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手指一动,一束淡黄色的火苗顿时出现在手指上。别小看这束小火苗,要知道这火是用修真者体内珍贵的灵力化成的,其温度远远的比普通的凡火不知高多少陪!

  手缓缓的往下,把火苗放在青木鼎下,羽墨开始给青木鼎孕热了。

  孕热是在用鼎炼丹时必不可少的步骤,也是炼丹时经常容易让人疏忽大意的一步,用鼎炼丹时必须先用小火来烧烤鼎,让鼎适应温度后才可慢慢的升高,直到温度适宜为止,不然如果太过急躁直接使用大火煅烧鼎必定会承认不住突然而来的热量,从而爆鼎!

  过了半响,见到鼎已经慢慢由青转红,羽墨手指的火苗也慢慢的增大了!到了最后完全变成了大火!

  淡黄色的火将鼎的底部完全包裹后,羽墨的手指对着灵戒轻弹,一些炼丹用的材料瞬间悬浮在羽墨的面前。

  用灵识包裹着草药,直接扔进鼎中,修长的手指随着材料的进入快速变化着,而手指上的火焰分为了三份,分别包裹住了刚刚的材料!

  控制着火焰开始煅烧药材,此刻的羽墨已经汗流浃背,丹田里的灵力也以极快的速度消耗着,轻轻的用手擦去快流进眼中的汗珠,羽墨皱了下眉头,没想到刚开始就消耗了近一半的灵力,而现在才开始煅烧呢,透光青木鼎的半透明盖子,羽墨看着还没什么变化的草药,牙一咬,火苗再次变大了,他必须坚持下去,不然就前功尽弃了!

  不知过了多久,鼎中的草药终于慢慢的化为了液体了,瞧见这情况的羽墨心里一喜,手中的火焰不由的继续增加。

  随着时间的流逝,鼎中原本的三处液体物质也开始结合了一起了,开始时犹如一滩水一般,融在一起,睡着火焰不停的燃烧,液体的体积慢慢的减少而密度却越来越大!过了半响,液体变成了一颗凹凸不平的丹药雏形了。

  丹药的雏形已成,接下来就得开始制炼筑基的最后一步,引丹!这个步骤就是把自己的灵力灌入丹药中从而时丹药具备灵力的属性,从而得到引出使用者的修真潜力的效果。这个步骤主要是筑基丹才有的,因为筑基丹是低级丹药,所以引丹这一步说难也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为什么不简单呢?看看此刻羽墨的表情就知道了。

  此刻羽墨的脸已经苍白得跟刚刚从坟墓里爬出来的人一样,此刻他手指上的火焰也有些弱了,他体内的灵力已经接近干枯了!果然,一个融合期的修真者想制炼一颗金丹期才能制作的筑基丹还是不怎么可能的,尽管自己已经踏入过金丹,体内的灵力已经能于普通的金丹期强者想对比,但这也远远的达不上制炼丹药的标准!毕竟金丹期和融合期的区别不只是量!其中有些质!在炼丹的时候金丹期使用二分之一的量,那在融合期上就必须使用上全部!或者需要更多,这样才能达到金丹期的那点量的效果!此刻羽墨遇到的麻烦就跟质有关。

  羽墨看着手中慢慢变弱的火焰,再看看鼎中滚动的丹药,银牙一咬!他快速的收回自己的手,此刻丹药的锻炼完全任由鼎内残留的火焰进行,而羽墨也趁着鼎中的火焰未熄灭,他快速的结了几个手印,嘴中还念念有词!

  鼎中的火焰在没有支援的条件下终于慢慢的熄灭了,就在最后的火苗快熄灭时,羽墨猛的睁开眼睛,眼中闪过一道深黄色的精芒!旋即而逝,而他身上的气势也开始攀升,体内的灵力也快速得到了补充,在了灵力的补充,羽墨也不犹豫再次开始自己的炼丹,在有灵力足够的情况下,最后一步引丹轻而易举的完成了,羽墨的手一动,鼎盖直接被弹开,鼎盖一离开,一枚淡黄色的丹香便飘溢而出,羽墨身体一震,精神顿时大好,没想到成丹时的丹香居然会有这种作用,羽墨微微一笑,眼睛瞥向了鼎中,此刻一颗淡黄色的小球体正静静的躺在鼎中,大手一动,早以准备好的玉瓶进入了他的手中,另一只手一挥,淡黄色的光直接从鼎中飞入了玉瓶中了。

  盖上玉瓶的小木塞,羽墨挂着淡淡的笑容摇了摇小玉瓶,通过玉瓶的半透明壁,羽墨看到了那颗淡黄色的丹药,微微一笑,这是他第一次炼丹,看瓶里圆润的丹药,显然成果还不错。

  就在羽墨暗自得意的时候一个声音淡淡的响起:“小子,不错哟,终于开始制炼东西了”

  听到声音的羽墨猛的一愣,反应过来的羽墨快速的收好了青木鼎,眼睛有些警惕的望着四周,突然他愣了下,原来此刻床上又有一个人躺在那了,白皙的小脸蛋,微微闭起的大眼睛,羽墨摇了摇头,那人不可能是冷翎,既然不是她,那在房间里还会有谁呢?

  就在羽墨疑惑的时候那一个声音又适时的响起了。

  “别看了,我就在你的身体里”

  声音一落,突然一道光从羽墨的丹田部位升起,然后飞出了丹田出现在羽墨的面前。

  望着眼前的物体,羽墨愣了愣:“玄镜!?”没错,在羽墨眼前的东西赫然就是那面一直被他当成镜子使用的灵器级法宝。

  “靠!别给我提这个,谁说我叫玄镜的!我有名字!”一听道羽墨呼喊自己玄镜,那面镜子仿佛颤抖了起来,貌似被这个名字气的不轻。看到镜子激动的颤抖的身体,羽墨摸了摸鼻子,其实也难怪,因为镜子的名字本来就不是它的,玄镜这个名字是师傅对它的形容而已,翻译出来就是神秘,古怪的镜子。知道原因的羽墨自然不会去触镜子的霉头,所以他理智的选择了保持沉默。

  过了一会,镜子终于慢慢的平息下来了:“小子,你给我听好了,本人的名字叫灭天玄火镜!”

  嘭!听到这个名字的羽墨犹如五雷轰顶,不是这个名字牛B,而是听到声音说的话而震惊!刚刚羽墨还以为是什么高人被人封印在镜子里面,这个很正常,有些元婴期的强者的躯体别人打散,从而剩下元婴逃离现在,然后附在武器中的事也不是少见的事。

  此刻令羽墨震惊的是,他居然自称自己叫灭天镜!自称自己就是镜子,这代表着什么?这就代表着这个声音的主人是一个器灵!用有器灵的武器那最少是仙器级别的武器呀,这怎么可能!这面不起眼的镜子居然就是传说中才有的仙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