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升职
作者: 方隆浩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二天恰好是星期天,天气晴朗,天空蔚蓝如海,风似仙女吹气,清新凉爽!

  9点白啸林就带着楚柔到了南湖公园。南湖公园是海晨市最大的公园,里面有瀑布景、仙人景、假森林、南湖景、等等,海晨市人称这为人之仙境!

  楚柔今天穿着一套粉色的套裙,开口适中,里面是一件花领白衬衣,看上去比以往要成熟妩媚。白啸林一见到她就眼直直的,楚柔害羞地问道:“你怎么这样看着我啊?”

  “以往看你似海棠,今天更胜牡丹!你真美!”白啸林即兴作诗。

  “你油嘴滑舌,跟肥崽学,看我不打你!”楚柔举着粉拳,娇嗔着去追打白啸林。白啸林笑呵呵地赶紧奔逃。他俩在公园里你追我赶、嬉戏打笑。后又边游玩边照相留恋,兴趣盎然!

  不知不觉就到了10点钟,白啸林的电话准时响起:“白啸林,你一个人到仙人景,快,电话不要挂,到了,给我回话。”

  白啸林急忙跟楚柔找了个借口,急冲冲的奔向仙人景。他一到,环顾了一下四周:这很偏,没什么人,见一老人在休息椅上打瞌睡,不远处有一个小孩在湖边拿棍在湖里打着什么,可能是想打鱼吧,有点危险!小孩身后有两只在狗嬉戏玩耍着。观察完后他向时间老人回了话。

  “白啸林,在你的身边有一个垃圾桶,桶里有一块肉,你把它拿出来,快!”时间老人又急促地下命令了。

  白啸林看了看,左边是有一个垃圾桶,他急忙走过去,从里面找到了一块肉,不过是用保鲜纸包好的。

  “打开保鲜纸,快!”紧接着时间老人又命令到。

  白啸林去掉保鲜纸后,发出一股扑鼻的异味,让他一阵晕眩。那两只狗,突然停止嬉戏,竖着耳朵,瞪着眼,鼻子嗅了嗅,像在寻找着什么?

  肯定是这臭肉吸引了它们!很快,它们就锁定了目标,虎视眈眈地朝白啸林跑来,看来这两家伙可不是善类!

  “把肉扔到湖边那小孩的背后,不要超出0,2米,最好是贴住他,你这投球高手应该是没问题,快!”时间老人命令道。

  白啸林拿起肉瞄准,打算扔出,忽然他想到:不对,那两只狗如果去争肉,很可能会把小孩推进湖里。不对这是谋杀!

  白啸林于是回道:“我不能这样做,这样小孩就很危险!这是犯罪!”

  “白啸林,你是签了合约的,你必须要听我的!如果你毁约的话后果是很严重的!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要你犯罪,那小孩是狗的主人,那狗不会伤害他,如果小孩真落水,你可以救他呀!你要是不想受肖小姐的气就听我的,快!时间不多了,你听我的没错!你还想不想做金领!”时间老人急促地命令道,话里又是威胁又是引诱!

  白啸林思想斗了起来:这是在犯罪呀!这能做吗?小孩真有什么闪失,我不得内疚一辈子!可不做,那…..时间老人还会帮自己吗?

  想起昨晚万经理和肖小姐的话,自己去攀林总也失败了。如果靠自己想要出头,哪是不太可能!想到这又觉得该扔,于是自己就给自己找借口:如果小孩真的因此落水,我可以把他救上来,不会有什么的。这时间老人的话还是得听,他能让我进意达,就有可能让我做到金领。

  想到这,他咬咬牙狠狠心就扔出了肉。肉准确的落在小孩屁股后面。小孩可能玩的太认真了,并未发觉。

  那两只狗,准确地掉了方向,它们见肉已扔在地上,成了无主之物,呲牙咧嘴,竞相直奔臭肉!

  白啸林心里一个咯噔,不好,小孩危险!他想起身去救小孩,这时电话传来时间老人的命令:“白啸林!你现在不要动,等小孩叫救命时你再去,放心,他身下那片水盖不到他的头。”白啸林听到此话,心里又犹豫了。

  就在他犹豫这一霎那间,小孩被狗一撞,“咕嘟”掉进湖里,没过几秒,就听见小孩急切的呼救声:“爷爷救命,爷爷救命!……”

  四周较远处也有人听到了呼救声,急急忙忙的向小孩这个方向奔来。“白啸林,去救小孩,记住把那臭肉踢到湖里,还有不要向小孩家人透露姓名、电话,更不能索要财物!快去!…”

  不待时间老人说完,白啸林如离炫的箭直奔小孩而去。白啸林跳到小孩旁,那水的确淹不了小孩,只是小孩子因为害怕而哭叫起来,这下白啸林内疚的心稍稍缓和了点,他把小孩托上岸后,自己落汤鸡般也爬上岸。

  这时他看到一老人已到小孩身边,那老人精神矍铄,器宇不凡。小孩哭哭滴滴地叫着:“爷爷我掉水里了,差点给水鬼拖走啦,嗯….”小孩见了老人撒起娇来。

  那老者好像并不惊慌,只是从容地拍拍小孩的头说:“我说过多少次了,要你不要到湖边玩水,你就是不听,这回让你呛两口水也是给你个教训,我知道那水淹不着你,不然我还睡大觉。不要哭啦,男子汉嘛,吃一堑长一智,以后记住:大人的话还是要听的。”

  这老人不一般,经历过风雨,明知孙儿有可能落水,还能悠闲地睡觉,孙儿受惊吓,不宠他,却借机给他上课!

  “灵儿,你落水后,是你自己爬上来的?”老人又问小孩。

  “嗯…!不…不是,是那位叔叔救我上来的。”小孩抽泣着说,并用手指著白啸林。

  老人顺眼望去,面带感激之色,而后快步向白啸林走去。“谢谢你,年轻人,看!把你弄得一身都湿了!”老人诚恳的感激道。

  白啸林心里叫道:惭愧啊,是我把你孙儿弄进湖的!目光躲闪着老人,结结巴巴地说:“没…没什么,应该的,应该...的。”说完,转过脸整理衣服。

  老人看到他如此,误以为白啸林是个很老实的年轻人,只是真心救人,别无他图。老人点点头,说:“不错,现在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不多了,你能告诉我你贵姓,在哪高就?”

  白啸林想到时间老人的话,微微红着脸说:“没…没必要吧,我只是做了我认为该做的事,也没有多大的事,只是以后我建议您老别让您孙儿到湖边玩,对不起,我女朋友在等我。”他说完,逃似的跑了。

  “喂,喂年轻人,能留个电话吗?”老人在后面喊着。

  白啸林装作没听到,急速跑远。心里想:这时间老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搞这么多事,没什么用啊!哎!管他了,还好没弄出什么害人的事来,只是吓到了小孩,弄湿了衣裤,也听了他的话,这条玄乎的升职路没断!

  见着楚柔,他心想这么好的天,这么好的景,这么美的人,庆幸没有出什么事,虚惊一场!要不然会破坏了这般甜美的生活!楚柔看他一身湿透,心痛地问:“啸林,你怎么了,落水了?没事吧?”

  白啸林看着楚柔一脸的关心,仿若温煦的阳关包裹了他,湖水带来的寒意一下全被驱散!他幸福地笑了,说:“没什么,刚救了个小孩。真的!”

  “你做雷锋了!”楚柔很喜欢白啸林内心的善良。

  “雷锋?不,不,我没那么伟大啦!”白啸林一脸的羞愧,红红的。楚柔看到他一下成了关公脸,更觉着他纯朴可爱,忍不住在他红脸上啄了一口。白啸林甜甜地笑了起来。“别美了,快回去吧,要不会着凉的。”楚柔依着白啸林出了公园,随白啸林到了出租屋,俩人在房里过了个小俩口似的甜蜜周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