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周妙音此时正在她自己的房间里,一边吃着她的丫环秋菊送来的午餐,一边回想着和赵德昭用纸条对话的内容,嘴角逸出一丝丝笑意,这个男孩还真是有趣啊,搅得她那多年未曾波动过的心蠢蠢欲动了。

  秋菊在一旁,看着小姐那副痴痴的样子,不禁大为好奇,这个周小姐平时是不会出现这种样子的啊,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对着一张纸条呆呆的发愣啊。由于周妙音平时给她没有多少好脸色,所以,她也不敢向对方发问,这条好奇的小虫在秋菊的心里爬呀爬的,弄得她是心痒难耐。

  于是,秋菊趁着递食物给周妙音时,就将那注意力集中在其手上的那张纸上,这才发现周妙音手上所拿的是一首诗,看那苍劲的字迹,应该是一只有力的手写出来的。

  周妙音自己沉浸在思绪当中,所以,秋菊在她身后站了很久还没有发现。

  秋菊也因此能够看清全诗的内容:

  真容乍睹似天仙,

  心定若余亦惊艳。

  为有相随到此处,

  尔毋舍却三生缘。

  这个秋菊在进入梁山山寨之前也学过识字,当然认得这首诗所写的是什么内容了。看完了纸上的诗,她也总算明白这位周小姐出现这样子的情况的原因了。

  她心中暗自嘀咕,这个平时对男人没有什么兴趣的周小姐也会对一个男人写的诗发呆的时候啊。不知这个男人得知以前周小姐的种种,会不会吓跑了啊。

  秋菊已经想不起和周妙音相处最长的一个男孩和她相处的时间是多长了,似乎是三个月吧。那些相处不长的,数也数不清啊。这些男孩都是有着相同的遭遇。

  开始时是满面春风,以为自己交上了难得的桃花运,对周妙音是百依百顺,倍加呵护,但是到最后,无不被周妙音的坏脾气给气走了。所以在山寨里面,每个人都知道周妙音就是一株带刺的玫瑰,可望而不可及,如果不怕伤心到底,或许可以和她一同发展一段恋情,然后,黯然收场。

  看来这次有不开眼的男人看上周妙音了,不知他是否可以拔掉她身上那吓跑了多少人的刺啊。希望上天保佑他吧,秋菊在心中默默的为这个看上周妙音的她还不认识的男人祈祷。

  这时候,周妙音的房间被一双纤纤玉手给推开了,看这双手的主人,原来是秦玉莲夫人。她进来,周妙音居然还是傻傻地看着那张纸发呆,站在其身后的秋菊刚要开口向秦夫人请安,却被对方以手势阻止了,并示意要自己出去。

  所以,房间里头,就只有周妙音和秦夫人两个了。

  秦夫人走到周妙音旁边,周妙音还是没有发现,依然一边向嘴里塞着食物,一边看着手上的那首诗,看她的样子,如果塞进嘴里的不是什么食物,她也不会介意一口吞下去的。

  看到周妙音这副花痴的样子,秦夫人暗叹,一个久无男人相伴的女人,碰到一个心仪的对象,果然是身心俱陷而不知不觉啊。眼前这周妙音的心已经陷入了,希望她真的连身也陷了吧,但愿这位皇子能够让周妙音摆脱单身,征服她那难驯的心。

  秦夫人一把夺过周妙音手中的那张纸来,仔细看了看上面所写的诗,不禁微微一笑,这位皇子还是有点文采的嘛,只是能否打动了周妙音的心呢?

  周妙音在手上的诗稿被夺才发现在房间里的秋菊不知何时已经走了,取而代之的是秦夫人。

  秦夫人看着他给自己的诗呢,呆会儿肯定会笑话我的,我该怎么回答啊,周妙音心中在秦夫人一声不响看着那张纸时,暗自思量着。

  “妙音啊,你对这位赵公子的印象怎么样啊。是否能够合你的心意呢。”秦夫人开门见山地说。

  “夫人,我们才刚用笔纸互相交流了一会儿,我还是没能确定他是不是真心对我好的啊。”

  “我只问你,你对他有好感吗?”

  “这个,说实话,就有那么一点点。”

  “才一点点吗?”

  秦夫人戏谑的看着周妙音,把手上的那张纸扬了扬,“如果不说实话,我就没收了这首诗了哦。”

  “夫人,千万不要啊。我说,我说。”

  “呵呵,快说吧。”

  “这位公子,的确和以前我认识的追求者有很大的不同。”

  秦夫人的眼睛亮了,等着周妙音继续说下去。

  “他的文采就是那些自诩风liu的才子也比不上。”

  “哦,这个我也认同,单看这首诗,就知道了。还有什么不同之处?”

  “还有,他很幽默,我在和他用纸来交流的时候,几次差点忍不住就要在花老上课的时笑出声来。”

  “呵呵,花老如果在课堂上听到你的笑声,那一定会更加生气的。你知道吗,花老刚才来找过我了,他说,让赵公子和你一起在他的课堂上继续坐下去,他会崩溃的。他那严师的形象在你的今早的破坏之下已经荡然无存了。他已经严重向我抗议了,让你不要再到课堂上去了。”

  “啊,夫人,我们才认识没有多久,您就不让我们继续深交了啊。花老也真是的,他就不能再忍一忍吗。好不容易有这么优秀的男人来和我交往,错过了,我会伤心一辈子的。”

  “呵呵,妙音,你别急,山寨里面有很多地方可以谈情说爱的啊。我也担心,我刚认的干女儿在你们的中间学坏了呢。”

  “夫人,我们两人哪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啊。况且,我和赵公子的关系还不知道能够维持多久呢。他那么优秀,在外面不知有多少个红颜知己呢,如果我不能独自zhan有他的一切,我宁愿等到我不能再登台演出后嫁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

  “呵呵,你还是别说得那么绝对,我看出你对这位公子是动了真情了。而他也是真正喜欢上你才会屈尊到山寨里来的。你一定要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机会。如果错过了,在以后你真的会后悔的。夫人我是过来人,这种事只有经历过了,才会真正了解的。”

  “多谢夫人的忠告,我会努力的。”

  “小萱是我们山寨未来最大的希望,所以这段时间她一定要把你所具备的本领学会了,好接过你身上的担子。如果这次你能够成功的把皇子的心握在手中,那么未来你就有可能是皇子妃了。只要你还记得山寨,在将来给予必要的帮助,我们山寨的所有人就感激不尽了。”

  “夫人,山寨就是我真正的家,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们对我的栽培的。如果我真的可以成为皇子妃,我一定不会忘记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山寨给予的,一定在山寨有需要的时候给予帮助。”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两人居然像不孩子约定时那样,勾手指。

  “夫人,花老不愿意让我和赵公子一同在他的课堂上了,那我们以后怎么办,他会不会因此而离开山寨啊。”

  “呵呵,我就知道你迟早会问这个问题,在来这里之前,我已经想好解决的方法了。”说到这里,秦夫人故意不再说下去。两眼直勾勾的望向周妙音。

  周妙音看着秦夫人那种眼神,她觉得自己似乎被算计了。当下急道:“夫人,您就快说吧,到底要怎么解决啊。”

  “这位赵公子不是要在山寨里指明要学会你所会的一切吗,你会的一切不就是你最为清楚吗,所以……”

  “夫人,您的意思是?”

  “所以,我决定,以后,教赵公子的工作就交给你了,这样你们就不用到花老的课堂上去打搅了,他能够好好上课,小萱她也能够好好的听课了。还有你们也能够有更多的时间来互相了解,没有比这个方法更好的了。”

  自己的预感被证实,周妙音是一阵头晕,这个方法确实是解决了三方的问题,只是自己要和赵公子单独相对,这样一来,自己的一切缺点都会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他的眼前,不知道他知道自己的本来面目之后,会不会和以前那些和她交往的男孩一样到最后是狠下心来一走了之呢。

  她就把自己心中的想法向秦夫人说了,秦夫人却笑着说:

  “你不试过,怎么知道结果呢。这也是你改变自己的一个好机会,只要你可以克制自己那坏脾气,一定可以凭借你的美貌和才艺,成为赵公子眼中的唯一的。”

  “多谢夫人的提醒,我以后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一定会注意自己的一举一动的。”

  秦夫人点点头,“好了,你自己休息一下,把这首诗好好珍藏吧,看赵公子是否能够像诗上所写的‘真心为尔’。我先走了。”

  “恭送夫人,夫人您慢走。周妙音陪着秦夫人走出她自己的房间,刚向对方说了送别的话,却看见她隔壁的房间也就是赵雅萱的那一间有两道身影闪了进去。一道身影是赵雅萱的,那副娇小玲珑的身躯只要看过一眼就不会忘记了的。

  另一道,却是今天早上才和周妙音用纸张传情达意的那位赵德昭!

  苏茜芯写了这么多字,总算可以每天都保持稳定的更新了,我向大家保证,只要还有一位读者关注这本书,我就会继续写下去。如果您觉得这书还可以,请动动手指,花几秒钟的时间,为苏茜芯这本书投上一张推荐票。在此我向每一位关注这本书的读者朋友说声感谢。如果有建议的话,请在书评区向苏茜芯提出来。再次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