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偏头笑吟吟地看着凤,舜景开口问到:“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呢?”

  凤想了想,吐了吐舌头,调皮地笑道:“我都想要呢!是不是很贪心啊!”

  舜景摇了摇头,笑道:“我也都想要啊,一点也不贪心,这是我们应得的才对啊,我们受过这么多苦难,终于要迎来我们的孩子了。嗯······如果是男孩的话,要像我一样玉树临风,女孩的话,要像你一样美丽!”

  凤咯咯笑道:“像你像我都没关系啦,反正绝对会长得很好看就是了!”

  舜景也哈哈大笑起来,“是啊,要是比我们都好看就麻烦了,会不会被当作妖怪打死啊!或者被当成神仙供起来!”

  凤笑得蜷了起来,“哈哈哈哈,那就只能给它戴面具了。不过长相倒不重要啦,希望我们的孩子可以很温柔、很善良······”

  舜景马上打断到:“但是不能善良到被人欺负!”

  凤点点头,“是啊,要有勇气,要武功很高······”

  “唉,当我们的孩子可真不容易啊,样样都要好,你说它会不会吓得都不敢出来了?”舜景开玩笑到。

  凤马上深吸了一口气,瞪圆了眼睛,对着肚子大声道:“孩子啊,当我们的孩子一点都不难的,快点出来罢!娘保证你出来后只用开心地玩就好!”

  舜景笑岔了气,不停咳嗽着,眼泪都咳了出来,“咳咳,咳咳,它一定在笑我们,‘瞧这没当过父母的,没见过市面!’”

  凤笑累了,揉着自己的脸,推了推舜景,“是你去处理朝政呢?还是我去?”

  舜景忙举手告饶,“我去我去,你从现在起就好好呆着罢!”

  凤娇嗔到:“哪有那么金贵,肚子都还没显出来呢,现在事多,要是只让你一人做岂不是要累死你?而且天天闲着也不是我干得出的。”

  舜景笑着应了,接着又加了一句,“但是!只要感到累了就一定要休息,饿了就一定多吃,知道不?”

  凤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是!孩子它父亲大人!”

  舜景满意了,又摸了摸凤的肚子,才念念不舍地出了门,临走前还特意嘱咐到:“等下宫女送来的东西要吃了才能去处理事情哦!我会问她们的。”

  凤眨了眨眼睛,乖乖地应到:“好的!”

  女皇怀孕的消息不胫而走,凤国举国欢腾。

  在凤和舜景的治理下,凤国一切都散发着欣欣向荣的气息,而女皇和军师的爱情也让很多人肃然起敬,每次女皇和军师出巡都是从简的,因此很多人都得以一窥天颜。让他们可以看出的是,女皇和军师在看对方时眼中的幸福绝不是装出来的,他们是真的很爱对方,爱到没有人能插足。

  而那些自以为很美的人,在看到他们时,甚至就连站在他们旁边都会感到很羞愧,只因他们太过美好。

  而现在这对世上最美好的夫妻就要有孩子了,这个消息让凤国这些爱戴他们的人都是发自内心的感到欢喜,也充满了对这个孩子的期待。

  凤怀孕的消息很快便被万青山知晓了,不,或者现在称他为宁君临要更好些。他默默地将手上的纸条揉碎,他们的幸福,让他那样痛苦······

  等着罢,当最后的战争来临,我要将属于我的全部夺回来。万青山静静翻开手中的奏折,上面的内容很快便吸引了他。还好,他还有这片江山,艳丽的江山······

  不久后这消息便传遍了后宁国的大江南北,众人对这个消息既不感到开心也没感到不爽,只是会觉得有些别扭而已,他们还是不能接受女皇这件事情,皇上怎么能是女的呢?皇上自己生孩子?不怕别人趁机抢了你的皇位?

  有一个人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一般说不出滋味,这人便是被万青山封了个“勇猛大将军”的萧蒙。

  他自从上次从凤那里回来精神便一直有些恹恹的,但是还是会如常跟打仗的弟兄们出去吃酒作乐,但是却变得畏女人如蛇蝎,有人曾经问过他原因,当时醉醺醺的他吸了吸鼻子叫到:“女人太善变······太······捉摸不透······太······恐怖了,女人什么的都离我远一点,近了小心我一刀劈了!”

  有断袖之好的人听了他的话后上府找他,当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仰慕之情后,却被萧蒙一脚踢了出去,大吼了一声:“老子不是断袖!就算是,也轮不到你这种货色!”

  这话被有心人听在耳中就有了多种意思了,有些人为了巴结他,寻了各种类型的男子送给他,有清秀的未开苞的小倌,有高大威猛的肌肉男,有美艳如女子的男子,有玉树临风的男子······均是上等容貌,看得萧蒙府中的丫环口水掉了一地。

  萧蒙看到这付阵仗,顿时怒发冲冠,提了那些男子一个个丢出了门,至于送这些人上来的费力不讨好的那人,萧蒙赏赐了他一顿暴打,然后才将他踢了出去。

  正在四处搜罗美男子的有心人听到这个消息后马上便停止了动作,本来他们还气愤被人抢了先,现在看来倒是件好事。

  好事归好事,有人认为是先前那人送的人不够好,还特意去看了看,结果发现各种类型的男子都被那人搜罗了来,而且都是上等之姿,怎么萧蒙还是看不上呢?

  难道······他心仪的是当今皇上!

  这个猜测一出,便再也止不住众人的遐想联翩。

  但是马上便有人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其实······他心仪的是晚仙宰相罢!

  这个猜测虽然被提出得晚了点,但是却获得了大多数人的支持,因为众多证据都指向了这个猜测的正确性,有人说“听将军府的人说,将军常常夜不归宿,第二天都是晚相将他送回来的”,有人说“萧将军看晚相的眼神都是不一样的”······众说纷纭,真假难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