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小姐,雨都飘进来了,我帮你把窗户关了吧?”姜羽艳站在卧室中间,看着落地窗前的轮椅,声音柔柔地问道。

  轮椅上坐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脑后的马尾自然垂落,瀑布一般扫在腰间,如丝般柔顺。女孩专注地看着窗外,细腻的脸蛋泛着不自然的暗白色光亮,长而微翘的睫毛在眼睑处扫出一圈淡淡的阴影,唇角微扬,漆黑的双眸如千年碧池般沉静。

  是的,沉静,死灰一般的沉静。

  女孩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生气,空洞的眼神穿过落地玻璃,看着窗外的雨幕。雨下了一天一夜,一如刚开始那般,不大不小,没有雷电,却也不曾间断。天地之间弥漫着重重的水雾,烟雨朦胧中有股淡淡的哀愁,即使隔着玻璃窗也能闻到空气中泥土的清新味道。

  “别动,你就站在那里。”女孩终于缓缓开口,声音柔柔弱弱,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姜羽艳搓了搓手,站在原地踌躇了几秒,眼角瞅到门外的人探头探脑地冲自己招了招手,吁出一口气,轻手轻脚走了过去:“姜光梓,你到这里做什么?”

  “那边又在闹腾了。”姜光梓抬起右手,拇指朝外,指了指走廊的另一端。

  “那死丫头又在发什么疯,这笔帐还没和她算清楚呢。”

  姜羽艳眉心一沉,脸上骤然出现的萧索气息震得姜光梓朝后缩了缩。

  偷偷睨了一眼落地窗,他问道:“姐,要不你过去看看,那丫头实在不消停,手脚绑在床上还在叫嚣,也不怕弄到骨头的裂口。”

  “嘴巴堵起来没有?”

  “塞了一只我的臭袜子,就只差打镇定剂了。”

  姜羽艳回头看了一眼轮椅上的女孩,沉吟几秒,咬牙说道:“走,我到要看看那死丫头还要怎么折腾,没把她手筋、脚筋挑断,她很不舒服是不是!”

  听到卧室房门被轻轻带上的声音,轮椅上的女孩轻轻松了口气。

  她还是没想明白,怎么会重生在这副病殃殃的身体上。

  是的,她是非鱼,至少一个月前她叫这个名字,当她从32楼坠落后,醒来就成了“冷非鱼”,一样的名字,却多了一个姓氏,没有穿越,而是回到了同一个时空。现在的日期离她坠落的时间已经过了一个月,她不知道“重生”这种高科技的玩意儿是以什么为时间单位,她记得自己坠楼那一刻吓得闭上了眼睛,当她再一次睁开时,就到了这里。

  瞟了一眼窗台上的报纸,日期上赫然标注的是她坠楼后的第二天,在地方新闻版上,一块豆腐干那么小的角落里刊登了他们坠楼的消息,却因为某些部门的介入,他们的偷盗行为被篡改才成了“某清洁公司的工人在高空作业时操作不慎,坠楼身亡。”

  郁闷地叹了口气,非鱼歪着脑袋回忆起她从昨天醒来到现在得到的第一手资料。

  冷非鱼,十六岁,从小身体就不好,更有算命的称她活不过十六岁。

  想到这里,非鱼自嘲地笑了笑:“她真的没活过十六岁。”

  据说,前天她带着下人到别墅后面的原始森林透气,遇到一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土狼,两人吓的得夺路而逃。再据说,那名忠心耿耿的下人为了给她争取到更多的逃亡时间,硬是从小腿上切下一块肉,引诱土狼追她而去,最后到了悬崖边,脖子一横,跳了下去。

  而她则拼着小命朝回跑,好在这副身体虽然弱不禁风,方向感却不错,在林边修整灌木丛的下人及时发现了她,将处在极度紧张,陷入半昏厥状态的冷非鱼抱了回来。

  只可惜,孱弱的身体终究还是没能挺过去,到了半夜就香消玉殒,她终于在晃荡了一个月之后找了副皮囊。而那名忠心护主的下人也找到了,人还没死,除了折了一条腿,断了几根肋骨,小腿缺了一块肉,发烧到神智不清外,其他都很好。

  非鱼笑了笑,活着就很好,她还可以回“双子门”,继续与门主当初的约定。

  只是哥哥……

  非鱼眼神黯了黯,眼底的水雾一闪而逝,重新抬起眼帘时,眼底一片清澈,空洞的眼神第一次有了神韵。

  不是她凉薄,是她与哥哥经历了这么多,比谁都更渴望活下去,未能完成的事由她一个人来做。她知道,如果活下来的是哥哥,他也不会为自己流一滴眼泪,“眼泪”这种东西,十三年前的某个清晨就已经从他们身上流尽,直到最后的干涸。

  半眯起了眼睛,她专注地看着窗外,水雾迷梦中,似乎有个淡淡的影子在向自己招手。

  “哥哥……”

  娇唇轻启动,呢喃的声音里是说不出的落寞。

  走廊传来窸窣的脚步声,非鱼郁闷地叹了口气,回头,努力将唇角朝上翘了翘,望向了房门。

  “鱼鱼!”

  温婉的声音过后,一名中年女子快步走了进来,模样与冷非鱼有几分相似,或许是因为历练的缘故,中年女子身上的气息还算婉约,明艳的脸上却因为上扬的眼角带上了一抹严厉之色,眉眼之间隐约有股火辣的气势,一看就是雷厉风行的人。

  “身体好点没?”中年女子径直走到冷非鱼对面,没给她插话的时间,回头对紧随其后的中年男子说道,“我叫你加派人手,你偏偏不听,我告诉你,这件事还没完,这笔账我们慢慢算!”

  看上去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小声嘟囔道:“整座岛只有我们一家人,我原以为不会出事,谁知道……”

  “原以为?谁知道?”中年女子横眉竖眼地瞪着男子,“你想当然的事情多了去了,有几个没出过岔子?不是我在后面给你收拾尾巴,你能有今天?”

  冷非鱼额角抽了抽,小小地撇了撇嘴。

  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吃瘪,脸上讨好的神色更甚。

  女子鼻音重重地哼了一声,继续说道:“还好我家鱼鱼没事,否则我要你下去陪葬!”

  男子点头哈腰中,冷非鱼恶作剧地想,如果她告诉他们此“鱼”非彼“鱼”,男子会不会被现场剥皮?

  “鱼鱼。”中年女子回头,先前还萧索的脸上立刻挂上了一副婉约的微笑,那个气质娴熟,那个温柔贤惠,让冷非鱼暗暗佩服。

  她歪着脑袋看着她,尽量换上一副温顺的表情。

  “本来这次我和你爸带你到岛上是想你安心静养,没想到才来几天就出了事,昨天我和你爸找‘大师’算过了,要想你平安度过十六岁,长命百岁地活下去,只能……”苗佛苓说了一半,欲言又止地停了下来,看着冷非鱼叹了口气,“只能办件喜事冲走晦气。”

  冷非鱼面无表情地点头,不就是冲喜吗,嫁给谁都无所谓,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她的一言不发在苗佛苓眼里则成了乖巧、懂事,不由得眼底的宠溺更浓:“鱼鱼,你是妈的心头肉,妈绝对不会委屈了你,要是你在‘君子宴’受到一点点的委屈,我和你爸带上‘千手佛’里180个罗汉砸他们的场子去!”

  冷非鱼尽量保持着面部表情的僵硬,小小地点了点头,垂着的眼帘下漆黑的眸子却微不可察地紧了紧。

  君子宴?

  千手佛?

  这是与“双字门”并驾齐驱的三大贼界巨头!

  三门垄断了整个东半球的偷盗、诈骗、伪造事业,是每个以“小偷小摸”为职业的混混的顶级殿堂,就如要饭的向往“丐帮”,读书的羡慕“哈佛”一般。听这个便宜老妈的口气,他们在“千手佛”里的地位应该不低,如果可以利用他们的身份暗中做点什么,相信她能更快地找出十三年前灭门案的凶手!

  嘴角浮现出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冷非鱼语气淡淡地说道:“妈,别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

  苗佛苓哽咽地点头,还想再说点什么,卧室门外传来一中厚、轻快的声音,“大当家,大嫂。”

  冷非鱼侧目,冷眼看着正朝自己走来的家伙,三十出头的年纪,看上去一脸的忠厚,可脸上皮笑肉不笑的笑容看上去就很假,让人亲热不起来。比起此人的身份,她更在意他对“自己”父母的称呼。

  大当家!

  只有门派最高领导人才会有这样的称谓,在贼界几大顶级门派当中,“门主”负责安排日常的偷盗工作、管理所有的门徒、训练新人,协调各个部门的工作,为任务的善后安排人手和渠道。“大当家”则在幕后,按照非鱼的话说,就是每个月数数钱,晒晒太阳,喝喝小酒的人。不是门派最高级别的门徒,无法与“大当家”有任何接触,别说他们的模样,就连他们的性别都不知道。

  没想到她竟然成了“千手佛”大当家的宝贝女儿!

  冷非鱼冷笑,如此,整个“千手佛”的资源她都可以随意调配,这么庞大的能源库一定能帮她查清楚当年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