和逃命的招式,看来是我错了。”

  仙子心里鬼火冒:谁是胆小鬼啊!

  坤庐站直身子,慢慢将手中长剑插回到鞘内。——是认输吗?

  渡霜天看了看,起身离开了观众席,心里不住埋怨道:“怎么这么快啊!——怎么这么快就使用这必杀的绝招。”

  坤庐深吸了一口气用手指向仙子:“把这一招用在你的身上绝不浪费。现在,你快点认输吧!不然必死无疑。”

  仙子惊大嘴巴,乐呵呵道:“哇,好牛皮的人啊!”

  开玩笑,仙子怎么会投降。

  “可惜。”坤庐说罢,低头不语,陷入沉思状态,场面一片阴森。

  仙子也不妄攻,静静地回想一遍刚才的打斗:

  这小子应该不是打心理战,不过,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招啊?对了,从开始的两招来看,他的剑是灵巧多变,而且超近距离作战也难不倒他。从他扔剑到空中来说,他的招术又带歪门,看来正道、歪道他都会,长攻、短攻也都在行。不过,最让我在意的是:①他特意把剑放回剑鞘;②他带的剑太多了。如果我没猜错,现在这一招应该和他上台时露的那一招是同样路数,不过必定更快、更猛、更奇。特别是奇,完全不知他会如何出招,不过剑鞘是口朝上的,应该是走上三路吧!对了,还有:③他为什么还没有攻过来,难道这招是要我过去才能施展的吗?好……。

  仙子大大方方地活动活动了筋骨。

  所有的观众早看不下去了,一起叫喊:

  “打啊,别死站着,上啊。”

  “打!打!”

  “作秀吗?”

  元天真人无语了:这些人知不知道这是决赛级的比赛啊!

  坤庐仍不抬头:“来吧!”他的声音低沉而阴冷,有如死神的呼唤一般诱导着仙子的步向死亡的阶梯。但是…………。

  仙子伸伸手,甩甩脚,后退两步,摆好架式道:“我让你来攻我。”

  全场晕,刚才傻站半天,现在又来君子秀啊!

  元老头知道仙子的心思,但他也很想晕。

  而淑灵——是晕死。

  坤庐也无语。

  另一面,暴童已使出绝招——火旋风。

  可惜,火焰攻势完全被幽紫的“花间月舞”所带开。等他招式一老,幽紫抢攻,把牛高马大的暴童摔下场去。用时——4分48秒。

  坤庐定了定神,整顿一下气势道:“那你就等着吧!反正你被我多击中一脚,最后还是我赢。”

  元天真人震了一下,刚刚走来的理树也震了一下:如果这人和幽紫对决时也用这个方法,岂非大大的不妙。

  仙子不理他,依旧一会伸腰,一会扭头,看得观众大倒胃口。

  另一赛场上,野四郎被章洞的暴风扯裂骨骼,败下阵来,用时5分07秒。

  这时,幽紫也来到仙子这组的赛台前道:“双方还是没动手吗?”(感情你比赛的时候一直看着这边的啊。)“是啊,一分半钟了。”这哪像是比武啊!“比赛时限是30分钟吧!”淑灵皱眉道。“嗯,我估计仙子会在最后五分钟一次性扳回来。”元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不过,仙子这次好沉得住气哦!”淑灵看得眼也不眨一下。

  这是真的,观众已对这一组起哄了,拉也暗骂仙子给自己找麻烦,不过,最难做的人是——渡。渡本以为比赛马上就要结束了,所以提前耍帅离席,心里估计自己刚走到大门时比赛就会由坤获胜而结束。可是仙子就是不打,搞得他站门口留也不是,走也不是,难堪至极。

  再说另一组,早道赤的硬套路,对流水岚的软招式,可谓精彩。这一战应该会上明天的报纸。不过,头版一定是:两位小选手上台失态,二十多分钟虚度观众心焦急。

  又过了五分钟,淑灵看不下去了,对着坤庐大喊:死坤庐,你背上有只虫子,不是啊,是吸血双虫。

  元狂汗:隐隐感到坤庐刚刚有吐血的心思。理树暗想:这也是心理战的一种吧!

  ……

  在比赛进行的第10分21秒时,流水岚胜出。

  ……

  第20分钟,两人还是没动,也许这下长老们会发现一个错误:那就是没规定对峙的时间。

  而渡霜天,也在门口站了20分钟差一点。他想看坤那漂亮的一招制敌,就是比赛老拖着,心里直骂。

  第24分钟,许多观众受不了了,纷纷提前离开,以前仙子用“死守”战术时,起码还有一个在动啊。

  第25分钟,仙子最后一次活动了全身,他清楚地察觉到——原先有静如止水之感的坤庐,散发出的气已有丝丝的燥了。那就是仙子的机会。

  其实按理说,拖得越久对坤越好,可惜,让一个自视为神众的上人在上百人面前傻站二十余分钟,谁都不免有些烦燥。这就是最后的关键时刻了。

  仙子将双手罩上结界,弯腰,心中默数:3…2…1…,全力冲刺。

  坤洞察气势,猛地仰头,一道道狂傲的剑气吐出,脚下的场地顿时寸碎,剑气飞射,在场上留下放射型的沟痕。同时,背负的六剑同时离鞘射向空中。

  仙子心知这一次的凶险,也不停,双手护住全身,顶住剑气,去势不止。

  坤起手式已好,立即使出第二步的接手式,长发、衣襟挥洒,右手闪电拔出腰间宝剑,一呵。

  横劈仙子腰间。

  这招之狂,万万接不得,仙子纵身,剑锋滑仙子脚底而过。

  坤庐横劈不中,也不停,接着横劈之势身型急旋,转身一圈再扫。

  仙子一惊,大坏,自己正开始下落,剑也刚好扫至腰间,不敢多想,右手来挡。

  当~~~~~~尖鸣不止。

  一朵火光暴现。

  坤攻势不停,收剑同时左脚扫来。

  仙子一挡,坤右脚再来,仙子左手来架开,腰间却多出一道口子。

  仙子一愣:怎会?

  坤已再次使剑刺来。

  仙子一个漂亮的扫脚踢开坤庐手腕,坤跳起两腿同时踢来,仙子看准时机双手来抓,刚到一半,左臂无故血花四溅,双手一停,白白中了双踢。仙子借势飞开,一道力却要他不得不再次上前应战:————仙子左臂缠上了一道既坚且细的丝,丝的一头——连上一柄短剑,正在左摇右晃。另一头,连的是坤的右腿。

  坤右腿发力拉住仙子,右手拿剑来刺,仙子右手架开,坤大打翻筋头。剑刺、脚踢,仙子单靠右手,频频中招,坤翻筋斗一停,纵身跳起,仙子一仰头:原来这一招是这样。

  起手式时被射至极高的六把剑,经这几秒时间,正随坤一道刺下。胜负已分了吗?

  轰……轰,轰,轰,轰,轰,轰

  七声炸响,七道火光,尘雾再一次笼罩全场。

  “仙,仙子,仙子。”淑灵、幽紫冲着尘雾大喊。

  毫无回音,淑灵忙问元:“师傅,师兄他?”

  元不答,从刚才的情形看,坤是将光系法术注入六把剑的剑尖,一触即炸。而仙子左臂被锁,整只手都已经死血,不能用来接剑,同时,左臂被锁,躲也躲不开,单凭一只右手绝不可能……。——除非,仙子能在临危之际想到身型倒转,用脚架开这七剑,不过这样一来,身边七次大炸,而头近地,不死恐怕也打不下去了。

  渡终于一笑:元啊!元,你恐怕还认为仙子还有一丝可能活下去,可惜,在那一瞬,我已引发了仙子体内的潜劲,在这一瞬,仙子绝不可能控制下半身,所以——仙子必死无疑。这样一来,我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拉玛阿见尘雾经久不散,以主管的身份,轻轻使出一道轻风,尘雾立散。

  人们看到的是仙子仰天而立,浑身是血,坤在他身后半跪于地,双手舒展如雕,是个漂亮的收手式,在他身后,同样背对着他的仙子微微颤抖。他周围不规则的钉了六把剑,其中一把,是透过他的大腿再钉入场地。

  “仙子——”淑灵小声地叫。

  仙子想回头,却——轰然倒地。

  裁判立即报数1、2……

  “报你的头。”元等不及了,纵身上台,一个身影拦住了他——又是拉玛阿。

  拉玛阿道:“区区几秒,还急什么。”

  元也知道不可能在几秒内打倒他,只能焦急地看着倒在地上的仙子。

  坤已经在一一收回自己的剑了。

  “……6、7、8……”

  坤庐正在考虑是否立即拔出仙子腿上的剑。

  “不玩啦,不玩啦!”仙子猛地坐起,吓死鬼神无数,也吓了坤和裁判一跳,渡也是,虽然他已经走出大门了,又不得不停下来。

  坤连退八步道:“你、你、你……。”

  “嘿嘿。”血污弄乱了仙子额头细发,在这乱发后的仙子眼神火热,犹如一位年少的战神。仙子一咬牙,拔出穿腿的利剑,扔回给了坤,再一咬牙,站了起来,撕下衣袖,包扎了伤。整个过程,坤都没有再次攻过来,他的眼瞪得老大,这种情形他绝对没有考虑过。

  包扎完毕,仙子大口地喘起气来。

  “你是怎么做到的?”坤大喊大叫,完全没有了开始时清晰的思路、冷静的作风、自信的样子。

  仙子不在意的一笑道:“①我在二十分钟里没白过,我可是认真分析了各种情况的;②你的剑那么多一定有原因的,果然不错,可惜你太古板,剑法太死。”

  “什么……?”坤一惊,自己的剑法就是灵巧多变啊!

  “刚才你跳起的时候,我发现你是处在六剑的中心,六剑在你周围形成了一个圈,奇怪的是这个圈有个缺口。哦,是因为你本该向空中射七剑的,可惜在先前打斗时有一剑被我踢开了,所以这最后一式本是九剑齐用,可惜只有八剑,可你因循守旧,还是用九剑的使法来使八剑,所以出现了一个缺口,正是这个缺口让我活了下来。”

  “少唬我了,从剑与剑的距离来看,就算你站在缺口中央,旁边的两剑还是能刺中,加之我手中的这一剑,共有三剑可要你的命。”

  “你是瞎子吗?竟然没看清楚我是怎么做的。”

  “什么?”坤大震。

  “首先,用右手架开你亲自使的最强一剑,同时——以剑破剑,再移一步就得了。”

  原来仙子虽然左手臂被制,但胳膊还能动,仙子一甩手,丝头连的短剑跟着甩动,一点两剑,触发了剑尖的法术,最后一移,可惜最后仙子不知自己为何,下半身突然不听使唤,只移了半步,被引爆过的其中一剑刺中大腿,全身也被炸飞的碎石划伤,浑身是血。

  坤用手捂面,努力使自己镇下来,移步去拿自己的第九剑。(仙子手臂上的短剑在报数时就收回了)

  仙子用满是血污的手一擦脸面,顿时脸上也满是血渍。

  坤叹了口气,收起剑,转身面向仙子:“你并不在我之下,看来这是一场苦场。”

  “正该如此。”

  “可惜我有不能败的理由。”坤拿起一剑对敌。

  “更可惜的是——我也有。”仙子看着浑身的血,发稍快速摆动,他身上的神血——渐渐移向仙子双手。

  “啊!”坤愣了。

  仙子双手平伸向前,血在双手手心形成一球,接着是华丽的烈焰从球中发散出来。

  ……

  在陈列室内,几个布人正在打扫卫生,突然,一个布人停下手来,他觉得身后有些怪异,转过身去,愣愣的看着麒麟刀,麒麟刀——正尖鸣不止。

  ……

  “哇,不会吧!”元与众人张大嘴,仙子是要用流出的血,做一个极强力的火球。

  坤流汗不少,这种火球神力极盛,必定很难躲,可是——自己如何接呢!

  离比赛结束还有两分五秒。

  仙子做好火球,微微一笑:“觉悟吧。”

  轰!

  火球如一头发狂的蛮牛撞出,仙子自己也被反冲力强行推后几米。

  坤暗暗咬牙做好准备,只见他不但不躲,反而,冲身向前。

  火球如牛,坤也行如剑光,刚要硬对之时,坤轻声急呵:“剑盾。”

  背负七剑同时自行出鞘,剑柄相接,形如圆面,其中两剑的一个装饰相接,正是一个手柄,七剑形成的剑盾竖硬无比,竟然顶住了炽热的火焰,可惜剑盾顶得住,坤却顶不住,强大的冲击力强行将坤往后犁,正是神血不断补充火球的结果。

  坤毫不犹豫,左手拨出腰间宝剑钉入地面内,可惜,退势不减,眼看已是接近比赛场地边缘了。

  坤死顶不松手,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他身旁。

  “老弟,你好吗?”——吓了坤一跳,这是……,仙子。他已使出“七神虚步”了,瞬间来到坤的左边,闪出一拳,坤两手不空,硬吃一拳。

  仙子得势不饶人,平行着坤的去向跑起来,一拳一拳打去,倒不是下杀手,不过把坤的面子是扫光了。

  几拳过去,坤也被大如牛的火球梨把赛场边缘,渡霜天也惊得脸变色。

  只见坤挺胸一顶,四肢百骇同时爆发,脚下顿时激起阵阵飞沙,硬生生的停住了。

  原来坤早已打定主意,先消耗火势一部分冲力,就是要在这最后关头才全力接招。

  元老头一叹:“敢将自己逼入绝境才力止败象,坤的自信与胆量也非同一般啊!”

  不过坤仍未扭转败势——火球还未耗尽,坤的动作被完全封锁。

  仙子慢慢走到坤的身旁,一脸天真的样子:“不知道你怕不怕庠。”说着伸手挠起坤的腋下,坤的表情顿时搞笑至极。

  倒是把淑灵吓了一跳:“仙子,不要啊,一旦坤顶不住,你也会受到火球的冲击啊!”元老头呵呵一笑:“放心,仙子用的‘七神虚步’瞬间就能闪开,不过——时间只有1分54秒了。”

  仙子挠的起劲,又再说了几句能把坤气死的话,坤气红了脸,呵一声:“放屁。”闪手拨起插入地面的宝剑,自下而上倒削仙子,削到的却只有仙子微笑的残影。

  在仙子再一次出现时的时候,坤已被拖着长长尾巴的火球顶出场外。

  “再见了。”仙子向飞出去的坤挥了挥手。

  “赢了”淑灵、幽紫一同欢呼。

  渡大汗:死小子,你不会真输了吧!

  再看坤,已离场老远,恐怕是必败无疑了,却见怪异之举——坤用剑盾一顶,与火球分开一点距离——这不是离赛场更远了吗?——接着左手手掌一变,倒拿宝剑。

  “这个姿势?“元一愣。

  “破风决——开。”轻呵一声,坤身型急旋,一道寒光,自下而下将火球一分为二,宝剑产生的气流贯注火球,神血点点瓦解,各点神血又不再规律支持火咒,顿时各小点神血同时爆发,一团火球化为一片火雾。

  拉玛阿吓了一跳,连忙同他的手下结起一张“光壁”保护火雾附近的观众。

  仙子一言不发。

  淑灵喊道:“没用的,还是会跌出场外的。”话刚落,最后的神血爆发,一根根火柱从火雾中射出,警卫纵身跳起,以很不漂亮的姿势打散火柱。

  其中一根略粗大些,射入赛场,炸起一朵火焰,火焰散去,留下一个人影,赫然是——坤庐。

  “不会吧!”强如幽紫也惊大了嘴。

  仙子一笑,不用奇怪,坤不会无缘无故的斩开火球:“怎么做的?”

  坤一言不发,拨起钉在地上的短剑。

  原来坤早想好了应对之招:第一步当然是破坏对自己穷追不舍的火球。第二步是将带有细丝的短剑掷出,钉入赛场,那丝是韧中的上品,坤双手齐拉,把自己拉了回来。

  仙子道:“真是聪明,不过弄得像烤鸡一样。”

  坤脱下满是洞的外套,道:“一身血腥味的家伙没资格这么说?”

  仙一笑,摆开架势:“继续吗?”

  坤也一笑:“当然,不过不是现在这样,是……”剑盾分解归位。

  仙子好奇道:“这九把剑宽、窄、长、短、修饰各不同,应该是用来对付强、弱、快、慢、繁、简不同的敌人吧!”

  “没错”坤将剑盾还原:“但有一把是特殊的,就是我最敏感的武器,其名为——————‘死翼’”一挥手、一把全银白的剑忽的在手。同时,其余七把纷纷飞出场外。

  仙子盯着‘死翼’打量,剑锋透光,必定锋利无比,剑柄为一细长的银简形,最奇怪的是……

  “发现了吗?这把剑没有剑翼,所以用这把剑来挡别人的利器,别人顺着剑身一滑,手指就完了,所以——这是一把全攻型的剑。”

  仙子一笑道:“有趣”一闪身,消失了。

  再次出现时,是背对坤,几秒,一道血柱从仙子胸口喷出。

  “怎么会?比‘七神虚步’还快。”淑灵大急。

  “不,坤庐是在中招之后才反击的,看。”元天真人。

  果然,坤右脸青了一大块。

  “可是,这样还是仙子吃亏啊!”幽紫。

  仙子一叹:“看来是来真的了。”心中暗暗吃惊,心道:这家伙刚刚完全没有防御的动作,是打算硬拼吗?再一闪——

  “哇,啊——。”仙子从空中落下,连中七剑。

  “这个……?”这下连元也不解了。

  渡霜天阴阴的一笑:是心眼啊,阿坤在仙子出招以前就猜到他的攻向了,提前出招。仙子在如此神速的移动下是没有改变路线的能力的。比赛到了这个时候,以其说还是在斗技的话,不如说是在斗心了。仙子受身落地,微微流汗道:“活见鬼,明明优势还在我这边的。”是心吗?

  呼——坤庐竟然抢攻,仙子挺身而起,大喝道:“太小看我了。”呼——————,是正面交锋。

  “当。”仙子光拳架开来剑,回手一拳击中坤腹。

  元老头等众人叫好。

  “怎么样?”仙子露出虎牙。

  坤庐忍过剧痛————嘴角露出一丝坏笑,道:“如我所料。”

  “怎么?”仙子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右手不知何时和坤的左手捆在了一起。

  “这下你的快速的移动没用了,话落,连刺三剑。

  仙子忙不接续的挡开,还轰一脚,坤抬脚挡开,又是一削,仙子硬拉着坤的左手闪开。

  “看清楚哦!”坤一笑,顿时,银剑死翼扭成朵朵剑花。仙子连忙死守各大要害,其余各处顿顿被剑尖点中,仙子心中一急:太快了,不死盯着的话,早就败了——什么?——

  被仙子死盯着的‘死翼’上了天,一愣。

  ——糟——了。

  坤右手连轰三拳,全部打中仙子胸口一点,接住死翼力斩,仙子一挡——被力道震飞,倒地。——比赛时间只剩20秒的时候。

  仙子做梦也没想坤连环境也考虑到了,在仙子因坤把剑扔上天的一瞬,不由让仙子不自主的看着可怕的“死翼”,而这一看,正被坤身后的灯光照花了眼。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

  满天的樱花飞舞。

  不对,这些是——血。

  漫天的飞血,那个人……,好熟的眼神。

  等等,这里是?

  无数的士兵在撕杀,地上散乱着人的肢体。

  是——战场

  一个人,神威异常,抡起单刀迎敌。

  那个人不是——

  …………

  “比赛——。”“等一下。”仙子满是血的手抓向裁判,吓得那裁判直缩脚。

  “仙子,不要再勉强了。”元大喊。

  仙子——微微一笑,挣扎了起来:“就算我会输,但是也是凭击中数,不是被打倒。”

  坤庐再一次举起剑:“佩服。”鲜血自仙子指尖滴落,仙子眼神傲藐,凌厉气势闪现,伴着一丝狂笑。

  两人一闪,各自站到了对方原先的位置,接着,豪风才阵阵激起。风声中悠扬的神曲暗自唱响,这下真的分胜负了,那是上天的声音,只有非凡的人们才能听到。

  “而且,——我,——怎么可能会输啊?”仙子单手捂面,露出尖尖的虎牙。

  “比赛结束”全场惊叹这两位小选手的实力。

  仙子一步一步的移出场外。

  “本局由——嗯?”裁判愣住了。

  裁判看到了坤庐倒地不起,在谁也没注意到的时候。

  渡、元、淑、理、幽、拉、三大长老,还有所有观众都万分不解。

  一分钟、两分钟……坤毫无反应,——他被击晕了。

  ——————一击必杀吗?

  仙子在迈下台时体力不支,整个人一同扑了下来,元伸手把他接住。

  淑灵紧张的问:“师兄,你不会有事吧?”

  仙子微微一笑:“下次请说不会有很大的事吧?”说完,慢慢的闭了眼——睡着了。

  元天真人同理树玄女相视一笑:这小子会输才怪。

  幽紫轻声问道:“元天师傅,你刚才有冲上台拉仙子下来的想法吗?”

  “开始还有,后来——反而被他的自信征服了。”

  “哦?”幽紫眼中闪过一丝不寻常的光。

  在裁判宣布仙子获胜时。

  元已抱着仙子离开“华云赛场”。

  ……

  两天后,就是半决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