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片刻后,皇甫弘从巡逻的保镖身上收回了目光,继续道:“你们只要保护好我们家几个重要人物就行了,如我的大儿子皇甫济、孙子皇甫文涛以及我的乖孙女皇甫紫逸。你们三人,刚好一人可以保护一个。至于其他家人,我已经安排了一些厉害的保镖贴身保护。但若是碰上谁要强行抢走‘女神之眼’,还请你们不管谁都要尽力帮我保护好,别让人抢去,拜托了!”

  就在这时,一阵银铃般的娇笑声传了过来,骆方与狄同、朱乐闻声转头看去。只见一名正值豆蔻华年身穿紫色休闲服的少女走了过来,旁边跟着一名一身名牌西服的俊美青年。

  这少女宛如出水芙蓉,长得楚楚动人,步履轻盈走进了亭台内。路过骆方三人时,一阵芳香袭来,一旁的朱乐情不自禁张着大嘴猛的吸了几口,眼睛也看得定住。

  “大伯!”俊美青年对皇甫济恭敬道。

  “爸!”

  少女喊了皇甫济一声,转身欢快的扑到正坐着的皇甫弘怀里,撒娇似的喊着:“爷爷,文涛他欺负我,他把我的车开出去撞凹了,也不帮我修!”

  皇甫弘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少女的秀发,一脸幸福安逸的神态,笑呵呵地道:“哦,我乖孙女受欺负了。嗯,不要紧,爷爷收拾他!”

  说完,皇甫弘微笑着抬头看向那俊美青年皇甫文涛:“文涛,你怎么撞坏了紫逸的车也不修修?一会儿就去修好,不然我可不饶你啊!”

  “嗯,我知道了,爷爷。”皇甫文涛恭敬回答,但没有如皇甫紫逸一样坐在皇甫弘身旁,而是拘谨的站在一旁。

  骆方三人也看出皇甫弘似是更喜欢他这个孙女,三人都没有说话,只是表情平静的盯着祖孙二人。

  这时皇甫紫逸却抬头道:“不要,爷爷,我不要那法拉利了,被撞过的我才不要!”

  一旁站着的皇甫济脸色沉了下来,斥道:“紫逸,那辆车爷爷才刚给你买不久,只是撞凹了修修就行了,别淘气!”

  “爷……爷!”皇甫紫逸看也没看皇甫济,只是嘟着嘴眼泪汪汪的看着一脸慈祥的皇甫弘。

  皇甫弘哈哈大笑,道:“好,买,我们紫逸才不开那些个破车!要买什么车?爷爷帮你买。”

  皇甫紫逸马上换了一副面孔,嘻嘻一笑,得意的瞄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皇甫济。

  皇甫济见状,急道:“爸,你别太宠着紫逸,这孩子已经被你宠坏了,一天只知道花钱!”

  皇甫弘收起了笑容,不愉道:“怎么了?小济,你知道你妈死得早,我也从来没有再娶过。我们家儿子、孙子一大把,我没有女儿,现在也只有这么一个孙女,我不疼谁疼?”

  皇甫济见父亲发起了脾气,虽然心中生气,但却再也不敢出声反驳,只是缓缓叹了口气。

  “说,要什么?爷爷买。”皇甫弘见儿子不再说话,马上又一脸慈爱的看向趴在自己腿上的皇甫紫逸。

  皇甫紫逸笑嘻嘻道:“这几天刚上市一款布加迪跑车,车身曲线非常的优美,而且还是紫色款的。爷爷你不是说,紫色和我有缘吗?连我‘紫逸’的名字都是你取的。我就想要那辆,才一亿四千多万。”

  “靠!”骆方、狄同和朱乐的心里同时冒出了这个词。

  “好,紫逸喜欢就买!”皇甫弘一锤定音。

  这边众人都是听得暗自摇头,买这一亿四千多万的跑车,皇甫弘连眼睛也不眨,就为让他这乖孙女开心。

  骆方心道:“皇甫弘太宠他这个孙女,连他的儿子皇甫济都不敢违抗,看来以后我们要保护这个娇惯女子还有点麻烦!”

  皇甫紫逸此行的目的达成,开心的站起身来,此时才注意到骆方三人,转头问道:“爷爷,他们是干什么的?”

  “哦,他们是爷爷请的保镖,保护你、文涛还有你爸爸的。”皇甫弘道。

  “我要他们保护?”皇甫紫逸一脸轻蔑的看着骆方三人,“我已经有古雷贴身保护了,他是我们护卫队的队长,功夫比这几人好了不知多少,我不要他们保护!”

  骆方一听心头来了气,正要出言反驳。

  皇甫弘却沉下了脸,道:“紫逸,这件事你不能违抗,这是爷爷亲自安排的,事关你的安全,不容有闪失。”

  “那我去买车了,爷爷。走,文涛。”

  皇甫紫逸见爷爷生了气,知道此事不是她说了算,只得作罢,随转身与皇甫文涛一起出了亭台,经过骆方等人身边时,冷看三人一眼,又娇哼了一声。

  离开亭台后,骆方三人在皇甫济的带领下,来到了人工湖的另一边。这里一排排单间住房起码有近百间之多。

  皇甫济领着骆方、狄同和朱乐径直来到一边,指着一旁的三间房屋,道:“这里就是你们三位的住房,这周围全部都是我们护卫队居住,你们这三间房是这里最好的。有什么事,对负责这里起居饮食的佣人们说,你们今天就先打理打理,明天才开始工作吧!”

  “你客气了。”骆方笑道。

  “对了,这是我、紫逸还有文涛的定位追踪仪,你们一人一个。你们自己所在的位置是一个黄点,现在闪着绿点的地方就是受保护人现在的位置,你们可以快速找到我们。在家里时有其他保镖,你们不用保护。当我们要出门时,绿点会开始闪烁并发出响声,你们就可以马上来和我们会合一起走。如果绿点变成红色的话,就是我们遇到了危险!”

  皇甫济递给三人一人一个纽扣式的定位追踪仪。骆方接过仔细查看起来,现在有三个黄点和一个绿点聚在一起,代表此刻站着的四人,而另两个绿点则是在一起不停移动,显然就是刚出去买跑车的皇甫紫逸和皇甫文涛。

  三人把追踪仪按在了衣服内侧。

  “这追踪仪的追踪范围是多少?”狄同问。

  “覆盖了整个宁洋市,只要不出宁洋市范围都可以追踪到。”皇甫济肯定回答。

  待皇甫济离开后,狄同与朱乐跟随骆方一起进了其中一间住房。朱乐扔下行李,“嘭”的一声躺在了床上,双手枕着头,口中直叫累。

  狄同则是哈哈大笑,一边拿出包里的衣服摆放起来,一边道:“我说……,这间房你们就别和我争了,自己上另外两间去选啊!”

  骆方笑着正准备转身出去,朱乐忽然翘起身来:“哎,骆方先别走,我们把谁保护谁这个问题先弄清楚再说。”

  “对!先分清楚。”骆方一听又折了回来。

  狄同也凑过来,三人坐在一起开始商量。

  “谁保护那个骄横女子皇甫紫逸?”朱乐首先开门见山。若是换做以前,他肯定是抢着哭着要保护皇甫紫逸,只是刚刚见识了皇甫紫逸的骄横,而且似乎还敌视他们三人,所以朱乐心里萌生了退意,不敢再自告奋勇。

  “当然是你了?”骆方笑道,“这种事儿不是你上谁还能上!”

  朱乐连摇手:“不行,不行,这次这个女的可不比以前,我吃不了,吃不了!有可能反而会被她给吃掉。不如……交给狄同保护吧!”

  狄同一张老脸腾地一下红了,粗声道:“不行!你们知道……我一碰到女人就……就反应变慢。这……影响工作,不行!”

  朱乐笑道:“我呸!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心里面还想着异能小镇里的小芸吧!没事儿,你们还没开始,这种偷吃不犯法!”

  “去,就知道胡说!”狄同像是被说中了心事,一张脸更是红的发紫。

  两人说完一起转头看向骆方,而朱乐则是露出了一副真诚的模样,眼神里燃烧着某种渴望。

  骆方见他这副模样不禁笑出声,开口道:“好吧!这最难啃的骨头就交给我这个少主吧!”

  朱乐脸上笑开了花,一口一声:“少主万岁,少主万岁……”。

  随后三人又讨论了一番,最后决定由骆方保护皇甫紫逸,狄同保护皇甫济、朱乐保护皇甫文涛,三人当即各自调整好了追踪仪,回了自己的房间。

  夜晚月明星稀,骆方房间内。

  骆方印记中螺旋原力不停与蜘蛛网封印交锋着,螺旋原力的旁边一道清凉之气也狠狠撞向封印,那是吞吃开天丹后形成的气息。

  嘣嘣嘣……,响声不断,随着原力与清凉之气消散,骆方缓缓睁开了眼睛。

  “嗯,今天发挥还可以,一连断了五根。”

  骆方伸开盘着的双腿,走下床来到窗户旁站定,背负着手望着窗外一轮明月。

  当初伏承天一连两天,接连冲破第一和第二道封印,那是因为伏承天积蓄异常深厚的原因,由此看来,骆方对变形原力的运用依旧还是太浅薄。如果让骆方研究五年的变形原力后,再来一次冲破两道封印也不是不可能,这只是时间上的先后问题而已。

  “伏承天老师说过,我的原力可以变成任何武器,可怎样才能向其它武器一样战斗起来运用自如呢?”骆方脑袋里极速思考着,同时身上感受着入骨甲带来的温暖。

  这入骨甲自从出了武器室就被骆方贴身穿在了身上,上身后骆方根本感觉不到入骨甲的存在,就像是融入到了皮肤骨骼中一般,只是在运动身体时才稍微有点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