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一大清早,通讯器就把众人吵醒,上头叫大伙用冷水洗漱一番,稍加整顿,队伍就出发了。————这是奇袭作战的第二天,按照计划奇袭部队今天将要推进百里,直接逼近王室谷。

  前进速度很快,火炮队根本跟不上,一会儿就脱节。仙子回头望见逐渐脱节的火炮部队和拉玛阿将军,微微皱眉。

  部队一阵飞驰,尘沙四起,蔚为壮观。

  不时有小股妖队阻截他们,也是几下就解决。看来昨天的那一队才是主力,今天的根本算不了什么。

  不过,有一点点事却让队员们震撼许久:——妖军,没有一个是投降了的。

  一路奔了三十余里,已看清远处有大片大片的圆顶土堆建筑了。

  —————快到平民区了。

  一条大河充当了护城河,桥被烧成灰烬。河的另一头有近几千的妖众,拿着各式武器,严阵以待。

  元天真人指挥队伍放慢了脚步,不快不慢地走到河边。

  领头的老妖众一呵,近五千的妖军一同举起兵器,喊道:“誓死保卫‘王室’。”

  声音震天。

  仙子看清楚了,他们大都是女人和老人——男丁都在西线会战呢!

  元天真人让队伍停下,上前喊话道:“我们是‘神域’的部队,我们不会伤害平民,希望你们让开。”

  “神狗!”一白毛獠牙老妖众大骂一声,拉弓射来一支利箭。元伸手接住,沉声喝道:“我说过我们不会伤害不反抗的平民,请你们放弃武力。”

  河对面的妖众各自骂开了,不少利箭射来。元天真人退回队伍中间,用通讯器请求拉玛阿将军指示,拉顿了一下,吐出两字:

  强渡。

  元老头无奈了,这场战争不能拖的,不然奇袭作战就会失去意义。元天真人挥手下令道:“各自准备,五分钟后开始强行渡河。”

  仙子不老实地跳上卫空的直升机,他是唯一有飞行能力的奇袭队员——其实有一所神域上住的是居民,全都是有翅膀会飞的,不过实力太弱,没有一个考上奇袭部的。

  其他队员各自拿出一块浮板,准备作为一会的水上工具。

  元天真人单独对三卫下了一个命令:一开战你们就把催泪弹打过去,希望能驱散部份妖众。——他不敢下叫队员手下留情的命令,这会大大加大我方的伤亡。

  仙子趴在卫空肩头问道:“卫界叔也有火炮之类的东西吗?”

  卫界一笑;“终于要亮出真正的实力了。”左手手腕一扭动,自行脱落,里面是光滑的金属,上头有五个孔。

  “小仙,这是五连发的火炮哦。”卫地说。

  仙子叹:“厉害。”

  “大哥的右手更厉害。”卫空道。

  仙子愣愣的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准备,进攻。”元下令了。

  百名队员一同冲向河边,置浮板于水面。一人趴一浮板,一运劲,奋力向对岸游去。

  卫地与卫界密度太大过不了河,站在河边,各自做好发炮准备。

  仙子搭上“便车”已经快要过河。

  对面一阵骚动,并不发箭,隐约传出“好,好。”的声音。

  咒语响起,——却不知响起于何处。

  仙子心念一闪。

  大地抖动,一排沿河木桩破土而出,不但是对岸,连神队这一边的沿岸也起一排的木桩,每根木桩上均有一颗红色头骨。

  元天真人一愣,弹身站在浮板上,向身后挥手道:“放催泪弹。”

  卫界五连发,卫地单发,卫空空抛两发。八发催泪弹划出一道道抛物线,刚至这一排木桩的上方,立即自行爆裂,如同有一块大玻璃挡着了它们的轨迹。催泪弹产生的雾气证明着无形壁障的存在:催泪瓦斯全数向河心飘去。

  “怎么……?”众队员暗暗吃了一惊。

  不及多想,理树跃起空中。

  元天真人暗暗紧张:理树,一定要驱散瓦斯啊!

  理树玄女翻身在空中稳住身型,剑指眉心引动灵力,左手单手结印速度快得让人眼花。红唇低语,口吐兰花道:“以风神的名义,空中的精灵汇入我的左手,自由的青风伴随我的右手,分吧!”

  理树双手合一再大力左右一挥。雾气从中一分为二,向河的两头飘去。

  众人嘘了一口气,纷纷站上浮板。

  理树落下,嘘了一口气道:“玄死了,中了催泪气体的话,我们就别想能再看到什么了。”

  一队员看看河岸两头微微有些扭曲的景物,道:“好像是结界,他们太狡猾了。”

  “你说得真简单啊!”一旁的白面广冒了一句。一挥手,巨大的水球砸向对岸,水花四溅。

  “一滴也没透过去。”坤见此一幕不由一惊,持剑站上浮板。

  理树玄女眉头深锁道:“元,你看到那些骷髅头了吗?”

  元眺目望去,不由额头汗水直流:——是那种传言中的咒术。元天心头微微颤抖,低声道:“将先人死后的头斩下,放在毒药中浸泡几百年,最后洒上子孙的鲜血而制成的一种秘术媒介:红骷髅……。”

  理树玄女点头接下去道:“这样就可以制造极强大的结界,无法破解。”

  “这么说……。”众人一惊,连忙左右打量起来。

  “这里分明是一座条型的监狱。”

  “队长,我们往河的两头跑吧,也许尽头就是出口。”有队员提议。

  “你把我们说的也太傻了吧!”一声水响,众人前方水中冒出一鱼头妖众,一脸的青色鱼鳞,正坏笑着打量着众奇袭队员。

  “捉住他。”众人一喊,纷纷扑去。

  水中涟漪荡起,——落空了。

  “这里不是你们的监狱,是你们这群神狗的坟墓。”带头老妖众一喊,全体妖众倍受鼓舞,全体呐喊:“上啊,上啊!”

  元天真人凝神聚气,指挥道:“大家小心,河底可能藏了不少鱼妖。”

  话一落,一个奇袭队员已经被拉下了水,一番挣扎,金红色血水冒出——是神血。

  “可恶。”卫界站在岸边对结界一阵猛打,一点响动也没有。卫地摇头一叹:“大哥,看来结界是把力道转到空气里面去了,再大的劲也没有用。”

  元天真人一咬牙招呼大家靠在一起,沉声道:“大家先对付了这些水中的敌人再说。”

  众人一声:“得令。”各自寻找目标。

  元用通讯器连接卫空道:“卫空,你从上边能钻过去吗?”

  “不行啊!看来这结界的高度近乎无限。”

  元顿了一下,汗水再下:局势已经无比危险了,在这片水中的监狱里,自己所有的手下都只能依靠脚下上下浮动的浮板。犹如一片片贴在浮板上的鲜肉,等待着脚底的鲨鱼。元天真人稳住心神道:“好吧,看好仙子。他的巨剑很沉,不适合水上作战,别让他跳下来了。”

  卫空一愣,汗颜道:“仙子啊?他早就跳下去了。”

  “什————么?”元暴倒。

  在岸边围观妖众一边的圆盖建筑背后,跳出一个人影,一呵:

  “你们是在看戏吗?”

  五千妖众回头一看,正是仙子,不过似乎伤了脚,用巨剑支着地。

  众妖一惊异:他是怎么过河的?不久又全明白了:他是坐上那个会飞的东西上,在结界还没完全张开的时候跳过来的。

  一体格强壮的妖众率先一喊道:“一个落单的,怕什么?撕了他。”一涌而上。

  河心,水中敌人东击西袭,奇袭队员接连遭到袭击。这边有人一分神,一队员被水中刺出的梭枪伤了大腿,幽紫趁机捉住机会回击,朝水下的大概方向扔出三枚飞镖。

  三圈水花荡起,并没有鲜血冒出。

  幽紫不由自言自语道:“怎么会……?位置应该没错啊。”依照她的水准,对面没理由能避开的。除非…………。

  “答案是……。”一个声音从幽紫身后传来,一股水花翻滚开来,幽紫心头一惊,几乎还来不及反应。

  嗖——————一柄梭枪的枪头已刺入幽的后背。

  ————“…………实力的差距。”————

  一鱼头妖众头戴金花头箍,面容狡诈凶狠。下体划水将大半身子露出水面,以随便的姿势反手握住梭枪。众奇袭队员顿时大惊,连忙将其团团围住,但幽紫性命在其手中,大伙均不敢妄动。

  偷袭妖众一声奸笑,手中梭枪一递,道:“再见啰。”幽紫性命危在旦夕了。

  千钧一发,有人身影一闪,一支利爪已抓牢鱼头妖众的手腕,力道之大叫梭枪无法寸进。

  如此恐怖的爆发力。是——————兽神丸。

  兽神丸怒道:“偷袭取胜的乌龟孙子,还敢说实力的差距,滚一边去。”

  凭着野兽的暴发力,一猛甩手,鱼头人整个撞向结界,却,透身而过。

  鱼头妖众呲牙一笑,道:“我们的结界对我们是无作用的,再来啊!”又跃入水中。

  神兽丸皱起眉头,转身扶住幽紫,帮她处理伤势。

  不远处见此一幕的元、理都惊了一身汗。

  河边,大群妖众扑向仙子。仙子一笑:“让你们瞧瞧这个。”随手扔出一颗————催泪弹,自己捂住口鼻闪到一边。

  现时,岸边烟雾一片。

  卫空一惊,仙子何时拿了我的东西啊!

  仙子憋口气,几冲几躲,乘乱捉了带头老妖众,抗在肩头纵身上了一圆盖土房,用巨剑架在老妖众的脖子上道:“麻烦你告诉我怎么破了这个结界。”

  “呸,你别作梦了。”

  仙子眉头皱起,剑锋一竖。喝道:“死老头,快说。”

  老妖众面不改色道:“根本就没有。”

  “你信不信我杀了你,再找别‘人’问。”

  “是妖众,妖众啊。才不是愚蠢的凡人,我们是伟大的妖族啊。”

  仙子头都急大了,道:“我是在问有没有啊!”

  “别妄想了,就算有也不会告诉你的。”

  仙子一把抓起他的衣领,把巨剑再次架紧了一些道:“说啊!”

  老妖众心中鼓了口气,眼神一寒,偏头往剑头上一抹,当场断气了。

  仙子懵了:这老头子,我并没想过要杀你啊!这些可怕的妖族中人。回头一看,无数见证了自己“亲手”杀死老妖众的几千妖众眼中通红,伴着各式各样的怪叫,架起扶梯要上屋顶来撕了仙子。河心中。

  元天真人试着用通讯器联系仙子,却没有反应。

  元天皱眉道:“看来电波也穿不过这层特殊的结界。”话刚落。

  几支梭枪同时从水中射出,射向元天真人,元跳起躲过。

  这时敌人的偷袭已越来越频繁。奇袭队员们各自乱成一片。

  元空中翻身怒吼道:“出来。”挥手一道光柱射向水中,光柱炸裂,水花四溅。果然震出一鱼头妖众,头戴金箍,看样貌正是伤了幽紫的那位。

  元天真人空中受身落回自己的浮板上,厉声道:“如此好的身手,不会是一般的妖众。你们到底是什么部队。”

  鱼头妖众不在乎的抖抖身手的河水,摆动鱼鳍浮在水面道:“十六妖将之七————啃骨叉,王室近身侍卫三编队之一。奉杯伯拿大法王之命在此迎战各位。”

  “可恶,不要得意。”元反转双手,脚下鼓气,冲身一跃,在水面奔跑起来。

  啃骨叉一笑,并不硬拼,而是扭身沉入水中。元天真人真要出手将他逼出水底,啃骨叉却快速游至元天后方,从元背后窜出,一枪刺去,却——————偏了。

  一道水鞭改变了梭枪的准头,——是白面广的杰作。

  白面广手中水鞭一绞,已缠上啃骨叉身子。一拉,将他拉出水面,广另一只手已罩上雷电,一拳将啃骨叉轰飞出去。

  啃骨叉重新落入水中正欲潜走,从不给敌人机会的白面广却一提水鞭叫他沉不下去。啃骨叉咬牙一叫道:“全队出水硬抗。”

  顿时鱼头妖众一只接一只地浮出水面,竟有三百余众。

  啃上身被困,但手指还能动,三根指头握住梭枪一扭,梭枪斩断水鞭。

  啃骨叉用梭枪连拍水面发号施令,又一尖叫,所有鱼头怪快速游动,包围了奇袭队员。

  仙子一面在各式屋顶上与一群普通妖众周旋,一面看着河心的情况干着急,却又没别的办法。

  大河另一头的卫界与卫地通知拉玛阿后,也不能做什么了。

  大群鱼头妖卒飞快的围绕奇袭队员游动,河水也渐渐转出了一个大漩涡。啃骨叉扬枪指着白面广的鼻尖道:“看到了吧!在水上我是老大。”

  “哦,哦。”广干答应了两声,面粉一样白的脸上不动声色道:“这就是你吹牛的本事吗?”

  “什么?可恶!”啃骨叉露出锋利的牙齿。

  白面广眼神一寒,露出了他惨白的微笑,双手一翻,脚下一沉,得意技“水鞭”出手。

  有了丰富的水源,一根粗大的近乎石柱的水鞭已经形成,一抖手,三名鱼妖被砸入水底,再也上不来了,又一扫,水面掀起大浪,令鱼头妖军不得不退,白面广一不做二不休大力挥舞水鞭,耍的呼呼响,一举将所有的鱼头妖卒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

  “好。”大伙一起喝彩。

  啃骨叉恼羞成怒,舞动梭枪从水面上冲来,广一转手臂,粗大的水鞭又成了水盾。

  啃一阴笑,梭枪旋转刺了过来,喝道:“破水击!”梭枪一送,破盾直入…………。

  水盾落下。梭枪,——被广单手抓住。

  啃骨叉不由一愣。

  白面广左手慢慢举起新形成的电鞭,冷冷道:“从前我败过一次,打败我的小家伙送给我一句话,令我终生难忘。今天,我也送你一句话吧————。”

  广睁大了眼睛,全身蓄力,沉声道:

  “在水上,——————我才是老大啊!”

  电鞭直劈下去,啃自头顶至胯下多出一条烧焦的黑线,随即被轰飞出去。

  众队员喝彩。广耍动电鞭收势,最后补充一句道:“不好意思,我的话可没什么哲理性。”

  重挫对方头领,队员士气大振,坤庐的剑下更是保持一分钟解决一个的纪录。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啃骨叉被白面广轰上了岸,而且而且离仙子不远。仙子绕开纠缠自己的那群平民妖众,跳下房屋,扛剑走去。

  一时鱼头妖卒安静下来,纷纷望向仙子,等待着队长接下来的命运。

  ————一叶飞帽打破了平静。仙子正欲拿下啃骨叉,却被一顶草帽改变了情形。一顶飞帽高速旋转着从背后冲向仙子,仙子心头冷静,不作声色地一提剑架上的斩龙巨剑来挡。剑身、草帽刚一接触,轻若鸿羽的飞帽立即改向,转了个小半圈,侧面斩向仙子头部。仙子眉头一拧,沉身躲过,啃骨叉却乘机被两个手下扶着逃到了大批妖众之中。仙子正欲追去,两道无比凌厉的杀气又叫他不得不停步。仙子微微回身望去:一条宽大的马路上满是杀气腾腾的妖众,但这上千的妖众却不是那恐怖杀气的来源。————又有新的强敌出现了。

  在这上千妖众的后方,有强烈的金色光芒凌冽的闪动着,预示着它的主人无比的破坏力。

  普通妖众自觉分开,宽大的马路上双方直接正面相迎了,阴森压抑的气氛扰乱着众妖众的心智,就如头顶上白惨惨的太阳,叫人不敢目视。这金光来自一位马面妖众,旁边是一个戴草帽的家伙。这两人也是如啃骨叉一般戴着花纹金箍,马面妖众身着黑色棉布缠身袍,手中黄金长弓闪闪发亮,一张马脸毫无表情,圆鼓鼓的眼睛中满是轻视与冷漠。戴草帽的妖众却是赤裸上身,土黄肌肤上纹着无数张扬的纹身,一双眼睛里彻彻底底的透露着杀戮的欲望,不时用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

  在他们身后,还有一队推着手推车的妖卒,手推车上盖着幔布,也不知是卖的什么名堂。仙子扫眼看着大道两边的平明妖众:这些妖众见此二人非但没有盼来救星后的喜悦,反而无比恐惧起来。均是咬好自己的舌头,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啃骨叉看了二人不由一哼哼,道:“两位是来帮忙的吗?”语气分明的很不服气。

  马面妖众忽然换下了自己冷漠的表情,开心笑道:“不要这么说嘛,好歹大家都是为了王室的荣誉而战。是不是啊,啃骨兄。”

  “我说过我可以搞定的啊!”啃大喊道。

  戴草帽那位开口道:“啃骨叉。十六妖将你只排第七,光维亚哥哥排第三,————你不要这么放肆!”“唔。”啃眉头一拧,——咬牙不吱声了。

  叮,叮,叮,巨剑点击地面的声音自马路另一头传来。

  “各位聊够了没有。”仙子面不改色道:“要开打了,两位一起上吧!”

  “呼,呼,呼。”光维亚的马脸发出怪笑,马脸皱得一团道:“我一直打算尽量只用我的手下来解决你们啊!”

  仙子眼神一寒,活动一下右手,武者气势迸射而出。硬硬的砸出两个字道:“是吗?”

  呼!仙子冲身过去,————快过脱缰野马。

  “不要啊!”元天真人在河心眺望这边的情形,不由大喊道。一只梭枪扎向他后背,元连忙收神闪开,回手解决一个。

  仙子无视左右的普通妖众,一路飞奔。速度极快,转眼已只差二十多米。马面的光维亚抬手下令。

  推车上的幔布抛开,架的是一张张巨弓,张张弓都已上好了密密麻麻的锋利长箭。

  “难不倒我。”仙子推剑于前,用作盾使。

  一顶草帽飞速从侧面攻来。

  “可恶。”仙子侧剑挡开草帽。同时巨弓悲鸣,三张巨弓射出了密密麻麻的利箭。

  仙子心头咬牙,猛地往后一翻,单手支地一撑,躲开箭雨,两边无辜的普通妖众一片惨叫,不少妖众中箭。仙子站定身子,左臂传来一阵剧痛——还是有两支射中了他。

  坤顾不得水下传来的危险,撕开嗓子朝这边喊道:“仙子,快跑吧,赢不了的。”

  仙子将两支箭一同拔出,坏笑道:“没事,战甲能顶住。”

  光维亚喊道:“那边的小鬼,你还真有一手啊!我的A型弓箭推车一次可以射50支箭,刚才就是整整150支。两边都有居民楼阻碍了你的行动,在只能往后跳的情况下还是只中了两箭,不赖啊!”

  仙子一抹脸上的污渍,冷冷道:“废话这么多,再来啊!”冲身上去。

  元天真人看了一阵心急,却苦于没法突破结界。正在这时,一只厚大的手掌放在了他的肩膀上。“我倒有个主意。”是白面广。

  元看着白面广眯眯眼中的精光略一愣神,随即明白了,沉声道:“好吧!直管试试。”扭头冲理点了一下头示意,理点头回应。

  幽紫这边,兽神丸尽力护着幽紫。幽紫却因伤口太深,不断失血中神情开始恍惚,渐渐失去了自主意识。

  拉玛阿带领着炮火部队这时也到了河道岸边,医疗队也到了,可是进不了河边的结界,淑灵也没法给幽紫等伤员疗伤。两条战线的局势一点也没有改善的迹象。其中,孤身作战的仙子显得尤为不乐观。

  河对岸的仙子冲身上去,又是一阵箭雨,仙子奋力甩剑挡开,攻击角度刁钻的草帽又从侧面攻来。

  仙子冷笑,用已经罩上“七重结界”的左手挡开了草帽,正欲上前,一支有梭枪那么粗的长箭正面射来,仙子一挡,竟被震退数步。

  一脸冷漠表情的光维亚解释道:“这是B型弓箭车,一次只能发三根长箭,不过这三根长箭体积和力道都很大,也很快哦!”

  仙子连忙后退数步,暗骂道:“该死,真的攻不过去。”回头望望大河中正与无数鱼头妖众缠斗的其余奇袭队友,仙子默默想道:现在只好希望师父他们能有什么办法打破僵局了。

  河中的“狭型监狱”内,元天真人弯腰举臂,一身精悍的肌肉片片鼓起,如同背负着什么沉重的东西。

  而理树玄女以跳入高空,正对元的上方,衣袖上下翻舞,鼓动着巨风。两人心念相同,同时念起了强大的咒文。

  “神血为媒、誓言为证。以炙热火神之令:火啊!燃烧吧,将巨大的水蒸气带到高空。”元天真人一发动火神咒,后背立即燃起熊熊大火,脚下水面翻滚,大量水蒸气喷涌而出,汇成一束,奔向空中。

  “神血为媒、誓言为证。以自由的风神之令:空中的精灵啊!请将冰冷的水滴汇在一起,压制这沸腾的蒸气吧。”顿时,比水蒸气柱更大的冷气柱由理树脚下汇聚出现,直向热气柱上落下。

  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惊了一下,但接下来的事更让他们吃惊——眼见两股气流要碰撞了,白面广纵身跳到气流的交汇处。————————就算他有快速恢复的奇特能力,在两大强力法术的夹击下也难保不死啊!

  只见白面广右手托住冷气柱,左手顶住蒸气柱,紧闭着双眼大呵道:“上天啊!如果水神认为我是一个合格的水系法师,就让我控制住这一冷一热的两大水鞭吧。”一发劲,电流从广全身迸裂出,河心中就如闪耀着一颗蓝色的太阳,煞是惊人。

  河面引电,不久河面便成了一片电湖。

  奇袭队员们的体质必定好过鱼头妖卒队伍,不一会河面就浮出大量口吐白沫的鱼头妖族,却还未有奇袭队员因此倒下。——但幽,开始不行了。

  白面广一对眼珠子瞪得老大,使出全身力气几乎咬碎了牙关,心道:可恶,就算我使用最大限度的电网抵抗,也受不了这两种力量吗?

  想着鲜血已从广的眼、耳、口、鼻流出。

  卫空看得真切,用通讯器对广喊话。————但广的通讯器已在力场中被力道挤碎,联系不上了。

  卫空一把扯下通讯器,扯大嗓门喊道:“白面广,不要丢了‘七神队’的脸啊!”

  ————————————————七神队!“哇—————啊!”

  一声狂吼,广肌肉暴长,控制两道水柱一绞,冷热水柱就如两条巨大无比的鞭子绞成一根。白面广浑身血红,如战神降临一般立在空中。大喊道:“‘七神队’的辉煌今日由我再续。”话落间一声怒吼,大力插出巨鞭。

  这时妖界平民们为了躲避弓箭的威胁,纷纷藏到家中。一妖众探出头来看到河心这一幕,大喊道:“没用的,我们的‘结界’可以让一切力量转移到空气中。”

  冷热双鞭贯入结界,持续不断,激起了青、红、紫三层光芒,蔚为壮观。

  “太惊人了。”仙子回头失神的看着这一幕。

  神兽丸忍受着巨鞭和结界之间持续的的轰鸣声,咬紧牙关道:“可恶,结界并没有变化。”

  “怎么样?”一鱼头妖众浮出水面大笑道。

  元直起身子,拍拍衣袖道:“未必。”

  嚓,一红色骷髅裂开一条裂缝。

  “怎么会?”众妖一惊。

  元一指冷热巨鞭道:“看吧!其实这条巨鞭在不断转动。”

  “那又怎么样?”

  “笨!”坤庐扭头骂道:“力量可转移,但总要有个过程吧!这根巨鞭一冷一热,从头骨上经过的热量也是一冷一热,不断变化的温度就会让头骨……。”

  ————碎裂,一点即破,整个结界也无法运行,一瞬间全部消失。

  广从空中坠下,元连忙接住,虽然他也累得要死,还是补了一句道:“广,干得好。”

  白面广一笑,眯起一大一小的眼睛道:“切,你又不是队长,少这么恶心。”元天真人会心一笑。

  余下的冷热巨鞭继续前进砸中河沿,轰起一半尘沙,一半水花。

  仙子一面扇灰一面感叹道:“佳景。”

  结界已破,早就想前来支援的坤庐剑身一拍水面,双腿一蹬,连续几个蜻蜓点水,几步跳到仙子身边,冷冷道:“久等了。”

  兽神丸一叹,道:“厉害,厉害。如此威力真是叫我开眼了。”一转眼,兽神丸大惊道:“等等,幽紫呢?”

  ————幽不见了,难道落水了?几个奇袭队员连忙下水去找。

  结界消失通讯器再次联系得上了。仙子一听幽落水,回头大喊道:“你们快点找,这里我和坤就行了。”

  戴草帽的妖众在大道尽头一声怪笑,大喝道:“小子,你说什么呢?”

  仙子回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五分钟,————五分钟内搞定你们全部!”

  “喂,太牛皮了吧!”

  仙子冲坤一笑,随即恶狠狠的说道:“你有没有看见他们先前的作为。”双眼满是怒火。

  坤庐的双眼中射出寒光,语气低沉冰冷,犹如剑锋上的寒气。他道:“不顾自己人民的死活。”

  “所以说……。”

  “扁他。”两人同时飞奔,激起一路风尘。

  “白痴的吗?”光维亚不屑的挥手下令,五张A型弓箭同时发射,乱箭充满了整个街道。

  ————“剑盾。”“我挡。”————好小子,两人同时应付过来了。

  承受过百利箭的冲击之后,两人奋力一跃。仙子大喝道:“过来了。”

  “做梦。”一顶草帽飞来,一晃动,一分为四,全数攻向两人侧面。

  身在半空,仙子与坤唯有硬接。但同时,六张B型巨弓开始向空中的两人放箭了。——————局势千钧一发。

  “混蛋。”仙子一咬牙,两人瞬间有了默契,斩龙大绞,破坏所有有可能射中的巨型弓箭。坤庐“双刃”一分为二,双剑并施,破坏四戴草帽,可惜粗箭力道太大,将仙子震飞回去。

  坤庐一翻身,点脚站在一辆手推车上。——————终于可以近身战了。

  坤庐冷眼一扫全场,冷冷道:“游戏结束。”剑花浮动。————一条突然袭来的枪蛇破坏了坤庐的攻势。

  竟是啃骨叉。“这…………。”

  坤庐不敢在敌方阵地内久留。接着手推车的高度,一弹腿,上了一座不高的圆盖房屋屋顶。

  啃骨叉舞动梭枪追随而上。

  坤眉头一皱,道:“你不是不能战斗了吗?”

  草帽妖将一笑,阴阳怪气道:“啃的面子观太强了,竟然吃了自己的胆。”

  坤一惊。

  啃骨叉一笑,瞪着通红的眼睛道:“没错,我的祖先是鱼族,我们的胆都是有剧毒的,但运用我族特有的秘术之后自己吞下,体力反而会大增哦。”

  “那你还能活多久?”

  “这个,——————就不值得我考虑了。”啃骨叉挺枪一刺,果然现在的他力道和速度大增,梭枪犹如一条枪龙攻来。

  坤不作硬拼,纵身跳到另一屋顶上,扭头喊道:“仙子,我一会儿回来。”又是一跳,离开了。啃骨叉追杀了过去。

  仙子一晕,无语道:“你才来多久啊!——嗯?”

  一道道金色闪光自光维亚手中的黄金弓闪出,十六妖将之三将光维亚眼神微微发怒,冷冷道:“真是越来越看不下去了,刚刚居然让那小子进入到了阵线里,果然还是要我出手吗?”话落间光维亚闪速拉弓,但是弓上并无利箭啊!轰————!金弓轰鸣,沙石飞溅。声势震得他身边妖卒脸色大变,一道粗大的金光飞射仙子。

  仙子心头一寒,下意识的快速挡下。轰,一轮光圈炸出,斩龙震脱手,落到仙子身后。——————好强的力道。

  “可恶。”仙子顾不得发麻的手掌,转身去捡斩龙剑。——如蝗利箭再次射来。

  “仙子,背后。”通讯器给仙子提个醒,仙子猛向侧面一跳,险过鬼门关,好歹躲过这一波。

  妖界的居民房都是半圆型,房屋与房屋之间有土墙相联,仙子跳入房屋与土墙相连的角落,这的确是一个弓箭队射不到的死角。

  “给你们一点颜色瞧瞧。”仙子咬破手指。

  “不可以使用‘七神虚步’。”元远望着这边大喊,用通讯器大喊道。————真是心意相通啊!

  仙子通过通讯器问道:“为什么?”

  “你忘了你是怎么治好伤的吗?”

  仙子一愣,一幕幕浮显眼前。

  其实当时幽紫这个极端的方法就是将一剂毒药注入两人的体内,强迫身体发挥出潜能抵抗,这就是快速提高实力的恐怖方法。

  “这么说……。”

  “没错,以有毒的神血画火云神印的话,只会受到神印的反噬。”

  “该死。”仙子看了一眼斩龙,太远了,冲过去拿不太容易。用“七重结界”吗?可是双合印,难道用脚来捡剑啊!思忖了几秒,仙子问道:“幽紫呢?”

  元顿了一下,失神道:“还没捞起来。”

  话刚落,水面扑的冒出两人,一人不服气地对还在打捞的奇袭队员道:“照你们的速度,幽紫姐姐早就淹死了啊。”

  说话的是小丫头淑灵,另一个正是幽紫。

  元连忙捞出水中幽紫,连连道:“幽儿,醒醒,醒醒。”

  淑灵施银针扎了幽的人中一下,幽缓慢睁眼,无力笑道:“……还是喜欢被父亲叫做幽紫。”父女会心一笑。

  仙子听说幽没事了,舒了一口气。

  通讯器中又传来卫空的声音:“仙子,我掩护你,你快去拿剑。”

  “好。”仙露出虎牙。

  卫空亮出了武器:——机体左右两架代号99的机枪。

  草帽妖将一笑,舔着嘴唇道:“会飞啊?不过我们也有应付这种敌人的准备。”一挥手,一直站在弓箭队身后的神秘队伍冲天而起,个个身负双翅,手拿草帽。————明显是草帽妖将的手下。

  “不好意思,仙子。”卫空扭身躲过第一轮的飞帽空袭,道:“我得先搞定这些乌鸦。”

  仙子再次无语:怎么又是这样啊。……这时几个奇袭队员从岸边赶了过来。

  元传讯道:“仙子,情况怎么样。”

  “死不了,但也很棘手。”

  “注意到那马面妖将了吗?”

  “光维亚啊!手上有一张黄金弓,但没有箭筒,还以为他会射出火球或冰弹,没想到是这么厉害的光束箭。”

  “我这里也不好啊!我和理树身体已经透支了。可能帮不上你,还能打的队员,都来了。有几个去了坤庐那边,大炮和卫家俩兄弟开始渡河,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得真简单。”仙子把一块破布扔出掩体,立即被射得粉碎。仙子极度郁闷道:“他们根本没想过放我出来。”

  “说实话,我也没辙了。”元天真人关了通讯器。

  虽然通讯器被关了,仙子还是补了一句道:“师父你的意思不会是叫我一直躲到战事结束吧?”

  上百支箭再次射出,不过这次是射向刚赶到的奇袭队员,不过这批队员早有准备,各自持盾来挡,一步步将战线压了过去。

  仙子四处打量,心道:这些建筑虽然奇怪,不过相连的墙壁更怪,竟然建得这么高,也许就是为了防止我们从侧面进攻吧!再看看大道中央的斩龙巨剑,仙子心头灵机一动。好。

  仙子大喊道:“谁可以把剑扔给我吗?”

  一奇袭队员一边用钢盾护着身子,一面弯腰捡剑。

  密密麻麻的利箭不断射来,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仙子大声问道:“你的手力大吗?”

  “很大啊,怎么?”捡剑的奇袭队友不明就里的回答道。

  仙子低头一笑,露出尖尖的虎牙。————很自信地说道:“试试。”

  飞速脱下战甲,众人一看大惊道:“你小子不要命了吗?”战甲被仙子从墙后扔出,如蝗利箭再次射来。

  “就是现在。”仙子纵身跳上房顶,又是一跳,竟跳到了箭队的上空。

  “这一次这小子跳得好高。”众妖卒一惊。

  光维亚首先明白过来,失声道:“因为这次他没有拿那把沉重的巨剑。”

  戴草帽的妖将快速出手,用四戴草帽攻来。仙子一笑,虚无珠闪了一下,大堆杂物出现,撞开了飞来的草帽。

  仙子翩然落到敌军中央,光维亚的身边,沙石扑腾。两人四目相对,互不避让,气氛紧张紧张再紧张。

  “剑————来。”

  拿着剑的队员早被仙子的做法惊呆了,顾不得斩龙有多重,拼尽全力扔了过去。

  仙子右手接剑,屈膝而立,腰马扭动……。

  这个姿势是……。

  “旋——————斩!”

  一转动身子,黑旋风出现,光维亚连忙闪开,四周的妖族士兵与手推车顿时支离破碎,足见斩龙锋利。

  一圈沙尘激起。

  仙子收了式,一圈内,已无完好的战车与妖卒。

  众妖卒忙调转车头对向仙子。

  “射啊!”仙子一笑,沉声道:“不管是A型或是B型,向着队伍中间射,一定会伤到自家人的。”

  众妖军一愣。

  乘着一愣,仙一脚踢转一辆B式的车头,纵身上了手推车。左脚踢开了长箭,右脚搭上了弓弦,坏笑道:“再见了!”一碰扳机,强大的弹力将仙子弹回神族军队内。

  几个队员接住了他,仙子扭头对那个扔剑的奇袭士兵说:“手力真的很大啊。”那兵却不出声,一脸无语。这一扔伤了他的手筋。

  一妖兵大喊道:“射死他们。”

  仙子大喊回应:“还有机会吗?”

  轰!——轰,轰,轰,轰,轰!

  十五颗炸弹将妖军阵营炸成一片火海。——————时间到,正好五分钟。

  一个队员首先明白了,失声道:“你是在旋斩的时候……。”

  “……把那些炸弹扔在了他们身边。”

  “可是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炸弹?”

  “军火库里偷的。”仙子直言。

  全队无语。

  远处高墙之后也有一处爆炸轰声,尘灰冲天。

  “不知道坤庐怎么样了。”仙子道。

  “放心,我们有好几个兄弟都去帮忙了。”一个队员答道。

  “哦。”“我们也去帮忙吧!”

  仙子眉头皱起,低声道:—————“不用了。”

  “为什么?”

  “这两位够我们忙的了。”

  尘沙一分,光维亚和戴草帽的半裸妖将竟然还能再战。

  仙子一挥手扇开尘雾,上前站定,喝道:“两位贵姓?”

  马面妖将光维亚眼睛充血,咬牙认真介绍自己道:“三将,光维亚。”

  “十一将,索克。”草帽妖将嘶哑着嗓子,带着似乎要把仙子吃下去的口气说道。

  仙子不闪不避,冷冷说道:“我,————赤道火·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