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沐宛初惊了又惊,低头用力抹两把眼睛再看,男子还是目光紧锁于她,嘴角轻扬,目光灿灿!“你!堂堂一个王爷,怎行小人事!偷窥女子沐浴,不要脸!登徒子!……”沐宛初愤愤怒骂,将攒了三四天的话全变成骂语。

  轩辕凌神情淡然,全无往日清冷,以极尽君子的风范道:“若不是本王及时拦下,你这会儿还见不见得人!”

  嘎!沐宛初咒的正欢,闻言声音减弱,心内一阵发虚加后怕,嗯,好像真的是自己有错,嘴却依旧不饶人,颜面啊颜面:“总之,你躲在背后偷看就是不对!”

  “你搞搞清楚状况,本王早于你来到此地!”轩辕凌很郁闷,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传言中的‘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便是自己这种惨状吧。

  “……那你干嘛躲起来!”

  “……”羞涩竟悄悄爬上轩辕凌的冷脸,他别开目光,愤愤道:“鬼叫着冲下山坡,死人才不被你吓!……神仙才知道你要呆这么久!还做出一件比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沐宛初低声咒骂,愤愤欲起身捞即将漂进潭心的外衣。

  “你最好待在水中别动!”轩辕凌见她欲出水,忙制止。沐宛初身子僵了一僵,万分不屑:“我为什么听你话?偏起来……”

  轩辕凌狠狠瞪她,神情赧然地快速移开目光,看向身侧后的树林!树林之中或许正激起一阵微小骚乱。

  她望着他古怪的神情,甚是奇怪!“他今儿个怎么了……竟然会笑了……太阳打西边出来,莫名其妙嘛!”她泅水拖住裙子,又向外泅了会儿,直起身,看了看立在原地,依旧别开目光的轩辕凌,有点滑稽好笑。身上衣裙紧贴皮肤十分难受,她低头的瞬间尖叫一声,急急遁入水中,抹胸……呜呜……一颗心扑通扑通急跳,耳朵火烧一般,任水再清凉也感受不到!“轩辕凌!你不是个好东西!……无耻……淫贼……”

  轩辕凌闻见水声之时,已然回头,此刻瞧着在水中惴惴不安的沐宛初,上扬的嘴角渐渐扩大,渗入眼中,变成几声嘿嘿低笑……“哦,我提醒过你待在水中,你偏不听,本王有何办法——”“嗖”轩辕凌一个旋身,轻松避过一颗水中抛出的石子。

  “呵呵呵……”伴着几声低笑,轩辕凌瞧瞧落魄于水的沐宛初心情一阵绝好,后大步离去,并顺手招呼小丫头一起回去,只留沐宛初一个呆呆浸于潭中。

  不知过了多么久,沐宛初拖着沉沉的步子从水中爬出来,所过之处淋淋如下过雨。她挑一块向阳的巨石,蜷缩着趴在上面,宛若一只刚泅过水的小黄狗晒皮毛。太阳昏黄,没有多少温度,沐宛初便如此一直风晾,但夜晚比衣服风干来得早,人也已然昏睡过去。晚风阵阵,无人看见一颗水晶珠子在黑夜中散发出耀眼的异彩。

  漆黑的夜,静得令人害怕,一道身影循着时隐时现、隐隐现现的光亮纵身掠向水潭。及至近处却再也等不见亮色。只有轰鸣的瀑布流水,以及,仔细凝听下的呼吸声。脚步朝着呼吸声移动,一个娇俏的女子蜷缩伏在冰冷的岩石上,不时因鼻塞响起微齁。影子上前打量女子良久,轻轻拦起她,晶莹剔透的水晶奇石却从女子衣间悄悄滑落。再一个闪身,男子携女子隐入漆黑不见五指的树林。

  轩辕凌从潭边走回屋舍,虽衣衫不整,而浑不在意,脸上的千年寒冰再也挂不住,此刻的他只想笑,笑由心而生,想压也压不住。不!不只想,他本就在笑!屋前毛杨树上已经拴上他的坐骑斩风。原本吃草的马儿很灵性地瞧着主人,刨了刨蹄子,专注瞪着主人,似乎也察觉到轩辕凌的不同往日,打了一个喷鼻,紧接着,又打起一串……

  轩辕凌心情不同以往地大好,品啜清茶,很大一会儿后,欲吩咐小丫头给她送套干净衣裙,那张浸入潭水、依旧忿忿不平的白皙小脸一次次浮现,他偷着笑了好一会子,最终并没有吩咐人送衣服,他想瞧瞧她究竟可以落魄到何等模样!一会儿该是何种情形呢?他在遐想,唇角很自然地勾起一抹笑。太阳渐渐变得昏黄,一撮接一撮儿隐入群山,却始终未等到她的影子!“别院四周无数守卫,应该安全!”他这样想着。黑色如墨,一丝丝涂抹于天地间,他愿意等,他有的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