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走了几步,羽墨望了望躺在脚下的尸体,略微思索,弯下腰把他们衣服上的徽章取了下来。

  “谢谢恩公救命之恩。”刚取出徽章,耳边就有声音传来了,当女子见两人被杀后,她马上向羽墨跪下,狠狠的磕了一个头:“冷翎代在天之灵的父母多谢恩公为他们报了仇!”说着又磕了一个响头。

  羽墨微微一愣,他快速的把女子扶起,手碰到女子的柔软的小手,令羽墨心神一荡,女子的手果然如书上所说,软的跟没有骨头一般,女子的手被他一碰,小脸迅速的升起了两朵红云,不过她没有抽开。“你叫什么名字呢?还有你为什么跟他们在一起?你父母怎么了?”疑惑的望着女子,羽墨的手还是没有放开。

  女子小脸更红了,但碍在她是自己的恩公,所以她还是没有挣扎,任由他握着。

  看着女子嫣红的脸蛋,心神再次一荡,他有些呆了,突然女子的手微微的挣扎,羽墨猛地回过了神,手猛地收回,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脑袋,眼睛望着天空。

  女子见到恩公呆呆的样子,她不由的格格一笑,小脸的红晕更红了,也更美了。

  重新转过头的羽墨见到女子的笑容,虽然已经有了准备了,但他还是愣住了。

  见到羽墨呆呆的眼神,女子收回了笑容,大大的眼睛闪着星星,这个恩公好好玩。

  “恩公,我叫冷翎”冷翎,挺不错的名字,名字让人在夏日感到冰冷,但她的小脸,却让人的身体感到火热,羽墨就有这种感觉。

  冷翎继续说话了:“我的家就住在离百峟城几里外一个叫迪斯村的小村庄里,家里有三个人,一个是我父亲,他身强力壮的,家里的收入大多都是靠他打猎回来,我妈妈就耕作一些作物,成熟时多的就拿到百峟城里卖,少的话就自己吃,本来我们在迪斯村里过着快乐的生活,但是有一天,意外来了,我父亲被毒蛇给咬了,而那年闹干旱,我们连自己都养不起,更别说是请医生治疗我父亲的毒了,那时我听说在距村子二十多里的地方有一处叫慕山的山脉里面有一种叫解毒果的果实可以解百毒,当时我就去了,但是、、、”说到这素雅的眼眶闪着泪光。

  她轻轻的抽泣着,一边断断续续的继续说:“但是在路上我就遇到这些人了,他们说要我做他们门主的女人,我自然不会答应,那时路被他们堵着也没离开村里多远,所以我就不理会他们自己回到了村庄里躲了起来。结果第二天……第二天……呜呜……”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事,冷翎已经涕不成声了。

  羽墨皱了下眉头,他也不再问了,接近冷翎,他摸了摸冷翎的柔发,安抚着她,突然冷翎扑入了羽墨的怀中,哭声更大了。

  羽墨一边轻抚着冷翎背部一边安慰:“别哭了,女孩哭多了就不好看了。”

  声音渐渐的消失了,这话果然有用,她还真的不哭了,羽墨低头,愣了,冷翎闭着眼睛,呼吸平稳,她不是不哭,而是哭累了,睡着了?羽墨笑了笑,拂过冷翎的小脸,心道:睡一下,也许会好一点。

  抱着冷翎直起了身,羽墨突然皱眉,森林里有声音,这声音里这里有几里多远,离这里还有些距离,听这脚步声,来人的实力没有躺在地上的人高,不过人数倒挺多的,怕麻烦的羽墨身子一晃,只剩下了个虚影,人早以在百里之外了!

  过了一会儿,果然有人来了,这群人身穿着白袍,腰间带着一把长剑,一群人都是剑修,不过最高的站在中间,他的身材有些臃肿,不过从他轻盈的步伐不难看出这是名凝剑期的高手,而他身后的人大多都是剑初期,有些人还没到达剑初呢。

  来人一见到躺在路上的人,他明显的一惊!脸上露出了惊讶,惊讶过后是沉思,这个人他认识,名叫叶邪!这个名字在帝罗帝国中几乎是无人不知我人不晓,原因有两个一是他的实力,二是他的好色,就连他的徒弟也是他跟他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徒弟实力远远不如他,但好色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在这个小帝国中,叶邪的徒弟,楚尹的名气跟羽墨并列,好色的程度也是并列第一!可惜现在不同了因为羽墨已经不再是以前的羽墨了!

  “到底是谁,居然能杀死凝剑期高手叶邪!”那人微微的感觉到惊讶的同时,他看到了躺在地上另外的三个人,看完三人后,他愣了下心道:羽墨呢?,他这是在监狱里发现羽墨离开,所以才一路追赶到此的,看着地下的情况,他已经可以肯定羽墨应该是被人救走了,否则遇到叶邪别说是羽墨了,就连他也得交代在这里,所以一切就只要一个可能,羽墨在逃狱的时候遭遇了叶邪,最终被人救了!想明白的他,马上转头:“快去报告,就说羽墨不小心掉进了悬崖,生死不明!”

  他身边的人愣了下:“队长,这个,我们还没看羽墨,不能过早……”可惜的人还没说完呢,话就被打断了。

  “别废话!莫非你想告诉公主,他是被人救走的?然后让公主加个管理不善的罪名给我们?”那人望着众人淡淡的道。

  闻言,众人释然了,想到明玥公主,众人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如果让她知道侮辱自己的色狼被人救走的话,非扒了他们的皮不可,当然如果是掉入悬崖就不同了,因为掉入悬崖就几乎可以代表他已经死了,在监狱山上,悬崖就一个,几千万丈的山高,就算是凝剑期的强者摔下去也是就死一生,当然也是有存活的几率的,就是比被救走的低很多,不过有了这个渺小的几率,他们也就可以交差了,就算羽墨回来了,那就说他的运气好就行了,有了这些保障,他们自然会毫不犹豫选择说他是掉入悬崖而不是被人救走的,把他掳出监狱的人已经死在他们手上了,这不是有现成的证据吗?队长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