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缕的仙三生活
作者: 卿圆
字体: 特大
颜色:          

  “哼,痴心妄想”,重楼现在心里牵挂的就是怀孕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自己居然败给了这个杂碎,那他们该怎么办?连天帝都没办法,那岂不是魔皇也一样,不然怎会容得这等杂碎嚣张。“嗻嗻,重楼,别太固执,对了,你的妻子怀孕了是吧”,“哼”重楼狠狠地瞪着邪剑仙,“你的妻子不仅是个倾城绝色的美人,更是超脱六界的最好的补品啊,比那些下等的怨气和愤怒可珍贵多了”,重楼大怒喝道“你敢”,接着又是邪剑仙的大笑。

  繁缕察觉到不对立即出来寻找重楼,刚到蜀山,就见邪剑仙手中幻化的利刃正欲砍向重楼的角,当下大惊“不要”,双凤龙骨鞭逆风而至,直击邪剑仙的面门,邪剑仙大退,险险避开,繁缕冲过去抱住重楼,急的哭了出来,没想到,这邪剑仙能伤了重楼,“重楼,重楼,你怎么样了?”“繁缕,别担心,我没事的,只是受了点小伤,你别担心”伸手为繁缕擦去眼泪,繁缕的脸贴近重楼的手掌,“你等我,我去杀了他”,没等重楼拒绝,繁缕便把重楼罩进元灵结界,“不要脸的杂碎,敢伤我老公,我要你命”登时,日月无光,风声大作,时不时传来小妖小鬼的惨叫,散落的凝紫色的发丝随风飘扬,“哈哈,尊后大驾光临,怎么刚来就刀剑相向?”邪剑仙吃力地躲闪,心里却大惊,没想到,这元宸宫主这么厉害,若不是怀了身孕,此刻自己只怕早已灰飞烟灭了,纠缠了三百回合,繁缕终究有了身孕体力不支,神魔怀孕本就本凡人辛苦,邪剑仙也松了口气,堪堪躲过要命的一招,幻化消失,只留下声音“尊后繁缕,如若你没有身孕,还能与我勉强一战,可惜啊可惜,当然你若肯不要孩子,我定会奋力与你一战”。繁缕本以为自己是六界之外的,总能灭了这邪剑仙,没想到这个时间有了孩子,功力大减,但要她放弃孩子,绝不可能。重楼强撑着抱着繁缕,“你怎么不听我劝就跟那个杂碎打,你知不知道自己有了身孕”,对于重楼的生气,繁缕难得顺从,“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看到他伤了你,就忍不住怒火,我会保护好我们的孩子,不会让她受丝毫伤害,虽然我灭不了邪剑仙,但他也奈何不了我”重楼重重地叹了口气,抱紧繁缕。两人并没有回魔界,二十来到了蜀山的铸剑池,果然一众人都集中在这里,看到重楼夫妻都很惊讶,“红毛,你这是怎么了?难道连你也打不过那个邪剑仙?”景天飞快地跑过来扶住重楼,担忧的问道,重楼哼了一声,没说话,清微自繁缕进来就一直盯着繁缕唉声叹气,“清微掌门,您怎么了?”紫萱也关注着繁缕,最先发现了清微的异常,紫萱对繁缕一直怀着莫名的敌意,或者说是嫉妒,对于一个比自己美丽,比自己年轻,比自己厉害,比自己幸福,还几次三番阻止自己好事的人,紫萱恨她是有道理的。“紫萱姑娘不知啊,本来这六界无人能打败邪剑仙,而这元宸宫住乃六界之外,是唯一也收服邪剑仙的,可如今,唉”说着又摇摇头,众人一听都睁大眼睛,焦急地问道“如今怎么样?”,“如今,她有了身孕,功力大减啊!,也奈何不了邪剑仙啊”,“清微掌门,如果放弃孩子”,话还没说完,紫萱就受了重楼一掌,尽管重楼受了伤,但魔尊就是魔尊,虽然没要了紫萱的命,但紫萱依然倒地吐血,“红毛,你干嘛打嫂子啊”,清微见紫萱受伤,赶紧给她护住心脉,如今邪剑仙大举入侵,再小的力量都不能放弃啊。繁缕只是瞥了紫萱一眼,对景天说“她的意思是要杀了本宫的孩子,重楼没要她的命算是便宜她了”,景天看着繁缕冰冷的紫眸,讪讪地也不敢说什么,“元宸宫主,我知道紫萱的话不对,但如今也只有你能对付得了邪剑仙啊”清微语气中含着哀求,繁缕对清微倒不讨厌,只是一切要她孩子死的人都该死,“清微,你以为你们蜀山的护心莲救得了景天和林青儿,也能救得了本宫的宝贝女儿吗?林青儿深陷险境,那是她母亲造的孽,本宫欠了苍生什么,要本宫的女儿给他们陪葬?啊”繁缕气势全开,紫发飞扬,清微强撑着繁缕的威压继续劝道“宫主也是得道之人,,还是神界公主,还望公主怜惜天下苍生,为大局考虑”,“不想现在就死就给本宫闭嘴”繁缕本来还想帮他们,可如今清微和紫萱算是把繁缕和重楼得罪透了。

  等了好一会儿,重楼的伤也治愈了,抱起繁缕就准备离开,繁缕赶紧拉住重楼,不能真的不管啊,毕竟与重楼也有因果牵连“重楼,等一下,这件事我们必须解决,现在怨气已侵入魔界,就是为了魔界的生灵,我们也不能袖手旁观啊”重楼本就是为这事才找邪剑仙,如今听了繁缕的话,也不得不压下想杀了他们的怒火。“清微,你们不是已经想好方法了吗?”,清微哭笑着摇摇头“要炼成这神魔之器,必须要唐姑娘或龙葵姑娘的心血祭剑才能开锋啊”,听了这话雪见和龙葵同时看向景天,景天着急地大喊“不行,老头,绝对不行,她们两个谁都不可以”,“清微,你们五个修炼了至净术,魂魄乃是万年难以得见的至净之魂,难道不舍得为天下苍生牺牲?”,清微惊讶于繁缕的博学广知,“邪剑仙为你五人邪念所化,虽说已经成型,但始终与你五人相生相克,用你们的心血祭剑比雪见和龙葵厉害多了”,“宫主说得不错,只是老朽五人与景兄弟无甚关联,景兄弟恐怕无法驾驭啊”,“老头,难道没有别的办法吗?非要有人死,才能炼好这把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