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突然响起了曲流觞奸邪的诡笑,他悠悠的睁开眼,惨然一笑道:“我早知曲兄不会走远的。”

  曲流觞狞笑道:“你也早知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忌日,对么?”

  沈洛天仰天而嘘道:“不想我沈洛天今日竟要命丧你手!”

  曲流觞大笑道:“沈兄在为自己感到不值是么?英雄一世竟然死在一个小人手上,论谁都会心有不甘的。”

  沈洛天长长叹了口气,道:“其实能死在你手上倒也不错!”

  曲流觞道:“哦?”

  沈洛天道:“当今世上像曲兄这样的人物委实已不多了,死在你手上至少不丢人!”

  曲流觞大笑道:“瞧在你这句话的上小弟就给你一个痛快!”

  一步掠过去,提掌正待拍下,沈洛天突然喝道:“且慢!”

  曲流觞微微一滞道:“沈兄还有遗言?”

  沈洛天苦笑道:“小弟还有一事不解,还望曲兄能让小弟死个明白!”

  曲流觞笑道:“沈兄是想知道小弟怎知慕容晟的婚礼会出状况从而乘机以你的名义抢走新娘子是么?”

  沈洛天笑道:“真是知我者曲兄也!还望能帮小弟一解心中之惑!”

  曲流觞得意的笑道:“这一切自然是由小弟一手操纵,沈兄若知其中详情只怕是要死不瞑目了!”

  沈洛天虽还在笑,但脸已经变了颜色,道:“小弟若不瞑目其不正如了曲兄的意么?”

  曲流觞笑道:“这话倒是不错,小弟生平最爱看人死不瞑目的样子呢?”

  沈洛天笑道:“但愿曲兄的内情莫要让小弟失望才是!”

  曲流觞大笑道:“放心!小弟绝对让沈兄听的过瘾,想来沈兄听过之后不必小弟动手便会伤心致死!”

  沈洛天微怔道:“莫非与小弟也有关系?”

  曲流觞哈哈大笑道:“沈兄听完便知!”他顿了顿道:“沈兄惊才绝世又疾恶如仇,因此只要你活在世上一天,小弟便寝食难安,谁不想过安稳日子呀?但小弟若想寝食无忧唯一的办法就是除去你这个劲敌。”

  沈洛天失笑道:“你也会怕我?”

  曲流觞笑道:“怕倒不至于…….”他语声微顿接道:“要出去沈兄这等人物自然要找你的软肋!”

  沈洛天道:“我的软肋?”

  曲流觞笑道:“不错,你的软肋便是花亦飞,这可是众所周知的!”沈洛天苦笑无语。

  曲流觞又道:“你的软肋是花亦飞,而她的软肋便是你跟慕容晟,你成亲之后她便跟着慕容晟到了姑苏,所以小弟便从慕容晟的手上下手!”

  沈洛天动容道:“哦?”

  曲流觞接道:“我查得慕容晟有个旧情人叫柳依依,两人关系甚密,慕容晟另结新欢冷落了她,她心中自然不悦,于是我便从她身上下手。”

  沈洛天叹道:“你倒是无孔不入!”

  曲流觞含笑道:“于是在我的怂恿下她拦下了花亦飞的马车,当众将她羞辱一通,花亦飞何时受过那种鸟气?一怒之下便去找慕容晟算帐,柳依依尾随而至,不想却偷听的得一个秘密。”

  沈洛天剑眉微挑道:“什么?”

  曲流觞露出一丝颇含深意的笑意道:“花亦飞竟然有了身孕!”

  沈洛天闻言耸然动容道:“她…她…”

  曲流觞不待他说出第三个字已截口笑道:“而且这个孩子还不是慕容晟的,而是…”他哈哈一笑,戛然住口瞧着沈洛天目中蕴藏着一丝残酷的笑意。

  沈洛天浑身巨震,失声道:“谁的?”

  曲流觞奸笑道:“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我又怎么会知道?”沈洛天一怔在当场说不出话来。

  曲流觞悠悠地笑道:“最重要的是那个孩子已有四个多月,而四个多月前她还跟沈兄你在一起,真让人不得怀疑她与沈兄你……”

  沈洛天豁然扬起头,双目中射出一道寒芒,冷叱道:“你说什么?”

  曲流觞恻恻地笑道:“不是便不是!沈兄又何须动怒呢?”他语声微顿道:“只是这孩子既不是沈兄你的,也不是慕容晟的莫非她还有第三个情人?”

  沈洛天怒斥道:“不许你侮辱她!”语声竟有些颤抖了。

  曲流觞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道:“得知此事,小弟我便心生妙计!”他又是一笑道:“柳依依告诉我慕容晟身边有个心腹叫晨曦,懂医术,花亦飞便由她照顾,于是我便要柳依依设法要挟她……”他又故意停了停问道:“你可知要挟她做什么么?”

  沈洛天终于平静了下来,问道:“做什么?”

  曲流觞突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道:“要她给花亦飞熬一碗堕胎药!”

  沈洛天闻言面色惨变,浑身已不住颤抖起来,颤声道:“你说什么?”

  曲流觞咂舌道:“咂….你没看见胎儿流掉之后丫头端出来的那一盆盆血水,红的多么的触目惊心……”他语声阴毒,说的得意洋洋,却未发现慕容晟不知何时已立在了身后,雄躯不住的颤抖,颤抖的双掌已提了起来,正欲拍下却被沈洛天的眼色制止住。

  沈洛天的愤恨之意较之慕容晟又岂会少一分半毫?他拼命的压抑心中的疼痛,嘴角已溢出血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