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圣皇路
作者: lee的笔记
字体: 特大
颜色:          

  火云洞,圣皇大殿。

  漫天气运中,山河社稷图徐徐展开,金光一闪,伏羲凭空而现,门外侍卫急忙冲进来。

  伏羲挥挥手,“下去吧,没事!”两个侍卫相互看了看,疑惑着大帝是什么时候进去的!

  伏羲看着气运当中的山河社稷图,心里吐槽一下,真是回城卷啊!

  伏羲坐在龙椅上,左手斜支撑着身体,右手食指不断敲击着龙椅,双眼微闭,思量着刚才一战的得失。

  四人中最强的可能是镇元大仙,虽然因为不是生死斗,镇元大仙也一直保持在和其他三人差不多的水平上,也不知镇元子是故意还是不小心,争斗中总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最危险的一定是冥河老祖,就算是比斗,冥河出招也是凶狠无比,真不知道冥河全力出手的话,该有多大的煞气;如果生死斗,鲲鹏绝对是活下来的那个,刚才那样不做生死斗的情况下,鲲鹏还做着脱离随时脱离战场的打算;伏羲自己可能是最弱的一个,也是暴露自己手端最多的一个,镇元大仙的地书,冥河老祖的业火红莲,这些都是他们以后和圣人平等对话的保证,不可能随随便便亮出来的,就是不知道他们还有别的依仗吗?

  妖师鲲鹏要不是藏得最深的,要不就是没有伴生法宝。伏羲估摸着他是没有伴生法宝的,因为他不够资格。看看那些有伴生法宝的都是什么人,三千魔神的化身,接引准提镇元,全都是先天灵根,红云冥河都是先天魔神转世,女娲伏羲得三千魔神遗蜕,太一帝俊是生自魔神法则,就连燃灯道人也是魔神之棺上的灵柩灯化形。

  鲲鹏只不过是盘古开天之后才诞生的天地异兽,否则也不会对先天灵宝河图洛书这么紧张了。不过这说不通,没有特别出生的鲲鹏怎么可能与这些巨擎并列。想想,对了,好像有谁说过,鲲鹏是将“玄灵气”练到极致的家伙。但是鲲鹏好像只是展现了自己的法宝,和两具妖兽分身,别的什么也没看出来。

  “合着就自己将底牌尽出了。”伏羲一下子郁闷了,开导自己到,没关系,很快自己就会得到第二部分的鸿蒙之基了,那是自己应该就会不弱于镇元大仙了吧,暴露就暴露吧,马上会有新的底牌的。

  伏羲开始了新的修炼。上回得到的关于鸿蒙之基的消息显示,它会在三千年后出现于天庭的紫徽星。

  那个时间段,紫徽星这个敏感的词汇直指封神大战和受封的紫徽大帝。伏羲后来用八卦推演天机,就是想知道的更确切一些,可是天机关于道基的提示就这么多。伏羲干脆放弃推演,决定直接参与封神之战。

  可是天道是不会让伏羲这么干的,就算天道不管,圣人也不会让伏羲参与的。他是人皇,一句话,说谁是皇帝,谁就是。这就是以人心逆天数。也是圣人们最怕的,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天下人都希望圣人消失,那圣人也会被拉下圣坛的。所以圣人极力阻止人类有大影响者出现。这也是女娲圣人告之伏羲的。

  伏羲现在做的是将自己的气运金龙从身体里抽出来,将它练为类似法宝的分身,下放到人间,让他成为立国之基,传承之法。既能不断增强自己,还能通过它控制天下传承。到封神之劫的时候,夺舍也好,附体也好,一定要受封紫徽大帝。

  可是伏羲还没将自己的分神映入气运金龙里,金龙就分成了龙头,龙身,龙尾三部分。只见龙头慢慢变小,自己又长出身体,只不过变成五爪金龙了;身体部分也在变化,长出一个龙蛟的头,爪子成了四个;尾巴不断蠕动,金光慢慢变淡,青红之色而生,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条三爪青蛟,一双血红的眼睛狠狠的看着另外两个同伴。

  伏羲对于眼前的一幕愕然了。而且自己好像能感受的他们的想法,五爪金龙好似高高在上,满不在乎,可是却又警惕一切;四爪龙蛟一方面窥视五爪金龙,一方面又对五爪金龙感觉到惧怕;三爪青蛟就是赤裸裸的表现出对四爪龙蛟和五爪金龙的敌意和窥视,时不时的挑衅一下。

  伏羲恍然大悟,这不是“五爪天子、四爪诸侯、三爪大夫”的原型吗?伏羲试着控制三条蛟龙,发现自己可以很轻松的将分神打入其中,驾着他们,试着和在一起,九爪金龙就又出现了,不过看上去很虚弱。将金龙分开,三条蛟龙也如同大病一场十分的虚弱。这时他们不由分说就钻进气运海当中,不一会儿,就精神抖擞的出现了。

  伏羲从他们身上截取了一部分本源,再加上自己的部分灵魂,重新凝练气运金龙,这次是完完全全属于伏羲自己的气运金龙。挥挥手让他们自行离开,寻找新的宿主。只见他们化作无数光芒飞向人界。伏羲点头,“这就对了,等他们恢复之后,应该就是乱世来临,气运相互吞噬,最后成就帝王业。可惜自己就亏大了,现在不可能在和别人动手了。看来得变成宅男了。”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百年一晃而过,华胥部落。

  神农以是白发苍苍,虽然神农修炼有成,但是不断的为部落操劳,遍尝毒草,已经是心力交瘁,身体也是虚弱不堪。

  不过看着眼前日益强大的部落和日益强大的人族,神农心满意足,对着自己身后剑拔挺立的青年说道:“部落的发展全靠你这二十年来的辛苦了,轩辕。”

  轩辕剑眉一挺:“共主过誉了!”

  神农笑笑说:“不必自谦,是你的功劳就是你的,你的霸气哪去了!你和我们不同,天皇和我所处的时代的重任是带领族人生存下去。而现在人族的生活日渐富足,但是族人的心开始浮动了。说起来,天皇和我的问题不大,只不过是生存而已。你却不一样了,你需要重定人族之心,订立秩序,真真正正的教化万民。希望人族在你的领导下,一手刀剑,一手书卷,走向繁荣昌盛!”

  “轩辕记下了。”

  十日后,神农祭天传位。神农在天地见证下,得地皇之位,立人族第三任共主轩辕。轩辕待天下人族答谢神农之功绩,特改华胥部落为华夏部落。特名之为夏,以彰显神农以火德大德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