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沐宛初极郁闷,那天轩辕凌把自己单手夹进门,一骨碌扔到床上,便扑过来咬她嘴巴,还,还想扯,扯,扯她衣服!当然她会狠狠踢他,一直踢到他咬牙作罢!当然,她还很感激他,没有当着许多人的面,在河水里就啃!不然,以后如何见人!

  “你寻什么?”轩辕凌自坐在椅上,握着书卷,消磨时光,实在不耐烦沐宛初在房间里翻东翻西,搞得嘭当嘭当响。话说他们自河边回来那晚打过架,便没说过话,他也没像往常一般离开忙公务。

  沐宛初浑不搭理他,又翻腾了一会儿,叽咕:“珠子呀!一颗很奇异地水晶珠子,里面还有八颗像气泡浮在水中似的洞——明明一直带在身上的……没了……”

  “那珠子是你的?”

  沐宛初奇怪滴回头,不是她的难道还是他的。“你见过?”

  轩辕凌回想自己那晚在潭边捡起的会发光的水晶珠子,又记起自己第一次在乔山脚下罗水泮捡到珠子,以及去年中秋之后珠子消失不见……“你去年初到过乔山罗水泮?”

  沐宛初见他问的一本正经,摇摇头:“我倒想去。”略一停顿,“玉儿说那里有神仙哎,我主要想见见那位传说中救苦救难的仙,好奇他到底是男是女?”“你好奇这个作甚?不会蠢得信以为真,世上有鬼神吧!”他精美的脸上多出寸寸不屑。

  沐宛初亦不屑地嘘一声,“我当然知道真假!想想而已嘛——”又开始念叨珠子究竟去了哪里。“会不会当日落在湖那边啦?嗯,十分可能……”

  太阳不很毒,沐宛初匆匆出门,沿着那天的路迹慢慢找过去,身后依旧一条大大的影子或尾巴,不是小丫头,却是轩辕凌。

  寻摸好几圈未果。“还是没有哎,难不成恰恰掉进湖里?”她怨念无比瞟一眼若无其事、浑不以为意的轩辕凌,顺着瀑布瞅瞅潭面,旧事如昨,清晰在目,尤其是身后的他,他那一双亮澈的眸子,嘴角的笑。原来,有些事情,即使成了历史的记忆,却不能随风散去,而是刻在了人心上。

  轩辕凌隔着她望着潭水,抿抿嘴角,抬起右手冲后面的树林招了招,忽而又摆了摆,笑向沐宛初:“你要下去捞么?”沐宛初脸色微红,低头小声道:“那你要回避!……”“我为什么听你的?”沐宛初想了想,恼道:“是你把我推下去的,你如今不负责就算了,还无理取闹!”“呵呵,无理取闹?我无理取闹……”轩辕凌欲哭无泪,长这么大第一次听人将这个词语用在自己身上。“你言下之意我应该下去?我堂堂一个王爷,要为你捞……”冷笑忽变化味道,“好!也罢!”说着欲解衣宽带。

  沐宛初惊讶地盯着,竟没有转头,待反应过来,忙背过身掩面:“你还说自己堂堂一个王爷!竟,竟然耍,……流氓……”轩辕凌又系好衣服,向前走几步,嘴角上扬到极限,偏偏平静道:“下水之前不都要脱衣服?难道像你一样?”他压着嗓子笑几声,又平平道:“本王何许人也?何况,你是本王正经娶进门的夫人!再退一步,但凡女子听闻男子要入水,该及早回避才是,你怎的不躲开?本王堂堂一个王爷……算了,不与你这女人计较……”

  沐宛初嘴巴张张合合,不敢相信地瞧着他,这不是耍流氓么?

  “走吧,自会有人来摸这湖底。”说罢,轩辕凌又一次单手将怔愣原地的她掳在肋间往回走。

  “啊——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像拎小鸡一样对待我,是可忍孰不可忍!”

  “忍无可忍,务必再忍!”轩辕凌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欠揍模样。“有本事欢迎来单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