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沈野逸的这一举动使得原本就不太和睦的俩人的父子关系,显得越发的僵化了。

  等录取通知书的这段日子,有人欢喜,有人忧。欢喜的人就比如唐皖,高考总分七百,而沈野逸的分数却比唐皖生生地多了二十四分,这可把唐皖气的好几天都不愿意主动搭理沈野逸,可是后来唐皖也想清楚了,不就是个高考成绩嘛,沈野逸这货一向就异于常人,分数比自己多点就比自己多点吧,自己不惜的和他计较。

  张淼玲考的分数和唐皖的成绩比起来就有点惨不忍赌了,才四百四十多分,这点分数在一般人来说已经算是很高了,可是在张淼玲的心里,自己居然比唐皖少了那么多的分数,实在是太丢人了,要是自己在考不上远清大学,岂不是更加的丢人了。其实张淼玲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份背景,就已经是张在本地各个大学的免试入学录取书了。哪个大学不希望可惜得到更多的资助,然后大力的把自己的学校的国内综合大学排名提前个一两位。

  而江妮娜的分数和张淼玲比起来,就比较顺人心意了,六百一十二分。和江妮娜的平时成绩比起来,完全就是超常发挥了。考远清大学完全的不在话下的。

  再说说唐皖的表姐赵璐,赵璐今年正好也参加了成人高考,虽然分数不怎么合人心意,但是成人高考嘛。一般都是过了一百六七的(满分四百五十分,考语数外三科,每科满分一百五十分。),就能上本地的一所不错的继续教育学院的,她听说唐皖和沈野逸,还有张淼玲都报了远清大学,就吵着自己也要去上远清大学,连她自己之前一直吵吵着要去的外地一流大学都被她抛之脑后了。家里人一听赵璐要上的是本地还算不错的一本综合性大学,不再想去什么外地上大学了,就也很高兴地答应了,赵爸还奖励了赵璐‘苹果’三件套呢。

  “哒啦,哒啦,哒啦,哒啦......”唐皖靠在沙发上,眼睛直勾勾盯着电视屏幕,此时电视上正在播出着,每年假期必播的还珠格格第二部呢。正好演到了紫薇尔康一行人的大逃亡,唐皖看着已经看了不下十遍的这部剧,还是觉得津津有趣,就用手在沙发上摸索着自己手机的身影,眼睛一刻也不肯离开电视机。

  等到唐皖摸到自己手机的时候,手机的来电铃声也停止响了。唐皖看了眼未接来电的号码备注,是张淼峰,就没有兴致把电话回拨过去了。因为她一想到张淼玲是个无敌地兄控,一旦有人靠近张淼峰,她就跟个浑身是刺的刺猬似的,逮谁刺谁。反正已经毕业了,自己以后不一定会不会在和张淼玲有没有联系呢,还是不要搭理张淼峰的为好。想到这里唐皖就把手机扔到了沙发的一角,继续的看她的电视剧了。

  “哒啦,哒啦.......”唐皖这刚没看几眼的电视剧,她手机的来电铃声就又响了。她郁闷的拿起手机,一看又是张淼峰的来电,就果断的把电话摁拒接了,然后再次把手机扔到了沙发一边,然后她又想了想,万一张淼峰再来电话呢?她又把拿了过来,把手机的情景模式调成静音模式了,然后打算美滋滋的继续看她的电视剧,可是没曾想电视剧演完了,此时的电视正在播的是一则电视售手机的广告,广告上的售货小姐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卖的这款手机的种种优点,什么物美价廉,什么堪比苹果,在唐皖看来无非就是个仿苹果的山寨手机罢了。调换了好几个频道,唐皖都没有找到心仪的节目,就无聊的把电视关掉了,会自己卧室去躺着了。

  唐皖躺在床上,抱着她最喜欢的小熊玩偶,蹭了好半天才找到了睡意。刚想睡觉就听到有人在摁她家的门铃,唐皖郁闷的把小熊玩偶蒙在了自己的脑袋上,试图用小熊玩偶的隔音效果,让她忽略掉有人在摁她家的门铃,并且自己得去开门的这一事实。

  “叮咚,叮咚.......”在门外摁唐皖家门铃的那位,貌似是故意和唐皖作对一样,非要等到唐皖去开门才舍得不摁门铃似的,摁着唐皖家的门铃就不撒手,吵得唐皖无法无视有人摁门铃的这一事实。

  打开房门之后,唐皖就看见沈野逸拎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站在自己门前。她连忙接了一把,替沈野逸拎起了小的购物袋,然后把小的购物袋里的东西拿到了厨房。又从鞋柜了拿了双沈野逸专用的拖鞋递给了沈野逸,接着拿起沈野逸放在地上的大购物袋,一点一点的往厨房拿去。

  沈野逸今天之所以会大包小包的出现在唐皖家的门前,就是因为唐爸唐妈这对不负责任的父母,丢下了孤零零的唐皖,俩人就跑到马尔代夫去庆祝结婚纪念日了。而唐皖这人是个天生对做饭少了一点聪慧的人。她做一回饭,不是把厨房差点烧了,就是差点把饭菜弄得跟蜂窝煤似的。所以沈野逸就自告奋勇的替唐皖这个笨妮子,来处理一日三餐的巨任来了。

  自高中时期的那次唐皖对沈野逸告白未果的事情之后,唐皖和沈野逸的关系虽然看似没有改变,但是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她俩人的关系有些猫腻。而且最近俩人的关系愈发的亲密了,这不从沈野逸为唐皖做饭的这件事情,就可以体现出他俩的关系到底有多近了嘛。沈野逸可是从来的都没有为谁下过厨的人呢。

  “你刚刚是不是又睡懒觉来着?电话也不接,摁门铃你好半天才来开门。”沈野逸悠闲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唐皖来回地搬购物袋的背影,抱怨的说道。

  “额,我才没呢,我把手机调静音了,忘记调回来了,才不是好半天才来开门呢。我一听到门铃响了,就.....”唐皖刚想说自己一听到门铃响了,就去开门了,可是看着沈野逸面无表情的样子,就不敢乱扯了,乖乖地闭上了嘴巴。万一惹火了这货,自己的一日三餐可咋办啊,外面坐的吃的还不如沈野逸的手艺呢。

  “哎哟,累死我啦。”唐皖终于把东西都搬到厨房去了,她看着厨房地面上摆着的大小小的满满的购物袋,她很纳闷沈野逸这货怎么这么有劲,那么沉得东西他是怎么拎上来的啊?

  “你往那边去点,整个沙发都被你占了。”唐皖从厨房出来以后,就想去沙发上歇会。可是却见沈野逸直接把沙发全给占了,一点地方都没给自己留,她就气呼呼的拍了下沈野逸的大腿。

  “这沙发地儿就这么大,我往哪儿去啊?要不,你坐我腿上?”沈野逸拍拍唐皖刚刚拍过的大腿。唐皖看着沈野逸打趣的样子,又想到自己刚刚拍了下沈野逸大腿的事情,就不好意思的脸红了。这一脸红不要紧,她一不小心就拌上了地毯,直接整个人扑在了沈野逸的怀里。

  “怪不得你看不我上我腿啊,原来你是看中了怀里地儿大啊?早说啊,干嘛这么的主动地扑上来啊,人家会不好意思的。”沈野逸见唐皖脸红的样子很可爱,就特意的来了句能让唐皖的脸更红的一句话。

  “哼。”唐皖用粉拳轻锤了下沈野逸的胸,然后就想从沈野逸的怀里挣扎的起来,可是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起来,咋动都是会碰到沈野逸的身体,这下可愁坏了唐皖了。

  “呦呵,改行当小猪啦?”沈野逸见唐皖不知道该怎么从自己怀里起来的样子,感觉越发的有趣起来,就用手指刮了唐皖的鼻翼。这一刮本来没什么,可是却弄得唐皖的鼻血猛地流了出来,刚开始唐皖还以为是流鼻涕呢,下意识的捂了下鼻子,可是没曾想却弄了一手的血,这可吓到了唐皖了。

  “抬头。”沈野逸见唐皖开始流鼻血了,就抱起唐皖往洗手间走去。一边走,一边还得提醒唐皖抬头,免得把血都滴在了他衣服上。可惜沈野逸的这话还是说晚了,沈野逸白皙的衬衫上,早已经被唐皖的鼻血染得像一幅一朵朵俏艳地红梅,傲然地盛开在冰天雪地之中的画似的了。

  沈野逸腾出一只手,帮已经吓呆了的唐皖清洗了下鼻子。然后从洗手台的旁边的纸抽里拿了些面巾纸,递给了唐皖。

  唐皖接过了面巾纸,愣了下才想起来要用面巾纸擦鼻子的这件事情。就在她愣神的这一秒里,原本被沈野逸洗净的鼻子又开始流血了,这下子,沈野逸的衬衫彻底毁在了唐皖的鼻血之下了。

  沈野逸郁闷的抢过唐皖手中的面巾纸,替唐皖擦了擦鼻子,然后见唐皖的鼻子不再出血了之后,又从纸抽里拿了张干净地面巾纸递给了唐皖,这时的唐皖乖乖地把面巾纸拧了拧插在了自己可能再次出血的鼻孔里了。沈野逸见唐皖鼻子真的没有再流血了,就抱着唐皖回到了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