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胖子领着赵毅告别真人,向殿外走去;未及门口,便见一个青年修士兴冲冲入殿而来。

  这修士白衣白袍,手中攒了一把合拢的沉香扇,颌下微须,白净脸皮,一双桃花眼有气无力的半眯着,加上走路时略为摇摆的腰臀,看着挺轻佻的。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原本走在右侧的胖子忽然向左斜行了一步,便挡在了青年人前行的路上;若是两人都往前再跨一步,便要撞在一起了,那年轻人兴冲冲往前的身子一顿,一个急停,刚好在距离胖子一步的地方停了下来。

  胖子好像没看见前面有人一般,又是一步跨了出去,这一步,跨的有点急,步子有点大,硕大的身躯带着破空之声,如同野牛撞山一般直撞过去。

  那年轻人向侧后方急速一跃,避开了胖子直撞过来的身子;看清了前面的人,急怒道:“庖师弟,你这是干什么?”

  胖子咧咧嘴,不依不饶的便要向年轻人再撞过去。

  年轻人一看势头不对,长着脖子就高呼道:“张师伯……”

  张真人嗯了一声,呵斥道:“小七,你干什么呢?”

  胖子闷闷地说道:“没什么,看见游斌师兄,想跟他亲近亲近。”

  张真人哼了一声,说道:“去,去,干正经事去,少在我这里聒噪。”

  胖子应了声是,却站在原地不动,直直地看着那位游斌师兄。

  赵毅看这位叫游斌修士略显小心的从胖子身边挪过去,一到胖子身后,便加快了脚步,显然是挺畏惧自己这位胖子师傅的。

  见赵毅带着笑意看着自己,这位游斌修士龇了龇牙,恨恨地盯了赵毅一眼。

  赵毅一愣,心想,我又没招你又没惹你的,你瞪我干啥呢?

  这时,胖子拍拍赵毅的肩膀,努了努嘴,提示该走了。

  赵毅跟着胖子走出大殿,听见身后那游斌正在给张真人见礼,“弟子郑游斌给师伯请安了,听说……”

  ……

  赵毅一边走一边问道:“师傅,这个叫游斌的人是谁啊?看样子比您年轻不少呢,怎么会是您师兄呢?”

  胖子啐了一口,说道:“他年轻,他比我大二十岁还不止呢,比定乾师兄还大几岁呢。”

  赵毅惊讶道:“那不是快八十了?”

  胖子嘿嘿一笑,道:“谁说不是,这家伙叫郑游斌,是咱们乾元宗玄武一脉山主郑真人的独苗呢;我叫他真有病,这家伙可不是就是有病!男人嘛,要拼命修炼,实力是最要紧的,把个样子整这么年轻干什么?还不是想着靠一副好摸样娶了云瑶师姐去?我呸!这一门心思靠女人的家伙,什么玩意嘛?”

  此时,两人已经来到殿外广场之上,胖子让赵毅站着,他自己走到了赵毅的身后;“啪”的一声甩了个响指,赵毅便感觉到自己双脚被分开,身子瞬间被抬高;那坨虽然目前还不怎么大,但是绝对是宣扬男子雄风的玩意儿,隔着裤子贴在了清凉的物体之上;一愣神,便发现自己双腿正骑跨在牛云背上,眼前便是牛头和牛角。

  胖子说道:“毅儿,坐好了,我们回去了。”

  一声呼哨,云牛离地而起,向着山脉之下急速而去。

  须臾间,便已到了箕水殿外,要说这速度,真是没说的;尤其是从青龙殿那全山脉的最高点直冲而下,急冲急停,简直就如同蹦极一般刺激。

  看赵毅除了惊讶并无害怕胆怯之色,胖子笑呵呵的说道:“毅儿不错,好胆量!难怪听师姐说,你敢独自一人去攀爬万丈冰崖呢。”

  赵毅笑笑,胖子双腿一夹,收了云牛。

  要说胖子这驭云收云的动作也是与众不同啊,别人都是剑指一指,放出云来,胖子偏生是响指一甩,生出云牛。

  收云也是大不相同,赵毅见过云瑶姑姑的收云动作,那是剑指往回一收一立便收了法云;这位胖子师傅收云不用手,两腿一夹便收了法云。

  这师傅,挺搞怪,挺好玩的。

  赵毅问道:“师傅,我看那游斌师叔好像挺怕你的,这是怎么回事啊?”

  胖子哈哈大笑道:“那一门心思靠女人的家伙被我揍了两次,所以看到我就躲,这次大概是他得到消息,说我们师兄弟都走了,才跑师傅那去的,谁知道碰见了我。要不是师傅在那看着,我还能揍他一回!”

  “师傅,您为啥揍他啊?”赵毅奇怪的问道。

  胖子哧了一声,不屑的说道:“哼,我为什么揍他?”胖子领着赵毅一边往箕水殿走,一边说道:“我师姐和三师兄定乾两个郎情妾意的,你这小家伙应该知道吧?郑游斌这家伙,居然趁着定乾师兄受伤离山的时候,缠着云瑶师姐不放。你说他想娶老子的师姐也不是不可以,当时不是三师兄受伤甚重,连宗主都没有办法,师兄当时觉得自己无缘仙道,黯然离山等待老死了嘛。老子当时还觉得他真有病是玄武山主之子,修为也还凑合,和师姐挺登对的。”

  说到这里,刚刚跨进殿门,胖子好像忽然怒火爆发一般,大声吼了起来:“结果老子趁着出外晃荡的时候,查了一下这孙子。他娘的,这货居然在外面养了好几个外室,我~操~他~妈~的。这事情如何能忍?于是老子赶回宗门,找了个机会和这货切磋了一场,将他扒了个精光,虽然事后被师尊关了半年,不过也挺解气的不是?后来,老子又找了个机会,又揍了他一次。这不,这小子一看见我,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

  说到这里,胖子忽然痛心疾首的道:“要不是师姐一门心思的要等三师兄,不理真有病,真要听了我的劝,嫁给这么个一门心思靠女人的烂人,那你说,我岂不成了千古罪人?枉师兄师姐这么疼我照顾我,呜呜,我真不是东西!”说着话,抬起手来,“啪啪”抽了自己几个耳光,就这么坐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赵毅站在一边傻眼了,这叫个什么事啊?

  还好,只是哭了几声,胖子就擦了眼泪站了起来,向侧间静室走去,这里是胖子平时休息生活的场所。

  胖子在面对房门的主位上做了,示意赵毅坐在边上的椅子上。

  赵毅坐下来,又好奇的问道:“他不是喊你师弟的么?难道他还打不过您?”

  胖子这回乐呵了,说道:“嘿嘿,那货那点修为,都是靠着他爹身为玄武山主,勉强堆上去的,要论打架,这一门心思靠女人的家伙哪里会是我的对手。他老子博奇真人执掌乾元宗玄武山一脉,在修真界威名赫赫,倒是个人物;只是不会生儿子,生出郑游斌这么一个废物来,真是可惜了。

  不是你师傅我吹牛,师傅这打架的本领那是天生的,就拿大师兄来说,他是合神二品,比我高太多,我打不过他;但是二师兄合神一品的修为,真要打起来,他也不一定有把握能赢我。四师兄腾云后期的修为也比我高,但是四师兄肯定是打不过我的。”

  赵毅想起定乾道长,哦,现在应该是定乾师伯说过,自己这个胖子师傅好像被张真人许为乾元宗御剑期第一人,能越阶而战,且能战而胜之的牛人呢。

  赵毅又问道:“师傅啊,您为什么说那个游斌……呃,有病是个一门心思靠女人的家伙啊?”

  胖子不屑的说道:“那货的一身修为靠丹药堆上去不说,而且胆小怕死的很,他那点小算盘,整个乾元宗的人都知道;他不就是想找一个实力高强的双修伴侣,在渡金丹雷劫的时候好有个靠山?”

  赵毅奇怪的说道:“渡劫还能找靠山?”

  胖子呵呵一笑,说道:“当然,双修伴侣之间神魂相通,一人渡雷劫,另一人可分担劫数,可是他也不想想,若是伴侣出手担劫,这出手的伴侣便要承担双倍的天劫,这难度,若是男人给女人承担,那也无话可说;可想找个女人给自己当靠山的男人……啧啧,亏他想的出来。”

  赵毅一听,心下也是鄙夷不已:尼玛,这不是给大老爷们丢脸么?看来,这吃软饭的货,不但俗世中有,便连这修真修仙的也是有的啊。

  此时,进来几个男子,看服饰,应该是杂役一流,当先一个杂役向胖子行了一礼,说道:“殿主,晚膳已经准备好了。”

  胖子大大咧咧的说道:“啊,晚膳准备好了,就送上来呗。哦,对了,从今天起,胖子我也有徒弟了。呶呶,你们要看好了,这小娃娃就是我的开山大弟子,下次别认不到了。”

  “殿主?”赵毅惊讶了。

  “嗯嗯,你师傅我就是这箕水殿的殿主呢,当这个箕水殿殿主的时候,为师的才不过御剑中期的修为;在咱乾元宗,老子这可是独一份呢。”胖子抖着浑身的肥肉,得瑟的说道;而且由于刚刚做了师傅,这自称也是混乱的很,一会儿“你师傅我”,一会儿“为师”,一会儿又变“老子”了。

  几个杂役答应一声,退了下去。

  不一会儿,饭菜便送了上来。赵毅一看,好家伙!半人高的桶,一桶米饭一桶肉。

  杂役将饭和菜盛了上来。

  闻着饭香和肉香,赵毅的肚子“咕咕”直响,这才发觉,原来自己连中饭都未曾吃过呢。

  胖子端起饭碗,一边往嘴里扒拉饭,一边对赵毅说道:“徒弟,先吃饭,吃完饭师傅再跟你说道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