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赵雅萱与豆腐西施商议的结果,就是跟着那三个少年到他们的山寨去。这已经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了。如果不同意又能怎么样呢,他们手上的兵器可不是摆设。真的动起手来,她们两个弱流女子肯定会吃亏。

  于是,赵雅萱对着三个头领说道:“哎,几位大哥,我们决定了,跟你们到山寨去。”

  三个头领听了,都站了起来,脸上都露出了喜色。

  红褂少年率先说道:“欢迎加入我们的山寨。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段天鹏,今年十六岁。在山寨中坐第五把交椅。”

  青色汗衫的少年接着说:“我叫李必胜,也是十六岁,在山寨中坐第六把交椅。”

  黄袍的少年也介绍自己:“我叫牛大力,比他们小一岁,十五。在山寨中坐第七把交椅。”

  赵雅萱在他们说完后那期待的眼光中,开始了对自己的介绍:“我叫赵雅萱,今年十五岁。”

  而豆腐西施也想来对他们自我介绍,却给直接无视了。不过,在和他们走去山寨的路上还是给了她一样的待遇。

  当下,段天鹏、李必胜、牛大力三个头领,带着十七个喽啰,和坐在手轿上的豆腐西施、赵雅萱,走向通往他们山寨的路。

  所谓手轿,是段天鹏点名的四个精壮的喽啰,用手臂支撑起来的。他这样只是为了让赶路速度能够快点。因为豆腐西施的脚已经受伤,根本就走不快。

  在路上,赵雅萱向段天鹏三人问了许多关于他们此行的目的地的问题。

  当听到他们这些人所属山寨名字叫做梁山,赵雅萱差点在两个喽啰双手搭成的手轿上跌下来。

  不会这么巧吧,自己要去传说中的梁山,那可是水浒传中的大贼窝啊。嘿嘿,没有想到自己也有机会亲身到梁山去。

  而豆腐西施听得去的是梁山,心中也放下了一些,因为这个地方向来只向恶人开斗,从不对穷人进行什么威逼。相反,还时不时的资助穷苦人家。只是她也没有想到这个地方居然变成这样了,好好的无本生意不做,要改行赚那些正经钱?不然就不会好像这样说要收罗很多的人才了。

  梁山离这个无名小山还有不小的一段距离,下了这小山之后,大概走了约莫两炷香的时间,才到了一个水泊边的一家酒家中来,酒家依水而建,完全是由木材建成的,那些木材还不是很旧,应该是刚砍下来不久的,酒家的屋顶是用几层厚厚的茅草铺就,再用长木棒压住,用藤条绑住,这样就避免了被风刮走了。一面酒旗就悬挂在屋檐,随风而飞扬,吸引着过往的行人进来歇息饮酒。在酒家里面只有一个伙计一个店主人。店主人显然就是他们梁山山寨的人,对于这三位都是热情地招呼。段天鹏令众人在酒家中的桌边坐下,店家立刻命伙计摆上酒菜肉饭,给众人充饥解渴。赵雅萱看到端上来的是大碗酒,大块肉,果然与书中描写的一般无二。

  段天鹏他们三人坐一桌,赵雅萱和豆腐西施坐一桌。当看到她们二人对这些大块的牛肉皱起眉头,三人哈哈大笑,牛大力挺身而出,从坐在酒家门外的众多喽啰手中弄来一把朴刀,来到二女的桌旁,三两下就将肉块切开,整成薄薄的肉片。这才让得两人能轻易地咽下肚子里去。她们就只是吃点饭菜,吃点肉,对于酒,她们是一滴也不敢沾。虽说平时豆腐西施的酒量很大,但,如今却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为了她们自身的安全着想,还是保持清醒为妙。

  邻桌就不同了,段天鹏、李必胜、牛大力三人即使只在十几岁,但在山寨中,如果不会饮酒就会被人笑话,所以他们都已经练得一身好酒量。此刻他们都互相划拳,气氛甚是热烈。不一会儿,他们桌上的酒壶就空了。一起被消灭的还有那些大盘菜,大块肉。而这时,赵雅萱她们这一桌的肉菜还剩下一半有多。但是她们却饱得也再吃不下了。

  看那酒足饭饱的三个少年个个都面不改色,即使喝了那么多酒。但是他们那浑身的酒气还是让赵雅萱轻易就能闻到。

  吃完了这顿饭,段天鹏带领众人走到了酒家临水的一面,在那里取出一把强弓,嗖嗖嗖,三支硬箭就射向对岸的一颗大树上去。

  片刻后,从对岸就摇出一只大船来,到得岸边,就停靠在段天鹏所站位置的前面。船上唯一的喽啰躬身向几位头领行礼。

  待得众人都上了船后,那撑船的喽啰手中的竹篙向岸边轻轻一点,这只大船就迅速调头,向着彼岸驶去。

  赵雅萱知道,现在她就处在传说中的梁山泊了。想当初,她在前世看水浒传中对这里的描写,一心想到这里来参观一下,立即兴冲冲的加入一个旅游团,到山东梁山那里去,却看不到这八百里梁山泊的壮观景象了,不想自己穿越过来这个时代竟然有幸亲身感觉一下,实在是不虚此行了。

  秋风送爽,和众人一同站在船上,望着那舟行风波里,身在画中游般的美景,赵雅萱只觉得有无尽的畅快。在前世,要找到如此美丽的风景已经很难了,那种清新的空气让她呼吸也变得频繁了,那带着泥土的芬芳,带着水汽的清凉,让她仿佛进入一个如梦似幻的世界。清澈的水面倒映着飞过的雁阵的身影,惊得水中的鱼儿都四散游走,潜入深水中去,吐出了一串串水泡来。水中的芦苇正是开花的时节,半青半黄的苇叶随风而舞动,仿佛是为了欢迎来客一样。有的芦花也因为风的吹动,飞向了天空,去寻找它们另一个扎根的地方了。

  偶尔在水中有一团团水草漂过,这给了赵雅萱很大的感触。她觉得现在自己就像这无根的水草一样,不知自己的明天将要漂向哪里去。

  就在赵雅萱胡思乱想的时候,她突然觉得身体一震,原来船已经靠岸了。当下,在一个喽啰的扶持下下了这艘船。

  上了岸,走过一不段平坦的地方,才进入梁山的范围,赵雅萱和豆腐西施一起跟在众人身后,不禁好奇的东张西望,这里四处都是树木,除了一些四季常青的树种之外,其它的树上那些树叶开始变黄,掉落了。萧瑟的景象让赵雅萱的心中也多了一丝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