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别急,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老者望了一眼带着些愤怒望着自己的羽墨微征下,随即笑道:“别生气,那只异兽对你们而言或许会有危险,但看现在的情况,你的那名女孩是不会有事的。”

  开始时,羽墨还以为镜灵要阻止自己救冷翎,但随后听到老者的话后,微愣下,半响道:“什么意思?”

  老者笑了笑:“你看看就知道”说着老者收回了手,目光投向了冷翎。

  羽墨皱了皱眉,眼睛也紧盯着那道黑影。

  只见黑影一闪,冷翎愣了下,随后望着一直盯着自己看的两人,顿时一惊,她感觉到身后多了一只东西,毛茸茸的,冷翎顿时一跳,小脸一白,小手反射般身后抓去、入手的果然有东西,毛茸茸的,暖暖的,触感不错,但此刻冷翎由于羽墨的脸色影响,顿时小手一甩便想把抓住的东西甩出去,结果往前一挥,不但没有将手中的东西甩出,反而感觉身子一凉,那单薄的浴袍直接滑了下去。

  虽然大敌当前,但一见这种情况,她的小脸还是不由的一红,突然,一只黑白相见的小东西,出现在冷翎的眼中,两双可怜兮兮的大眼睛里有两道白色的闪电痕迹,仿佛是一道闪电硬生生的刻在上面似的,在黑色的眼珠里,这一道纯白色的痕迹格外的耀眼,这耀眼的闪电也给这只看似柔弱的小东西增添了无视的神秘感。

  “闪电貂!”一声惊呼从羽墨的耳边响起,羽墨转头,一张略微惊讶的老脸出现在眼中。

  “闪电貂?”羽墨回头望着那小东西,微微点了点头,的确,这东西的确能让人想到,它跟闪电有些联系,只见那生物长的像貂,但它的尾巴却是闪电状的,而眼睛也是有道白色的闪电,速度也不辱没它的名字,的确是快如闪电,就连羽墨用尽金丹的实力也只能看到那貂的黑影而已。

  想到这,羽墨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让这个身怀无数宝物的镜灵惊讶,虽然说闪电貂的速度很惊人,但应该也不足以让这名眼比手高的镜灵惊讶才对。不过此刻羽墨可来不及询问了,他的眼睛直盯着那闪电貂,只要那闪电貂对冷翎又一丁点的恶意的话,羽墨必定会出手取其性命,虽然闪电貂的速度很快,但身怀秘法的羽墨有绝对的信心在其没出手时将其抹杀!

  闪电貂用那可怜兮兮的眼睛望着冷翎,这足以秒杀所有青春少女的眼神,顿时让冷翎产生了一丝收起为宠物的欲望,闪电貂见冷翎眼中闪过的挣扎之色,那毛茸茸的小脸配上那双充满灵性的大眼睛,其诱惑力顿时直线攀升。

  过了会,闪电貂仿佛发现了什么,圆球般的可爱躯体向下一动,那浑圆的肉掌抓起了冷翎那快要藏不住身子的睡袍,轻轻的拉起,将冷翎的身子尽皆覆盖。

  冷翎望着闪电貂的动作,顿时小脸微微一红,眼睛偷偷的望向一旁观看的羽墨,只见羽墨的眼睛直勾勾的望着这边,小脸便更加红润了,小手抱过在一旁等着领工的闪电貂,前者的大大的眼睛横了羽墨他们一眼,便抱着闪电貂回床了。

  被冷翎横了一眼,羽墨两人对视一眼苦笑了下。

  “那个闪电貂是怎么回事?”过了一会儿,羽墨终于忍不住对着镜灵询问起来。

  镜灵望了好奇的羽墨一眼,嘴角微勾的道:“其实在刚刚我就注意到这小家伙了,它从邪灵阵出来,开始时我的确感觉到了它那嗜血的情绪,不过在刚刚你的女朋友出来后,这闪电貂却突然间变的极其温顺,可能这跟你的女友的体质有关吧。”

  体质?羽墨一愣,自然之体?

  镜灵微微一笑,眼睛望着那小东西道:“闪电貂,因为其外貌如貂,速度快如闪电,所以人称其为闪电貂,闪电貂据说是在另一个世界里的生物,这我也只是在我主人口中得知的,不过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前主人提到的,闪电貂的一些天赋技能,他的天赋技能跟你的女友的体质倒有些相同”

  “天赋技能?”羽墨疑惑的望着镜灵,那小东西的速度已经快的惊人了,难道这还不能算天赋技能?

  镜灵摸着自己的白色胡须,眼睛微眯着盯着那只被冷翎蹂躏中的小东西缓缓的道:“别小看这小东西,如果让人知道它在此处的话,我们可能就无法保住它了,如果要保住,那其实得罪的人,绝对比得罪一个独罗宗还要可怕,它的天赋技能就连一些渡劫期强者争先恐怖的抢夺呢。”

  连渡劫强者都要争夺的技能?羽墨愣住了,转头,盯着冷翎手中的闪电貂,羽墨顿时疑惑,这点小东西有什么天赋技能值得渡劫强者抢夺的。

  “呵呵,你可能没发现,不过你注意一下,你刚刚没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镜灵对着羽墨微笑着问道。

  羽墨皱了皱眉头,然后望了望冷翎,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结界!?”声音又惊又疑,羽墨的脸色也变的古怪了,他记得自己在布阵的时候特地设了一个结界,结界其实就是羽墨身体里的灵气直接撑开的一个防护罩而已,不过这防护罩的强度最少也是金丹级别的才能进入,而由于冷翎的特殊体质,使羽墨对冷翎很放心,而现在镜灵的问话却让羽墨愣住了,冷翎能进入自己布的结界很正常,但那只闪电貂能进入不就不正常了,要知道想突破羽墨召唤出的结界也至少要有金丹级以上的实力才行,而从小东西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至多也就是名四阶异兽,也就是相当于融合期的修真者实力而已。

  看到羽墨又惊又疑的脸,镜灵微微一笑道:“没错,除了你的那没什么作用的结界外,我那阵法也不只是隐藏红光而已,而这闪电貂却能轻松的穿过,这就是他那无视阵法的天赋,渡劫期强者所需要的是渡过天劫,然后踏破虚空飞升成仙,而渡过天劫者少之又少,所以现在的渡劫强者大多数都会寻找些天地宝物帮助自己渡过天劫,其中有些天地宝物都会自己衍生出一种结界,从而阻止外界对自己的伤害,这种结界就连渡劫期的高手也无法破解,当时渡劫强者们也只能找些可以应对这种结界的东西来帮助自己采集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而这种闪电貂呢,也是渡劫期寻找的一种,有了闪电貂,就让其可以成为那些需要这些天地宝物的人的手,从而得到结界中的天地宝物。”

  闻言,羽墨顿时征住了,望着小东西的眼睛也变的格外火热了。

  “有人!”镜灵皱了下眉头,低低的说了声。

  羽墨回过神,一回神,羽墨就明显感觉到有几道强大的气息在这层楼的四周来回扫动:“金丹强者?!”

  镜灵点了点头:“他们应该是被刚刚出现的光柱所吸引的,不过这房间在我的遮掩下,他们暂时是发现不了这里,我们现在也不需理会他们。”

  闻言,羽墨松了口气,那些气息的主人明显都是些不好惹的任务,虽然说刚刚恢复金丹实力的羽墨在他施展的秘法后,要逃跑也是不难,但如果要带着冷翎的话,那就有点不太可能了。

  此刻在房间楼上,几个人御剑悬停在上方。

  “黄老头,你的碎地步越来越精进了嘛”一声大笑声突然从楼顶传出,只见一名虎背熊腰,脚踏一把巨型长剑,长着白色羊胡须,但一脸霸气不减当年的老者,望着站在楼顶上的瘦老头。

  被称为黄老头的老者,抬头望了下天上的人,微微笑道:“朱老头的御剑术也不差嘛,就连飘渺仙子的速度你都能赶上了”说着老者望了望在这房顶三人中的最后一人。

  这是名美貌女子,身穿白蓝色裙袍,腰间系着一条蓝色带子,紧系的带子勾勒出了女子动人的曲线,一头青丝如同瀑布般往下垂,最终在其臀部静止,此女子的样貌也是极其妖媚,举止之间,散发出一种只有成熟女子才所具有的妖媚,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在那妖媚的脸庞上却挂笑淡淡的微笑,微笑中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在三人对比下,这名女子的气势不像其他两人一般宏伟,前者的气势趋向于收敛,在看两人有些恭敬的目光,不难看出,此女子的实力比前者更加的高,不然其决不会让一名体婴和一名剑婴高手露出如此的神情。女子扫了扫两人,然后轻轻的道:“二老要念旧就等以后吧,我想你们也察觉到那股邪恶的气息了,据我所知这气息应该只有邪灵阵,这种邪阵才会散发出来的,不过看现在的样子倒没有发现我想象中那恐怖的事”

  黄老点了点头:“莫非,邪灵阵已经被压制了?”

  “不可能,我从没听过邪灵阵被人压制的事例,如果真要说的话,倒有一股势力有这种功法,不过这个势力应该不会派一名布阵师来这种小地方。”一边说着,女子一边对朱老点了点头,仿佛在意示什么。

  朱老在飘渺仙子的意示下,闭上了眼睛,一股澎湃的灵识扑天而出,随即包裹了整个楼层。

  过了一会儿,朱老收回了灵识,而其脸色也苍白了一点,显然使用如此庞大的灵识还是会有些副作用的。

  见其收回灵识后,飘渺两人紧盯着朱老。

  朱老见到两人的眼光,顿时无奈苦笑一下,摇了摇头。

  见此景,飘渺和黄老也相续的皱了下眉头,突然飘渺直起身,在这片安宁的大地上向起一道响彻天际的声音:“请在此布阵的布阵师出来讨论下,您刚刚的邪灵阵我们可以帮您进行压制。”一道道的回声在这片大地上回响着。

  过了良久,黄老轻轻道:“莫非他已经离开了?”

  飘渺仙子望了望远处,随后摇了摇头:“没有,我没感觉到我设下的结界出现波动,看来是人家不想理会我们,我们暂时告退吧,得罪一名布阵师,那可不是一项明智之举。”

  闻言,其余的两人也点了点头,飘渺仙子都如此说,他们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当即三人便散离了。

  房间里的羽墨感觉到哪气息慢慢走远顿时松了口气,眼睛望向镜灵,只见镜灵的老脸露出一丝嘲讽:“雕虫小技。”

  镜灵的话刚一落,房顶原本应该已经远去的气息又再次出现了。“看来他们真的走了。”飘渺仙子四周环顾了下,摇了摇头,叹息道:“走吧。”说着小手一挥,人便踏上一把精致的长剑,消失在天际间了。

  黄老和朱老对视一眼相互苦笑一下,两人在房顶上聊了几句客套话便各自离去了。

  羽墨惊讶的望着房顶,没想到这些人还有这一手,如果刚刚镜灵把结界去掉的话,那他们的踪迹可就完全暴露了,还好镜灵多年的经验救了他们。

  见到羽墨惊讶的眼神,镜灵笑了笑:“这种手段我不知道几千万年前就遇见过了,还骗我,他们还嫩了点。”

  羽墨点了点头,随后他把目光投向一边疑惑的望着自己的冷翎,羽墨温柔的一笑:“先休息吧,明天还要去独罗宗看看呢。”

  “呵呵,好吧,不打扰你们的好戏了,我先走了”镜灵为老不尊的坏笑了下,虽然也不给羽墨反驳的机会,身体一动,便消失在空气中了。

  羽墨鄙视了下镜灵的为老不尊,随后便自己盘腿在一边修炼了。而冷翎因镜灵的话而红润的小脸见到羽墨在一盘修炼后,小脸顿时松了口气,不过心里却略有一种失落落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