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经过14分钟19秒,妖众已顺利取到权杖,头领打个手势,所有妖众又聚在一处,向码头奔去。

  正跑着,一条黑影从前面晃过,众妖一惊,停了脚——会是眼花了吗?

  “哇啊!”一声惨叫,垫后的两小小妖被拦腰斩杀。“怎么回事?”众妖大惊。

  “小心,防御,防御。”头领让大伙掏出马刀,渐渐的,众妖看清远处有一黑影摇晃。

  一个心急的小妖冲了过去,接着传来它的惨叫。

  “是谁?出来。”头领大呵,这时也顾不得会不会惊动其他神了。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黑影一手拖着小妖的尸体,一面走来,看清了,那张恶寒的脸。

  “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人吧?……我还算是人吗?”黑影歪着脸看着天道:“这片天空,已经被污染了。”

  “呵呵呵”头领一脸的细汗:“疯言疯语的,你该不会是死尸墓地里爬出来的怪物吧!”

  黑影用同意的语气道:“对啊!我本该是一个久死的人才对。”

  “混蛋,杀了他。”一群妖众冲了上去。

  黑影将小妖的尸体扔了过去,一闪身,不见了。

  闪开扔来的尸体,众妖惊问:“哪去了?那家伙。”一双手无声息地搭在一妖身上:“就是你们,污染了这片天空。”一发力,那妖立即筋脉尽断而死,四妖同时冲上去,一挥指,四头颅落。

  “怪物!”一妖惊叫,转身就跑,黑影鬼魅般的闪到它身边,出手已取了它的心脏,“说得好,我就是怪物,被罪恶污染的怪物。”微举右手,鲜血顺手臂流下,抬起头,看着新月,黑影用左手对向新月,手指微微弯曲,似乎要握住新月,又象要握住武器。他当时的形象令人不喊而栗。

  “也就是杀人成性的怪物。”

  “等等,我知道了,你就是那个煞光战士。”

  屠杀已经开始。

  ——最后一个妖众带着恐惧的神色倒下了,其实他们也有砍中那怪物,但那家伙好像全然不知道痛一般。

  月光下。

  黑影的双手已沾满血浆,一滴一滴地掉落,一把匕首还插在他背上,但他似乎忘了这回事,一步步消失在黑夜中。

  ……

  第二天清早,有人第一个发现了这血腥的事,当场狂呕。同时,一辆浮石邮轮出发了。赤道火·仙子静静地靠在栏杆上,终究还是和杰克等人分手了。他们没来送他,仙子也希望他们这么做,他,赤道火·仙子不该有朋友。

  点上一根烟,仙子回过头,看见一个人,当时就傻眼了。愣了一下,生气道:“丽,你这是干嘛?”

  “我要和仙子先生一同去远行。”一脸天真的表情。

  赤道火·仙子一皱眉道:“胡闹,一族领会着急的,下一站我就送你回去。”

  “我已经让晓传话给一族领了,没事的。”

  “不行就是不行。”

  “行嘛,行嘛,行嘛。”

  “喂,再废话我就杀了你。”

  “我不信。”

  赤道火·仙子的拳头打向丽,又停下。拳风带起了丽额前刘海,丽却连眼皮都没眨一下:“说过你不会的吧!”

  “怕你了。”赤道火·仙子靠在栏杆上:如果你见过我杀人的样子便不会这样镇定了。

  “这么说仙子先生是同意了。”

  “没有。”

  “同意嘛,同意嘛,同意嘛。”

  赤道火·仙子内心无语而抓狂:遇到苍蝇了。

  …………

  九号神域凶案现场,一工作人员向上司报告,而他们的上司又向世界高层报告。一戴墨镜的人士一笑:“权杖还在,杀了他们不为财,方法是徒手,煞光战士,没想到你又在这一带出现了。我S·X·I这次不会再放过你了。”

  …………

  “你在我身边只会添乱。”赤道火·仙子道。

  “哪里,我的特殊能力作用很大的。”

  鬼扯!你的能力不会是让人烦恼而死吧?

  忽然灵感来了,赤道:“丽,这样争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由上天来决定,是正面你就不用回去。”说着拿出一枚金币,弹到空中。

  丽猛地想起赤道火·仙子有控制金币正反面的本领,“等一下!”一推赤道火·仙子的手,金币落到了地上——正面。

  惨!赤一巴掌糊在自己脸上。

  “哈哈!天意,那么现在开始你就是我老板了。”

  “什,什么?”

  “我就是你的助手。哈,真好!”丽满脸得意。

  天!赤道火·仙子:“可能会死人的。”

  “无所谓。”丽睁大眼睛看着他。

  “我可没钱请你住酒店。”

  “小旅馆就行了。”小朋友倒是很看的开。

  赤道火·仙子认真地点点头:“好提议。”指指地上的金币:“包括这枚,我还有十五枚金币。”

  啥?

  又道:“实际上,我次坐船我也是靠逃票才上来的。”丽一晕,早知道我就向杰克要几千的金币嘛。

  ……

  月朗星稀。

  丽与赤道火·仙子躺在船的顶蓬上(没买票的,你还想睡哪儿啊?)。丽的肚子直叫个不停。(看来神众的吸收体质在下一代中退化了。)

  “饿了?”赤道火·仙子问。

  丽摇摇头。

  “活该。叫你回去的。”

  丽的泪珠子顿时打起转儿。

  赤一叹气:“算了,我还是去弄点吃的。”一闪身,已不见了。

  这艘浮石邮轮还蛮大的。赤(赤道火·仙子的简称)东找西找,倒是找到了厨房。不用开灯,也看得一清二楚。运气不错,还找到半瓶酒。赤进了一卫生间,将外套一并脱了————后背的伤口已经开始发炎了,再不处理也许会丢掉性命的。他可不想在到达目的地之前死去。赤倒了些酒,把各处的新伤都涂抹了一遍。倒下觉得痛,身上的伤疤已多得如一幅抽象画了。胸口正中的圆孔形伤疤令赤眼前闪过一幕情景剧,令他的心中遭受到比肉体更胜千倍的痛苦。那痛苦令他疯狂且放弃了一切的品格和理智。

  从此再也没有微笑,也不再顾及未来。

  只是失心疯般的杀戮着奔向未知的结局。

  现在,眼前的园孔伤疤正在清楚的提醒着赤那个不能忘却的故事。

  ————————

  ————————

  其实赤的故事还有一个结尾没说。

  ……

  那是在仙子以为一切搞定的时候,浓烟中出现了一个人。不,那不是一个人,那是一个鬼神般的东西。他身上散发的并不可见的气息扭曲着他身边的光线和众人不可预见的命运。

  赤还很清楚的记得,那位人物当时只是右手食指挥动一下,百米外的淑灵忽地被一根红线切伤后背,接着空中绽放出一朵奇大奇美的红牡丹。

  某人的命运就在那时被改写了。

  仙子想去拼命,那人一指,仙子胸口开了个孔,一团血环炸起,仙子弹了回来。然后大家一片慌乱,师父疯狂地叫大家冷静(他又何曾冷静)!带淑灵去就医,这是命令。

  仙子在慌乱中听到了这个命令。

  妖王先祖——混沌魔自言自语地说着什么,杯伯拿疯狂大喊那些他自己才能听懂的咦语,其他人都想堵住淑灵的伤口。仙子抱起淑灵去找大夫,坤说他一起去。跑完王室谷,仙子问有医生吗?一伤员缓缓地说:你抱的就是医生。坤叫拉玛阿停炮30秒,自己拿起剑盾冲了过去,仙子紧跟其后。冲出上千妖军堵死的谷口,两人的战甲已化为血衣。又跑了几里,坤一脸兴奋地说:到了!回头一看,仙子呆呆地坐在大道上。一路都扬起漫天的黄沙——那是淑灵作为死魂灵死后分解的黄沙!黄沙自由地飞舞。仙子看着手心的最后一捧沙,一阵风来,什么都没了。

  ——————

  ——————

  (一切的一切就像电影前的片花一样在赤眼前闪过。)

  当时有人说他俩活着真是个奇迹,仙子听了大笑:这算什么狗屁奇迹。

  混沌魔正在自言自语,忽然飞来一群人,自称是比奇袭部更为精英,只有在旷世危机时才会出现的“补天二十神圣”。

  然后,混沌魔杀光了这二十个人,一共用了九秒。杯大笑的时候,混沌魔又向地面打出掌,妖界开始瓦解,在“真理”迷茫的时候,有人道:“————妄图依靠混沌的力量来建立秩序世界,你真有够白痴的。”话落,杯便在痛苦中死去。

  混沌魔说元、理身上有那老头的味道,拉起他们便飞向3号神域。后来,传出混沌魔战死的消息。但这些,对于仙子来说——只不是告诉仙子——————他别想报仇了。

  仙子一言不发的离开了队伍,在战争还未彻底结束便离开了军营,一去十年……

  ……然后,煞出现了。……

  赤摇摇头。洗了个冷水脸,不愿再想这些。拿了大包食物,无声息地走出了。

  ……

  苹果、葡萄、砚、干酪、饼干、牛排、寿司、大饼……这那像是零食啊,倒像是一顿大餐,不过就是杂了点,各地的食物都有。最后拿出四盏马灯放在四角,就有晚宴的味道了。

  丽正要吃,又停住了:“没有刀叉吗?”

  赤道火·仙子一拍脑门:“我平时都是用手抓的。”

  “不会吧!老板?”

  “将就点吃吧!”

  “不会拉肚子吧?”

  “起码还没有人拉肚子拉死的吧。”

  “说笑啊!”

  “来,这种饼干很好吃的。”

  “嗯,~~~比这鸡翅膀好多了。”

  “这鸡翅膀要加这些果泥或甜酱才好吃。”

  “真的!老板,你知道的蛮多啊!”

  “这十年我最大的成就是吃遍了全球排名前50的餐馆,不过是在凌晨2:00去的!”

  “好夸张哦,哈!”

  “夸张什么呀,我还睡过四个神域高层的办公室。”赤忽然很想不停的和丽说话……

  一通鬼扯之后,食物已经被消灭得差不多了。赤用裹布把残杂一并包了,扔到垃圾筒里。

  “睡吧!”赤扯出被子躺下。

  “一起?”其实丽的眼睛真是特大特圆呢!那么深邃的瞳子,那么水灵的眼睛!

  “不会占你便宜的。”赤拉过丽躺下,“晚安。”“老板,你为什么不爱笑啊?”

  ——————静了三秒。

  “不要说话,睡了。”

  ……

  三天后,船到站了。在这三天,赤说过不少话,但内容不重复的加起来只有五十来句。舞过一回剑,让丽感到阵阵秋意。

  一到站,赤就去找了家酒店,让丽等一下,自己去找点小钱,结果让他找了300金币回来————他把八宝手镯拿去当了,让丽心痛不已。又花了15金币把灵镜寄回老家,再给丽买了全套的探险装。

  吃过饭,两人又搭上了下一班船,出发去28号神域。丽忍不住问他们的目的地是哪儿。

  赤说:2号神域。

  船上,丽忽然让赤唱首歌。

  赤唱了一首,特好。

  长桥横卧,花开花也落。

  飞鸟恋白云,清风多情不若。

  流水不返,鱼恋静潭。

  单凤单飞,三千华枝不可依。

  大鹏冲天起,名剑动山河,

  可知人寂寞?

  唱完了,丽却哭了。

  .

  .

  .

  .

  (超倒,上次居然没粘贴完,有点对不起大家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