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沐宛初盯着紫瑛,沉默一瞬,突然神秘笑笑:“好个糊涂丫头!”紫瑛如临大敌,面色有些苍白,手有几分发抖。“不就是一把琴,我当是什么稀罕物,竟值得如此!”沐宛初说着站起身子朝内屋跑了几步,又忽地停下,不好意思挠挠耳鬓,嬉笑道:“那个,我不知道放在哪里,还得你自个去。”

  众人被这急转直下的境况所惊,又被主子的憨态所感,一时鸦雀无声。不知哪个小丫头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顿时哄院低笑。

  沐宛初讪讪走回自己坐处,对着一旁烤肉的几个小子叫道:“仔细烤肉!”又偷偷环视众人,才若无其事倒了杯菊花酒,刚端到唇边呷了口,顿觉有点儿失礼,忙捧回酒杯对着有几丝笑意的项云举了举,嘿嘿干笑了几声,又自顾轻啜起来。

  那边紫瑛与玉苏已然准备好,紫瑛轻挑几下弦琴,众人顿时敛了声息。悠悠琴音如清泉流过山涧,似朗月映照松林。玉苏一个轻跃入场,博带广袖,轻盈善舞,原本灵动的身段益发娇俏可人。一旁玉苏低眉信手,轻拢慢捻,一双素手上下翻飞如扑蝶流连花间。一弹一舞沐浴在银白的月光中,如遗世独立的仙。

  沐宛初一眨不眨地盯着二人,心中、口中啧啧称叹,“美,美……”

  琴弦尾音长长,由强而弱,直至散落在风中。“好!好!”不知哪个人率先清醒,紧接着连绵不绝的掌声如山洪爆发倾泻而来,无可阻挡。

  沐宛初亲为她二人斟满酒,扬声向烤肉的伙计,“喂,肉烤好没?好了给弄点儿过来啊!”

  三个小厮听到喊声方如梦初醒,瞅见眼前的烤肉,顿时又陷入呆傻,“糊,糊,焦了……”

  “哈哈哈……”“光顾着看二位姐姐了吧?”“哈哈哈……”随着众人的笑声,三人的身形越压越低,脸色越来越红,不知是不是因为火光的缘故。

  沐宛初捧腹大笑,不断点着头,朝三个小厮戏谑道:“可不能轻饶他们。”

  早有好事者提酒跑去,“罚酒!三大……碗!”

  沐宛初恩恩笑着,“是个法子!各罚三大碗,可还有那么点儿——”沐宛初故意拖长了声音。“你们三个先别管那肉了,给大家即兴来点新鲜玩意儿,可一定要把大家逗乐了,尤其是……”说着目光不忘轻瞟着紫瑛与玉苏,而此时她二人的脸依旧绯红欲滴血。

  那三小厮酒喝得十分爽利,喝过酒后倒忸怩起来,沐宛初嬉笑走到炭火旁,随手拿起刀割了许多放到盘里,又割了一小块放进嘴里,砸吧了几下,盯着他三人嘿嘿笑道:“烤的不错!”仨小厮顿时手足无措,身高仿佛又矮了三分。

  “唉,别老杵在那!嗯,讲个笑话也行~”沐宛初扬声高喊,又向一旁哄笑的丫头小厮努努嘴,“快去帮衬他三个些。”说完自己摇头笑笑走开了。

  沐宛初把肉分许多给紫瑛与玉苏,留一半放到桌上,向项云:“羽先生若不嫌弃也来点吧,烤的还不错,额,有那么一点点过火~”看到项云一动未动倒也不甚在意,自乐呵呵丢一口肉大嚼起来,又倒杯菊花酒,静静品着。

  三个小厮已被推搡上戏台,一个不干事的小厮向其他人低低讲什么,另外三个小厮起先偷偷乐呵,后来一个两个摇头,四人抱头商议一番,像是内部部分达成一致商,只余一个小厮使劲摇头,貌似最终抵不过另外三人一言一语,瞟了一下大家,无奈点点头。其他人朝他做个鬼脸,退到一边。他想了想,又望望同伙激励的目光,最终扭捏着腰身上前,那样子绝对与妩媚、婀娜、步莲侬李等词语无关,右手轻抚过自己“清眉秀目”,欲露还遮面,羞羞答答道:“奴家年方一十八……”

  “噗……”一声仓皇吐酒,紧接着几声急急咳嗽,“咳咳!咳!咳咳咳!……”紫瑛急忙跑沐宛初跟前,弯曲着腰肢、一手支膝,远处瞧着她是替沐宛初顺气,隔得近的却能看出,那是她自个儿也强忍着笑而已。

  “咳咳咳!咳咳……”沐宛初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推紫瑛,“不用,咳咳,管,咳咳咳,管我,哈哈,哈,咳咳……”顿时一轩内笑声如雷,文雅点儿的捧腹忍俊不禁,兀自抖动着身躯,或者干脆放开嗓音;一般点儿的趴在桌上,抽搐着,全然不顾酒水、菜渍是否早已溅满一身;有些不拘的小厮们干脆在地上或打着翻儿,或双手支地、后仰着放声大笑,还有些喘息不动,恨恨砸着地面、桌面……偶尔的杯著触地甚至碎裂声俱都湮灭在声声笑语里。每一声都那么长,长久到直灌入你的心房,即使你是最铁石心肠的人,也抵不住这最发自内心的真实与纯净。

  久久,笑声逐渐弱下去。人一个个横七竖八,杯盘有些错落。沐宛初伏在桌面上,双手捂住心口,身体极度抽搐着,幸亏仍时不时笑出几声,否则很难不让人以为是心脏病发作。她听着声音小下去了,自己也努力平复了好久,右手试图撑起身子,试了两三次实在无果,只得继续趴着,左手急急挥了几下,压着嗓音厉声道:“继续!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