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升职
作者: 方隆浩
字体: 特大
颜色:          

  林白啸面无表情,神情沮丧地回到了办公室。张怀强早就在他办公室等着他,林白啸一进门,他就高兴地走过去,拍着林白啸的肩旁说道:“老弟,谢谢你啦,今天不是你,我就……”

  不待他说完,林白啸厌恶地摔掉他的手,近乎吼道:“现在这个结局,你们满意了,你又可以出卖公司的利益了!我真的就不明白,你自己也是股东,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说锐达公司是你开的!”

  “你,你胡说什么?”张怀强还故作无辜。

  “哼!我把话说透又能怎么样,你父亲不就是捏住了我的把柄吗?你怕什么?”

  张怀强听林白啸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也不装了,痛苦地说道:“你说的没错,我也是意达公司的股东,养父对我有天大的恩情。但是张耀武毕竟是我亲生父亲,他被养父告发而在监狱里待了十年,再说意达有今天还不是我父亲当年支持!现在我帮他老人家拿一些本属于他自己的东西有什么错!说实话这些日子我并不好过,生活得很痛苦,很矛盾!我两边都为难啦!”

  听到张怀强的话,林白啸心里一阵欢喜:看来事情有转机,父亲平时待人讲仁义,正如他所说的大多数人会以仁对他的!

  看到林白啸沉默不语,张怀强又到:“弟弟,你不要太担心那所谓的把柄,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林白啸听出张怀强安慰他话里的意思,马上追问。

  “没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张怀强意识到自己说漏了,马上否定。又道:“不论对与错,不论什么原因,我今天还是要感谢你!也想告诉你,对公司不利的事我是不会再做了!”

  张怀强说完就离开了林白啸的办公室。看到张怀强离去,林白啸马上就打了个电话给林姗,把刚才的情况给姐姐汇报了。林姗电话里告诉林白啸依计行事!

  这一天,林白啸在办公室里无故大发脾气,弄得他的下属人人自畏。不到半天,公司传开了:林副总可能患了精神压抑症!

  张怀强当然听说了,他心里最担心:如果林白啸承受不了自己内心良心谴责投案自首,那父亲林耀祖会不会就不顾及父子之情,把自己泄露意达商业机密的事告到警方,警方介入调查的话,很有可能会找到自己泄露的证据,那到时自己就犯有商业罪,到时候不但自己在意达的股份没了,而且还要锒铛入狱!

  所以张怀强有点着急了,他几次欲到林白啸办公室去看看,但他又害怕林白啸见到他会更加愤怒!最终还是没有敲开林白啸的办公室门!他的行动,神色表情,都未逃过林姗的‘耳目’,很快林姗就了如指掌!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要张怀强没有退路,那时才把母亲的信给他看,于情于理都是张耀武的错!张怀强必须要跟意达一条心!

  天很快就暗了下来,今夜的风呼啸着,如冤狱的抽泣!林姗,林白啸,张怀强都回到了百林山庄!

  晚饭,林姗急急地吃了几口,气愤地扫了眼林白啸和张怀强,拂袖进了里院!张怀强一脸的尴尬。林白啸更是羞愧难当,他不可能吃得下了!神情没落地进了东院。楚柔也感觉到他们仨人不对头,急急地跟着林白啸走了!

  不一会,东院传来了林白啸和楚柔的吵闹声,越吵越大,越吵越凶!不一会而就见林白啸神色凝重急急冲冲地从东院出来,驾车出了百林山庄。楚柔哭泣着跟在后面,大声叫着:“白啸,你回来,不要啊!你不要去啊!”

  林姗和张怀强和一些家人听到他俩的声音从里院出来了,看到楚柔,问道:“发生什么事呢?”楚柔没有回答。林白啸的养父急了,厉声问楚柔道:“你不要哭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你快点说啊!”

  “我也不知道,他一进屋就唉声叹气的,我问他,他就说:对不起父亲,对不起姐姐!他要去投案自首什么的?我追问他出了什么事,他就朝我大吼大叫的!不一会,他喃喃自语地说受不了呢,他就跑出来说是要自首去!”楚柔边抽泣,边说道。

  林姗听完楚柔的话,说:“伯父,楚柔,你们先别急,弟弟既然说对不起我和父亲,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她说完就拿手机拨了林白啸的手机号,过了好一会,林白啸接了电话,可能他看到是林姗的号码。林姗一边问着林白啸,一边走到里屋去。众人在外隐隐约约听到林姗的声音:别急,姐姐来想办法……之类的话。

  许久,林姗从里面出来,对楚柔和林白啸的养父说:“没事了,他现在在狮子岭,说是要透透气,等一会就回来。你们不要着急,先回去吧!大伙也散了吧,没什么事了!”

  大家就陆续散去了。张怀强却没动,他站在那里发呆,此刻他心里也不是滋味:弟弟今晚的反常行为,肯定是因为今天在公司投了姐姐的反对票内心不安所至!

  “怀强,你跟我到书房来!”林姗下了个不容反抗的命令!

  她说完就朝书房走去!书房里,张怀强神色紧张焦虑:他既担心林白啸出意外,又不知姐姐要做什么?林姗并没有说话,她直接拿出母亲的亲笔信给了张怀强。张怀强莫名地接过信,一看是姑姑、也是养母的亲笔信,他认真的看了起来!

  良久!他看完后长长地叹了口气!没曾想张耀武自己的亲身父亲竟是这样的一个人,仗着势力欺负自己的妹妹、妹夫,而且也欺骗了自己。生下了儿子扔下后竟然不闻不问。且诱害了林白啸,为了利益竟无耻到如此地步,可恨啦,可恨啊!他不配做父亲,也不配有亲人!简直就是禽兽!

  “弟弟,信你看完了,这封信的真假你应该不会怀疑吧?张耀武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清楚了。现在意达公司的利益损失并不是最重要的,而小弟林白啸的事很关键,他刚才在电话里说,张耀武掌握了他的一些证据,所以他今天不得不投了反对票。是什么事你知道吗?刚刚电话里不便说清楚。”林姗故意要张怀强把事情说出来,看看他看了信后的态度。

  张怀强心里一咯噔:什么事?他当然知道,可说了也就意味着自己出卖了张耀武,毕竟他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可不说,养父和姐姐不知会怎么处理,还有林白啸也不知会不会做傻事,真的去投案自首,那自己的一切就完了!

  他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养父早就怀疑了,只是顾忌亲情没有把事做过头,但眼下这事已经到了摊牌的时候,何去何从要做选择了!

  林姗见张怀强还在犹豫,又道:“现在不把小弟林白啸的事处理好,他真的向警方投案自首……我不知道他犯了什么事,下场会怎么样,看他如此痛苦,我想应该不是小事。但有一点我敢肯定:意达商业机密泄露的事警方一定会插手,到时候就不是家务事了!那就是商业犯罪了!父亲不希望出现这样的结果,他想看到一家人互敬互助!这你是知道的!你想想吧!事情应该还有回旋的余地!”

  张怀强想了想说道:“林白啸是因为与雷鸿的死有关。”

  “雷鸿不是发生意外吗?小弟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张耀武手上有一张碟片,里面的内容是林白啸剪断雷鸿法拉利车的刹车钢线全过程!”

  “难怪小弟要投反对票,原来张耀武抓住了他的把柄!但是不对啊!雷鸿的死警方定性为意外事故,刹车钢线被剪断警方能不知道,不怀疑,这里面有别的原因吧?你肯定知道,是吧。”林姗继续引导著张怀强的思路。

  “这……”张怀强忽然停住了,他心里想:雷鸿的死是另有隐情的,他也是一次去找张耀武偷听到的,但并没真凭实据。

  于是他说道:“姐你的怀疑好像是对的。有一次张耀武喝醉了酒,隐约说过:说林白啸这傻小子,认为是自己谋害了雷鸿,其实不是那么回事。后面就模模糊糊地不知他说了些什么。”

  林姗听到他说到这,心里很不高兴,她推测张怀强应该知道的更多,知所以不全说出来肯定担心张耀武会被警方抓起来,有可能会连累到他自己。不过至少张怀强已经向自家靠拢,不会再相信张耀武了!

  今天不可逼他太紧,于是说道:“好吧,小弟林白啸的事我来想办法,你有可能也帮帮忙,张耀武你以后少接触吧,虽说他是你亲生父亲,可这种人,你还是要注意!我们才是你真正的家人,记住啦!”

  “姐!你放心,以前的事我本来就不想去做的,今天看了母亲的信我知道怎么做了。总之有损公司利益的事我是不会做了。”

  “好!时间不早了,你先休息吧!”

  “好的!”

  看到张怀强离去后,林姗打了个电话给林白啸,说:“戏演完了,回家睡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