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圣皇路
作者: lee的笔记
字体: 特大
颜色:          

  姜尚一朝得赏,近抵旁人半生的奋斗。

  不说姜尚姜子牙回家之后,马氏与宋异人如何为他庆功。妲己却抱着玉面琵琶坐在月下深宫中落泪。三妖虽然法力浅薄,但是关系却是真真的情同姐妹。现在自己的妹妹遭此劫难,苏妲己是心痛难忍。想到姜子牙,心中恶气难消,不自觉的运起妖法想要灭掉姜子牙。

  忽然这丝外泄的妖气,被玉面琵琶吸进。妲己大喜。

  “难道是妹妹没有被那恶道赶尽杀绝?是了,妹妹一现妖身,大王自是吓得不轻。随后我要连忙要了妹妹的做念想,想那恶道大概是没有再详细端倪。这才令妹妹留下一线生机。”

  妲己轻轻抚摸着玉面琵琶,不断输入妖气唤起了玉面琵琶精快要泯灭的灵魂。

  “妹妹,不管如何,姐姐都会让你恢复如初的。”

  次日,妲己忽然拿着一副图,献与帝辛。上画一台,高四丈九尺,殿阁巍峨,琼楼玉宇,玛瑙砌就栏杆,明珠妆成梁栋,夜现光华,照耀瑞彩,名曰:“鹿台”。将玉面琵琶精束之鹿台,接近月华,可帮助她恢复。

  “大王万圣至尊,贵为天子,富为四海,若不造此台,不足以壮观瞻。此台真是瑶池玉阙,阆苑蓬莱。大王早晚宴于台上,自有仙人、仙女下降。陛下得与真仙遨游,延年益寿,禄算无穷,叨唠些福庇,永享这人间富贵荣华,也是羡煞仙人!”

  帝辛大喜,“美人真是深得吾心。但此台工程浩大,可命何官督造?”

  “大王难道忘了,前几日不是封赏了一个道德之士,姜尚姜大夫吗?此人既通阴阳,又晓仙凡。当是不二之人选。”

  “甚好!来人传姜大夫觐见。”

  姜尚听到旨意,心中不安,当即为自己卜算一卦,发现朝歌已成死地,若自己不尽快离开朝歌,就是大难临头,自身难保。

  姜尚面不动色的前往王宫觐见大王,心中却拿定主意,一定要走,去西岐。卦面明明白白的显示自己的机缘在西岐。

  姜尚看到手中的建造图,说道:“此台高四丈九尺,造琼楼玉宇,碧槛雕栏,工程浩大。若要完成此台之工,非三十五年不可!”

  心中却说:“鹿台之工,劳民伤财。而且因果重大,我本就无缘仙道,再造大孽,恐有身陨之危!不管是为国还是为己,此台并不能造。”

  妲己看到姜尚抗旨,十分的高兴。当即向大王说道:“姜尚乃方外术士,神通广大,那有三十五年完工之理!恐是狂悖欺主,应当罪属砲烙!”

  “大王,微臣不敢妄言。若是大王强行征召徭役建造鹿台,是会动摇国之根本。恕臣抗旨!”

  “好你个姜尚,不思为王解忧,还敢诽谤君王。与孤拿下,醢尸齑粉,以正国法。”

  帝辛大怒,立刻下旨。姜尚一听,立刻运起遁术,逃回家中。

  “老匹夫,听见‘拿’之一字就跑了。礼节法度,全然不知,哪能跑得了?呵呵呵~~”

  看着姜尚狼狈而走的样子,帝辛心中对于仙人的敬畏就是更加淡薄了。仙人也不过如此。自觉是将仙人踩在了脚下,故而大笑起来。

  妲己代大王下旨捉拿姜尚,高兴的帝辛也不在意。结果造成了妲己当政的后果,一切源于今天。

  姜尚回家之后,便要马氏与自己一同逃亡西岐。马氏看着惹怒君王的姜尚,自觉跟着姜尚前途暗淡。便要姜尚一纸休书断绝关系。

  姜尚看在一日夫妻百日恩的情谊伤,再三劝阻,希望马氏和自己一同离开。可是马氏十分的坚决。无奈姜尚一纸休书彻底断绝了两人关系。

  在和自己的大哥宋异人辞行之后,姜尚姜子牙独身前往西岐。开始了自己的传奇。

  且说时光飞逝,七年一晃而过。西岐在伯邑考的主持下,日益富强起来。可是伯邑考的祖母却在这几日忆子成病,十分的想念姬昌。

  伯邑考思量着时机也算成熟,便要前往朝歌,请回父亲姬昌。

  朝中大臣多数阻谏,伯邑考执意如此。

  “父王有难,七载禁于异乡,举目无亲。为人子者,于心何忍。所谓立国立家,徒为虚设,要我等九十九子何用!我自带祖遗三件宝贝,往朝歌进贡,以赎父罪。”

  众人无奈。伯邑考将政事托付给姬发,要求大臣辅政,便带着一队人马前往朝歌。

  姬昌心有所悟,当即卜算一卦。经过七年的摸索,姬昌已经将八卦推演之小成。卦上显示,自己的劫数已满,当可回归。不过心中的不安却难以消除!

  伯邑考入得朝歌之后,求见大王。但是帝辛压根不想见这个西伯侯之子。

  伯邑考无奈,只好寻求丞相比干的帮助。比干感其孝道,虽所献奇珍可能令大王更加成迷,玩物丧志,但是还是向大王禀报。

  帝辛听到奇珍来了兴趣,妲己也十分想见见这个不似凡人的伯邑考。当下准了。

  伯邑考带着奇珍上朝。展现珍宝之能。

  七香车,乃轩辕皇帝破蚩尤于北海,遗下此车,若人坐上面,不用推引,欲东则东,欲西则西——乃传世之宝也。

  醒酒氈:倘人醉酩酊,卧此氈上,不消时刻即醒。

  白面猿猴:虽是畜类,善知三千小曲,八百大曲,能讴筵前之歌,善为掌上之舞,真如呖呖莺篁,翩翩弱柳。

  帝辛与众位大臣见此珍宝,当是眼界大开。伯邑考趁此时机,想要赎回姬昌。

  帝辛有些难捱,十分想要这些珍宝,又不想放走姬昌。

  “听闻公子善能鼓琴,真世上无双,人间绝少。若是能令大王开怀,臣妾自当说服大王释放西伯侯。”妲己忽然开口说道。

  伯邑考眉头皱起。但是其他西岐之人却喜上眉梢。妲己师从伯邑考,众人以为这是妲己在帮助西岐,喜不自禁。

  妲己不给伯邑考拒绝的机会,当下将伯邑考送给苏妲己的木琴拿上来。伯邑考看着木琴神光暗淡,又有一丝阴气附着其上,不禁暗叹一口气。“妲己还是被害死了!”

  清了清脑中杂念,立即盘坐抚琴。

  只听音韵幽扬,真如戛玉鸣珠,万壑松涛,清婉欲绝,令人尘襟顿爽,恍如身在瑶池凤阙;而笙篁箫管,檀板讴歌,觉欲气逼人耳。

  白猿忽然轻敲檀板,婉转歌喉,音若笙簧,满楼嘹亮,高一声如凤鸣之音,低一声似鸾啼之美,愁人听而舒眉,欢人听而抚掌,泣人听而止泪,明人听而如痴。

  一曲终了,伯邑考带着白猿向大王致意。

  白猿见到妲己,忽然寒毛直立,龇牙咧嘴,不管不顾的冲向妲己。帝辛虽被妲己所迷,但是勇武更胜从前,一拳将白猿击毙。就要命人拿下伯邑考。

  “请大王将伯邑考留给臣妾处置。让他传授琴艺与妾,大王就可天天听此佳乐,岂不快哉?”

  妲己开口为伯邑考求情。帝辛也是爱好音乐之人,不想让这绝世好乐断绝。当下颔首同意。

  深宫之中。伯邑考像是宠物一般被关在笼子里,供人欣赏。

  妲己遣散众人,看着还是一脸淡然的伯邑考。

  “公子身无一丝法力,却是此宝琴之主。不知此琴是得自何处?为何可以弹奏此琴?妾也是询过不少大家,无一人可奏!若公子可以将使用此琴诀窍告诉小女子,当可释放你父子二人。”

  妲己早就看中此琴。不但符合妲己的身份,而且是一件绝世法宝。妲己心动不已。

  伯邑考看着妲己垂涎三尺的样子,心中苦涩的想到:“就到这里了,就让伯邑考化为历史吧!”

  “贱人!你将成汤锦片江山化为乌有。我死不足惜,忠名常在,孝节永存。贱人!我生不能啖汝之肉,死后定为厉鬼食汝之魂!居然幻想染指我家至宝,做梦!”伯邑考忽然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破口大骂,神情十分激动。

  且看妲己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

  “来人啊,将伯邑考拉出剁碎了喂狗!”门外侍卫一听娘娘口谕,不敢怠慢。立刻将伯邑考拉了出去。

  “居然想吃我的肉。好,就让你父亲姬昌尝尝你的肉吧!”妲己狠狠难道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