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二人难得单独一起用膳,轩辕凌总是一副绵延不绝的优雅,即使吃;沐宛初的心自上午就怦怦直跳着,时不时偷瞟瞟轩辕凌有无异样,简直分秒难熬。

  夜幕四合,丫头们似乎比平时更加手脚麻利,一眨眼,只剩下二人在灯光昏暗的屋宇内,沉默,还是沉默。轩辕凌神态从容阅览书卷,似乎一切十分平常,或许,此事本就平常,他在哪个姬妾的眼皮底下都一样,或者哪个女人在他眼中都一样。

  沐宛初双手叠放在前,手指暗暗铰着袖口,烛光明明灭灭。不知过了多久,她觉得再耗不起,跳起来:“我要睡了,你自便!可是你说的……”她咽了咽,没有继续说下去,独自跳上床使劲儿往里靠。轩辕凌静静看着她和衣躺下蒙头大睡,低低笑了笑。天知道,他多久没如此笑过了!他扔掉书卷,拉过另一条华被躺下。

  动静全无,沐宛初闻听着身侧沉稳均匀的呼吸声,轻轻翻了个身,悄悄探出脑袋。略显铜色的肌肤,浓密微皱的眉,高挺的鼻梁,厚厚的唇……精致的面孔,似乎触手可及。他想什么?我不懂,也不想懂,不关心,更不想关心,也不能关心,这一切只是毫不关己……忽然,轩辕凌睁开双目,沐宛初脸颊登时绯红,惊慌失措间忙垂下眼睑,心却突突乱跳,“不要出什么事才好……”沉沉的呼吸声渐渐向她靠拢,她如受蛊般一动不敢动,心中纷乱如麻,“不要出什么事……”

  轩辕凌近盯着沐宛初,羞红的脸蛋似三月的桃花,紧闭的眼睛如初三四的月牙儿,只是那长而曲卷的睫毛在轻颤着……一股从来没有的感觉涌入脑海,令他鬼使神差般在她光洁雪白的额头上轻轻印上一吻。

  “你!”她顿睁开眼睛,戒备地瞪着他。他微怔,木然地盯着她,重新躺回去,竟露出了一抹重重的笑。她气瞪了他半晌,视线从他眼眸移到脸上又移到脖颈间,再重新移回脸上、眼眸里。他眼眸中两个小小的她诡异一笑,慢慢向他俯下去,他的心第一次空落落的,全然不知她意欲为何。

  她附过去,樱唇若有若无地碰触掠过他的脸颊,顿了顿。他没有动,只觉似真似假地气息拂过他的耳根,正当他恍惚间,脖颈上被狠狠咬一口,他顿如石化,只低吼了声:“你!”然后他听到几声既得圆满的鼻间笑声。

  直到觉得计谋得逞,沐宛初才缓缓松了口,欣赏一会儿轩辕凌脖颈上红红的唇齿印,得意地笑笑,躺回去,“看你明儿个怎么见人!”正自好笑间,她发觉气氛不太对,轩辕凌原本惊怒但却清明的眸子上不知何时隐上一层濛濛雾气,混沌了,在茫茫中又渐渐生出一团小小的火焰,跳动着。沐宛初方才惊觉玩过了头。

  轩辕凌一个翻身压过来,双手抓住沐宛初的肩。沐宛初惊惶间双手死死抵住他的胸膛,侧头,眼中噙满泪花,“你说过的,不,不欺负人……”

  轩辕凌静静凝视着她,那张美到极致的侧脸,以及长长卷睫下那莹莹的眼睛,良久。他的眼眸中,逐渐又恢复了清明。沐宛初暗暗长舒一口气。他别过脸,躺到自己的位置上,嗓音发涩:“下次别再玩火,小心会**!”沐宛初只一个劲儿点头。

  轩辕凌直直躺着仰望房顶,回想刚才自己的反应委实有些不寻常。女人他是不缺的,十六岁那年收了叶姬,十七岁二弟轩辕皓登基那年那年娶了茹长君;后来接着纳了赫、宣二位夫人。女人于他们只不过权力之间的平衡较量罢了,他很小的时候就明白,虽然他也试图做过不一样的梦。至于身旁这个女人,他从没想过要娶;事情到今天,也不过一时怜悯。刚才时的那双眼睛……他沉沉叹口气,男女之事他既不在乎,偶尔的尽责或者施舍雨露,甚至传宗接代他都看得很淡。

  长夜漫漫,两人各怀心事,久久不能入睡,却俱都丝毫不敢动。屋内蜡炬一寸寸燃烧,滴滴红泪顺着烛身流淌,烛光时而微微跳动,在越来越浓的黑色中暗淡着,暗淡着……窗外斗转星移,月落日升,几亿万年来从不曾为谁停留改变过。明天总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