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回到阴暗潮湿的地牢时,聂风眼睛都是红红的,倔强地抿着嘴,看起来分外可怜。他仍旧被关在原先那间牢房。断浪总算等到聂风回来了,心下松了口气,待聂风走近,借着月光一看,却惊见他原本白皙俊美的脸蛋上青一块紫一块,那总是整洁的白衣也沾上了不少灰尘,好不狼狈。断浪气得发抖,咬牙道:“他们竟然对你用刑了?欺人太甚!”聂风蹭到角落里坐着,像是在跟谁生闷气似的,不动也不说话。聂风安静乖顺得近乎失落,令断浪心中一动,无意识地伸出手来,喃喃出口:“风……”继而又回神,无不自嘲地想,自身都难保,又怎么护他周全。聂风身上的伤火辣辣地疼,两辈子加起来也没被人打这么鼻青脸肿过,兼之如今乍闻颜盈的消息,想起逝去的聂人王和过去三口之家的乐其融融,衬得如今更是异常荒凉,心中难过不已。聂风一夜坐到天明,断浪也看着他一夜未眠。清晨阳光刚照进来不久,那些个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又出现了,仍是朝着聂风的牢房走去。断浪紧张地站起身来,凶恶地问道:“你们又想干什么!”聂风一夜未睡,脑袋昏昏沉沉地难受,他撑着墙壁勉力站起来,看着昨夜那伙人又向他逼近,如今他已无所傍身,心中一时胆怯,不由得后退一步,但又很快站定,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们一步步走来,粗暴地把他带出了牢房。聂风自暴自弃地想,要头一颗要命一条,十八年后爷还是一条好汉。聂风这回被带去的地方却不是昨晚那处。临水而建的小筑精致婉约,长长的廊腰迤逦曼妙,仿如女子的腰肢。那门口还挂着一串细竹做成的风铃,随风吹来咚咚作响。聂风驻足看着风铃心绪复杂。他当然认得这串风铃,会这么编风铃的人除了聂人王就是他自己了。很多年以前,当他编成第一个风铃时,便把它送给了颜盈。聂风睁眼见到的第一个人便是颜盈,颜盈对他很好,一如每一个母亲爱护她们的孩子。多年养育之恩,聂风视其为母,如果不是后来聂人王惨死……“还不快走,愣着干什么!”身后的喽啰不耐烦地催促。聂风垂目,推开了那扇紧闭的房门。屋内,一名女子背对着聂风,看着墙上的画像出神。仅仅看她的背影,就能想到四个字:风姿绰约。女子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回眸而忘。不愧是武林第一美女,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她仍然能拥有这份殊荣。岁月似乎并未在她脸上留下痕迹,只能把她变得更加成熟动人,怎么也联想不到眼前这个貌美的女人已是两个年轻人的母亲。那张和聂风相似的脸在看到他的这一刻,浮现悲伤和喜悦。颜盈见到聂风的刹那,便快步上前,欲伸手抚摸聂风的脸庞,眼中蓄着泪水,哽咽地说道:“风儿……”聂风躲开了她的手,冷漠地说道:“夫人找我有何事?”颜盈心中苦涩,他都不愿认她这个母亲了吗?当年不告而别是她的错,可是这些年来,心中日夜惦记的还是这个如此酷似她的孩子。如今上天终于又将他带回她的身边了,不管怎么样,她都想弥补这份迟来的母爱。颜盈这么想着,也不顾聂风的冷淡,说道:“风儿,娘知道欠你很多,就给娘一个弥补的机会好吗?”聂风不禁冷笑:“你没有欠我,你亏欠的是我爹。”都过了这么多年,一句弥补就能换回所有的事吗?天下哪有这等好事?颜盈一愣,想起那个伟岸的男子,心中果然还是不能完全放下,她顿了顿,终还是问出口:“你爹……他还好吗?”聂风气愤,“你还会关心他?他已经死了,因你而死。你问得会不会太晚了?”“什么?”颜盈想过很多种可能,却独独没有想到这种结果。那时她情窦初开,碰到一个英雄救美就隐隐心动,可是这份感情并不能维持很久,人王对她很好,可是他不懂她。他给的,始终不是她要的。罢了,逝者已矣。颜盈拉住聂风的手,亲切道:“风儿,以后就让娘照顾你。无神知道我有个失散的儿子,如今我找回你了,他会对你视如己出的……”聂风不可思议,又惊又怒:“你还想要我认贼作父?”颜盈皱眉,“风儿,你斗不过无神的,安安心心呆在娘身边不好吗?你弟弟将来继承无神绝宫,你还可以辅佐他,那我们母子三个就无忧了。”聂风真觉得事情越发荒唐地让人想发笑,原来她还打无神绝宫的主意,也对,她有如今的身份地位,心机城府怎么会浅呢?想必绝无神的视如己出,是想拿他当杀戮的工具吧。聂风一字一句说道:“你别做梦了,我不会助纣为虐,你也已经不是我娘了。”颜盈看着他始终不为所动的脸,说道:“风儿,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可我也是身不由己。如果你不想呆在这里,娘也可以……”颜盈话还没说完,一人忽然推门而入,笑意盈盈道:“娘,我想跟这位未曾谋面的哥哥好好亲近亲近,可好?”话虽是对颜盈说的,漂亮得近乎邪恶的眼却是一瞬不瞬地盯着聂风。颜盈看着她的小儿子,愣了愣:“天儿……好吧。”长廊上,所有人都退下了,只剩下聂风和绝天。少年艳丽的眉眼夺人心魄,正邪气地勾着聂风的下巴。聂风背后靠着廊柱,双手被反剪,两人靠得极近。聂风挣了挣,没动分毫,这家伙看起来纤细单薄,没想到力气这么大。聂风无法,只能用眼神威胁他,“你想怎么样?”绝天轻笑:“当然是跟哥哥你亲热亲热了。”聂风看着绝天,忽然道:“你别想我加入无神绝宫帮你们为非作歹,我告诉你,你们这贼窝迟早要被一锅端了的!”绝天笑得愈发开心,道:“好哥哥,为非作歹这种小事交给下人去办就好,你只要乖乖留在无神绝宫,做绝无神的义子就好了。”聂风瞪大眼睛:“这种事你觉得可能吗?”绝天爱怜地抚着他的眼睑,聂风不适地眨眼,只听他语气未明地说道:“怎么不可能呢?听说那个什么剑晨的,跟哥哥交情不错,哦,还有牢里的那个断浪……”绝天凑近他耳边亲昵地继续说,“除非哥哥铁石心肠不管他们死活了。”聂风听出了赤果果的威胁,又惊讶道:“剑晨大哥也被你们抓来了?你们把他怎么样了?”剑晨不是去霍家庄了吗,怎么也被抓了?那步惊云和楚楚怎么样了?聂风此时才后知后觉地想,他这次私自出走,真的是坏事了。“嘘,安静点,他没事,就是请他帮个忙而已。”聂风诽腹,你们能有什么好事啊!绝天咬了一口他精巧的耳垂,催促道:“你想好了没?他们的命留不留就看你的意思了”聂风不甘地瞪着他,一想到他要叫绝无神义父,他就觉得恶心反胃想吐;可放着剑晨和断浪不管,他又做不到。绝天更加贴近他,“好哥哥,决定好了吗?”聂风撇开头,低落道:“不许你伤害他们。”绝天笑了,就赌他这个半路哥哥的妇人之仁。“还有,你离我远一点!”聂风看他还没有要退开的样子,又加了一句。看到他忍无可忍又无可奈何的样子,绝天本来想放开他的心思瞬间就没有了,他委屈地对聂风说道:“我只是想跟哥哥你亲近一些啊。”说着又把脑袋凑了过去,眼看着就快贴上脸颊了。聂风立马叫道:“你再过来,我,我咬死你!”绝天哈哈大笑,真是有趣的人,看着面前手无缚鸡之力的聂风“凶恶”地瞪着他。事实上,聂风狠狠瞪着别人的样子,有种奇异的脆弱感,因为他已无反击之力才只能靠瞪大眼去威胁别人,着实有趣得紧。这就像幼虎,无论怎样都还是会伸出柔软的爪子,试图威胁每一个敢接近它的敌人。绝天难得好心情地摸了摸聂风的头发,终于放开了对他的钳制。聂风身体重获自由,赶紧向后跳了一大步,并且眼睛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十分警惕的模样。绝天顿觉聂风此举真能用可爱来形容。聂风看了看绝天的眼神,忽然很想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绝天笑了笑,对聂风说道:“好了,既然哥哥选了明智的道路,那现在就随我去见父亲母亲吧,也好让他们高兴高兴,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聂风没办法,只能萎靡地跟着他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