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你们谁在闹事!”一个领头模样的中年男子向众人吼道。

  这时,温茂已经从狄同的口中知道了事情发生的经过,听见那中年男子在大吼,转头看了一眼,对骆方道:“是执法队的,我去说明情况。”

  骆方仍是捂着手,满脸通红,闻言吃力的点头。

  看到温茂走了过来,那领头男子眼睛一亮,拱手恭敬道:“温先生,怎么你也到我们小镇了?你看我这几天出去了才刚回来,招待不周,招待不周啊!”

  温茂可是超级异能者,又是三级烈武者,就算在整个五洋联盟内,超级异能者也是屈指可数,而这驻扎在异能小镇的执法队只是一个分支,整体实力并不强,除了领头男子是烈武者外,其余的队员全部都是劲武者,所以那男子看见温茂后,马上收起了刚才凶神恶煞的面孔,摆出一副谦虚恭敬的模样,简直是判若两人。

  温茂也不在意,只是面带微笑,摆摆手道:“你太客气了,钱程远,我只是来教导一个徒弟,用不着劳师动众麻烦你!”

  “哪里,哪里!”钱程远客气道,随即手往外一扬,“这里刚刚是……”

  “哦!”温茂笑道:“是这样的,我那还没有修成武者的徒弟刚才被一个恶人欺负!”

  “嗯!”钱程远左右环顾瞧了一遍,看见骆方捂着手站在远处,而自己身边五六米的地方又站着阿尔杰,此刻正恶狠狠地盯着温茂,不时又瞟瞟骆方,钱程远心中顿时猜到几分,笑呵呵地对温茂问道:“那边捂着手的那个是你的徒弟吧!”

  “对,我这次来,就是特地来指导他的。”温茂点头。

  钱程远得到肯定答复后,摆出一副难做的表情,靠近温茂低声道:“温先生,你也知道那阿尔杰的家族后台强硬,他的老师更是厉害。我们都知道他仗着本事大,到处惹是生非,一直都只是迁就着他,还请你也别让我太难做!按理说,阿尔杰这种人早就应该被联盟处罚了,可我一个小小的执法小队队长,还有一大家子的人等我养活,他的家族却能轻易就把我捏死。还请你给我一个面子,今天的事就这样算了。”

  温茂早就猜到他会这么说,闻言只是点头,心中虽然气愤,但却知道像钱程远这种势力家伙,绝对不会为了他而得罪阿尔杰的家族。

  钱程远见状,眉开眼笑,对场内的人一通大吼:“以后注意点啊,谁再闹事,盟规伺候!”

  说完,钱程远向温茂道了别,装作没看见一旁站着的阿尔杰,只是一挥手带着执法小队离开了练武场。

  “吁……”

  一阵叹息声传出,众人开始议论纷纷,都知道那队长是怕得罪阿尔杰,故意这样做,但也没有任何办法。

  阿尔杰像是知道事情会这般处理,什么也没说,转身向大厅外走去,身后的两个跟班急忙跟上。瘦的那名手下伸手去扶阿尔杰手臂,被他一甩,这手下一个踉跄差点跌倒,站稳后忙又屁颠屁颠跑到阿尔杰身后,一行人片刻消失在大厅门口。

  骆方谢过狄同和阮正恩,转身与面无表情的温茂进了七号修炼室。

  修炼室内。

  温茂与骆方两人相对而坐,再次查看了骆方手上的伤势后,温茂从怀里取出一颗红色药丸,道:“捏碎后均匀敷在手上。”

  骆方马上接过药丸,左手捏碎后往已经肿胀的右手上抹去,一阵火辣的感觉传来。只是一会儿,手上那股胀痛的难受感消失,只是偶尔有一点细微的刺痛。

  “阿尔杰,你等着,等我突破成刚武者后一定要把你打得像只死狗!”骆方心里一阵痛恨。

  此时温茂开口道:“那阿尔杰的家族背景太厉害,连我也惹不起,你以后也要自己小心点,这小子我看是不会罢休的!”

  骆方吃惊:“怎么?老师,你都惹不起,他是什么家族,那么厉害?”

  “这你就不知道了。”温茂道:“我们五洋联盟的高层,除了盟主和两位副盟主外,就是十二位长老组成的长老团,而各个盟会的会长只能算是中层人物,那阿尔杰的家族族长就是长老团的长老之一,而他的老师是长老团的另一位长老,连他的大哥也是英国那边盟会的会长。”

  “他一个家族就出了三个异能者!”骆方吓了一跳,“而且取得的成就都那么惊人!”

  “是啊!”温茂也叹道:“这种人我们惹不起,但我这人脾气倔,刚刚就气的差点重伤他,后来还是忍了又忍,才没下狠手,只是给了他点教训。”

  看见骆方没说话,温茂以为骆方害怕了,忙岔开话题道:“你这小子,一定是昨晚贪多,练习到深夜,今天早上才迟到的,是不是?”

  骆方伸手摸了摸后脑勺,尴尬道:“老师,我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

  温茂摆摆手,道:“怎么样,昨晚修炼到那么晚,有些什么领悟?”

  骆方心中一动,装作好奇的问道:“老师,我昨晚忽然想到一个方法冲击封印,你说行不行得通?”

  温茂闻言,也好奇的看着骆方。

  骆方接着道:“我在想,就是能不能把原力改变形状,好让它发挥出更大的威力。”

  温茂哑然失笑:“你说改变原力形状是吧?不可能!我以前不知试过千百遍了,根本不可能变化,只能控制原力按照方向移动。”

  “那要是万一可以呢?只是没找到好的方法罢了。”骆方依旧不依不饶。

  “方法!”温茂摇头,“没有方法,那原力就像是一团流动的空气,根本摸不着,只能感受到,你说你能抓住空气让它改变形状吗?顶多也只能把空气控制在某个范围内,不让它逸散开罢了!”

  “开始冲击吧!别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了。”温茂笑道,手一翻,拿出了一颗开天丹,塞到骆方嘴里,道:“开始运起原力冲击!”

  夜晚,骆方住宅。

  “儿子,你睡觉的时候注意点啊,别翻身压着手了,你说你怎么随便和人打架了,下次千万不要这样了!”冯春然站在骆方卧室门口,对骆方叮嘱道。

  “知道了,妈,没事的,你也快去睡吧!”

  骆方揉了揉手,今天在武场大厅被那么多人看到,他猜想父母肯定会听到风声,果然一回家就被父母一直追问,骆方逼不得已,只得实话实说。

  冯春然又反复叮嘱了一番,这才轻轻地关上卧室门离开。

  骆方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静静听着,待母亲走远后,又悄悄翻身坐了起来。

  “今天操控原力冲击封印,加上老师提供的开天丹,又有两根网丝被崩断,两样下去,那封印那么大,网丝又那么多,不知什么时候才把封印全部冲破!”

  骆方盘膝坐在床上,心里苦思着怎样用最短的时间冲破这第一道封印。

  坐了一会儿,骆方又开始在印记中调出原力,不断试着把它变成圆形,结果那团透明原力还是一阵波动,却毫无改变。

  “嗯,这样不行,老师说,原力就像是一团空气,只能控制其移动,而不能把它任意变形。”骆方埋头苦思着,“空气……原力变形,嗯,空气……变形,不知这样可不可以?”

  骆方端坐起来,意识进入了印记,但这次却没有马上开始控制原力,而是在飘浮着的那团原力的旁边,用意识先想象出来一个无形的空心圆,这个空心圆无影无形,看不见摸不着,纯粹就是用意识勾画模拟出来的。

  在这个无形的圆勾画完整后,骆方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确认这空心圆没有缺陷了,才开始控制原力缓慢从圆中穿过。

  “哗……”

  原力出乎意料的瞬间穿过了意识组成的圆圈,惊奇的是,在穿过的同时,那团原本无形的原力竟被这圆圈切割开,从圆圈中间通过的原力变成了一条圆柱状,而那些从圆圈外面通过的原力,则全部被切割飘散。

  “成了!”骆方心中狂喜,“虽然只是个雏形,可这不正是伏伯说的原力形状吗?只是这改变形状确实有点麻烦,没有想象的那么轻松!”

  就在这时,那条已变成透明圆柱状的原力,忽地一下散乱开,又变成了一团混杂的普通原力。

  那圆柱形状的原力从形成到忽然散开,最多才眨眼的功夫。

  “啊,才坚持不到一秒钟!”骆方感到沮丧,“伏伯可是要我保持改变形状后的原力必须有十秒,这……这还不是一般的难!”

  若是骆方这个想法被其他异能者听到,非把他逮住揍个半死不可。要知道从异能者的原力被发现以来,想让自己的原力改变形状的不知有多少,方法也试了无数遍,可就没听说谁能成功的,当然,除了骆方遇到的伏伯,现在又多了个骆方。

  因为能让原力改变形状,必须是还没修炼成武者的时候,也就是什么武者也不是,只能是刚刚发现自己是异能者,又必须对自身印记原力的操控非常熟悉,而且还要有人告诉他,这原力可以改变形状,在没有可供实践的方法提供给他的情况下,他还能不断试验直至成功,而且也不一定是试验了就一定能成。所以,可想而知,这成功的概率太小太小。

  可就算是这样,还是有人成功了,那就是伏伯,这个绝世天才,当初异能觉醒的时候,他也发现了印记里的原力,而且很快沉迷了进去,终日研究如何运用原力,怎样才能让原力发挥出最大最强最巧的作用,在他改变原力成功时,五洋联盟和歃血联盟的人也如邀请骆方一样来邀请他。直到那时,他才知道了有武者的修炼方法,不过他后来一一拒绝了邀请。五洋联盟倒还没什么,那歃血联盟却开始直接追杀,被他侥幸逃脱后,伏伯从此成为一个特立独行的独修者。

  现在,除了伏伯,骆方成了第二个可以改变原力形状的人,当然他还只是刚摸到门槛而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