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外门之事发生后,接下来的几天风平浪静;除了第二日边远荣带着边林白专程来道谢了一番之外,没有一点的余波,使得赵毅以为只是做了一场梦而已。

  过了几天,胖子向赵毅宣布,宗内之事已经处理完毕,明天便出发。

  说走咱就走,胖子的性格和其臃肿肥胖的身躯显然完全不是一回事。

  第二天大清早一起床,和殿内的杂役交代了两句,便嚷嚷着要出发了,连真人那里都懒得去拜别。

  祭出独一无二的云牛刚刚离地而起,身后忽然传来叫声:“师弟!”“小毅哥哥。”

  一听这声音,赵毅便知道是云瑶姑姑和思雨来了。

  胖子落下身形,散了法云,便见云瑶带着思雨匆匆而至。

  胖子打趣道:“师姐,你不陪着你定乾哥哥,跑我这里来干什么?难道要陪小七我一块出山去?”

  云瑶啐了一口,骂道:“你个死胖子,谁要陪你出山,我是来看毅儿的,顺便把爹给毅儿的东西带来。”

  思雨却是跑过来,泪眼婆娑地拽着赵毅。

  “什么东西啊?我看看,我看看!我说师傅怎么这么小气,我小七好歹也当师傅了,还是第一次收徒弟,他居然连见面礼都没一份。”胖子唾沫横飞,埋汰起真人来。

  “瞧你这德性,爹知道你这死胖子肯定不会去拜别,这不一大早的就把我支使来了?”说着话,手里一个小布包就向胖子丢了过去。

  “姑姑,道长的伤势怎么样?”赵毅连忙问道。

  云瑶点点头,挺高兴的,说道:“已经无甚大碍了,爹说,等师兄伤势好了,差不多就能到腾云期了。毅儿,多亏了你呢;可惜,这么好的弟子,白白便宜了这死胖子。”说着话,瞪了一眼胖子。

  赵毅又急忙忙地问道:“姑姑,道长有没有想起我啊?”

  云瑶的脸色顿时黯了下来,伤感地说道:“没有,师兄什么都想不起来,他只记得受了重伤之后被你家老太爷所救,养好伤势之后,正回宗门求助,其他的一点都记不得了。”

  看赵毅伤感的样子,云瑶又说道:“爹说,忘了那四十年的事,便连带着将你赵家的那法门也忘了,反倒是个好事呢,以后的修行便会顺利不少。所以,我们也就把这四十年的事情都瞒了。毅儿,你不要太伤心了,很多事情姑姑还是记得的啊。”

  赵毅点点头,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还能怎么样?也只能这样了啊。

  边上的胖子忽然大呼小叫起来:“师傅这次挺大方啊,给了个储物袋不说,还给了好些好东西啊。”

  刚刚云瑶把袋子丢过去的时候,胖子一眼扫过,便知道这是一个储物袋;虽然心中惊叹师傅居然能把这般珍贵的东西送给赵毅,但心下觉得还是可以接受。

  但是接过储物袋,用神识一一探查,脸色顿时变了,忍不住大呼小叫起来。

  云瑶白了胖子一眼,说道:“又没有什么好东西,值得大呼小叫的,有些东西还是我连夜赶制的呢。”

  说着,对赵毅说道:“行了,我要回去复命了,也不耽误你们赶路了。毅儿,跟着胖子好好修炼啊。”

  赵毅点头应道:“是,姑姑,我会的。”

  思雨脸上挂着晶莹的泪滴,眼巴巴地看着赵毅,抽噎着道:“小毅哥哥,你要记得想我啊,思雨会天天想着小毅哥哥的。”

  赵毅握着思雨的手,重重的点头应道:“嗯!”

  当下不再废话,云瑶便带着思雨腾云而去。

  胖子在后面叫道:“师姐,你放心,我带赵毅出去玩几年,到时候回来喝你跟师兄的喜酒啊!”

  云瑶头也不回的去了,只是赵毅分明看见,云瑶在法云之上的身形,还是微微地晃了晃。

  胖子将储物袋递给赵毅,赵毅翻来覆去地看这玩意,心下甚是奇怪,这巴掌大的袋子连个口子都没,怎么放东西和拿东西啊?

  胖子在边上说道:“毅儿,甭看了;魂府没开之前,你用不了这袋子的,师尊在里面给你准备的这些东西,其实也值当不了什么,但是难为师尊准备的齐全。走吧,到时候用到什么,师傅我会帮你拿的。”

  赵毅哦了一声收起袋子。

  当下,师徒俩架起云牛离山而去。

  ……

  在空中走了小半日,不时遇见有修士或御剑或驾云而过,这些修士看见这奇特的云牛无不震惊莫名,或目瞪口呆,或咧嘴大笑,回头率绝对百分之百。

  赵毅坐在前面,整个头几乎都埋在牛背上去了;而胖子骑跨着云牛,却是一副鼻孔朝天,得意洋洋的模样;这些异样的目光,丝毫打击不到胖子的骄傲。

  又过了好长时间,赵毅实在忍不住其他修士奚落的目光和嘲笑。小声的对胖子说道:“胖师傅,咱这云能不能变变?”

  “嗯?为啥要变?”胖子不解的问道。

  赵毅不好意思地说道:“您看那些修士都在嘲笑咱们呢?”

  “哈,他们懂个屁,他们不晓得俺这法云的妙处,井底之蛙少见多怪,我还笑他们不识货呢。”胖子哼哼着,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

  赵毅好奇了,问道:“胖师傅,您这法云跟别人的法云相比,有啥高明的地方啊?再说了,您既然能整出个牛来,想必整个虎啊,龙啊,凤凰啊,大鹰啊啥的也不是问题。”

  胖子瞪瞪眼,说道:“你晓得啥?这借物拟形拟出的法云,得挑自己最熟悉的物事来拟,老子最熟悉的事物就两个,一个就是牛,一个就是这玩意。”

  说着,手一伸,一把解牛刀出现在手上。胖子对赵毅说道:“不用牛,难道用这玩意?”

  赵毅一看,忍不住便是白眼一翻。想象着自己和胖子骑跨着杀猪刀形的法云在天上疾飞的样子,心下想道:“就那样,还不如云牛呢。”

  胖子得意地说道:“你问我咱这法云有啥高明的地方,师傅就跟你说说。

  第一,你现在已经见过很多法云了?他们那些法云就像破棉絮一堆一堆堆起来的样子,实在是稀松平常的紧,哪里有老子这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法云拉风。”

  听到这个理由,赵毅不由的嘴角一阵抽。

  胖子接着地说道:“第二,腾云期修士的法云,除了代步之外,对敌之际也是一件法宝;我这法云,除了有别的修士法云的障眼、迷雾、冰冻的手段之外,还能冲撞。只要老子到了腾云中期,老子就敢用我这法云去冲撞大师兄合神二品的法云,你说是不是厉害的紧?”

  赵毅点点头,前世作为特工,胖子这么一说,便知道胖子整出这云牛绝对不是恶作剧,而是深思熟虑的结果了。

  胖子接着说道:“第三,因为练习灵觉经的缘故,老子的灵觉比一般的修士要强,你看着……”说着话,胖子驭牛俯冲而下,到的地面之后,这云牛居然四脚着地,缓缓行走,继而慢跑,到最后云牛四蹄翻飞狂奔起来,赵毅坐在牛背之上,居然没有感到一丝的颠簸。

  “若是两个修士因为某种原因,不能升空,而只能在地面对战的时候,我这云岂不是占尽优势?”胖子问赵毅道。

  赵毅此时对胖子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单单这么一个腾云修士作为代步工具的法云,胖子便花了如此之多的心思,可见胖子绝对是一个善于战斗的绝顶高手。

  便是胖子说的第一条的理由,可以肯定不仅仅是为了拉风而已!

  赵毅可以想象,当两个素不相识的修士对阵,或者是一群修士对阵之时,胖子突然招出这么一个出乎预料的云来,对手的心里会怎么想?对战局的影响又会发生什么变化?

  “第四,”胖子一说第四,赵毅吓了一跳,前面三条已经够牛叉的了,胖子居然还有第四!

  “这个第四嘛,毅儿你看腾云期的修士他们招云收云是什么的一个动作?”

  说起这个,赵毅便想起那夜在颌阳镇道观之中,云瑶姑姑为他解说如何冰冻桃树,那招出法云冰冻蜡烛的动作时;云瑶收指时贴在剑指之上,展示迷人弧度微微挑起的小嘴红唇。

  那一刻的画面,便像是刻在赵毅的心头一般。

  赵毅学着云瑶的样子,剑指一伸一收。

  胖子点点头,说道:“嗯,乾元宗所有腾云期修士都是一个样子,其他宗派我见过的也是一个德性。但是我不一样,我只需灵觉一动就能招云收云,至于甩响指、两腿一夹这些动作,惑人耳目而已;这样的能耐,只有合神期的几个师兄能做到呢。

  当他们剑指一伸的时候,我的攻击已然发出。在一些特殊环境抢夺法宝的时候,别人还在收云,我两腿一夹已然落地狂奔。

  毅儿,我不知道你是否能明白这微细的差别会带来什么。但是你要知道,俗世间的争斗,些微差别或许无关大局;可是修真界的争斗,这些微差别便是生与死的距离了。”

  赵毅此时终于明白,为什么胖子能被真人赞为同阶无敌,越阶可战了。

  “所以,修真之人,无时无刻随时随地都要思忖,自己的优势在哪里?自己的劣势又在哪里?如何尽量的利用优势,又如何尽量的规避劣势。

  至于好不好看,是不是体面,无需过多考虑。命且不保,体面何用?”

  赵毅悚然动容肃然起敬,恭敬的应道:“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