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羔裘逍遥,狐裘以朝。岂不尔思,劳神忉忉。羔裘翱翔,狐裘在堂。岂不尔思,我心忧伤……”步惊云躺在高坡上,双手枕在脑后,眯着眼,架着二郎腿,嘴巴里叼了一棵狗尾巴草,还不时念念有词。明明是粗俗的动作姿势,可不知道为什么聂风做起来,偏偏就透着那么一股贵族的优雅。今天阳光可真好啊。本想拉上大伙出来晒晒太阳,踏踏青,放放风筝什么的。偷得浮生半日闲嘛,讲得就是个意境啊。可似乎除了孔慈,大家对这个提议都兴趣缺缺。孔慈看着那嫩绿的草茎在聂风的红唇中翻滚进出,不知为什么有点面红耳赤。她转而问步惊云:“云少爷,你在念什么啊?”步惊云眯着眼睛看她:“没什么,随便念首诗,你刚才说什么了?”“啊,我是说,帮主要在天下会所有人中通过比武选出三位堂主,而且能者居之,绝不徇私。”孔慈看着聂风眼皮也不眨一下满不在乎的样子,偏着头问:“云少爷,你不去看看吗?贴榜的地方围了好多人呢,大家都赶着去报名,可热闹了。要我说啊,云少爷出马一定可以胜任堂主的!”聂风看着她偏着头娇俏可爱的样子,也不免笑道:“好啊,那咱们就去看看到底怎么个热闹法!”三分教场,人一堆一堆的,都互相兴奋地说着什么。高台处,黑衣少年玉树兰芝,一头柔软的长发随风舞动纠缠。少年身后跟着一个姿容俊俏的女孩。他们静立的模样美好如画,引得不少人回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可是也何尝不是身不由己呢?”如果不是时逢战乱,这群少年是否更愿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而不是征战天下生死由天呢?“怎么没见霜师兄、风师弟?”“他们已经回去了,云少爷我替你去报名吧。”“也好,麻烦你了。”聂风和煦一笑,孔慈脸红红地低头走了。“步惊云,你也来了!”断浪看见步惊云,兴冲冲地跑了过来。“你也看到了吧,帮主要挑选堂主,我就知道总有一天我会出人头地的!”断浪满脸兴奋,“到时候我就可以重振断家威名了。”“聂风,你怎么不说话?”他能说什么,他能怎么说。聂风扯出一个牵强的笑:“断浪,有些事其实不是那么重要,重要到要为了它付出一切的地步。或者说,什么才是你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东西?”断浪毫不犹豫地说:“重振断家威名,南麟剑首的称号绝不容许轻视!”看着那张坚毅决绝,正在逐渐褪去稚气的脸,聂风心中五味杂陈。“如果你真这么认为,就去做吧,不要后悔就好。”聂风没再说什么。看着聂风离去的背影,断浪心里有种仿佛就要失去他的惊慌感。当时的他不明白,直到很久以后,当一切沉淀成回忆,他才明白脱口而出的答案怎么会是真正的答案呢。生命之中的生命之重,怎能轻许?可惜,事逝,早已成伤。这场所谓的比武,前几场没什么看头,直到二十强诞生,比武延续到第二天,那才是真正的精彩。当天晚上,聂风受到来自多个代表各方人士不同程度、全方位、多层次的探视慰问和关心。重点人物有:秦霜:“风师弟,明天比武可要小心,切不可心软,还有今天早点休息……扒拉扒拉”。孔慈:“风少爷,孔慈觉得风少爷是最棒的。”闪亮的眼睛看得他相当受用啊。“嗯,那个还有,小心不要受伤了。”孔慈又补充道。呃,你刚才不是说我是最棒的么?步惊云:“……”聂风:“……”我懂,我懂,真的。你不要再这样看着我了!==!这晚,聂风除了有点疲倦外,一夜好眠。他也没能知道,一个与他完全不同待遇的少年的命运转折点开启了。第二天,阳光明媚,万里无云,风和日丽,鸟语花香,风景一边独好……扯远了……聂风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看着步惊云毫不费力地把对手打下擂台。其实比赛结果几乎是没有悬念的。雄霸一眼相中的徒弟,无论是秦霜,步惊云还是聂风,都是天资奇高万里挑一,再加后天的悉心教导,那些人怎么会是他们的对手呢?对众人而言,他们的区别是跟步惊云打还是跟聂风打,前者生不如死,后者三生有幸。不得不说,步惊云绝对是为了战斗而生的。他几乎是有着野兽的本能,致对手于死地,一招一式,皆直截了当取其三寸,如出鞘的剑,寒光冷冽,看得人暗暗惊心。而聂风就真的是在比武了,文质彬彬,点到即止。两人一冷一热,一黑一白,却奇异地有种融合感。聂风却在想,恐怕自己也未必能敌得过步惊云吧,不是天资不如,也不是武功不如,而是他心思太多,想得太多,反而会落下风。不过话说,为什么雄霸的三个徒弟都在不同的场次,没有正面交锋呢?暗箱操作真是无处不在啊。难说,这场比武只是雄霸为了给他三个徒弟树立威信而举行的。可是,为什么断浪今天没来呢?聂风心不在焉地把对手打败,再一句“承让”说得对方受宠若惊。没过多久,便决出胜负。最后雄霸宣布,秦霜、步惊云、聂风胜出,分别为“天霜堂”、“飞云堂”、“神风堂”三大堂主。众人欢呼,掌声雷动。臣服强者,几乎就是江湖人的信条。秦霜对聂风笑道:“风师弟,不如我们晚上去喝酒庆祝吧,把你云师兄也叫上!”“好啊,师弟我可知道你藏了不少好酒啊!”甫一得空,聂风便往断浪的杂役房走去。推开门,却发现,断浪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聂风吓了一跳,连忙上前,关切地问道:“断浪你怎么了?”等到断浪终于起来时,聂风却发现他的右臂带伤,行动不便。“断浪?”“聂风,我终于相信有些事不是光靠努力就可以了,世间也从来就没有过公平。”“不过想要什么,还是要靠自己去夺得的。”他说得风轻云淡,可聂风分明就觉得他不再是以前的断浪了,仿佛一夜之间从一个遭逢家庭巨变的稚子蜕变成水火不进的成人。聂风苦涩地一笑:“先让我看看你的伤吧。”断浪愣了一下,看向聂风的眼中总算有了温情,低声说道:“没事,已经上过药了。”聂风充耳不闻,上前察看他的伤。还好,真的只是脱臼,养几天就会好。断浪的武功很好,聂风知道。他伤得那么凑巧,正好错过比武,聂风也知道。聂风敛下所有的心思,轻声说道:“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好好养伤,我先走了。”“聂风!”他停住脚步,却没有回头。“聂风,我想去凌云窟祭拜我爹,你能帮我跟帮主求情吗?”“嗯,好。我还想跟你一起去呢!”聂风回眸,顿了一下,又说:“好好休息……”断浪应了一声。聂风你为什么不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