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抓住杨威后,本以为行进得会更轻松的凤军却在第三天攻城之时遭遇了难啃的骨头,而这块难啃的骨头不是别人,正是快马加鞭赶到的杨建武众人。

  杨建武不愧为定国将军,老骥伏枥,风采犹在。凤军试尽各种办法都无法攻下眼前这座城,不仅如此,在看出了他们的疲累后,杨建武迅速命人打开了城门,放出手下的精英队伍上阵,像割韭菜一般收割着他们的性命。

  凤军这边指挥的将军忙鸣金收兵,可惜还是晚了一步,杨建武的手下像圈住绵羊一般圈住一大群凤军,而后尽数屠杀,能逃出者甚少。不过还好他们的人不多,因此没被圈住的人还是占了多数,勉强跑回了自家大本营。

  舜景闲坐营帐中,听得外面传来的声音有些不对劲,自家的队伍竟主动鸣金收兵,这一路上还没有过,难道是遇上劲敌了?

  凤也听到了这不寻常的声音,冲他点点头,“看样子是遇上厉害的对手了,靠他们可能不行,你出去看看罢。”

  舜景沉吟了一会儿,在脑海中搜寻他们可能遇到的对手,但是沿路并没有什么厉害的人镇守这些城啊?难道这些人是外援?

  宁东篱已经被抓,杨威也已经被抓,杨五不可能有这个本事,还有谁呢······

  一道闪电划过舜景脑海,他脱口而出:“杨建武!我把他给忘记了,难怪,难怪······”说完便像一阵风地起身出了营帐。

  凤微微皱了眉,那个定国大将军么?不是听说他自上次打完战后身体一直都不太好在家养伤么······

  舜景看着逃回营地的凤军,眉头微微皱起,竟被打得如此狼狈么,看样子要自己带着黑甲兵上阵才行了啊。

  稳稳落在指挥台上,满头大汗的将军被突然出现的舜景吓了一跳,见是军师,忙行了个军礼,有些含糊地道:“军师,不知道为什么对手突然变强了,不知能否借黑甲兵一用?”

  舜景摆了摆手,淡淡道:“我会带黑甲兵亲自上阵的,不用担心。”

  那名将军松了一口气,看着一片凌乱的战场,多数是自家的士兵,忙请罪到:“属下指挥不力,还望军师责罚!”

  舜景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场中正准备回城的北宁军,闻言挥了挥手,“自己下去领罢。”

  “······是!”那名将军大义凛然地拜了一拜,“来世希望属下还能继续为凤尊和军师效力!”

  回过神来的舜景叫住他,“好端端地说什么来世?你要叛变?”

  将军忙解释道:“不是,没有,军师不是叫我下去领罪吗?属下这罪在军法中是死罪啊······”

  舜景“哦”了一声,见他又要转身下去,忙回道:“我是叫你下去休息,死什么死啊,等把天下打完了你再死也不急,等我打完了这场战斗后面的还要靠你啊!”

  那将军忙顿住脚步,转头惊喜地说道:“真的?”

  舜景点点头,“嗯,我手上没几个可以用的将军,所以你的命还是留着对我用处大点。”

  被舜景简单的逻辑给打击到的将军笑容一僵,讪讪地告退了。

  舜景转头继续看杨建武布置的人手,不由得在心里暗赞一声,确实很难破,姜不愧是老的辣,但别忘了他可是活了千年之久的人啊,要真是姜的话那也成精了······

  舜景没有拖延时间,跑到关押犯人的地方将宁东篱和杨威扒拉出来,一人一个穴点住,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提着,统统扔到马上横挂着,只带了黑甲兵,就这样从营地浩浩荡荡地来到了战场中。

  眼尖的副官忙报告了杨建武,杨建武缓缓睁开闭着的眼睛,突然冒出一团精光,看着配合完美的黑甲兵。

  远视眼的他比副官更能看清远处的人,当他看到被挂在马上的宁东篱和杨威时不禁变了变脸色,他们是要干什么,以宁东篱和杨威来威胁他吗?

  舜景只是微微一笑,眼睛在城门之上扫视了一圈,最后正好停在杨建武身上,洪声道:“定国将军,舜某人在此特向您讨教一番,你儿子和北宁皇都在此,若是舜某人输了你们便将他们带回去罢!”

  杨建武没想到舜景一眼就认出了他,微微有些惊讶,听完舜景的一番言语后,他仔细考虑了片刻,应到:“好!”

  说完他亲自挂帅上阵,领着刚把凤军打得落花流水的队伍出了城门。

  舜景眼睛弯弯的,笑吟吟地拱了拱手,“那就开始了哦。”而后提马退到了一边。

  看着不准备加入战场的舜景,杨建武没有丝毫犹豫,也提马退到一边,让出位置来让自己手下和黑甲兵好好交手。

  虽然没有亲自加入战场,但杨建武在一旁不停打着手势指挥着手下变换位置以给黑甲兵最大的伤害。

  黑甲兵一开始确实有点不适应,被杨建武手下的人七分八割地划成了好几小块,手忙脚乱地对付着各个方向刺来的长矛。

  舜景只是微笑着看着场中的局势,并没有出声提醒黑甲兵该怎么办的意思。

  黑甲兵在被杨建武的手下打得头晕眼花之时,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忙又紧紧聚集在一起,重新掌握了主动权,在他们的队伍中四处冲撞,所过之处必鲜血四溅。

  杨建武皱眉,手中的手势顿了顿,复又飞快地指挥起来,但聚集在一起的黑甲兵比他想象中的更耐打,怎么也无法像之前一般再将他们切成小块各个击破,而如果直接对付一大堆黑甲兵的话,伤敌五百需要去己一千,绝不能算是一件划算的事情。

  看着场中寥寥无几却还在拼命杀敌的手下,杨建武颓然放下了手,平静地说道:“我们输了。”

  舜景做了个手势,黑甲兵马上停止了战斗,退回到他身后。

  留在场中的杨建武手下呆呆地看着去了大半的同伴,不敢相信他们就这样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