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芒
字体: 特大
颜色:          

  哪知那少女前扑看似极为猛烈,到了半途却突然跳了开来。却原来是那少年竟然看破少女的招数,变刺为挑。这两人在台上辗转腾挪,再也不见正面相斗。时间过得飞快,这一男一女两个少年在台上时而相互打量,时而试探一二,竟是二人谁都摸不准什么时候出手才是最佳的时机。这一耽误,就是半夜的时间。

  修士与凡人不同,凡人若整夜不眠必然困乏,但修士身受灵气滋养,只需打坐一二时辰就可以恢复全身精力。

  台下许多修士就这样彻夜不眠,期待着可以看到一场精彩绝伦的比斗。不过台上那二人一直就这么僵持着,显然让大家非常失望,就连那几个长老之中,都有人忍不住咳嗽连连,想要提醒台上的二人开始比斗。

  但台上的少年和少女全神贯注于对方身上,根本不理台下众修士的感受,依然墨迹的过分,他们两个没有一个愿意当先出手,毕竟先出手的有可能将自己的破绽爆露出来,从而被方夺得一丝先机。

  叶青此刻闭着眼睛坐在某处,凭借远超凡人的六识,他可以清楚的在心中描摹出比武擂台上的情景,比用眼睛观看更加直观和详细。

  所以他只是静静地坐着,不能修炼内力,他便只是按照养气决的法门有节奏的呼吸。

  这呼吸之法与凡人或许无所谓,但修士却从中发现了许多的窍门。修士们长久研究之后发现,若是呼吸的频率和循环节奏达到某个特定的数值,就会引起天地灵气的呼应,那时候灵气随着呼吸进入体内,洗涤己身,将能够取得极好的练体效果。

  长久以来无数修士的亲身尝试都在证明着这样一个规律,那就是修士本身的修为越低,就越容易用这种呼吸之法起到改善身体素质的效果。

  这功法乃是叶青在闭关的时候从养气决秘籍上领悟的,对于他这样还处于后天期的修士来说,原本鸡肋的呼吸之法却能起到极大的作用。

  突然叶青似乎闻到一股奇怪的气味传来,这种气味一下子勾起了他前世的某种回忆,他差点就惊得大叫出来,只是看着眼前这许多的修士,终于还是生生忍住了。

  这种奇怪的气味是一种奇草的味道。他绝不会记错,因为他前世就曾经闻到一次。这种气味是那种甜腻中略带一丝血腥气,血腥气又夹杂着淡淡的草木清新的味道。他虽然只在前世闻到过一次,但已经生生世世都无法将之忘掉,并不是因为他的记忆能力超绝,而是因为这样东西对于他来说有着非同一般的重要意义。

  他还记得,曾经有一个女人,让他为之倾倒一生。他曾追求于她,历经磨难,有情人才终成眷属。

  然而后来她却突然身患一种绝症,那是一种现代医疗根本无法医治的绝症。

  那时的他还不是巅峰武师,有太多的高手他还未曾前去挑战。

  不是超级宗师的他自然还没有他以后一言令天下人动的威名。

  所以那时的他独自辗转奔波,遍寻天下名医,尽访异世高人,不知道耗去多少青春。那些名医异人中或有人在医道之上有者不凡成就。可即便是这些医道大师,在为叶青的女人把脉之后,也都是摇头叹息,只道一声“节哀”。

  不过其中有一个医者与众不同,他并非被叶青请来,而是亲自登门。

  他为叶青的女人诊断过后,蹙眉苦思,足足一个人在房中呆了三日之多。

  第三日的傍晚,他来见叶青的时候手里只提着一个紫檀木盒,他告诉叶青这个紫檀木盒乃是他的先人所留,很久以前盒中曾盛放过一株极品灵芝。叶青只要在一年内找到同样的一颗灵芝,他就可以动手练出一颗上古丹药,或许能救活叶青的女人。但若是一年内还寻之不到,那叶青的女人便只能是一个香消玉殒的结局。

  临走的时候,医者告诉叶青,他要到远方游历,半年后无论叶青是否找到灵芝,都要来此与他相聚,顺便看看叶青的女人的病情有无变化。

  叶青目送医者远离,内心中却是巨浪翻涌,犹如山河倒灌般奔涌不息。

  “她还有希望!”

  内心中无数情感终于还是化作一声大喊从口中吐出。

  叶青仰天长啸,满面涕泪滚滚落。。。

  终于,叶青暂时压制住内心深处那无比的惊喜和癫狂,就要反身向院内那处“她”住着的小楼走去。叶青想要立刻告诉她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让她不再悲痛。她已经忍受了太久太久的苦难和折磨,每每叶青坐在床边,拿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时,她眼底的那抹忧伤总是狠狠地在他心上刻下一道又一道无法磨灭的伤痕。如今叶青看到了生的希望,又怎能不急于与她一起分享。这是一份沉甸甸的激动,足以让她心头的巨山从此消失。

  可就在这时,医者悠然回转,在身后叫住了叶青。

  他的语气依然平淡:“有些东西,若是不和你详细说过,恐怕我无法安心离去。”

  于是他与叶青再一次进入密室之中。

  “这种灵芝的名字叫做七血灵芝。”

  “七血灵芝乃天地奇珍,非奇险奇绝之地而不可得。”

  “如今我华夏之地,地脉震动,灵气散失,此等灵物或许五百年前有可能于奇险之地寻到,如今却是几乎不能了。”

  医者终于离去,叶青便开始了漫长的寻药之旅。

  华夏三千河山,有奇异深沉者,有雄伟高大者,有奇险难攀者,有辽阔难远者。三千河山,便有三千变化。

  叶青这一离开,数年未归。。。

  叶青摇了摇头,把自己从那段刻骨铭心的记忆中拉回,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甜腻的气息中略有一丝血腥,血腥之中又夹杂着淡淡的清新,就是这样的气味,绝不会错的。

  他静静地离开,朝着气味传来的方向走去。

  异宝本天成,有缘者得之,若这株异世的七血灵芝是无主之物,他便将其纳入怀中,未必不是对前世女人的缅怀,若那是有主之物,则更可以结识其主人,为自己找到一个不错的靠山。

  这般想着,叶青脚下速度加快,朝气味传来的方向小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