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沈星大喜,伍伯隐居此地是享受这份祥和,现在伍伯答应为他引路已经满足了,激动地对伍伯说道:“多谢伍伯成全,来日我再回报此恩。”

  伍伯沉声道:“我为你引路并非要你报恩,我只是想让你和阿牛完成我未完成的梦想。我屈居于此多年,然而并非我所愿,当年之事……暂且不说,等你们实力够时自然知道。我引你入道,为我续梦。”

  沈星不解,但也只能接受,他知道有人指引方向比自己摸索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阿牛举着健壮的双手,问道:“爷爷,我感觉今天我起来后力气大了好多好多,我是不是也可以筑星台,演招式了?”

  伍伯笑道:“你啊,还差点呢,不过沈星应该可以了。昨晚我救你们回来后,你们脱力昏迷过去,之后我又拿出百年草药为你们浸泡一晚,空虚的体内自然比平常吸引好几倍,你们得好处可不少。跟我来,让我看看你们功力多少了,今天开始我要给你安排锻炼的任务。”说完走进他的房间里。

  沈星和阿牛紧跟而入,只见伍伯走到他的床边,将被枕掀开,露出石床。伍伯在石床之上拍了几拍后,触动开关,石床应声而分成两半,显现一个幽深地洞。

  阿牛惊呼:“爷爷你有这么好玩的地方也不告诉我,下面有什么啊?”

  伍伯不语,跨步而入,踏进了直入地洞的阶梯,两人也不再多问,跟了上去。

  大概深入五十米之后,不再是幽深的地道,展露出一片平地。只有几百平方米,四周摆放着一些照明之珠,使这地底之下也如白昼,而且空气也甚是清晰。

  环顾四壁,布满了剑痕,龙勾凤爪,更像是在释放着它的剑意。沈星望了一下,只觉头晕目炫,连忙低头,微微回思,却再也记不起看到的剑招,抬头再次看去。

  伍伯阻住他道:“不用看了,你还没入道,没有基础是永远明悟不了这剑意,也没有什么好处的。只要你不刻意去观悟壁上剑痕,自然不受其影响。”

  沈星点头示意,不再观悟剑痕,相信伍伯不会骗自己,也没有这么必要。除却四壁剑痕,洞里就只有一个角落摆着一块晶莹之石,还有一个石桌,堆放着几本古朴的书籍。

  伍伯带着他两人来到晶莹剔透的晶石边,晶石大约有一立方,中间均分九层,却是九层混然一体,分外炫丽。

  阿牛见到后呼道:“爷爷,这是你所说过的琉璃印吗?好漂亮啊,要是小艾看到一定两眼开花,嘿嘿。”

  伍伯笑道:“这就是琉璃印了,可以测出你们具体的力量,只要用力在其表面拍上一掌,就会显示你的力量是多少。”

  阿牛见猎心喜,而且他也觉得力量增长不少,便上来喜道:“我来!”

  砰!砰!

  阿牛连拍两掌,琉璃印先是爆出一阵橙色后迅速消散,而后又爆出一阵橙色。橙色蹬蹬地升到了第七格而后停止了下来。

  伍伯笑道:“只需拍一下就够了,你拍多了小心拍散我的琉璃印,到时不让你吃饭。”

  阿牛嘀咕了一下,低声道:“我只是感觉像是拍在棉花上舒服就多拍一下嘛。我要是能拍烂,爷爷你摸摸它会不会摸碎了?”说完疑惑地望向伍伯。

  沈星心里恶寒一下:“拍得舒服就拍多一下,摸得舒服的时候会不会多摸一下呢?”沈星在一旁傻笑着,却没人知道他心里另有他意。

  “兔崽子,小心我真的今晚不让你吃饭!”伍伯板着脸,道:“不过,进步可嘉!力量达到了八千公斤,继续锻炼,早日完成锻身炼体,筑得星台。”

  阿牛嘻嘻地笑道:“爷爷,之前我感觉我才六千多公斤力量,这次我提升了好多啊,要是每天这样就好了。我还要多久才能筑星台呢?”

  伍伯温声道:“只要努力,一切都有可能。往后我要加大你的锻炼之量,让你尽快达到筑造星台的要求,快则一年慢则两年,应该可以筑就星台。沈星,你去试试。”

  沈星大步上前,用力一掌拍了下去,顿时橙色大盛,一瞬间便将九个格填满。伍伯捂着胡子点头赞赏,可是下一秒便震惊地瞪着琉璃印。只见橙色尚未消退琉璃印再次爆出一阵黄色光芒,混着橙色,慢慢地蹬了上去,最后停靠在第五格之上。

  “一万五!”伍伯纵是沉稳之人,此时也叫了出声。

  沈星不解,问道:“这代表什么意思吗?”

  伍伯再次平静下来,解释道:“这表示你的力量达到了一万五,其实一般修内功到九重之后,力量便达到了一万之数。但想再次突破却是异常艰难,除非突破内功,筑成星台,达到更高一个层次。你的情况很少见过,不过你身体坚韧非凡,这也是你的不同之处吧。你现在到达一万五的力量,可以尝试筑星台了,你天赋异禀,应该比其他人更容易筑得星台。”

  阿牛嘿嘿笑道:“老大你真厉害,爷爷也说我天赋异禀,我还叫阿牛,可你却是比我还牛。”

  沈星真诚地笑道:“以后你会更加牛的,你要知道你的爷爷是不会骗你的,要不怎么为你取个牛字呢。相信以后的江湖会崛起牛哥传说!”他这位兄弟自恋是自恋一点,但却不会自大,相反还有点可爱。

  伍伯呵呵一笑,便给他们继续介绍:“琉璃印总会显示几种颜色,这些颜色都有对应的实力。赤橙黄绿青蓝紫,还有之后的……其他暂且不说,太过遥远,而且只存在于传说。你们只是处于低层阶段,更严格地来说,你们还没真正进入修道之境。内外之功,凡俗夫子都能达到,只有筑得星台,才是踏上修道之路,成就万古壮业,驰骋于天地,逍遥于世外。”

  “如果哪一天,觉得累了,回来山村,与我一起观赏日升月落,也是不错!”伍伯在最后加了一句,其中孤独、枯燥之味,他们不知,无法体会,多说亦无功,只是一点而过。

  沈星喃喃道:“累?还有什么能阻挡于我?”转过身去遮掩满脸的无奈与迷茫,一无所有的自己,只能踏上这所谓孤独的征程,但也许这就是自己唯一拥有的了,唯一的希望……

  伍伯移步到石桌,道:“桌上的几本古籍,是这个洞主人留下的。我也是后来者,当初我搬来山村时偶然发现了这个地洞,里面只有这几本古籍和壁上无上剑意。这洞的主人定是一位无上的存在,而且所留的古籍也是世上少有,堪比传承万古家族的功法。如若现世,将引起腥风血雨,山村将是顷刻之间灰飞烟灭。”

  伍伯转过身来,严肃地对两人说道:“你们两个一定要记住,这里的任何事件一定不能与他人说起,谁都不可。”

  沈星和阿牛都重重地点了点头,他们不是三岁孩童,自然知道其中之重。

  “多谢伍伯的信任!”沈星更是感激,因为他与伍伯相处几天而已,伍伯却是如此信任于他。他知道如果伍伯不是深信于他,不会带他来到地洞,不会让他知道古籍之事,因为这是个会让山村顷刻灰飞烟灭的秘密。

  伍伯轻声道:“昨天之事已经说明一切了,你不用谢我,这一切都是你的表现让我置信的。我昨天其实早就到那了,只是没有马上现身,因为之前我还不是很相信于你。你的智勇与舍身救助村中少年让我感动,我相信你不是坏人。”

  阿牛有点不高兴,道:“爷爷你真坏,你不知道我们当时都快死掉了……”

  沈星却一点也不觉得,因为如果不弄清陌生人的好坏,等于是一个定时炸弹,时刻在身边会更危险,而且当时情况在伍伯控制之中,会在少年们撑不住瞬间将他们救获。

  沈星拉着阿牛道:“你爷爷做得很对,换成是我,我也会如此。”

  伍伯点了点头,随后再次面对石桌,先是对古书一敬,再缓慢拿起一本古书,这是伍伯对古书的敬意,更是对古书主人的敬意,那本古书封面银勾铁画写着四个大字。

  无痕无缺!

  望着这几个字,沈星如若沉醉梦里,看着近在眼前的珍宝,又似星空更迭,不可触及。

  伍伯双手捧着无上古书,已经不能自若,就算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可是无痕无缺!

  伍伯激动地道:“这本古籍名为无痕无缺,是源自三万年前的巅峰强者独孤无痕,这是他自创的无上心法。当时独孤星尊一人傲立当世,划下辉煌的一世,他也是当时南蛮之战神。”

  “登天一醉叹独孤,红尘来去剑无痕!”

  独孤无痕!

  伍伯看着无上古籍,不禁叹道,这也是后人对独孤无痕的赞语。

  看完赏点推荐收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