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林耀微微一笑:“警察先生,我是骆方的同学兼好朋友,正因为这么晚来找他,就是有点事。”

  闻言,司马狂徒转头看向骆方。

  骆方也心中疑惑,怎么林耀什么时候变成他的好朋友了,说是同学不为过,起码是一个学校的,但上次他似乎还恨着骆方,不可能和自己是好朋友,就是朋友都还不算。现在还突然自己找上门来。

  骆方虽然充满了疑惑,但还是向司马狂徒点点头。

  “不要说太久了,明天还要上课,我们也还要巡逻。”司马狂徒对着林耀道,随即转过虎躯与其他队友走到了一边。

  林耀走到骆方身前,看了看巡逻小队,对骆方低声道:“集合那天可能吓着你了,不好意思。我那几天心情很不好,哥哥死了,所以非常冲动,又把别人打住了院,被父亲狠狠地臭骂了一顿。他说我不懂事,哥哥都没有了,还一天到晚惹事,是不是想要他再来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说着,林耀声音哽咽,眼泪流了下来,顺着脸颊滑落,滴在了脚旁的落叶上。

  骆方一怔,一股淡淡的酒精味从林耀身上传过来。显然,林耀被父亲骂后,跑去一个人独自喝了闷酒。

  “不会,怎么可能吓到我。”骆方安慰道,“我当时以为你认为我杀了你哥,对我怀有仇恨,所以那么看我。我本来准备哪天有机会,找你好好聊聊,解除这个误会。你也知道,你哥林辉和第二个死者都是血被吸干,因大量失血而死,而尸体周围没有一丁点血迹。我骆方自认还没那个能力把人的血液全部抽走,而不洒一滴。这事儿,我班主任李老师当时在场,也看到了那个死者,你可以去问他。”

  林耀闻言点点头。

  “而且,你应该也看过你哥的尸体,也是大腿内侧大动脉有被咬的痕迹,应是一人所为。我因为第二桩血案在场,熟悉了那凶手的气息,所以现在特地来帮助警察抓那凶手,定会还你哥一个公道。”骆方拍拍林耀肩膀,郑重的道。

  “嗯。”林耀露出感激之色,“谢谢你,没那么怀疑我,还这样帮我们,我代表我哥的在天之灵,谢谢你!”

  骆方笑着摇摇头:“我应该做的,你也不要太自责了,这么晚了,还是早点回去吧!你父亲也是为了你好,说得难听点,他也不想再失去一个儿子。再说……”

  风吹叶落,这时,一股浓烈的气息扑鼻而来,异常刺鼻。骆方正准备继续说下去,顿时打住,也不管林耀的惊讶表情,猛的吸了一口气,瞬间确定了气息方位,是从北面第二教学楼方向传来,距离棕树林有近600米。

  “队长!”骆方转头向司马狂徒叫去。

  司马狂徒众人正等的不耐烦,准备催促骆方快点,忽然听到骆方叫喊,一干人看向骆方。

  一见到骆方焦急的神情,众人心中凛然。“哗”,每个人都抓紧自己的武器,同时手中的武器发出各种噼啪响声,显是打开了保险装置。

  “是不是发现了?在哪儿?”司马狂徒睁着一双铜铃大的眼睛,死死盯着骆方,同时,旁边队友警惕的看着周围。

  骆方抬手一指:“在北方,第二教学楼,就从教学楼前的操场处传过来的。”

  “操场!这么大胆!走!”司马狂徒一声令下,率先向第二教学楼方向冲了过去,其他队员紧跟其后。

  “快走,骆方!跟着我们来!”卫小侯从骆方旁边掠过的时候声音传来。

  骆方忙不迭跟了上去,而身旁林耀也终于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儿,酒也吓醒了,跟着骆方一路小跑,左手下意识的抓住骆方衣角。

  虽然众人都在跑,可速度不同,一下就拉开了彼此距离。除了贺长平和卫小侯因为有那把怪异长枪外,落在了小队后面,其余小队成员则是速度一致的往前急冲,而队长司马狂徒则是跑在最前面,魁梧的身躯晃动着,双脚浑厚有力,步履矫健,踩在大地上“咚咚”作响,震得众人阵阵心悸,身影却犹如一阵疾风,带着身旁的花草树木纷纷掉落,只要他掠过的地方,花花草草都被身体所带劲风吹的耸歪在了一边,可见其速度之快。

  骆方和林耀根本不可能和这一群特种警察比拟,所以自然而然的落在了最后面,而且越拉越远。

  “骆方,跑慢点,受不了了!”林耀叫道。

  骆方回头,只见林耀满脸通红,显然是喝多了酒,如不是拉着骆方,早就摔倒在地,现在跑这么一会儿就已是上气不接下气。骆方无奈,只有放慢脚步,让林耀先休息会儿。

  突然,心头一丝警兆升起,骆方忙转头一瞥,只见眼前寒光一闪,一把尖刀正对着自己胸口戳来,尖刀后面是林耀那阴冷的眼神。骆方顿时一惊,汗毛“唰唰”的倒立起来,本能的甩开林耀的手往后退去。谁知,他退得快,刀来得更快,不容反应,“噗”,尖刀已穿过衣服,刺入胸前皮肤,瞬间进入肌肉软组织。

  “轰!”

  骆方顺势倒下,脑袋里一片空白,那一霎那,父母担忧的神情,妹妹的可爱模样,张羽花滑稽的身影,萧建明一丝不苟的表情,还有萧语心略带焦急的关心眼神一一浮现在眼前。

  “我要死了吗?”骆方双手无意识的向前推去,可已经使不出一点力气,唯一的感觉,就是胸口刀尖上传过来的阵阵冰凉。

  正当骆方感觉意识在飞快流逝的时候,忽然,一股热流从胸口处缓缓升起,说是缓慢,其实异常迅速,绕着那正刺入身体的刀尖开始旋转。这种感觉很熟悉,骆方顿时清醒,这股气息在上次400米竞赛的时候出现过。唯一的不同是,上次是从脚底冒出一股寒气,这次是从胸口出现一股热气。

  此刻,骆方只感觉到胸口异常滚烫,像是正在贴着一块滚烫的烙铁,而胸口肌肉却是在这一刻“咯咯”作响,忽然开始凝结,如同变成了火山岩石一般。

  尖刀刹那间再难进入分毫。

  “嗯!”本来以为已经得手的林耀顿时脸色大变,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手中的这把尖刀在已经刺进对方胸口约三厘米时,被什么给卡住了。他知道骆方穿了X3型防弹背心,所以在刺的时候刻意避开防弹背心部位,直接刺的是骆方颈部以下紧靠胸前的位置,那里,没有防弹衣遮挡,只有骆方自己穿的T恤。

  骆方此时已被林耀紧紧压制在地上,根本动弹不得。他这时才知道,林耀虽然年龄比他小,可是单对单自己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光靠力气林耀就能压着他打。

  此时,林耀也急了,转头看了看前方贺长平和卫小侯远去的背影,他并没有扯出尖刀,反而是双手握住了刀柄,又奋力按下。

  “嘣!”

  尖刀竟然从中断开,半截在林耀手里,另一半截仍在骆方胸口处。林耀目瞪口呆的看着手里的半截刀,顿时又惊又怕,吓的“啊”的一声从骆方身上摔了下来。

  远处正在奔跑的卫小侯耳朵灵,闻声转头看向骆方两人,刚好看见林耀手拿半截刀,从骆方身上翻下,顿时吓出一身冷汗,忙叫住贺长平,俩人又转身奔了回来。

  等林耀翻下身,骆方顿时身子骨一松,手一撑,坐了起来,胸口部位凝结处开始流动,伤口也在奇迹般的缩小恢复,此时一丝血液顺着伤口流出体外,浸透了胸前T恤。

  “别动!”贺长平跑到骆方身前,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伤口,“嗯,只是轻伤,不碍事,刺破了软组织,还没有伤到筋骨。”随即,贺长平解开捆绑在大腿处的急救包,将刀尖拔出,又给骆方的伤口止血消炎,并做了简单包扎。

  这时,卫小侯已把满脸惊恐的林耀反手拷了起来,并缴了他手中的半截尖刀。

  此时,第二教学楼前。

  “骆方呢?”已赶到教学楼的司马狂徒转身问向队友。

  众人面面相觑,又往后看了看,一脸茫然。

  “靠,你们怎么搞的?”司马狂徒气愤道,“鹦鹉,不是让你随时跟着骆方保护他吗?他人呢?妈的,连长平和小侯都不见了。”

  鹦鹉低下头,不敢答话。他刚刚得知发现了嗜血狂魔,一时心急,又看见骆方和林耀在一起,俩人也可以搭个伴,所以就跟着队长往前跑来了。

  司马狂徒发完脾气,手搭在衣领处:“长平,小侯,你们在哪儿?”

  “我们马上就到,刚刚骆方的那个同学准备刺杀骆方,骆方受了点轻伤,那臭小子已被我们逮住,现在没事了。我们正赶来。”卫小侯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出。

  “啊!刺杀!”司马狂徒,包括周围的队友都吓了一跳。

  司马狂徒微微一顿,“那好,我们先赶往操场,你们随后跟来。”

  说完,司马狂徒恶狠狠的盯了鹦鹉一眼,后者的头则低的快要埋到胯下去。

  “走。”

  众人又急匆匆赶往操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