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看着劈面而来的锄头,王家俊大惊失色,连忙便想闪躲,可是还在踉跄后退的他哪里来得及做出闪避的动作,只匆忙的略略低了低头。

  “咵”的一声响,王家俊避开了锄头尖,却避不开锄头柄,木质的锄柄狠狠地击在王家俊的头上。

  “咔嚓”,断的是锄柄,裂开的是头骨;顿时鲜血飞溅而出,王家俊仰天便倒。

  一见血,背后的蓝光更盛,王家豪更加疯狂了;丢了折断的锄柄,左右一看,操起一柄牛耳尖刀,嘴里神经质的喃喃地念叨道:“我自己取,我自己取,不给我,我就杀了你们。”一边念叨一边便冲进屋去。

  房间内,周氏正用一块毛巾给王豹擦着脸,擦的是那么的认真、那么的专注,以至于院子内的惊变和声音竟是充耳未闻。

  房门被“嗵”地一声撞开,桌上的蜡烛顿时一阵摇晃,房内的光线明灭不定。

  周氏一个激灵,不满的回身说道:“谁呀?开门也不……”

  突然看到王家豪持刀闯了进来,大惊失色的说道:“豪儿,你干什么?你拿着刀干什么。”

  看王家豪一脸疯狂的逼过来,周氏向后退了两步,大腿撞在床沿,已经退无可退。

  周氏伸出双手惶急的说道:“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看着周氏推拒的手势,王家豪一脸怒色,口中骂道:“你也不给,你也不肯给,你也该死,你也该死!”

  冲进周氏的怀里,牛耳尖刀连捅三刀。

  背后的蓝光瞬间熄灭。

  王家豪猛然一个寒颤,似乎清醒了过来。

  看着周氏缓缓软倒在地上,鲜血从腹部汩汩流出,看着周氏瞪大的双眼中不可置信的神色,王家豪懵了,大声叫道:“娘!娘!”

  伸手想去扶住周氏,却听见当啷一声,牛耳尖刀坠落于地;王家豪看到了自己手上满是鲜血。

  王家豪跪坐在地上,口中喃喃地说道:“我杀了我哥,我杀了我娘,我杀了我哥,我杀了我娘,我杀了……呵呵,呵呵,呵呵。”……王家豪疯了。

  粘在王家豪背后的蜘蛛忽然掉落了下来,只见王家豪脖子上出现了一个手指粗细的洞,鲜红的血肉裸露了出来,却奇怪的没有血流出来。

  王家豪的腰忽然一直,眼睛瞪的老大,张开嘴“嗬嗬”叫了两声,便再无声息,眼中的神采也完全消失不见,便如同忽然之间就死了一般。

  或许只是一眨眼,或许又过了很漫长的一段时间。

  王家豪的身子由内而外冒出了淡淡的黑雾,黑雾越来越多,慢慢的将整个身子都包裹在了里面。

  在透明的黑雾中,原本如同死去一般的王家豪,手指忽然微微地动了动,眼珠子也艰涩的转了转;接着,双眼轻轻地眨了眨,慢慢地恢复了光采,看着眼前的黑雾,忽然说道:“这东西,真讨厌。”

  这声音显然已经不是王家豪的了,如果赵毅在,便一定可以知道,这声音的主人应该是曾经进入他的魂府,险些吞了他的神魂,占了他的身躯的周离邪。

  王家豪慢慢地站起身来,在满地鲜血之上,周身黑气缭绕之下,活动了下手脚,满意的自言自语道:“这具身躯虽然不如那具,但也还算不错了。”

  将手掌举到眼前,痴痴地看着,喃喃地说道:“我知道你不甘心,可是,我也是要活命的啊?你不要怪我,是你太轻信,太想不劳而获了。”

  忽然又桀桀笑道:“被人用雷劈过,当然要弱很多;如果你不疯掉,神魂不错乱分裂,我又如何能吞掉你的神魂,占据你的躯体?你知不知道吃了几万只蝙蝠是什么滋味?”

  又看了看未曾瞑目的周氏和人事不省的王豹,微微叹息道:“吸了几万只蝙蝠的血肉,使了几万次魔门的功法,我如何还能回头?幸好,这里有一家至亲的血液,足够我入魔之用的了。”

  似乎要把这些年没说的话一次都说完,王家豪喋喋不休了半晌。这才站起身来,走出门口,将王家俊的尸体拖进房内,关好房门。

  将王豹的身子拖下地,原先昏迷不醒的王豹,似乎被从床上拖下来的震动给惊醒了过来,眼睛微微地睁开一条缝,因为过于虚弱,根本不晓得发生了什么。

  看着微微睁眼,神志不清的王豹,王家豪认真的想了想,幽幽的说道:“我已经吞了你儿子的神魂,占了他的躯壳,虽然我要入魔,但是也不想做的过绝了,……算了,他们已经投胎去了,我也送你上路吧。”捡起地上的牛耳尖刀,在王豹的脖子上轻轻一割。

  将三具尸体并排放着,王家豪脱了外衣,裸了上身;然后走到周氏的尸体前,俯下身去,“嗤啦”一声,撕开了周氏的外衣……

  ……

  散发着淡淡清辉的上弦月,被乌云悄悄地遮住,只有少许星光的夜空顿时暗淡下来,大地黑漆漆的一片。

  房间内,王家豪盘坐在遍地鲜血之上,身前放了四颗心——是人心!

  三具尸体并排放在一起,每一具尸体的胸口处都有一个碗口大的洞,王家豪裸着的上半身上,也有一个碗口大的洞。

  没了心的王家豪闭上眼睛,嘴角带着一丝笑,双手剑指一合,做了个相当玄妙的手势,口里曼声而吟:“以我血肉,祭于魔尊。献祭,入魔……请魔尊。”吟罢,动作一定,再无声息。

  ……

  王家豪的魂府之内,光华微微一闪,一道身影出现在魂府之内,看着面前匍匐于地、做着恭迎姿态的黑漆漆的神魂,问道:“你要入魔?”声音柔媚入骨,透着万千风情,竟是一个女声。

  匍匐在地上的神魂霍然抬头,奇怪的说道:“怎么不是魔尊大人前来。”

  那女子“咯咯”娇笑道:“魔尊大人闭关中,所以是本圣女前来。怎么,你不满意?”说着,踱了两步,轻纱微动,体态婀娜,腰摆如蛇;仅仅两步,便演绎出风骚入骨的媚态,祸国殃民的身姿。

  王家豪赶紧低了头,说道:“不敢。”

  那圣女看向王家豪,眼波流转间,一股淡淡地神念笼罩了王家豪的神魂。

  王家豪知道这是魔教圣女在探查他的神魂,以验真伪;于是低下头,放开心扉任由查探。

  片刻之后,圣女道:“原来你已无法回头。这么些年来,你倒是第一个主动入魔的修真者。不错,不错。”

  说罢,素手轻扬,结了一个玄奥的手印;樱唇轻启,空灵圣洁的声音在魂府内悠悠响起:“以我之身,奉与魔尊,以我之血,敬于魔神;汝入魔门,便入我心,以魔尊之名,遂尔心愿——接引。”

  随着声音,原先笼罩这神魂的神念突然光华闪烁。少顷,光华一收,王家豪的神魂抬头一看,圣女已经不见;有娇媚的声音在神魂深处响起:“你既自求入魔,我便已魔尊之名,赐你魔门使者之职;行走人间,播撒痛苦、悲哀、仇恨与欲念。传你三部魔门无上法门,方便行事;倘有变故,魔尊自将庇佑与你。”

  ……

  盘坐与地的王家豪忽然睁开眼来,看了看放在面前的四颗人心;印诀一起,口中念念有词。

  须臾间,地上、尸体上、心脏上的鲜血突然动了起来,向王家豪那颗摆在中间的心脏急速汇拢了来,王家豪的心脏微微弹动,便如长鲸吸水一般;不过片刻,三具尸体便被吸成了干尸,而地上的鲜血也被吸得干干净净,而自己的心脏却变得如琉璃般光华夺目,这分明是魔门的血炼之术。

  王家豪剑指一引,琉璃般的心脏便飞入体内,胸脯上碗口大的洞慢慢的合拢,直至没有一丝痕迹,地上的三颗干瘪的人心忽然碎裂,化为齑粉。

  印诀再变,原本围绕在王家豪身外的黑雾如退潮般涌入体内,王家豪的脸上黑气一闪,转瞬消失;原本稚嫩的脸庞变得丰神如玉,哪有半分魔道中人的样子?赫然便是魔门蔽天之术。

  王家豪吸一口气,收了印诀站起身来;看向地上的三具干尸,忽然感到眼中一片模糊,两颊一片冰凉,用手一摸,原来是泪水。

  叹息一声,幽幽说道:“为什么要流泪呢?我帮你变强了,不是已经达成你的心愿了么?”这声音,居然就是王家豪本来的声音。

  转过身来,抬腿往门外走去;走到门口时,袍袖一挥,桌上的蜡烛翻到在床上,顿时便烧了起来。

  王家豪走出院子,轻轻关上了院门,抬头看了看密布乌云的天空,又看了看漆黑而不可见的远山,快步而去,转眼消失在黑暗之中。

  就在王家豪关院门的时候,东头的转角处出现了影影绰绰的几个人影;原来是王豹的哥哥王虎和几个王氏族人,在伺候老太爷睡下后,正摸黑回家,刚好路过转角,心里有些忐忑,便向弟弟家的方向看了一眼。正好看见王家豪关门的背影,不禁“咦”了一声道:“这不是家豪么?这么晚了他还出门干什么?”

  其他族人也停下脚步,疑惑的望向王家豪离去的方向。

  看着转眼便消失在黑暗中的王家豪,王虎心下疑惑不解,匆忙的赶到门口,推开院门,看屋内红彤彤挺亮的,朝院内叫道:“弟妹,弟妹。”

  没有回音,王虎心中出现了大事不妙的感觉,又叫道:“家俊,家俊。”

  还是没有回音,王虎几步跑到门口,一推门,“轰”的一声,熊熊火焰穿门而出,王虎向后猛地跃出,看着熊熊大火呆滞了片刻,抹了把被熏的漆黑的脸,大声叫喊起来:“着火啦!着火啦!快来人救火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