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芒
字体: 特大
颜色:          

  浮云派传承已有千年,虽然没出过什么名震天下的人物,但上千年的传承还是不容小嘘的。

  浮云派有六峰,主脉浮云峰,高有千丈,白日里也是浓雾不散,颇为神秘莫测。此外紫霞峰多女修,百里峰多苦修,一线峰上则是擅长轻身功法的修士居多,此外还有药峰,器峰,分别掌管丹药和炼器。

  千年之中,浮云派有过兴盛的时候,那时候全派上下有弟子几十万人,白日里浮云山热闹非常,招收新弟子的时候,几万人从四面八方朝浮云山赶来,那是怎样一幅壮观的场面。

  但万事有兴衰,数百年过去了,如今的浮云派,门下弟子堪堪一万有余。所以如今再到招收新弟子的时候,十年一度的盛会便再也称不上盛会,仅仅有不足百名的少年,从邻近的几国赶来,陆续的来到浮云派中。截止到几日以前,便再不见有一人前来了。也就是说,这一次开山门,只有区区百余名新弟子拜入浮云派。

  三声钟响,门下弟子皆齐聚浮云殿前。如此万人齐聚,倒也气势不凡。那些新入门的少年都被唤入殿内。

  这些少年多数都被那万人齐聚的气势所慑,他们的身体微微颤抖,其中或有几名少年凛然不惧,但终归只是少数而已。

  大殿正中站着一位白发白须的老人,他眼中神光炯炯,站立在大殿之中,身后站着十几个老修士。这些老修士都比他站的靠后一些,他们都是浮云派长老。

  “我是浮云派的掌门!”老人看着这些少年都站定了,这才沉声说道。他的声音传出好远,在大殿中激起了阵阵的回音。

  “浮云派的掌门。。。掌门。。。掌门。。。”。

  “弟子参见掌门”少年们行参拜礼,齐声喊道。

  接下来,按照入派礼仪,少年们一起发下了入派重誓。

  誓言由先辈传下,仪式极为郑重。

  “从今日起,你们便是浮云派门下弟子了。”那个白发老人,也就是浮云派的掌门淡然说道。

  他接着挥了挥道袍,在众弟子的注目中向后殿走去。

  “鸣钟...”此时殿内有一大汉高声喝道。

  他吼声刚刚落下,便有司职礼仪的弟子在浮云山巅敲响了浮云派的传承古钟。一声钟响之后,殿外万余名弟子纷纷散去。

  “叶青,跑快点”紫月拉着叶青的手,正要一起离开。

  “叶青小师弟,你现在身体怎样了,蛇毒可去净了?”一个青衣男子,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样子,拦住叶青说道。他虽然看似在和叶青说话,但一双溜圆的眼睛却不断瞄向紫月胸部。

  叶青皱了皱眉毛,疑惑的看向青年,他觉得眼前的青年有点熟悉,但却记不起对方的名字,毕竟不是他自己的记忆,有些东西很容易忘掉。

  紫月对叶青努了努嘴,在他耳边说道:“这位就是咱们的大师兄,一个叫做花青良的‘浪荡公子’”。

  于是叶青干笑一声,对青年说道:“花师兄,我已经好了。”

  “那就好”,花青良又在紫月身上瞄了好几眼,才有些不舍的扭头离开了。

  叶青问紫月道:“师姐你有没有发现这位花师兄看你的眼神有点特别啊?”

  紫月伸手在叶青的额头上敲了一下,怒道:“小师弟,别乱说话,小心你的耳朵”。

  叶青往后退了一步,说道:“师姐,我知道”接着眼中露出坚定的目光这个花青良,我绝不会叫他得逞的。”

  紫月看了看叶青,终于还是叹了口气,仔细吩咐他每天都要早点开始修炼,接着便离开叶青往那紫霞峰去寻师娘金香玉了。

  叶青的师傅叫做青云道人,修为堪堪达到了筑基中期的境界,是药峰唯一的一名长老。师娘叫做金香玉,却已经有着筑基后期的修为,为紫霞峰长老。

  那个叫“花青良”的青年是主峰长老柳如烟的大弟子,他一身修为都是借着各种丹药硬灌出来的,悍然已经是练气十三层顶峰的修为。平时遇见紫月,花青良说不得都要调笑紫月几句才愿意离开。

  紫月如今双七年华,不仅出落得水灵,而且还有着一副完美的脸颊。

  金镶玉和青云道人虽然有心护着紫月,但也不好和这花青良闹僵,毕竟他人品虽然不怎么样,但他的身份却非同一般,招惹了他,说不定就会引来柳如烟柳大长老的报复。两人便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对方不是太过分,他们就当做没有看见。

  叶青回到独居的小院,关上院门,在院子里忍不住高兴的大笑了起来。那天金香玉来访的时候他只是偶然的运转了一下前世的太上经功法,本来是没有抱什么希望的,哪知道运转功法之时,才发现自己体内早已有一股特殊的内力存在,而且这股内力生生不息,他差点就以为自己的修为并未失去,而是随着灵魂一起穿越了过来。

  叶青盘坐下来,细细回忆那天的情景,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慢慢运转起前世的太上经功法。

  双目微闭,叶青抱守丹田,身体之中突然有一股气流出现。这股气流开始还十分微弱,但是在体内流转数周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的迅速膨胀起来。

  叶青的这具身体,到现在还是后天境界,连先天也未曾突破。前世的他已经是先天顶峰高手,现在内力充足,他便忍不住想要一试,即便不能直接突破至先天境界,也要巩固下现在的修为。

  他运转前世的太上经功法,体内果然迅速涌出了巨量的内力,片刻间充满全身经脉,各大要穴都被温养起来。

  此刻若是从远处看他,便能看到一股肉眼可见的红光以他为中心,如狼烟般冲天而起,如大漠孤烟般直冲九霄,声势巍巍壮观。

  “青儿快停下。。”突然一个青袍道人由远及近,几次闪动,便已经到了叶青的身前。他看着叶青一身精气冲天而起,脸上满是吃惊的神色和无边的怒意。他

  十指连点,片刻间便封住了叶青全身的经脉。

  叶青运功突然受阻,睁开眼睛,潜藏的杀气喷涌而出。青衣道人也不由为之一愣。

  “你是?”叶青冷声道。

  “好浓的杀气”青衣道人惊道。

  叶青本想奋死抗争,但奈何全身经脉被封,动弹不得。这才仔细看向眼前的青衣道人。只见这青道人一身长袍,看起来不过三十余岁的面貌,他双目间精光隐现,嘴角正有一丝惊怒的神色,这道人不是那叶青的便宜师父,一去三月未归的青云道人,又能是何人?

  “师傅你终于回来了。”叶青看着眼前的青云道人,声音里是一种完全放松的欣喜。

  和前世有关的东西,叶青下意识的不想被别人知道。但是青云道人不一样,他是叶青今生的师父,常言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青云道人在叶青的心中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

  青云道人将叶青从地上扶起,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这般作为,叫为师如何放心。”

  “你可知你这一身先天灵气得来有多么不易?人自出生以后,先天便为后天,从此归于平凡,寿命不过数十年。我们修道人逆天而行,凭的是什么?凭的便是这一口未散的先天元气。这一口先天元气,也叫做仙根。你今日差点便把这一点仙根化为后天之气,使得你丧失踏上仙道的资格,你叫为师如何能不怒?”

  青云道人叹了口气:“我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将这把先天化为后天的歹毒功法传授于你,但是从今以后,我不许你再练此功。”

  叶青郑重的点了点头,师父青云道人绝不会害他,看来这些前世的功法真的是练不得了。

  如今有机会成就仙道,叶青怎能不全力谋划?前世一切,不过浮云,不练便不练!

  青云道人见叶青点头,便放下心去,又道:“明日到我那里,我传你道门真法。”说罢从怀中掏出一个鎏金的小瓶,放在叶青的怀里。

  做完这些,看着叶青动弹不得,青云道人终于在他胸前重重一点,转身离去。

  此时叶青才感到自己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看着青云道人离去的方向,叶青有些恍惚。

  “这就是我今生的师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