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娜娜,你怎么来了啊?这个是吃的?”唐皖听到江妮娜的声音急忙穿了只拖鞋就走了出来,一出来就看见了低着头红着脸拿着饭盒的江妮娜。

  “啊,是,是啊。”江妮娜愣了下,然后结结巴巴的回答道。唐皖看着江妮娜结结巴巴的样子很纳闷,这妮子到底怎么回事?脸红什么啊?但是她还没来得及接着纳闷,就看见沈野逸神神秘秘的接了一个电话以后,就对自己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自己心领神会的跟着沈野逸走到了卧室里面。

  “我刚接到电话,惠贤和一个电影导演刚离开星空国际酒店,而且她正在回家的路上,你现在要不要过去见见她。顺便和她说说这份材料的事情。”沈野逸看着皱着眉头,犹豫不决的唐皖,他突然觉得很想把唐皖拥进怀里,替她去做她不想做的事情,但又不得不做的事情。

  “带我去见她吧。”唐皖皱着眉头想了很久,想来想去,她觉得事情如果在逃避下去,唐妈肯定会受到伤害,而且自己的家早晚也会破碎的。并且像惠贤那样恶毒的女人怎么配呆在自己爸爸的身边,即使是逢场作戏她也不配。

  “小逸啊。怎么让娜娜自己拎着东西站在客厅了啊。”沈奶奶拎着刚从楼下买回来的豆浆油条,推开了沈野逸和唐皖所在的卧室门说道。而江妮娜就站在沈奶奶的身后,她看着唐皖和沈野逸那么亲密的样子,她突然觉得自己心里很难受,并且有种叫做嫉妒的东西在她的心里慢慢的发芽了。

  “啊,娜娜对不起哦,把你给忽略。我刚在和沈野逸商量事情。”要不是沈奶奶的一句’怎么让娜娜自己拎着东西站在客厅了啊。‘唐皖都忘记江妮娜在客厅的事情了,她满脑子都是等下要怎么和惠贤谈判,让她离开唐爸。

  “奶奶,等下我和唐皖要出去一下,就不吃早饭了。”沈野逸看到沈奶奶一脸“你俩有问题”的样子,很是无奈,自己的奶奶真是老小孩,整天的胡思乱想。

  “嗯,行啊。”沈奶奶笑着回答道。

  “皖皖,你们要去哪儿啊?能带我一个吗?”江妮娜见沈野逸和唐皖要单独出去了,她突然自己觉得心里那个叫做嫉妒的东西开始开花了。

  “带你一个?”沈野逸看了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江妮娜的这个请求的唐皖,他很理解此时的唐皖,这毕竟要解决的是她自己家里的私事,而唐皖的自尊心挺强的,不肯告诉江妮娜有关唐爸和惠贤的事情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皖皖。带我一个嘛。”江妮娜见唐皖没有带自己的一声,就撒娇的挡住了门口,一副“你不带我去,我就让你出不了门”的架势。

  “带着江妮娜,可以帮你在背后把惠贤见到那份资料的样子以及整个谈话过程录下来,省的她不认账,而我就负责陪着你和惠贤谈判。你看怎样?”沈野逸贴在唐皖的耳边小声的和她说道。因为沈野逸看着纠结不堪的唐皖,很是闹心,唐皖犹豫的每分每秒,都有可能致使她自己错过今天这么个好机会,所以他就替唐皖想到了这么个折中的办法,而且他已经约好了唐爸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唐爸和惠贤今天就会彻底没戏了。

  “那好吧。”此时的唐皖心里满是即将正面面对惠贤的事情,而对于江妮娜想要一起去的事情,她并没有考虑太多,所以她也就答应了。

  坐在宝马车里的沈野逸,并没有吩咐司机把车开到惠贤家所在的小区,而是叫司机把车开到了一家咖啡馆的门前。而一心想着要怎么说才能让惠贤离开唐爸的唐皖没注意到车停在哪儿的问题,可是坐在副驾驶位的江妮娜却一直注意着车外的一起,以及车内沈野逸和唐皖的交流。当车停在咖啡馆的门口的时候,江妮娜猜想沈野逸和唐皖想要来的地方,肯定就是这个地方,难道沈野逸和唐皖.......江妮娜不敢继续想下去。而是跟着沈野逸和唐皖下了车。

  “怎么来到这儿了?”直到下了车,唐皖才发现这里并不是惠贤家所在的地方,而是一家咖啡馆。

  “跟我来就对了,我已经安排好一切了。江妮娜你拿着这个,你去1号包间,一会儿,会有一个穿着红色短裙的女人,当她一进到我和唐皖所在的2号包间,你就开始用这个把那个女人进来之后发生的一切都录下来。”沈野逸递给了江妮娜一个DV录像机,便带着江妮娜和唐皖进入了1号包间,沈野逸指了指在一号包间的墙上的那副画,唐皖和江妮娜很迷茫的看着那副画,都不明白这幅清明上河图有什么可看的。当沈野逸一掀开羊皮制的清明上河图,唐皖和江妮娜才发现,在清明上河图的后面有一个圆形的小孔,而那个小孔正对的时候2号包间的一个靠古董花瓶的座位。沈野逸看了眼,已经大致明白自己让江妮娜的唐皖看那个小孔的用意的江妮娜的之后,他便带着唐皖走出了1号包间。留江妮娜一个人呆在着了1号包间。

  唐皖和沈野逸刚一回到2号包间坐好,惠贤就穿着一条红色的短裙,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咖啡馆。此时的惠贤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步入了沈野逸的算计之中了,心里还美滋滋的想着刚和自己分开的电影导演居然这么快得就想自己了,看了他下部戏的女一号肯定非自己莫属了。

  “啊,不好意思,我走错包间了。”一打开房门的惠贤,发现包间里坐的并不是电影导演,而是一对15,6岁的少男少女(即唐皖和沈野逸)的时候,她下意识很温婉的对唐皖和沈野逸说自己走错包间了。此时的她并没有想到,其实自己并没有走错包间,而且约她的也不是刚刚和她见面的那个电影导演,以及刚她和那个电影导演在星空国际酒店发生的一切都被沈野逸叫人给拍下来的事实,并不知晓。

  “惠贤女士,你没有走错包间。约你的是我和她,并不是和你刚刚缠绵过的电影导演。”当沈野逸一说出“并不是和你刚刚缠绵过的电影导演”的时候,惠贤的脸色突然白了一下,但是以她多年的演戏经验,她很快地就镇静了下来。对沈野逸和唐皖温婉大方的笑了下,坐在了包间里唯一空着的那个座位上(即江妮娜手中的DV正对着的座位)。

  “你们只是无意之间看到了我和导演出现在酒店门口的事情了,想要钱对吧?还是你们是导演妻子请来的私家侦探?”惠贤的镇定大大的出乎了唐皖的意料,唐皖不知道面对如此镇定的惠贤,自己想好的那一套,本就不怎么有压迫力的话,还能不能让惠贤离开自己的爸爸。

  “都不是,我想你有兴趣,先看看这个。”沈野逸把那本资料,放在了茶几上,示意惠贤自己去看。

  “呵呵,你们是他的家人?都能查到这些还真的是有心耶。怎么不直接拿到他的面前,揭穿我的真面目,反而拿到我的面前呢?”惠贤依旧很镇定,但是她眼神里的一丝害怕不安,还是将镇静的惠贤给出卖了。

  “因为我怕唐伯父听到我即将要说的话,会一时冲动想要杀了你。”沈野逸自信的笑了下。而此时站在1号包间的江妮娜才知道今天唐皖和沈野逸出来的目的,她急忙摁下原本没有摁下的录像键。‘希望没有晚。’江妮娜心中暗自的想道。

  “呵呵,他可是很爱我的哦,小朋友你哪儿的自信能让他想要杀我呢。”惠贤淡定的笑了,但是在淡定的笑也掩饰不了她此时内心的不安,当她看见沈野逸递过来的资料的时候,她开始不安的眼神。

  “因为.....奇虎(绑架唐皖的绑匪头目),错绑了唐皖的事情。”沈野逸明显的看到惠贤的眼神躲闪了一下,随即她掩饰的不安再也没有办法掩饰了。

  “你,你们,怎么知道的。”惠贤突然有种冲门而出的想法,她很害怕面对眼前这个笑得无比自信的少年。

  “我们怎么知道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最好马上收拾东西,离开这里,不然,我可不敢保证奇虎会不会也想杀你。”沈野逸此时笑得非常的邪魅。而一直坐在沈野逸身边一言不发的唐皖,突然觉得沈野逸就像自己的保护神一样,总是能在自己最害怕,最无助的时候,跳出来保护自己。

  “不过,在这之前,你最好和唐伯父话下别,因为他马上就会赶到这里了,如果你不想有更多的人想要杀你的话,就不要做什么小动作,不然我不会保证那位导演的妻子,以及某企业总裁的妻子会不会买凶杀人。”沈野逸拍了拍已经陷入深深的恐惧中的惠贤的肩膀,然后拉着唐皖冰冷的小手,走进了1号包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