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花秋从小就绑不好绳索,每次的任务都是莫曹帮他弄好,他直接挂上去。这次大家都忙着大眼瞪小眼,没人帮她,她胡乱将绳索挂在身上,打了几个结之后,自己果断纠结了。

  “活该!”莫曹习惯性地回嘴,也不管对面的蒙面男子微微蹙起的眉梢,恶狠狠地朝花秋走去,“系得再好又怎样,我们是怎么死的?如果不是你,我们都好好的,才不会像现在这样!”

  尽管嘴里说着气呼呼的话,可莫曹还是仔细地将花秋身上的绳索固定好,又用力扯了几下,最后才放心地点了点头。抬眼见花秋哀怨地瞅着自己,他干巴巴地说道:“你又怎么了?”

  “你们……其实都很恨我吧,如果不是我……”

  这是花秋心里一直耿耿于怀,又不敢触碰的禁地,虽然大家嘴里什么都不说,可花秋还是固执地认为大家心里都有怨言,那天是他害死了大家。

  “知道就好,”莫曹凶巴巴地说道,“所以这次拜托你专心点,我们不能被你害死第二次。”

  “哈哈哈——”

  莫曹的话还没说完,蒙面男子突然的大笑让他拧起了眉心,抬眼望去,冷非鱼也是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两人面面相觑一眼,皆是莫名其妙。

  “你们是‘双子门’的人,最后一次任务是在时代广场,目标是‘宙斯’。”蒙面男子流利地掀开了冷非鱼等人的底细。

  他话音才一落下,平时反应最慢的花秋也后知后觉地知道他们穿邦了,有危险。

  重生的事是属于他们的秘密,被外人知道了非同小可。

  就像冷非鱼说得那样,重生对他们而言是个结束——他们不用再生活在黑暗里,也不用拼命在任务中,是与“双子门”彻底的决裂,更是一个新的起点。

  冷非鱼也是心里一凛,一双眼睛半眯地瞅着蒙面男子。

  “少和他废话,直接做了他!”莫曹凶神恶煞地走了过来,将手指掰地“啪啪”做响。

  花秋到是聪明地没有跟着他,而是把询问的眼神转向了清冷的冷非鱼,等着她的指示。

  “你们还是这样,”蒙面男子指着莫曹,自顾自地说道,“你,有一事就问她的意思,还有你,”他又指着花秋说道,“总是躲在最后面,察言观色,所以……”

  蒙面男子欲言又止地停了下来。

  “你、你还知道什么?”花秋结巴地说道,没有注意到冷非鱼眼角溢满了泪珠。

  “我知道……”蒙面男子卖关子地停顿了一下,指着花秋说道,“你是花花,他是杂草,至于你……”

  他慢悠悠地转身,面罩下那双犀利的眼睛骤然变得温柔。

  “哇——”

  冷非鱼突然撕心裂肺的声音让莫曹和花秋心里一紧,顾不上心里的疑问想上前安慰几句,却不想被冷非鱼一把推开。在两人还来不及阻止前,她一把扯下了脸上的面罩。

  神秘男子一愣,随即也取下了自己的面罩。

  “十三?”莫曹莫名其妙地看着十三。

  “不,他是飞鸟。”

  冷非鱼语气依旧淡漠,眼角却藏着无比的激动。她的话让莫曹和花秋心里一紧,脸上一喜,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做什么。

  十三闷声笑了笑,张开了双臂,冷非鱼直直地扑进了他的怀里,在他胸口使劲蹭了蹭,将脸上的眼泪和鼻涕全蹭了上去,才恶狠狠地抬头,“既然没死,怎么不来找我们?”

  “找了,没找到。”十三挠了挠头,一脸的无辜,“你还好意思说我,在岛上你不是也没认出我吗?”

  冷非鱼恶狠狠地磨牙,“我没认出你是天经地义,你没认出我是天理不容!”

  “还是这么伶牙俐齿。”

  十三无奈地摇头,亲昵地捏了捏她的鼻子。

  “好你个小子!”莫曹走过来打断了两兄妹的话,一拳砸在十三的胸口。

  花秋扭捏地站在一旁,想像往常一样勾十三的脖子,却发现自己变成女儿身之后,与十三的身量差了太多。

  “哟,花花,你现在可‘名副其实’啦。”十三促狭地打量着花秋。

  花秋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打小这群人就没少拿她的名字说事。她扭着腰走了过来,软绵绵地靠在了十三身上。

  “你、你做什么?”莫曹小心翼翼地看了十三一眼,虽然十三脸上看不出什么端倪,但他知道十三是眦睚必报的人,花秋……惨了。

  不过,此时忙着搔首弄姿的花秋却没有这个觉悟,凑到十三耳边,她暧昧地说道:“我知道你一直对我有意思,我现在是女儿身了,我怕……你把持不住。”

  “活腻了!”

  “都给我住手!”

  在那两人快打起来前,冷非鱼低声说道,“你们是不是想再死一次,还不快点。”

  众人回神,将处在晕厥的申亦也绑上了绷带,组装好滑翔机,众人从山崖上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