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既然决定了,那就付诸于行动!

  于是赵毅静下心来,去感受这件刺入神魂的东西。

  很奇怪!没有任何异物横亘在体内的感觉,好像这玩意已经长在自己身上,溶在自己体内一般。

  赵毅可没周离邪那将神魂散化成雾状的能耐,要有这本事,他也没必要纠结着无法将神兵拔离身体了。

  赵毅试着按住神兵的剑柄轻轻的往自己身体内推,推了一下,没有想象中的疼痛或者其他任何不适之感,反而很奇妙的感觉到一种欢畅愉悦的情绪。

  赵毅神奇了!赵毅惊诧了!赵毅……了!

  要说这赵毅的运气真是好到了极点。

  赵毅不知道的是,这件神兵真真切切真的就是一把神兵,其层次之高,就算以周离邪全盛时期的修为也是无法完全掌控这件神兵的。

  何况周离邪当初为了争夺这件神兵,被人重伤,法宝尽毁,修为大减。虽然最后将神兵夺到手,重伤之后的修为却无法降服神兵,更无法认主;加上成群结队的蝙蝠眼看着就要将其分食;所以只能勉强以魔门之术将护住神魂,遁入神兵之中,之后也只能靠每天吸收一两只蝙蝠的气血,勉强维持神魂不灭。因为这件神兵是正道利器,对魔门气息天生克制;周离邪使用魔门之术越多,反制越大;这些年来这件神兵已经隐隐有除魔卫道反噬周离邪的趋向了。

  神器有器灵,器灵有灵性。

  赵毅的神魂纯正无邪坚强不屈,紫色的光芒更是隐蕴尊贵慈悲之意;这件神兵一入赵毅神魂便已经感受到了,无主器灵便有认可之意。

  继而又感受到神魂内所含的雷电有威严震怒之姿,破灭万邪之志。

  这一下,当真是干柴遇烈火,王八瞪绿豆——对上眼了;在器灵的感知之中,它和赵毅,这就是天生绝配啊。所以——赖在赵毅的神魂之上不下来了。

  感受到赵毅有容纳自己的想法和动作,器灵开心了,自然便有愉悦欢畅的情绪散发出来;当然,器灵不知道赵毅的打算是将它整个生吞了去。

  赵毅继续按住剑柄往体内推,既然你这么喜欢被老子吞,那老子就成全了你。

  愉悦欢畅的情绪越来越盛,只剩下一点点剑柄了,赵毅咬咬牙,恨恨的向体内一按,将最后的剑柄按了进去,整把剑都消失在赵毅的体内。

  一把宽刃宝剑悬浮在魂府之中,缓缓旋转,五色光华大作,剑上的符文星星点点,或纵或横,犹如各色宝石散发着璀璨光华,似乎在宣泄着极度欢快、极度愉悦的情绪。

  赵毅神魂深处感觉到了这种及其愉悦欢畅的情绪,也是舒畅兴奋不已。

  一时间,紫色光芒大盛,闪电充斥了整个魂府,到处都在滋啦闪烁,噼啪作响,明灭不定欢快无比。

  好一会儿,宝剑五色光华平淡下来,紫色光华随之一收,满室的闪电就此消失在赵毅的神魂之内。赵毅这才发觉原来自己的神魂就是这柄剑,剑就是自己的神魂,果然是一体了,不禁有些苦恼。想着自己的神魂和这剑,应该是两个部分吧?能分开吗?

  心下刚有所想,便觉得自己的神魂一转,定睛一看,自己是自己,宝剑是宝剑。

  心下大乐,想着将两者合一不知道行不行?

  于是,人剑合一了。

  又想着:分开;

  于是分开了。

  又想着:……,

  于是……,

  乐此不疲的地玩了阵,看着在空中虚悬着的宝剑,又想到,自己老是和一把剑玩合体很没意思;说不定这玩意什么时候搭错筋,一时间秀逗了,合体之时把自己一劈两半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要是能变个美女多好啊?和宝剑合体哪有和……合体来的爽?

  你不是能从莲花变成宝剑吗?变个美女瞧瞧?

  赵毅藏着龌龊的念头试着和神兵沟通,神兵没反应,鸟都不鸟他。

  赵毅老大无趣。

  既然不能变美女,那还是变雪莲吧。

  没等赵毅沟通,宽刃剑光华一闪,那朵淡雅清幽、光华璀璨的五色雪莲出现在面前,只是原先是开放的,现在是含苞而待放的花骨朵。

  “这样安全多了,也养眼多了。”赵毅满意的笑着,停了一停,认真地对雪莲花说道:“既然上天安排你来到我的魂府之内,我们又这么谈得来,而且又能合为一体,那么我们就是兄弟了,以后你要帮着我哦。”

  雪莲花的光华微微的闪动,似乎是在表示同意。

  赵毅看着雪莲花傻笑了片刻,又皱起了眉头,对雪莲花说道:“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来的,也不知道怎么才能从自己的魂府中出去,这可怎么办呢?我还要去找我爹呢,三叔四叔他们还在山上等着我呢,老太爷啊、娘啊、道长啊,还在等我回颌阳镇呢。”

  雪莲花仿佛能听懂赵毅的话,光芒又闪了闪,两瓣莲瓣微微张开,轻轻地一扇一扇的,似乎在邀请着赵毅。

  赵毅顿时两眼放光,对雪莲花说道:“你有办法?”

  雪莲花的莲瓣还是一扇一扇的。

  赵毅心中想着:“合体。”

  顿时便发觉自己变成了雪莲花,赵毅心下颇为遗憾,自己为什么是和这朵雪莲合为一体了,难道不是应该坐在雪莲之上的吗?那该多拉风啊!

  刚想到这里,忽然觉得一阵虚晃,便感觉自己正在飞速的移动,好像坐火箭一样,最早来到这个世界那种穿越空间屏障的感觉又出现了,不过又不完全;现在自己的感觉更像是潮汐在飞速的退散,一边移动还一边扩散;只是那突然失重和移动带来的眩晕感异常难受,难受的只想吐。

  “我~操!”赵毅张口就骂。

  这骂声一出口,赵毅立马就感觉到了不对。

  回声悠悠,眼前是一片黑暗,也不对,还是有隐隐的亮光,自己正侧着脸趴在地上,脸庞所触之处,松软柔滑;双手支起上身一看,那是一堆夜明砂。

  原来自己的神魂已经从魂府中出来,重新掌控身体了。

  赵毅拔腿就跑。

  跑到裂缝边缘的赵毅一边“呸呸”地吐着口水,一边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山崖之外的新鲜空气。

  从死神手里逃脱之后,再次呼吸到这新鲜空气,赵毅心里有劫后余生的感慨。

  这劫后余生的人生,太美好了!这空气,真甜美!

  ……

  当赵毅在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空气,感叹劫后余生的生命是多么美好的时候,在赵毅之前晕倒之地的上方,倒挂在壁顶上的几只幼小蝙蝠,其中一只婴儿拇指大小的幼小蝙蝠突然睁开了眼睛。

  浑浊而毫无光泽的眼睛中,突然闪现出一缕光芒。

  原本应该是睁眼瞎子的蝙蝠,眼睛中突然出现了光芒和神采,这已经令人非常难以置信;更不要说从这眼神的变幻中,能次第地感受到惊恐、悔恨、后怕、狠戾等等情绪。

  这,实在是异常的诡异和惊悚!

  如果赵毅看到,那么他一定知道,周离邪的神魂逃离自己的魂府之后,就躲在了这只蝙蝠的体内。那么,赵毅一定会一巴掌拍死它以绝后患。

  这只倒挂的小蝙蝠忽然摇晃起来,当摇晃达到一定幅度,将将触到了另一只小蝙蝠身体时候;一张嘴,既短又软小小的两只獠牙从尖尖的嘴中露了出来,在夜明砂的亮光之下闪烁着森森寒光;嘴一合,獠牙刺入了另一只小蝙蝠的身体,这只被咬的蝙蝠似乎要大声的呼痛,刚刚张嘴,便已经瞬间干瘪了;“啪”的一声轻响,只剩下骨架和枯皮的蝙蝠尸体掉在了地上。

  这只小蝙蝠又开始了摇晃,当第三只蝙蝠的枯尸掉落地面的时候,这只小蝙蝠抓着壁顶的爪子一松,向下一坠,翅膀倏地一张,便无声地滑翔了起来。

  于是,更多的小蝙蝠变成了干尸。

  不多时,这只小蝙蝠倒挂在了蝙蝠洞外侧的壁顶,似乎已经吃饱喝足,满足地张了张嘴。

  这个位置,刚好能看到站在崖口呼吸新鲜空气,庆贺劫后余生的赵毅;蝙蝠的目光狠狠地盯着赵毅,充满了畏惧和仇恨!

  赵毅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倏地转过身来,目光如电,小蝙蝠连忙转开视线,闭上眼睛,屏气敛息,似乎睡着了一般。

  赵毅盯着找了一阵,没有发现什么,疑惑地摇摇头,转回头,继续看向崖外。

  很快,崖外的天色开始蒙蒙发亮,赵毅知道,蝙蝠群就要回洞了。

  赵毅连忙钻进早先布置好的浅洞,将枯枝重叠纵横地挡好,耳边传来铺天盖地的“扑棱棱”声音,这是蝙蝠群要回洞了,赵毅连忙屏气敛息一动不动。

  少顷,声音渐渐小去,直至悄无声息,裂缝中所有的一切又恢复到赵毅刚进来时候的样子。

  轻手轻脚地爬出浅洞,赵毅准备下崖了。

  看看这个浅洞,赵毅不由得苦笑一声,花了好大力气布置好的地方,原准备好好地休息一晚,结果因为自己的好奇,只用了不到三刻钟的时间;更何况这一夜的惊险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心惊胆战犹有余悸。

  不过赵毅并不后悔,这搏命而得到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即便不是很清楚那个能幻化成宽刃剑和五色雪莲的神兵到底是什么,但是既然那个倒霉鬼周离邪称其为神兵,那必有其不凡之处;更何况赵毅亲身体验,自己的神魂和这神兵能沟通,能合体。

  虽然自己恢复对身体的掌控之后,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办法将神兵从魂府中召唤出来,但神兵的存在却是真真切切可以感受到的;赵毅坚信,只要假以时日,必定能将这神兵从魂府中搬将出来,为他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