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天都峰上,白雾缭绕。从天都峰上往下俯视,中原的山河大地是那么地壮观。然而天都峰上这两位高手的对决,似乎奠定着这美丽山河即将的画面。

  只见天都峰上一白发苍苍的老人身穿一身灰白色的长袍,优雅地摇摆着手中的折扇,皱纹满布的脸庞上还带有更多的沧桑。而与之对持的,正是一位身穿褐色长袍的中年男子,那古铜色的脸庞带有半分邪气。此时褐袍中年人说道:“当年你毁我血煞教,害的我妻离子散,如今我便要报仇雪恨!”“你这种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妻离子散是你的妻子深明大义,不屑于和你同流合污!……”

  “喝!……”褐袍中年人被白发老人激怒了,一掌便打向白发老人。白发老人也收起折扇,躲开了褐袍中年人的攻击。只见褐袍中年人收掌转为爪功,使出阴风爪——夜叉索命式直掏白发老人的心窝。白发老人一把用掌压住那凌厉的爪功,使出乾坤步闪开了。

  “哼!你追杀了我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要把我赶尽杀绝吗?!怎么现在又不动手了?!”褐袍中年人不耐烦地对白发老人斥道。“咳……”白发老人额头上大汗淋漓,因为气接不过来不禁咳嗽了一下。“你那两位护法呢?怎么不见他们了?……”褐袍中年人讥讽道。“教主我来助你!……”褐袍中年人刚刚说完,便有两个身影站在白发老人身边。

  只见一美男子手持折扇,背着琵琶,身穿蓝色长袍,衣冠楚楚。还有一个中年女子身穿绿袍,手抱绿绮琴,虽然看起来已经年过半百但依旧风韵犹存。“哼,来了更加好,待我一次解决你们!……”褐袍男子趾高气昂地说道。只见那白发老人疲惫地站在一旁,忧心忡忡:“多年不见,怎么他的武功进展这么多……”

  顿时,绿袍女子在后扬起音律,白发老人和蓝袍男子攻向了褐袍中年人。从绿袍女子弹奏的音律可以深刻地感觉到她那股魔音的内劲之强大。尽管如此,却不能伤及褐袍中年人分毫。蓝袍男子使出铁扇功——班姬舞扇式直扫褐袍中年人,只见褐袍中年人呢凌空一翻,躲过那波攻击。白发老人一式行云流水拂过去,也被褐袍中年人回避。此时蓝袍男子收起折扇,和白发老人向褐袍男子左右两侧进攻。

  眼见褐袍中年人躲闪不及,白发老人和蓝袍男子的掌劲要打中褐袍中年人了,褐袍中年人却露出诡异的神色,伸出左右双臂迎接两人的掌劲。“什么?!幽冥神功?!……”白发老人顿时大惊。蓝袍男子顿时也感到不妥——体内的内劲正被褐袍中年人强烈地吸引着,体内的力量流逝得很快。在旁的绿袍女子从白发老人和蓝袍男子的神色上感到非常不妥,运尽内劲使出空山鸣涧,化魔音内劲为利刃直刺褐袍中年人。只是褐袍中年人和白发老人,蓝袍男子形成的内劲气罩之强大,那魔音功根本就穿透不了,反而反弹过来伤及了自己。

  “喝!”只见褐袍中年人左掌打开了蓝袍男子,一把将他推下天都峰。至于白发老人,也因为内劲的流失虚弱地半跪着。“受死吧!……”褐袍中年人可没打算轻易放过白发老人,一掌打向白发老人的天灵盖。顿时白发老人七窍流血,瘫在了地上。“教主!……”绿袍女子嘶声力竭地喊道,但是白发老人已经听不到她的声音了。

  只见褐袍中年人一步一倍地逼近绿袍女子。尽管绿袍女子垂死挣扎,运劲于掌心使出天魔音要阻拦他,但是一切只是徒然。褐袍男子从怀中掏出暗器运足内劲击溃了绿袍女子的一阵阵魔音,那曾经是绿袍女子引以为傲的魔音,如今看起来确实那么不济。一阵风掠过,褐袍中年人也就顿时呈现在绿袍女子眼前。但是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她的天灵盖上也烙下了和那白发老人般不可磨灭的伤痕……

  “师兄,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大家从东方堡分道扬镳之后,丁晨问莫晓峰道。“经过这些天东瀛浪人的举动来看,应该是徘徊在江西福建一带。可怜我们之前一直在贵州边一直打转呢……”丁晨想了想东瀛浪人的举动:攻打东方堡,牧野山庄,而且行动得如此迅速,顿时觉得莫晓峰说的有理。“如今我们就一路南下看看有什么蛛丝马迹吧!……”“嗯……”

  “我们到了天都峰附近了呢!真是雄伟啊……”丁晨望着天都峰,慨叹道。“呃,赶了这么久的路,休息一下吧!……”莫晓峰和丁晨从马上下来,正要靠在一棵树上喝口水解解渴,顿时听到森林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

  莫晓峰和丁晨听到这声音之后,顿时警觉起来。这是他们百晓门一贯的警惕性。此时莫晓峰和丁晨手中紧握着飞蝗石,一小步一小步慢慢挪向那窸窸窣窣声音的声源。只见莫晓峰和丁晨两人渐渐走过去看到的,却是一个身穿蓝袍的男子虚弱地躺在地上。

  此蓝袍男子一身污垢,双唇已经没有半点血丝。曾经雍容华贵的蓝色长袍已经残破不堪。蓝袍男子见到有两名武林人士装束的人走来,指着天都峰嘶声力竭地念道:“天……天……”蓝袍男子甚是虚弱,当他把最后一个“王”字吐露出来时,最后一口气也因此咽了下去。

  “天王?”莫晓峰听后,先是思考了一下,然后顿时大惊:“紧那罗?!”尽管莫晓峰是如此大惊失色,但是没有半点气息的紧那罗根本听不到他说什么。“什么?!他就是天龙教余孽——紧那罗?!”丁晨听后,手中的飞蝗石被捏得更加紧,仿佛如果紧那罗没有断气,自己要补上几枚飞蝗石似的。

  “师弟冷静点……”作为师兄的就是作为师兄,头脑也比丁晨这做师弟的冷静:“紧那罗早在三、四十年前就脱离天龙教了……”“哼,魔教余孽就是魔教余孽……”丁晨的是非黑白观念太直了,莫晓峰也不好多说太多:“刚刚紧那罗指着天都峰说道‘天王’,我们快上去看看!……”“嗯!……”顿时莫晓峰和丁晨便让马儿在山下休息,自己使出轻功往天都峰山顶飞去。

  莫晓峰和丁晨赶上天都峰山顶后,眼前的景象让他们大吃一惊:只见一白发老人虚弱无力地瘫在地上,已经没有半点气息。尽管他的面容饱经风霜,但是依旧掩盖不住他那威严——正是二十年前逃离少林寺囚禁的天王!……而旁边的一绿袍女子,正是乾达婆。那绿绮琴随着乾达婆的逝世自己也是支离破碎。“咦?这是?!……”

  乾达婆那天灵盖破碎的尸体旁,几枚飞镖在烈日的照射下是那么光耀夺目。只见这几枚暗器呈锋利的菱形,尾部还有一个月牙形的标志——正是冷月镖!“冷月山庄特有的冷月镖怎么会在这里出现?”莫晓峰感到惊讶。“嗯,这些事出现得太突然了……”莫晓峰沉思道:“师弟,我们先找个地方落脚再做打算……”“嗯,这件事有必要回禀师父……”

  “什么?!……”东方皓在逍遥谷如往日一样训练弟子,受到莫晓峰和丁晨的书信之后,大惊。“怎么了?……”已经回到逍遥谷的唐枫和已经归隐的徐子易见到东方皓那大惊失色的表情,问道。“天都峰上发现天王,紧那罗,乾达婆的尸体,而且还有几枚冷月镖……”“什么?!”唐枫和徐子易的表情顿时也和方才的东方皓一般大惊失色。“唐枫,我现在就修书一封,你快去准备一下,等等前往冷月山庄询问此事。记住,不要打草惊蛇。”“嗯……”说完,唐枫便转身离去准备马匹干粮。“真没想到消失二十年的天王再次露面,竟然已经……”徐子易暗暗慨叹。“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武林难道就就是如此纷纷扰扰的么……”

  突如其来的场面,也让莫晓峰和丁晨有点失了分寸:原本是调查东瀛浪人的巢穴,如今却遇到这件事。如果说调查下去吧,可能会耽误了调查东瀛浪人的事;如果说不调查下去吧,也不知道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师兄,先等到冷月山庄的消息看看看吧!……”丁晨劝说道。“嗯,我们姑且等等冷月山庄的消息。无论这件事和东瀛浪人有没有关系,都是扰乱武林安宁的事,我们要仔细调查清楚……”“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