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还有,刚才你一句话点明了我,我准备谢谢你。来,这是给你的奖励!”

  骆方话音一落,“嗖嗖嗖……”十八支摄魂影飞出,环绕着红蜥悬浮在空中。

  “这是摄魂影,可以在击杀敌人时吸取他们的印记原核,最大可以增长到100%的契合度,你用不着那么多原核,以后也可以储存起来打造自己的兵器。”

  红蜥张大着嘴巴,吞了吞口水道:“少主,这也……太贵重了!我……”

  骆方道:“你也是控物者,这套武器对你非常有用。让你收就收下吧!我现在也用不着了。”

  此时,骆方想到了那天伏承天发出的原力飞针,直接把一棵大树毁成了齑粉。只有这种自己原力所造就的暗器才是骆方现在所追求的。

  “老师以前就告诫过我,自己的原力就是最好的武器。哎!我还是太心急了,差点误入歧途。嗯,从现在开始一定要相信自己的原力,外在的武器始终不是属于自己的。”

  红蜥看着这十八支悬浮在空中的摄魂影,兴奋的再一次热泪盈眶,暗忖自己这次赌对了,跟对了骆方这个真正关心自己的人。

  自此,骆方每天早晚苦练原力刀,脑中不停琢磨着更为厉害的原力兵器。

  红蜥则是跟在骆方一旁修炼,不断熟悉摄魂影的妙用。十八支摄魂影围绕着她不停旋转,一会儿齐刷刷地向前飞去,一会儿又错落有致的飞回。红蜥控制的摄魂影在击射时,少了骆方控制摄魂影击杀敌人时的霸气,但却更为轻盈、灵动。

  十八支摄魂影在红蜥的控制下就像是一群相互追逐,翩翩起舞的蝴蝶。一群能要人命的蝴蝶。

  五日后。

  “成了!”

  骆方整个人显得生机勃勃,双眼炯炯有神,紧盯着前方的一块巨大的长方形岩石。

  此刻,这块犹如小轿车般大小的岩石正中,有一个直径约五厘米的圆形洞口。这个圆形洞口竟然洞穿了这块巨大岩石,从洞口处能看到岩石后方的草地,而洞口的边缘整齐光滑,像是被人用雕刻刀精心休整了一番,但岩石四周却没有半点损伤。由此可见,贯穿这块大岩石的力道不光凶猛,而且灵巧异常,已有了一些伏承天发射原力飞针时那种游刃有余的感觉。

  “虽然不能保持太久,但这些时间也足够洞穿这块大岩石。”骆方露出了微笑,暗自得意。

  此时红蜥从身后灌木丛中走了出来,秀目发亮,紧盯着岩石上的小圆洞。

  “少主,你练成啦!”红蜥指着圆洞,“这块岩石太过坚硬,我昨天试过。我使出全力击打,也只能把它向前推动几分,根本不能损坏掉。除非是每次只打一部分,一块一快的打,才能把这岩石摧毁。少主竟然直接就把这岩石打穿了,太厉害了!”

  骆方看见红蜥一脸期待的眼神,也不说话,右手一翻,手中原力不断向上翻滚,逐渐汇成了一股,显然骆方是用意识正在勾勒。虽然没有形成原力刀那么快速,但也只是一会儿,一条通体环绕着螺纹,前端成刀尖状的细长物体形成。

  这条类似长棍加刀尖的物体一形成,骆方手一抓紧紧握住,一伸手戳向了前方的那块巨大岩石……

  看见眼前这一幕,红蜥感到纳闷。骆方现在的原力兵器她是知道的,如果是运用那把骆方熟练的原力刀,全力一斩的话,这块岩石还是会被劈成两半。但如果是用现在这个前端犹如刀尖的物体去戳的话,效果反倒没有全力一斩那么强。

  那条细长物体的尖端一接触到岩石表面,突然骆方手一抖,“嚯嚯嚯……”那物体开始不断旋转,就像是一个高速运转的探井钻头,“嗖”的一下瞬间深入岩石内,“啵”又从岩石另一面钻出,刹那间消散在空中。这洞穿岩石的时间前后还不足半秒,可谓是异常迅速。

  “原来可以旋转!”红蜥吃惊道,“就算少主用原力刀劈这块岩石也不可能有刚刚这么轻松的!”

  “对!”骆方点头,“我叫它原力螺旋刺,这螺旋刺把原力最猛的力量集中到前方的一点上,瞬间突破对方的攻击或者防御,杀敌人以出其不意。”

  “只是这原力刺还缺乏长时间的凝练,掌控的时间太短,我若是出招不及时,原力刺很快就会消散掉。”

  上次形成的原力刀,骆方花了两个多月才完全掌握。现在这把原力刺就算有上次凝练原力刀的基础,但起码也要一个月以上才能完全掌握,到那时才可以用来长时间的对敌。

  骆方保持着平静心态,不急不躁,只是潜心研究如何才能把自己的原力兵器发挥到最佳状态。

  现在拥有了原力螺旋刺,骆方斗志昂扬,他有信心凭借这螺旋刺甚至可以斗斗韦伯斯特的五云烈焰手,而不是像以前那样,被一招三云烈焰手就打得那么狼狈,差点让皇甫紫逸看见自己的内裤。

  皇甫弘白色别墅旁不远处,有一套造型别样,外观精致的小型住宅楼。周围花红柳绿,许多绿色植物围绕其间,令居住的人心旷神怡。

  此刻住宅楼的二楼一间舒适的卧房内,韦伯斯特交叉着双腿靠坐在床上,阿尔杰则是站在床边看着窗外景色。

  “阿尔杰,我们什么时候走!”韦伯斯特看着面无表情的阿尔杰。

  阿尔杰默默道:“你定吧,大哥。你说什么时候离开我们就离开。唉!本想带你来一出我胸中恶气,谁知那小子竟然是少主。和我哥也是平起平坐,地位比大哥你还高。虽然我爷爷是长老,但这次我还真的不能动他。”

  韦伯斯特赞许的点头道:“阿尔杰,你懂事了!的确,明面上我们不能公然挑衅一名少主。不过他既然把你伤成那样,我们怎么也不会让他这么好过,不然你的家族威严何在!上次我也只能略施手段让他吃了点小苦头。嗯,别急,慢慢来,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他!”

  见阿尔杰没有说话,韦伯斯特又道:“你看,我们干脆今天就离开如何?你也不可能真的守在这儿保护这家人吧?再说,我一看那皇甫弘就知此人城府极深,绝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让骆方几人去保护他们吧!最好让他们吃些苦头,关我们什么事!”

  “好吧!那我们今天走!”阿尔杰微微点头。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先生,两位先生,出事啦!”老管家苍老焦急的声音传了进来。

  “发生什么事了?”阿尔杰上前两步走到门前打开了门。

  老管家紧皱着眉头,满脸的皱纹此刻显得更多:“不好了,文涛少爷遇到危险了!老爷让你们马上过去。朱乐先生正在现场,就在……”

  宁洋大学。

  安静的教室内,讲台上一名头发花白的老教授正指着电子板上的图片不停讲解,那些图片随着讲解也在不断更换着。骆方、红蜥和皇甫紫逸都坐在教室的最后方。

  此刻,三人均有各自不同的动作。皇甫紫逸听着课,不时又看看一旁睡得正酣的骆方,而红蜥则是俯着头,右手执笔不停在一张白纸上勾画,琢磨着原力的变形过程。

  坐在前方的萧语心却是每过一刻钟,必然会转头瞧一眼正在与周公下棋的骆方。

  皇甫紫逸见状也感到无奈,毕竟萧语心和骆方以前有过一段值得留念的感情,若说一时之间全部想要忘记也是不可能的。何况她现在又碰到了这个疑是骆方的“骆方”,更勾起了心里对骆方的眷念。最重要的是,眼前这个骆方又是个异能者,或多或少和以前能闻到死亡气息的骆方有些许相似。所以,更加引起了萧语心的注意。

  正在酣睡的骆方突然身体一震,缓缓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身旁的皇甫紫逸和红蜥后,把手伸进怀里掏出了追踪仪,突然,裤兜的手机也同时开始震动。

  骆方来不及看追踪仪,直接掏出了手机。

  “是朱乐!不知发生什么事了?”

  讲台上的老教授正在侃侃而谈,骆方把头埋在课桌下,轻轻摁下了接听键,把电话紧贴在耳旁。

  “骆方,你快来!皇甫文涛被抓走了!”朱乐焦急的声音透过话筒传到骆方耳朵里。

  骆方微微一震,轻声道:“怎么回事儿?”

  “我和文涛刚走出公司,一个异能者突然出现,一把夺走了他。那异能者也不和我正面应战,只是扛着皇甫文涛一会儿跑一会儿停,我跟着一直追到了洛阳公园附近。刚刚阿尔杰和他的大哥韦伯斯特也赶到了,韦伯斯特把那名异能者逼进了公园内,现在也不知情况如何。我和阿尔杰都在外面守着,你赶快过来!”

  “韦伯斯特都拿他没办法?”骆方疑惑道。

  “没办法!那人是疾风者,他根本不和韦伯斯特正面交锋。只是过一招就跑,现在只能靠你的疾风技能了!”

  “洛阳公园。好,我马上到!”

  骆方挂断电话,附耳对红蜥轻声说了几句,红蜥郑重点头。皇甫紫逸则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两人,正准备开口询问,骆方拍了拍皇甫紫逸肩膀,又神色复杂的瞟了一眼萧语心的背影,整个人嚯地一下从一旁窗户飚射出了教室。

  台上站着的老教授却是伸手抬了抬眼镜,老眼昏花的瞧了瞧骆方刚才所坐的位置,随又拍了拍脑袋,继续转头讲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