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哈哈,一根,两根……十根,十一根……十七根,十八根,哈哈,足足断了十八根,这变形后再旋转冲击的原力果然使威力翻了十倍以上!”

  十八根封印网丝断裂后,圆锥形原力也终于消散,这还是骆方保持原力时间不够长的缘故,不然断掉的网丝会更多。

  “看来,还要再多练习,只要能长时间的保持变形后的原力,使原力更持久,这样的话,威力更大,摧毁力也更大。突破第一道封印,拭目以待!”

  骆方仰头躺在床上,虽然仍想继续,但调用原力有限,现在虽然兴奋,却已经是筋疲力尽,再调用不了多少原力,只能休息一晚,等明天再说。

  清晨,温暖的阳光投射到脸上,正在酣睡的骆方朦朦胧胧被阳光直射的醒了过来,睁开眼后他一骨碌爬起来坐在床上。

  窗外的小鸟唧唧喳喳的欢快叫着,骆方伸了个懒腰,感到精力充沛,浑身充满了力量,忽然听到窗外鸟叫,他闻声向窗外看去。

  一只黄蓝色相间、色彩艳丽的翠鸟神气昂扬的站在窗外,发出叽喳叫声,不时又把头埋进翅膀下不停啄着。这时,这只翠鸟突然发现了窗内动静,“刷”的张开一对小巧翅膀一飞上天,冲上了云霄。

  “哎!我又没用枪口对着你。”

  骆方含笑抬头看着已飞上天际的一个小黑点,直到那黑点消失,这才一蹬腿跳下了床,向卫生间走去。

  骆方拿起牙刷开始挤牙膏,而那漱口杯却自动飞了起来,落到水龙头下,“哗……”,水龙头也自动打开,等骆方牙膏挤好,漱口杯里也装满了水。

  骆方洗漱完后,走回卧室,外衣忽忽悠悠的飘了过来,骆方一伸手,不偏不倚穿在身上。

  “嗯,用精神力控物越来越得心应手了。那变形后的原力在脑海内激荡开,竟然也使得精神力变得这么强,现在就已经可以分心控制几件物品!”骆方感到非常满意。

  自从骆方在温茂的教导下练习以来,每天都服用温茂提供的不同药物,这异能的潜力也逐渐觉醒,不断被开发出来,现在不但控物技能飞速暴涨,连控神技能也开始萌芽。刚刚骆方就是读懂了那只翠鸟的稚嫩想法,知道了翠鸟心中本能的把自己当成了狩猎人,所以才仓惶逃窜。

  “今天是运用变形原力冲击封印的第四天,这四天来每天都冲破两百多根网丝。昨天更是冲破了四百根,看来这封印已经差不多快破了。嗯,今天就让温茂老师吃惊一下!”

  骆方快步下了楼,与父母说了声就向练武场走去。

  练武场,七号修炼室内。

  “怎么样臭小子,吃了这么久的追风丸、固力丸和筑体丸,感觉怎样,有没有觉得这三种异能都在飞速暴涨啊?”

  骆方正盘腿坐着,闻言微笑点点头。

  温茂笑呵呵的看着骆方,声音洪亮道:“我说你也是,这药物不要贪多,就像开天丹一样,吃多了不但没用,反而会反噬原核,再说这蕴神丹是用来蕴养精神力的,对你也没用,也不知你每天要来干什么?盟主也奇怪了,竟然对我说,你要什么就给什么,还说他自有道理,也不知是哪门子道理?”

  温茂自言自语发了一通牢骚,骆方却只是听着,并没有答他的话。温茂只觉得无趣,又坐下默默运起原力开始冲击自己的第四道封印,温茂的第四道封印呈紫色,只要冲击过后就能成为少有的究武者,而此刻这道封印结实粗壮,一根根伸展开的网丝呈现出钢筋一般坚韧的强度,只是比起骆方的封印来要小不少。

  此刻,温茂控制着一团滚滚翻腾的红色原力,漂浮在封印前望“印”兴叹,这道紫色封印他不知已经冲击了多久,心神对此早已麻木。以他现在的阶段,用辅助药物来冲击封印已经毫无用处,只能靠自己的原力逐步冲破。而这一年来,封印网丝才被温茂冲断了十多根,整道封印总共也才断裂百多根。

  “太难了!难道我这辈子就停在烈武者这一层了吗?”温茂心中万分无奈,但无奈归无奈,意识仍是控制原力向封印撞去……

  同一时刻,骆方的印记深处,一道不断旋转的透明原力“嘭”的一下撞击在已是千疮百孔的封印上。这张巨大封印不住颤抖,“嘣嘣嘣嘣……,”缠绕着的透明网丝一根紧接着一根被崩断开,十五秒过去后,正在旋转的透明原力仍然没有散开,好像永不会停息一般,显然骆方保持变形原力又有了精进。

  此时,封印颤抖的越来越厉害,频率也逐渐增高,忽然像是达到一个极限,随着一阵更加剧烈的抖动,“哗”的一下终于全部瓦解开,断裂开的寸寸透明网丝不断坠下,“呼……”,又突然化为气雾纷纷融进了骆方的原力中,随着气雾不断融入,骆方感到自己的原力越来越精纯,变得更加易于操控。

  过了片刻,最后飘浮着的一丝气雾也融进了原力中……

  “轰隆!”

  原力漩涡中像是得到了感应,往内一缩,那飘在印记深处半空的原力“嗖”的一下被吸了回去,融进了原力漩涡中。原力漩涡开始发出“轰轰”的响声,只是一会儿,一股庞大的原力被孕育了出来。虽然仍是透明的,但却在以前原力的基础上产生了本质的变化,晶莹剔透,犹如一团黏糊的透明胶,虽是隐隐若现,但却根本摸不着,只是一团化不开的透明气雾。

  骆方欣喜若狂,睁开眼睛,伸出了右手,意识一动,一股透明原力出现在手中,这股原力如沸腾的热水不住翻滚跳跃。

  此时坐在对面的温茂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睁开眼就看到了眼前一幕,顿时呆若木鸡。

  “你……你竟然,突破了!”温茂难以置信,“这才一个月不到,你……天才,天才啊,哈哈!我温茂竟然教到一个天才!快,打一拳给我看看!”

  骆方也笑的合不拢嘴,听见温茂吩咐,一翻手原力消失无踪,紧接着一拳向右边墙壁打去,一道无形的透明原力喷发出来,刹那就轰在墙上,接着又被墙上的奇异材质吸收掉。

  “嗯,真的,是真的!”温茂喜上眉梢,一双眼注视着骆方,把他上下又打量了一番,像是重新才认识他。

  “不错,骆方小子,你已经成为一名刚武者了,地地道道的刚武者!”

  “与老师的悉心教导是分不开的!”骆方虚心道,心里却想着一会儿回家试试变形原力。

  温茂这时像是想起了什么,对骆方道:“盟主说过,只要你突破成为武者后一定要打电话通知他,我现在就去打专线电话给他。你自己先熟悉一下,多练习练习!”

  温茂话音一落,人已走到了门口,仍是不自觉的摇头,他心里清楚,那些所谓短时间就冲破第一道封印的天才,不过是已经积累了很深的积蓄这才全力冲击而已,就像一个人连续不断冲击封印一年成功,和另一个人先积蓄了一年再来一次冲击成功的道理一样。这只是方法问题,其实他们的资质一样,并不是后面的那个一次冲击成功的就是天才。而他是看着骆方修炼的,骆方刚刚了解异能不久,对自身的异能连磨合都没过,一个月前对武者也才是一知半解,现在竟然就突破成为了刚武者,他感到深深的震惊,心里也似乎明白了盟主为什么会这么看得起这个小子。

  温茂走后,骆方手一撑站了起来,压制住心中喜悦,缓缓出了修炼室,来到那一排人形靶中,选定一个人形靶后,一道光幕笼罩下来,开始练习!

  此时周围很多异能者都在各自练习,而对战擂台下也围着不少人正观看台上的战斗。骆方一个人站在墙角的人形靶前,并没有引起其余人的注意,而其他的一些人形靶前也有一些刚武者或是劲武者在练习,大量的飞针不时射出。

  “先用大力技能,再用刚武者普通原力,最后再用变形原力试试。”

  骆方心中激动,跃跃欲试,又朝周围看了一眼,见没人注意这才正式开始。

  一瞬间大力技能灌满全身,体内原力澎湃,骆方猛的一握拳,“嘭”的打向人形靶。人形靶忽地向后仰去,再一弹起时,“嗖嗖嗖……”,近百支飞针射向骆方,骆方也不躲避,而是就那么站着,两手微伸开,猛然一运力引发变形者技能,全身瞬间坚硬,一块块肌肉鼓起,“铮铮铮铮……”,射来的飞针一接触皮肤肌肉全部反弹开,这次身上再也没有一丝血痕。

  “刚武者!”

  骆方心中大喝,握紧拳头向前一伸,“呼……”,一道不停翻滚的透明原力撞在人形靶上,人形靶受力一反弹,“哗哗”,两排茂密的飞针铺天盖地射向骆方。

  “一百六十二支!”

  骆方瞄了一眼旁边的计数器,心里一阵窃喜,但仍是一动不动,任凭飞针往身上招呼,飞针不停落下,浑身皮肤则丝毫无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