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电能
作者: 桃仙喂马
字体: 特大
颜色:          

  别墅的花园旁,辛凌平视着夜色,一言不发。

  时值五月底了,空气中已经没有了寒意。草长莺飞的日子,微风携带着花草香扑面而来。清爽中带着无限的生机。

  看着前方苗条的身姿,李智脚步轻轻的走到辛凌的右手边,背着手顺着辛凌的视线看去。

  铁栅栏,电网,监控摄像头,墙外的树木,路灯,再就是星空。

  “啥事啊,说吧。”

  明天就是周一了,新的一周将会来到,必须有足够的精力来应对各种挑战,李智想到了睡觉。所以说话的口气,显得有些光棍和不耐烦。

  辛凌转过身,看着李智的侧面,冷笑了一声,说道:“李智,你知道王医生是什么身份吗?”

  大晚上的不睡觉,居然是谈论别人。

  李智转过身,迎着辛凌的视线,摆摆手,不在乎的说道:“我管他是谁呢,我可求不着他。这老小子说话忒气人,就该杀杀他的锐气。”

  “你浑蛋!”

  看着李智那事不关己的样子,辛凌是气不打一处来,张嘴就骂上了。

  “呃?”

  李智瞪着辛凌,大脑有些短路。这位看起来气质不凡,动作优雅的大小姐,居然会骂人?

  李智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受到了羞辱,而是为辛凌的语言震惊不已。

  “你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就张嘴跟人家下赌约。你脑子有病啊?王医生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神经类专家,在国内外享有盛誉。甚至,他现在还享受着国家特殊津贴,很多人请都请不到。你居然脑残的羞辱他,你真是无可救药了。”

  辛凌像是气的不轻,也不管李智能否承受,一顿连消带打。

  “那个……”

  李智张了张嘴,想反驳两句,却是找不到理由。

  “那个什么,你是天才啊?还是有特异功能啊?你的老师就是他的学生,我看你以后怎么混。”

  见李智还要狡辩,辛凌再次的爆出来一个惊人消息。

  “呼!”

  李智呼出一口气,视线转到一边,不再看辛凌,心里却是气愤难平。我他妈的还真是够倒霉的,这王八蛋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头。

  “没话可说了?说话不走脑子,做事全靠意气,易冲动,你能做什么吧?”

  看着李智终于无言以对了,辛凌好像没打算放过他,继续穷追猛打。

  “嘶,不对劲啊,你怎么对我这么关心了?咱们俩不熟啊。”

  听这么一会,李智突然意识到,辛凌所说的话不大像是指责啊,像是在敲打自己,给自己指明方向啊。

  “有吗?”

  李智这么一问,辛凌也突然意识到了问题,轻声的自问了一句,转过了身子,再次的平视前方。

  “你这浑蛋,凭什么拿我爷爷当试验品啊?他该你的,还是欠你的?”

  在李智偷瞄着辛凌时,辛凌再次的转过身,声色严厉的质问道。

  “啊……”

  李智无言以对。自己好像真的犯错误了,真是不该拿着老爷子说事的。

  “你凭什么啊,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做?我爷爷在你眼中,就是一个小白鼠?你个浑蛋,说话啊,不是挺能说的,气死我了。”

  辛凌的一通质问,让李智惭愧的低下头。辛凌看着李智的惭愧样,好像不解气,抬腿就是一脚。

  “嘶,我靠,没完了。”

  李智捂着膝盖,倒抽着凉气。这辛凌竟然来真的,踢在身上真疼啊。

  “行了,你回去吧。为了给你赔礼道歉,我给了王医生五万块钱,以后你就是我家的佣人了。”

  还不等李智缓解身上的疼痛,辛凌再次的爆出一个新闻。

  李智彻底的傻眼了。

  李智也算是明白了,自己就是钻进了辛凌做的圈套内,越向外爬,勒得越紧。这才两天时间呢,身份就完成了大转变。先前好歹是‘供奉’,虽说有名无实,但还有自由,现在稀里糊涂的成了佣人,大有强取豪夺的意思。

  “我不干。”

  李智一赌气,直接回绝。

  “好啊,我就等你这句话了。钱,我不要了,当打水漂了,你离开这吧。半年一过,我看你怎么和王医生完成赌约。当然你可以不认账,一走了之。记得,走得了和尚,走不了庙。”

  辛凌像是吃准了李智,说话语气很轻松,像是根本就不当回事。

  李智看着辛凌那精致的脸庞,心里有些后怕。这漂亮的女人咋像是一只狐狸精呢,倒是真会算计啊,咋还一环套着一环呢?

  “哼,大不了不给你爷爷看病,有什么啊。”

  一想到‘佣人’的身份,李智嘴一撅,说了一句气话。

  “你说啥,你个浑蛋,你再说一声?敢拿我爷爷要挟我,我看你是皮痒了。”

  李智刚说完,辛凌好像是发疯的母狮子,一通吼叫。在声音响起后,有几个人影从黑暗处冒了出来。

  “好吧,我认了。”

  李智从未向现在这么憋屈过。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何况,辛凌的保镖就在跟前。为了一件小事,挨顿揍很不值当。

  ……

  凌晨十二点,李智终于在憋屈加委屈加愤恨的情绪中,回到了自己的小窝。

  躺在床上,打量着这间房子,李智突然的感觉到,这间房子咋像是监狱呢。

  “恭喜宿主,贺喜宿主啊。”

  小音音的声音再次毫无征兆的想了起来。

  “我看你真像是一个鬼啊,出没一点动静都没有。幸亏我神经坚韧,不然早就被吓成疯子了。说吧,何喜之有啊?”

  李智对小音音的神出鬼没早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首先,你有了长期的饭票,菜票,居住地。这都是钱吧,你不用再为这些发愁了。其次呢,别墅内的保镖既保护了辛凌,也保护了你,安全方面有了保证。再次,你得到了辛凌的初步认同,成了超级出气筒。你能从她的身上学到一些有用的东西,有助于你的成长。”

  小音音一上来就总结了三个好处,而这些对李智来说,的确是实实在在的好处。

  “超级出气筒?你还真是会总结的啊。这个不需要你解释了,我可不傻。像辛凌这样的有钱人,要找个闺蜜谈心声比较的困难。而找旁人她又不放心,只能拿我替代了。好吧,跟美女谈心声,我很高兴啊。不说了,我该睡觉了,小东西,拜拜。”

  李智干脆利落的解释了一下,潇洒的关灯,眯眼,睡觉。

  “别介啊,我还有任务没说呢。”

  小音音干脆的没完了,再次的吵吵起来。

  “我真是服你了,啥事啊?”

  李智真是有些不耐烦了。现在已经凌晨了,明天还要上学呢,没有精力怎么行。小音音是终极智能,根本就不用睡觉,谁耗得过它啊。

  “李奎这条线已经铺出去了,你打算怎么运用呢?用的好了,可是百利无一害啊。”

  居然是这件事,李智稍稍的想了想。李奎到现在还没有回信,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仅凭猜想,徒劳无益,到时候再说吧。

  想罢,李智也不回话,闭上眼,睡觉,真是困死了。

  第16章突发事件

  “唉!你睡觉了,谁陪我聊天啊?我说的事情,可是关乎你的未来的。罢了,明天再说吧。”

  感受着李智沉稳的气息,小音音嘀咕了一句。

  小音音一挥手,在雷电芯核空间中顿时出现了一幅模拟出来的画面。

  看着画面中的内容,小音音翘起二郎腿,神情专注的分析起来。

  “宿主是肉体凡胎,他必须要培养精气神,那有些事情,必须由我代劳了,我可真是够倒霉的。”

  分析着画面上的信息,小音音一副人性化的委屈神情,很是幽怨的感慨。各种信息在小音音感慨的同时,被迅速的处理、分析出来。

  ……

  “乓当!”

  “地震了?”

  一声巨响突然的响起,正在睡梦中的李智冒着满头大汗,惊叫着噌的坐了起来。在看到门口处站立的魏松时,李智的脸色瞬间耷拉了下来。

  辛凌的保镖怎么越来越没规矩了,自己好歹也算是半个客人啊。大半夜的就来扰人睡觉,真是够过分的。现在天色还有些发暗,还是凌晨时分。

  “大哥,这么早你踹我门算咋回事啊,有意见就明说。”

  李智慢腾腾的穿着衣服,也不开门,心情很是不爽的质问道。

  “小姐让我过来叫你起床,已经五点了,你的工作该开始了。”

  魏松在门外带着淡淡的笑容,表情轻松的说道。

  “这个贼婆娘,真把我当做佣人啊。”

  在心中不忿的骂了一声,李智穿好衣服,哈欠连天的打开了房门。

  “李先生,小姐吩咐,早餐从今天开始就由你来准备了。她早上六点半准时从别墅离开,你别误了事。忙完了早餐,记得照看一下老爷子,等到七点半,护理人员过来完成交接。”

  在李智梳洗的过程时,魏松憋着笑如数家珍的给李智安排着任务。

  李智中途停了好几次,没好气的横了魏松一眼。

  梳洗完成后,李智换上了魏松带过来的围裙,很是悲催的从正门进入了别墅。

  一进别墅,李智就看到了辛凌。这位大小姐正看着报纸,看也没看李智一眼。

  这会,李智才注意到辛凌精致脸蛋上的伤疤。辛凌虽然施了淡妆,但伤疤依然健在。她的精神面貌好像不是很好,眼皮稍显肿胀。

  看到辛凌的样子,李智心中暗暗的叹口气。刚才的不情愿,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辛凌这样的有钱人,尚且早早的起床。自己一个穷学生,有啥子不服气和委屈的?

  心存着这种念头,李智开始任劳任怨的忙活了起来。

  照顾辛老爷子到七点半,专业护理人员终于来了,完成了交接,李智赶忙的冲出别墅,向着学校跑去。

  等李智气喘吁吁地来到学校时,才七点五十,学生流并不是很大。但也有几位‘勤奋好学’的男学生,拿着不知名的书本,在那大声朗读起来。那肉麻、幽怨的腔调,引来一道道好奇的目光。

  带着满身的鸡皮疙瘩,李智落荒而逃。这几位学生太有创意了,不知道在向谁做着内心的表白。

  不等李智到达教室,就被两个人堵住了。

  看到眼前明显精神不济的两位,李智淡淡的一笑,打了个招呼:“两位大哥,这是专门来找我的?”

  堵住李智的人不是旁人,就是刘流和长发男。他们两位几乎一样的表情,眼皮虚肿,眼神黯淡,一副萎顿不堪的样子。

  “李智大哥,我们错了,我们是来给你汇报情况的。”

  刘流耷拉着头,一副阴死不活欠揍的架势。

  “说吧,有什么好消息啊。”

  李智开门见山的问道。

  “也没有什么情况,有人要对你不利。具体什么人我们还没打探清楚,事情起因好像是你卖的玻璃饰品和什么生命素,太过于显眼,有人想把那东西据为己有。”

  刘流也不迟疑,将打探的情报汇报了出来。

  “还有这事,真是防不胜防啊。”

  李智在心中念叨了一句,寻思起该做出何种防范。

  “李智大哥,我叫刘流,他叫马一宗。你看,我们的解药什么时候,那个,才能拿到啊?”

  见李智陷入沉思,刘流和长发男对视了一眼,先是做了一番介绍,犹豫着打听起解药的事情。

  刘流和马一宗在李智的宿舍挨了所谓的‘烂心腐骨手’,起初还真是不怎么相信。离开李智的宿舍后,两人直接到医院查了查。结果可想而知,什么都没有查出来。于是,两个人当场就叫嚣着要杀个回马枪,把李智好好的拾掇拾掇。可不等两个人展开行动呢,胸口处就传来了刺痛。两人摔在地上一阵的哭爹喊娘,大呼再也不敢了。

  这周六和周日,刘流和马一宗被折腾的死去活来,根本就没有睡过安稳觉,那胸口的疼痛时不时的就会来上一次。可两人在校园里转了好一阵子,也没有找到李智,只能在周一堵着李智了。

  两人的发病情况,李智倒是一点不知道,这全部是小音音在私下里做的。李智做事兴许照顾不周全,但小音音作为终极智能,岂能会留下纰漏?

  刘流的这句询问,让李智从思考中恢复过来。他看了看两位,说道:“这解药呢,现在服用呢,起不到大作用,不能尽快的除根啊。放心吧,你们的病痛已经进入潜伏期,最近会没有感觉的。”

  “哦,哦,那行啊,谢谢啊。”

  听李智这么说,刘流和马一宗还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小命就在人家的手上捏着呢,不服气不行啊。两人现在是满肚子的悔恨,当初怎么就傻了吧唧的打劫他呢?现在可好了,装着孙子还讨不了好。

  拜别了刘流两人,李智来到了教室所在的楼层。他没有进入教室,而是站在窗户前,目无焦距的看着下方的停车场,继续寻思刘流带来的情报。

  李智不得不感叹,世间的能人,有见识的聪明人有的是。那依靠静电引动的玻璃饰品,看似微不足道。但是却能够产生巨大的影响力。不说大了,一个学校几万人,对半分女生怎么着一两万人,一人一个,纯利润一二十万。若是学校装饰全部用那玩意来搞,钞票真是满天飞了。一个学校尚且如此,一座几百万人的城市呢,一个千万级别的省份呢?一个国家呢?

  小东西引动经济风暴,不是不可能啊。现在国家提倡节能减排,慎用能源,任何节能物品,都有引起有心人的注意,甚至将其无限的放大。那小玻璃饰品,仅仅是在里面压缩了一点电能,但却是能够释放长久的光亮,算是绝对的低耗了。有心人注意到,引起心中的欲望,不是不可能。

  至于生命素,那就更不用提了。信息时代,能坚持锻炼的又有几个,每个人身上基本上都有小问题。就算是经常锻炼的人士,还时不时的出现肌肉拉伤,扭腰崴脚的意外。这玩意开发出来,引起一场医学狂潮,根本不在话下。

  两样东西,两个风暴,全部的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听着就让人心惊胆寒,不寒而栗。

  “宿主,你万没有必要如此担忧的。你的饰品只是从外面批发的,源头不在你这里啊。”

  感受着李智低沉的情绪,小音音及时的开口劝慰。

  “问题是,外面所有的摊点都没有这玩意啊,我是原创啊。而我却没有足够的实力,深厚的背景,找我麻烦基本上没有后顾之忧啊。”

  李智苦笑连连,作出回应。

  “嘎嘎嘎,真应了无心插柳柳成荫,千灾万祸巧合来。”

  小音音也不由得感慨深叹。

  “去他妹的,不想了。想多了头疼,还容易做噩梦。过好今天吧,明天的事情谁又能预料到,是不?”

  李智索性也不想了,很豁达的耍起了光棍,带着兴致欣赏起了下面的豪车。

  龙凤呈祥作为安平市的私立大学,有钱人真是数不胜数。每到开学的时候,停车上的豪车像是办车展,一辆一辆的,看起来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赏心悦目,刺激连连。

  正在李智观察的时候,突然从停车上传出惊呼声,李智赶忙的探出头看去。

  一辆彪悍野蛮的悍马发着轰鸣声快速的驶进停车场,在悍马的后面是一辆兰博基尼跑车,最后面还有一辆悍马。

  “真他妹的有钱人啊。”

  看到三辆车的阵容,李智由衷的赞叹。

  “我操,居然是这犊子,真是白瞎了那三辆车。”

  刚感慨完,李智话锋一转,语气中带着怒气,眼神中闪过厌恶。

  下面的那三辆车是龙啸羽整来的,他就在兰博基尼跑车上,两辆悍马是他的保镖用车。龙啸羽将李智揍了一顿,李智到现在还咽不下那口恶气。

  “宿主,看到这三辆车,你有什么想法呢?”

  小音音再次的变成了一位老师,开始循序善诱的叫道起来。

  “想法?”

  听到这话,李智心中一动,再次的审视起来。

  几分钟后,李智慎重的说道;“有三点。一,龙啸羽这不是显摆,这是在向外宣传着一些事情。他已经得到了家族的认可、承认,有了一定的实力。二,他的背后不仅有家族的支持,还有社会上的援手。三,他的家族很有实力,最少经济上并不单薄,有雄厚的经济基础。仅凭这三点,他在学校内招纳贤士,培养势力应该是无所顾忌。他这既是向盟友表达善意,同样的也是在向敌人施加压力,让蠢蠢欲动之人老实一点。”

  “对,宿主所说正是系统分析的。不过,有一点宿主没有考虑到,那就是闻倩的事情。龙啸羽能够堂而皇之大张旗鼓的出现,说明他已经将闻倩的事情摆平了。同样的说明了他的心态,他有恃无恐。”

  李智解答后,小音音先是做了肯定,随之点出了不足之处。

  “这个人渣,你不说我差点忘了。闻倩很有可能就是被他害死的,真是个犊子,我都想找东西砸死他。”

  经小音音一点,李智瞬时怒火中烧,对龙啸羽的意见更大了。

  “你不是拿着奶瓶子吗,砸过去就行啊。”

  李智早上上学时,特意的拿了一玻璃瓶鲜奶,现在还没有开封呢。

  “我操,又是咋了,这小子还真敢啊。”

  小音音刚诱惑完,李智一声惊呼,瞪大了眼。

  在停车场上,又发生了事故。

  龙啸羽不知发了什么疯,正把临近轿车内的一个人向外拖。他抓着车内学生的头发,使劲的向外拽着,时不时的向内踹上一脚。

  看到这一幕,李智瞬时想到了两个名词:“示好。护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