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闻言,羽墨淡淡的一笑,轻轻的步上测试台。

  “咦,这不就是第一场测试得到第一名的人的人吗?”

  “是他!没错,就是他,据说他的那一天赋,就连长老们都为之震惊呢!”

  “真的?”

  ...

  听着四周吵杂的声音,紫寒愣愣的望着羽墨踏上台,难怪这感觉这背影很熟悉,原来是他?!!他得到第一场测试的第一名?他有这种天赋?紫寒心里疑惑极了,在紫寒的印象中,羽墨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垃圾而已,开始时他到天赋倒也还入的了眼,但在后来,羽墨开始放松学习的时候,紫寒就直接鄙视上羽墨了,虽然说她的这份进入独罗宗的机会是羽墨让给她的,但在紫寒看来羽墨大概就是遇到了一些奇遇,所以功法上比自己强而已,她怎么也不敢相信羽墨居然能凭自己能力进入到最后一场考验!那可是纯天赋测试啊!

  一边的朱洛霸见到终于轮到羽墨,他倒是全神贯注的注意着羽墨的动作,修真天赋他自己能肯定自己决定没办法超越他,所以要胜过他就只能靠着属性天赋了,如果属性天赋不好的话,羽墨也未必会被录取,只要他不被录取,那么当自己出独罗宗的时候,他就一定会好好的关照下羽墨。

  一些认识羽墨的人,或喜或忧,一些不认识的人则是一味的围观,想看看这个在第一次测试得到第一名的人物能这第二场测试上会有什么突出的表现没。

  羽墨可不知道这么想心里是怎么想的,他现在正望着自己眼前的浅蓝色水晶球,这水晶跟上次父亲给自己测试的略有些不同,远远看的时候他没能看出来,现在一靠近他才发现,原来是水晶球上还有一条条的条纹,这条纹略有些熟悉。

  “可以开始了。”一声苍老的声音传来,那名老者略有些不耐的望着羽墨。

  羽墨歉意一笑,大手伸出覆盖上那颗比他大手还要大上几倍的水晶球,微微眯了下眼睛,羽墨试着把自己身体里的灵力引入水晶球里,残风说过,应该是这样测试的。

  因为是第一次测试羽墨听残风说需要集中注意力,所以羽墨选择了闭上眼睛,直接输入灵力,一点也不去关注外边发生的情况。

  而此刻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名老者从开始的惊疑,慢慢的转向了震惊!眼睛也越睁越大,一脸的不敢质信!

  四周的众人呼吸也静止了,如果要他们说起今天的事的话,他们一定会说是见鬼了!

  这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居然又一次出现了!

  顺着重任的目光回到台上,只见羽墨手中的水晶球分为了两个地盘,羽墨的左手边是一团水蓝色的光,另一边则是一团火红色的光。

  这会场上,一半的会场散发着冰冷的幽光,另一半则是散发出炽热的强光!

  一直在远处观察着会场的宗主,长老们,正在商量一些关于比较高天赋属性的试炼者的事,这些事中就有要怜梦入哪个主峰,成为哪个主峰的弟子,这件众说纷纭,人人都想手这么个拥有双系天赋的弟子,这可是个美玉呀!千百年也不见的有一个,此刻不争取下次可能就没了!开始时是一些峰主的弟子在争吵要收怜梦为徒,到了最后,就连峰主也动心了!天火这老头居然也差一脚,说一定要收怜梦为徒,不过拥有了高级水属性天赋的弟子水月峰的人怎么可能放过!

  所以此刻天火和水月两人倒是为这事情争吵不休呢!

  “那女娃子我要了!水老头,你还是别跟我争了,大不了我炼把灵器给你。”说到最后天火还略有些心疼,灵器可不好练啊,要不是为了那女娃子,他可不会给这糟老头炼呢,想当年有个分神高手苦苦了求了他几年,他都没给炼呢。

  水月道人挥了挥拂子含笑道:“如果是以前我还真会答应,不过今天这次你别跟我争,我是不会放手的!”说着还带了一丝我不稀罕的表情望着天火,那表情简直就一无赖。

  四周的弟子们看愣了,他们的师尊今天怎么跟一个无赖似的,以前貌似师尊都是挺庄严的。

  “水老头,你真的要跟我抢!”

  “黑炭,你就别跟我撅了,那女娃子跟你有什么好处,你是修火系法决的,而我是修水系的,明眼人都知道我们两谁更适合成为那女娃子的师傅。”

  天火仿佛也知道水月会这么说,不过当他听到黑炭两个字的时候还是愣了下,脸色一黑:“我当着女娃子的师傅,自然有女娃子的好处,这不用管,不过水鬼,你这家伙又叫我小名了!”说着天火作势就要开口。

  围观的众人愣愣的望着这两名宗师级别的家伙跟个小孩子似的,争夺一个好玩的东西一般就要开打!又想到这两人其中还有一个是自己师尊,心里不由的苦笑的不得。

  就在房间里的火药味十足的时候,空气中一震灵力波动,一边一直闭着眼睛的宗主、飘渺、就连争吵中的水月两人也纷纷的一愣!

  “好浓厚的灵力波动,是会场传来了!怎么好像是火属性天赋,这级别真恐怖!”天火对火属性的天赋倒是挺敏感的,一感觉空气中的灵力好喃喃道,眼睛也投向了会场。

  水月皱了皱眉:“这好像还有水属性天赋的迹象,这是怎么回事?”

  好强的灵力波动,宗主微微的眯着眼睛盯着会场。

  在会场上,羽墨的手中的水晶球中,那两团光正在开始的慢慢的发生变化。

  亮度越来越亮了。

  “这光里面好像有东西。”一声有些忽然的惊呼声传出。

  众人愣了下,目光纷纷投向羽墨手中的水晶球,果然那原本还是一团的光团中,多了一些靓丽的光纹,光纹好像是一种生物的身体似的,慢慢的摩擦,一声极其细的声音响起。

  “是龙!”

  “龙!”

  据说人的属性天赋到达了一定境界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情况,形成一道类似生物的东西,不过这东西一般是指体修身体所带有的体兽!难道这人已经到达了召唤体兽的能力了!!!

  环绕在水晶球里的两条龙比较细小,好像是跟跟出生的一般,但那龙威却让四周的物体悄然而动,一声声的破裂声传了场上所有人的心里,众人的心跟着这破裂声一震一震的上下起伏!

  这远古的生物居然就在自己眼前,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众人的心提到嗓子眼时!两条不同颜色的龙纷纷睁开了眼睛!

  “吼!”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传出,水晶球应声而破,两道分别是蓝色光芒和红色光芒,从水晶球散发出来,照射在会场上,每个人的脸上都印上了两种光晕!

  四周的建造竟有一些被震成碎片,有些资质一般的修真者承受不住这突然出现的灵压,顿时晕迷!

  吼声过后,每一个人心里有些发揪,纷纷在心里道:这人绝对不能得罪。这水晶球恐怖已经没办法测试出这人的属性天赋了吧!!目光投向那放着水晶球的柱子,只见柱子上的水晶球已经不翼而飞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滩浓稠的水和被扫烧焦了一半的柱子!远处观察这一异象的长老们,眼睛都看直了。“水鬼,这……是什么等级的属性天赋”天火伸出有些僵硬的手放水月的肩膀上失神的道。

  水月愣了愣,随即回过神来道:“一开始就出现体兽的,在我所见过的只出现过两个人。”

  飘渺仙子也回了过神,然后皱了下眉:“你是说那个人还有一个是?”

  宗主仿佛也想到了什么,目光望向水月:“你是说、天瑕子?”

  水月一愣望了宗主一眼,天瑕子是水月亲自上门收徒的,他的天赋测试也只通过水月测试过,所以应该知道水月自己一个人知道才对,宗主是怎么得知的。

  既然知道就知道吧,方正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想着水月含笑的点了点头:“没错就是天瑕子,他也是由这种属性天赋,不过跟着小子不同,他只有一种水属性天赋,成型的时候是一只普通的生物而已。”

  飘渺仙子点了点头,心里默然,天瑕子虽然在表面上说是水月道人的弟子,但此刻天瑕子真正的实力已经跟身为师长的天瑕子差不了多少了,按照独罗宗的规定,一旦进入了这个境界的人就可以自己开山立派,或许成为一峰之主,要不是因为天瑕子天生喜欢无拘无束的话,恐怕独罗宗就不只是四个主峰了!

  听到水月的讲话后,在席上的众人纷纷倒吸了口凉气,要比天瑕子还要高的天赋属性?!!这以后的成就恐怕比天瑕子还要高?!

  “不知是这样,要知道他的双属性是相克的水火属性。”宗主微微的一叹,仿佛在惋惜着什么似的。

  听到水火双属性,天火和水月一征,要水火本来就就不相容,如同这两种不同的天赋处在一个人的身上,那么不用想都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如果控制不好,恐怕那就是爆体的下场啊!一个拥有如此的天赋的人,却是拥有者两种不可以在一起的天赋属性!这莫非就是天妒英才么?会场上,老者的手微微颤抖着,这或许又会一名宗师级别的种子,居然这么有幸被自己遇到了,枯燥的手在卷轴上画了几下,最终拿给了童子。

  童子楞楞的结果卷轴,他的大脑还处于当机状态,扫了一眼卷轴上的字,童子的声音轻轻的传出。

  “羽墨,水、火顶级属性天赋!”

  “顶级!!!!”四周围观的众人,心里呐喊一声,纷纷焉了下来,这种天赋,他们那是可望而不可及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