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就跟我走吧
作者: 福寿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三个月后,旗袍做好了,期间还修改过两次。欧艺穿在身上,优雅高贵立现。一整天的职业装,不管档次多高,都显得呆板。欧艺现在是一身灵气。她在电话里对赵一山说谢谢,并不隐藏一点点的喜悦,赵一山就笑说他不用看也知道是好到不得了。

  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李木华的电话,又是喝醉了的声音。欧艺说:“你喝醉了就扰民嘛。”他说他没办法不打电话给欧艺:“我知道欧艺是我的保护神,我不打电话不行。我打了电话才能安心。”欧艺就有点恼他。但也知是劝他别多喝酒,他说有些酒不能不喝的。欧艺心里黯然,知道他的话是对的,因为没有背景又没靠山,一个农家出身的孩子,要在老家那样的地方拼出来,付出的肯定比别人多。

  第二天,欧艺打了电话给林玉对她说了李木华昨晚打电话的事,林玉就说:“唉,他又给不了你什么,说这些话有什么用。”欧艺就说你有空见到他劝他别喝那么多的酒,这样喝下去令人担心的。林玉说:“我说过,和他开玩笑说有酒就等我们这些女同学再一起喝,不要和别人喝那么多,他说他停不下来。”欧艺就叹一口气,无语了。她甚至想,不知道李木华的老婆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为什么就不劝劝他呢?还是觉得男人就应该这样的呢。还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现在已经是六月,S市的夏天依然是炎热多灰霾,太阳是浑浊的,阳光是浑浊的,空气是浑浊的,人也变得浑浊了。只有空调房,还有那么点清凉、清新的空气,一走进去就全身舒畅。现在只能享受人造的清凉了,恐怕连空气都是人造的才没有污染了。就想到一幅街头广告:大家戴防毒面具,有人在售卖瓶装的清新空气。

  因为市场的原因,还因为公司的政策的调整,欧艺的部门有好几个团队摇摇欲坠。能力强的就只有张美兰团队,不管人力还是业绩都不愁。其他的,要不是人力在下降,就是业绩不达标,都需要挣扎一番。业绩不达标还好,总有些办法可以使用一下,降级或是保级,实在是保不住了才考虑到放弃。而人力就非常的难,不可能在极短的时间里有成效的。市场发展到现在,已经非常成熟了,各大公司也在拼人力战,所以资源就非常枯竭。像欧艺这样的老江湖都有点黔驴技穷了。但总不能坐以待毙吧?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

  公司的方案这时也出台了。因为现在的公司经理是以前欧艺的导师,对欧艺以前做的客户答谢会所收到的理想效果很是清楚,当他在捂着头想办法的时候,有一天就突然灵光一现,就想到用这个办法来把业绩提高,于是在全公司推广,也就是各部门推广客户答谢会。在各部门的经理会上,他把具体的要求和推广方案一说,顿时下面是一片嗡嗡嗡的声音,有的说办法好,有的说行不通。说行不通的就是担心费用怎么来?普通业务员有没有能力?怎么掌控场面?不管哪一种说法,底气都不是很足。欧艺心里清楚,这样的方法一推广,开始还好,客户都不清楚内幕,后面难免会有很多拒绝,甚至在这一波之后,大家都知道这样的套路了,会对更多的业务人员造成冲击,以至人员和业绩双亏的情况。真是饮鸩止渴的招数啊。

  但是,不这样做,又有什么好的方法吗?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唯一要考虑的就是,在别人没全面铺开的时候,尽快上手,抢尽商机而已。

  于是,欧艺一开完会回来,就着手布置各团队的客户答谢会事宜。先是在主管会上把自己的想法详尽地和盘说出,分析利弊。因为大家是一个战壕的战友,欧艺从不保留自己的任何点滴的智慧,何况欧艺时刻想着那么多的成员在她的帮助下的谋生存问题事关重大。各主管在欧艺的讲话后就纷纷表示要先做示范。于是大家就分工合作。首先欧艺已经在前几年就做过这个事情,那么当时帮忙的同事就成了客户答谢会的承办主力。有专门负责礼品的,礼品可以先由欧艺统一购买,借出去用,剩下的再归回来,要多少用多少,就不造成浪费。有负责布置会场的,就按当时欧艺的模式布置,稍作个性化的调整即可。并且除了摆在会议厅门前的个性照片,欢迎的标语、条幅,绶带,礼花都可以资源共享,这些主要又是由欧艺负担,这样就减少了大家的费用负担。其他的很多细节,比如订酒店、招待客人、礼仪、司仪等等,都有比较固定的安排。在欧艺能帮上忙的地方,欧艺都先帮大家考虑了,安排好,尽量的做到尽善尽美。

  一时间大家都排起队来了。因为安排的时间尽量在周六周天,或者周五晚上,要照顾到客户的工作休息时间。所以很快一个月的时间就安排满了。只有少数人在观望。

  事情正如欧艺所料,开始她们部门在做的时候,收到的效果非常好,来参加的客户有很积极的心态,也很配合,大家受到的拒绝很少。因为公司要推广的原因,开始的时候致辞,几乎都能请到公司领导。但是到了后来,领导都忙不过来了,老师们也来帮忙致辞。最高峰的时候,在同一家酒店里竟有三个同公司的客户答谢会在进行!越到最后,大家也都疲惫起来了。主办的人疲惫、协助的人疲惫、客户也疲惫,甚至有些客户手里有几邀请函,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公司的业绩是一路飙高。可是业务人员的反应就相差太远。有些人是人脉的关系,请的人多,收获的业绩少。有些人是本身素质的原因,没什么效果。当然这都是比较少的情况。但大家把经济帐一算,能在短期里赚到的不多。一个月下来大家从腰包掏出了十几万。只期盼着在后期有得跟进,慢慢回收了。

  欧艺在这边一忙,赵一山见不到她了,也经常跑来帮帮忙。大家对他和欧艺的关系,猜着猜着,都估摸到了,所以默认了他和这个团队的关系。只要有欧艺在的地方,就有他陪在身边,帮忙保管欧艺的手袋、拿手机和钥匙、经常帮欧艺端水杯……一句话,整个一个打杂的助理,要不是大家对他的身份也很清楚的话,大家都会以为是吃软饭的家伙。因为有他的陪伴,欧艺举手投足间就更从容淡定,也更吸引大家羡慕的眼光。

  这样忙忙碌碌的就到了九月,这个“火热”的夏天是一点都不假,大家忙得“热火”朝天。刚松一口气,公司“金九银十”的活动又到来。欧艺每天在办公室精神抖擞地,真像一个总指挥,指挥各路人马赶业绩,赶人力。一根指挥棒大家是围着团团转。特别是开了客户答谢会的那些人员,还要叮嘱各个主管时时提醒追踪客户。赵一山不说来这里学习做人精吗?跟了欧艺近一年时间,都对欧艺的压力和工作强度咂舌。他说:“我现在知道人精是这样炼出来的了。”他想到自己,公司的效益也有不好的时候,到上了正轨之后,根本也不用太操心,现在不经常悠闲地陪欧艺吗?哪像欧艺,即使做了业务总监,也还是要样样亲力亲为,呕心沥血,甚至还是时时面临考核下去的危险。相处越久,就越佩服欧艺的韧性,心想要这样做,做什么不能做好了呢?

  中秋节到了,赵一山邀请欧艺到自己家里共度佳节。两人虽然走得很近,但是毕竟没有什么实质的东西以确定关系。欧艺对赵一山的邀请很重视,那天晚上特地换上赵一山为她定做的旗袍,一件白色底子,青花瓷花纹的,欧艺嫌它在这样的晚上显得过于素雅,就拿上一件薄纱的水红色底子龙凤呈祥暗花的披巾,一双绣上黑色珠片的半高跟皮鞋,她站在镜子前面左看右看,也不禁为自己的美陶醉了一番。

  赵一山家是一栋别墅,在一个叫做“馨园”的地方。欧艺早就知道这里是富人区,现在一栋值几千万。赵一山说他买时就五百万,恨不得再回到从前多买几栋。他家里就只有他和七十多岁的老母亲,还有一个就是照顾母亲的保姆。因为是最早的移民,抓住了城市飞速发展的机会,哥哥姐姐都过得很好。赵一山的母亲瘦高个子,剪得齐耳的灰白头发,用发夹简单地夹在耳朵两旁。一点都没有富态的派头。大家寒暄过后,她就在旁边偷偷地观察欧艺。欧艺在和赵一山说话的时候,也不时地照顾到她,经常把头转过来和她聊,一点都不会冷落她。她就对欧艺的言谈举止发自内心的喜欢,常常笑容满面的。吃过晚饭,赵一山就和欧艺去布置赏月的东西。赵一山把欧艺带到顶楼,欧艺一看,就很喜欢。这里有假山,有水池,还有高高低低的盆景、花草。一旁还有爬满植物的半扇凉棚。一看就知道是精心管理的。欧艺就笑说赵一山是花农,赵一山就说农村小孩嘛,离不开土地,这些都是他亲手侍弄的。也不开灯,在月光下两人就把凉棚里的小藤桌和藤椅挪到明亮的空地,摆好月饼糖果,赵一山再把他母亲和保姆请上来,大家就一边聊家常一边赏月。慢慢地月亮升上来了,开始是有点黄颜色的,看起来很大。再后来就慢慢地升高了,越来越亮,凉凉的月光好像能触摸得到。老太太把每样月饼都切了一个,大家就浅尝了一小块。赵一山泡好了一壶菊花普洱,欧艺就赞它味道够醇厚。大家说说笑笑到了九点,老太太说要下去看看电视就和保姆下去了。赵一山把他妈妈送下去再上来,就把椅子挪近欧艺身旁挨一起。他盯着欧艺的眼睛,欧艺也盯着他,说:“要是没有月亮,你的眼睛是不是闪着绿光呢?”两人就笑了。

  赵一山说:“这么美的月光,不做点什么都对自己不起了。”欧艺就微笑,脸上写满了好奇和等待,不知道赵一山要做的是什么?赵一山突然就变得一脸的严肃,把椅子挪开,变魔术一般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欧艺的心突突地跳了起来。赵一山单腿跪下,对欧艺说:“欧艺,我是老实人,做不出很浪漫的事情来,就用最老土的方式像你求婚吧。嫁给我好吗?”欧艺赶紧弯腰去扶他:“赶紧起来吧,等会你妈妈看到。”赵一山站起来,也不问欧艺答应了没有,就很绅士地托起欧艺的左手,把戒指轻轻套在她的无名指上。完后拿起欧艺的手自我陶醉地欣赏一番,搞得欧艺都不好意思笑了。他顺势把欧艺楼怀里,热吻了起来。欧艺好久没有的激情被激活了,也搂住他的脖子,伸出自己的舌头……过了好一会,两人才依依不舍地分开。赵一山眼里都是醉意,他说:“我差点当了那个吃娘子炒肉的秀才,把舌头吞下去了。”欧艺就拍他脸两下,说他说话欠拍。赵一山又说:“欧艺,今晚你别走好不?”欧艺说:“不在乎一时吧,虽然都很平常的事,可是第一次来就那样,未免给你妈妈看不起。”赵一山刮刮她鼻子,说:“唉,等了十年了,还要我等!狠心的欧艺。”欧艺就趁机说:“还不知道你这十年残害人家多少良家妇女了。”赵一山就指天发誓:“天地良心,我可是好男人。”两人又说笑一番。看月亮开始偏了,欧艺就说太晚了,要回去。赵一山依依不舍地把她送走。欧艺要开车了,他还把头伸进欧艺的驾驶室说了一句:“从此你是我的啊。”还装出一副流口水的样子。欧艺把他轻轻推开,嗔笑着把车开走了。

  回到家,欧艺拿出手机看,她先前设计好的问候短信都已经定时发送了,李木华回了短信,只有一句话:“但愿人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