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唐兄,你怎么了?!唐兄!……”唐枫昏阙在地,他的视线越来越模糊,眼前只见到东方烨关切地问候,最后静静地闭上了双眸。

  入夜,唐枫方醒。“唐兄,你终于醒了啊。”唐枫醒来,见到东方烨,丁晨,史灵茵三人围在床边,愣了一愣。“大师兄,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好,要多加休息!……”丁晨嘱咐道。“啊,知道了知道了……”唐枫笑嘻嘻地,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今日他负伤挺身而出,就是为了保护史灵茵和丁晨的周全。如今他们两人都没事,还找到了东方烨,心中自然是非常欣喜。

  “大师兄,此地不宜久留。一旦血煞教弟子再度折返……”丁晨担心道。“唔,的确如此。只是现在中原武林组织了一支队伍进军西域,目标就是血煞教。想必血煞教如今也来不及顾及我们的事。一旦他们真的到来,还有我。”东方烨泛出涟漪般的笑容,唐枫会意地笑了笑,点点头。

  祝婉儿和破浪撤回血煞教,古清仞了解了事情原由后,说道:“现在暂且不要理会他们的事,专心对抗中原武林联盟要紧。”古清仞指挥道。旁听的藤武听到东方烨和唐枫的消息,咬牙切齿。古清仞见状,说道:“藤武,现在伊贺不知所踪,单凭你的力量也无法翦除他们。不如帮我教渡过此关,然后本教主亲自替你夺下东方烨的人头!”“唔……”藤武点点头,然后没再说话。

  寂寥的大漠之中,一营寨驻扎于其中,军旗威风凛凛地飘扬着。

  “来者何人?!……”营寨守卫兵喝住了一个身穿褐色长袍的身影。“在下血煞教教主古清仞,有要事求见阿尔苏博罗特王子。”门卫感到奇怪,但是还是去帅营通传了古清仞的拜访。“血煞教古清仞?我蒙古族素未与血煞教有交情,何以如今血煞教教主会前来拜访?”“阿尔苏博罗特王子,还有奇怪的是他竟然知道大王你的名号……”卫兵报告道。“噢?”阿尔苏博罗特感到奇怪,挥一挥手说道:“传。”

  古清仞一入军帐,阿尔苏博罗特旁边的两名侍卫便紧握着剑,生怕古清仞图谋不轨。古清仞见势,只是微微笑了笑,接着就步入主题:“阿尔苏博罗特王子,是否为敌军守卫森严而忧愁?”“!!!……”阿尔苏博罗特一惊,仔细地打量着古清仞:看似沧桑的中年人,然而城府却极深。阿尔苏博罗特也不拐弯抹角,问道:“不知古教主有何良策?”“阿尔苏博罗特王子,若大军想一举进攻中原,收复大元河山,不妨从阳关东进。阳关守将终日纵情声色,夜夜笙歌,只需派出刺客一名,枭其首,夺其兵符,占领阳关,则中原大门,为蒙古大军而开。”“唔,若能夺下阳关,自然是美事一桩。”阿尔苏博罗特念叨道。“只是如今我军身在大漠,行军至阳关可谓舟车劳顿。若北堂流星从后袭击,我军如何是好?”阿尔苏博罗特道出了自己的担忧。“阿尔苏博罗特王子放心,在下早已散布谣言,称北堂家图谋不轨,况且北堂家本来就没有很大的兵权,纵使北堂家倾巢而出,又岂是阿尔苏博罗特王子十万大军的对手?”

  “嗯……”阿尔苏博罗特点了点头,认为此计策可行。但是紧接着皱皱眉,问道:“只是阳关守卫森严,谁有如此能耐夺其兵符,枭其首?”古清仞没有说话,只是傲然地挺起自己的胸膛。“那就让我看看你有多少本事!……”阿尔苏博罗特两侧的侍卫不约而同地怒喝道,从腰间抽出长刀。古清仞依旧是微微一笑,只是稍稍抖动着手臂,边有两道强劲的气流击打向两名侍卫。两名侍卫的刀尚未拔出,就因为那两道气劲的攻向两把长刀而震得虎口破裂。“阿尔苏博罗特王子,冒犯了……”古清仞客气地鞠躬向哈赤请罪。

  “哈哈哈哈……”阿尔苏博罗特的笑声刺透军帐,不知道他是在笑着两名侍卫的弱小还是赞叹着古清仞的实力强大——武功,见识,计谋。“我蒙古族和血煞教素无来往,如今你为什么要帮助我蒙古族人复兴王朝?”“呃呵呵……”古清仞惭愧地笑了笑,说道:“中原武林联盟进攻我教……”“就这么简单?”阿尔苏博罗特虽然只是今日才识得古清仞,但觉得以他的才学,谋略,武功,对付中原武林联盟的进攻是易如反掌的。“最主要是当今朝廷,中原武林都腐朽不堪,我只是想逆转这个局面!……”忽然间古清仞眉峰一转,铿锵有力地说道。阿尔苏博罗特因为古清仞脸色的转变愣了一愣,说道:“好,如果你能夺下阳关守将的兵符,我就依你所言,并且帮你击退中原武林联盟!……”“一言为定!……”说罢,古清仞便入风一般离去。

  “东方盟主,如今已经踏入西域。接下来应该要如何行事?”中原武林联盟军已经进入西域,大家都以东方烈阳马首是瞻。“大家千里迢迢来到西域,先好好休息整顿一下,明日再从长计议。”东方烈阳说罢,凝视着远方,心中思绪皆缠绕着东方烨而去——东方烈阳听闻东方烨在西域,便组织中原武林联盟前往西域。一来是打击血煞教,二来正是找寻东方烨的下落。还有,若东方烨久居西域,唯恐血煞教对之不利,于是便早日领着武林人士前来,至少可以打压住血煞教气势,暂时停止对东方烨的压迫。

  三日后,古清仞重返蒙古军大营。“阿尔苏博罗特王子,阳关守将的兵符和帅印我已经夺得。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所以我暂时留下他的首级……”阿尔苏博罗特不用等古清仞说完,便大笑道:“好!下令,全军进军阳关!……”

  西域的夜空是非常晴朗的。客栈屋顶,唐枫独自攀上躺在屋檐上望着星空。不一会,唐枫感到身后有异动。侧头望去,原来是东方烨。“唐兄弟,为何深夜尚未就寝,于此处喝闷酒?……”“心烦意乱,借酒消愁……”“呵呵……”东方烨淡然一笑,说道:“是为感情是吧?”“呃……”唐枫结巴地顿了顿,原本因酒气惹红的脸更加红通起来。“唐兄弟,放心吧。你的心意,史姑娘迟早会明白的。”“只是……只是她喜欢的是你。”唐枫借着酒气,直言结巴的说道。“不。我早已经跟他表明自己的意向,心中所属并不是她。”东方烨坚定地笑了笑回答道。接着东方烨继续说道:“虽然如此,但是如今武林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儿女私情应该暂且搁置。”“嗯,东方兄教训得是……”

  “对了,唐兄,你为什么这么信任我?”忽然东方烨话锋一转,问道。唐枫愣了一愣,没有说话。东方烨紧接着继续问道:“当时我投奔东瀛忍者,杀害武林同道,众叛亲离,如同过街老鼠。为什么唐兄你依旧那么相信我呢?”“呃,呵呵……”唐枫笑了笑道:“你知道吗,你一直是我最崇拜的人……”唐枫长篇大论地讲起以前的事情……

  早在六年前,唐枫还只是逍遥谷的一名普普通通的弟子。但是他经常能从徐子易口中得知武林的事情,其中听得最感兴趣的就是一名年纪和自己相仿,却在武林中做出许许多都锄强扶弱的事情。这个人就是东方堡的东方烨。听闻他十四岁那年,就曾带领着十数名东方堡弟子歼灭数百名土匪的山寨。他的忠勇仁义,是武林的一个典范……

  “呵呵……”东方烨笑了笑,说道:“当年少年英雄大会之后,崆峒派弟子死于冷月镖之下,我就知道江湖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于是我故意让自己变得很浮躁,很冲动,轻易被人挑拨,假意自己是一个容易被利用的人。果然,‘弑’的首领柳泽次郎就因此招揽我为门下。虽然我知道他只是利用我,但是‘弑’这个组织密不透风,纵使百晓门没被灭门,恐怕也不能将他们连根拔起。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所幸,最后还是成功了。”东方烨回想起潜伏东瀛忍者的事,欣慰地笑了笑,接着尴尬地说道:“唐兄弟,不得不说的是,当年少年英雄大会,我是铁着心要夺得冠军的了。然而最后却败在你手下,心中不忿,所以即使自己在装作浮躁,假装与你敌对,但是心中的不忿,却无形中表现了出来。以至于当日在牧野山庄,对你下手忒重了些。我在此向你赔罪!……”说罢,东方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将手中酒壶里的酒一饮而尽。“哈,事情已经过去了就别提了,干!……”东方烨喝过一口酒,叹道:“一将功成万骨枯,我当时一直尊奉着这个道理。以至于依风,和一众武林同道,我竟然能狠心地下手屠杀啊……”“……”东方烨哀怨地叹气着,唐枫没有说话,只是陪着东方烨默默地饮酒浇愁。

  大漠之上,武林联盟的队伍正在沙漠中前行着,忽然间一道杀气伴随着狂风席卷而来。为首的东方烈阳停下脚步,循声望去,惊叹道:“北堂堂主,你怎么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