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白色的身影连蹦带跳连滚带爬慌不择路,虽然显得狼狈,却跑的飞快,很快便消失在三叔他们的视线之内。

  三叔止住了其他人要去追赶的动作,转身飞快的往顶部垭口处赶去,急急说道:“别追了,肯定追不上了。当务之急,是看看那根绳子怎么样了。”三叔的心里显然还抱着一丝侥幸。

  众人觉得有理,跟着三叔往垭口而去。

  当来到垭口时,看到绳子不见了,再看到那块固定绳索的大石上深深的斧击印痕,三叔恨恨的一拳砸在石头上,口中咒骂道:“王豹,我操~你~妈!”

  三叔来到垭口处,看着月色下如同梦幻般翻滚不停的云雾,想着赵毅小小年纪便要担当如此危险的任务,而自己却没能尽职,没把关系赵毅生死的绳索看住;想着几天后赵毅爬回雪线之上,却发现没有绳索,无法爬上山顶,进退两难;三叔忍不住“啪”的一声,抽了自己一记耳光,撕心裂肺地对着崖下大叫道:“毅儿,三叔对不住你啊!”两行虎泪滚滚而下。

  回到帐篷后,一行人垂头丧气的坐在地上,一言不发。

  “你们明天一早便下山,赶回镇子去,告诉老太爷这里的情况,让他想办法叫族里再赶制一条绳索,绳索赶制好后,你们再回来。”

  过了好一会儿,还是三叔开了口。

  四叔想了想,问道:“重新赶制那样的一条绳索,再赶回来,我怕来不及啊。而且,只留你一个人在山上,我们不放心。”

  三叔咬了咬牙,说道:“你们下山之后,留下的食物足够我食用了,我的安全,你们不用担心。我只是担心毅儿,只希望他不要那么早爬上山来,要不然,到时候进退无路,那才是真的糟了。”忽然又想到一件事,又说道:“哦,对了,你们回镇子之后,还是先找老道长,将这里的情况和道长说,然后听道长的吩咐行事。老道长对毅儿很好,不会不管;而且道长不是普通人,应该会有办法。”

  看大家点头同意,三叔恨恨地说道:“今年的镇比,我要和王豹死斗!不宰了这个王八蛋,难泄我心头之恨!”

  众人面面相觑,这死斗,是大周朝内通用的一种纠纷解决方式,双方不死不休。一般是一方因生死大仇而指控对方,官府因证据不足等原因,无法对双方的仇怨做出判决;指控方便可以在三年一度的镇比之时,在官府监督之下,向对方提出死斗要求。

  只要一方提出死斗,另一方就必须接受,不得以任何理由推诿拒绝,否则便视为自认对方指控,任由对方处置。

  当然,死斗的限制很多,比如成年人不能死斗未成年人,男人不得死斗女人,健康人不得死斗残废之人等等。

  如果三叔向王豹提出死斗的要求,那是完全符合规矩的;就算王豹想以自残逃离等方式拒绝死斗,官府是不予认可的,甚至还会牵累整个王氏家族。

  当然,提出死斗一方的代价也是相当大的。最基本的一条,便是要在一月之内离开春江府,从此永生不得再回春江府境内,同时自动丧失在春江府内的一切权利。在这个个人依靠家族方能立足的世界,脱离家族庇佑,便相当于自取灭亡。

  三叔如果向王豹提出死斗要求,无论生死,都要离开颌阳镇而前往其他的府镇谋生,同时意味着放弃了明年府试的资格;而在其他地方,三叔再也没有办法再取得镇比、府试,甚至国试的资格了。

  边上的一个族人奇怪的问道:“岳武,你为什么认定一定是王豹呢?”

  三叔冷冷地说道:“我二哥就是被这个贼子所害,除了他王豹,还有谁会冒着丧命之险跑到这个地方来害毅儿?而且整个颌阳镇,只有他王家有一件能防刀剑之伤的内衣护甲;更何况我和王豹从小打到大,对他的身形和身手了如指掌,我看他的身形和奔跑跳跃的动作,便知道他是王豹了。”

  ……

  赵毅的意识渐渐恢复,神智也渐渐清明起来。

  “咦?自己这是在哪里?”赵毅发觉自己正在一个很大又很小,很陌生却又很熟悉的地方。

  这种感觉很矛盾,说陌生那是因为记忆之中自己从没见过这样的地方,说熟悉却是因为觉着这个地方就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很自然也很亲切;这地方说大就很大,感觉没有边际;说小也很小,感觉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自己不是晕倒在蝙蝠洞里了么?怎么会到这样的一个地方来?低头看看自己,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光洁溜溜,身体还是微显紫色的半透明影子状。

  这样的状况,赵毅曾经在前世临死之前,神魂被修真者抽离接受审判时,经历过一次。

  难道那些修真者追杀到了这个世界了?赵毅不禁大惊!

  大惊了一会儿,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赵毅放下心来,想着要先把这里的环境先了解清楚,这念头一动,便感觉到离自己不远的那朵雪莲花了。

  一发现雪莲花在这里,赵毅忍不住便想逃,那没入身体诡异的一暮和剧烈的疼痛真是太可怕了。

  可是在赵毅的感知当中,这个空间完全是封闭的,根本无处可逃。

  怎么办,赵毅提心吊胆;想找根树枝棒子之类的东西,将这个雪莲打破,可这个空间内根本就是干干净净一毛不存,哪里有什么树枝棒子之类的东西啊!

  怎么办呢?赵毅压制住内心的恐惧,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想了一会儿,觉得关键之处还是这朵诡异的雪莲。

  赵毅将目光转向雪莲花;雪莲花依旧五色光华流转,淡雅清幽,美丽璀璨;只是此刻在赵毅看来,这美丽的东西分明便是催命的阎王,夺命的死神,赵毅的心里对这玩意充满了恐惧。

  赵毅保持着相当的距离瞪了雪莲花半晌,始终没有想到有什么好的办法。

  怎么办呢?难道就这样瞪着它?可这玩意是瞪瞪就能瞪的死么?难道真的无解?自己可还是要爬下山崖去找爹的人或者是……尸骨的呢。

  赵毅心中正纠结无比,雪莲花的光芒变了变,忽然动了起来。

  准确的说,是雪莲花像吐东西一样,将一个东西吐了出了;又像是分裂,将一个东西从雪莲花上分裂了出来。

  ——这个东西,是一个虚幻的人影!

  人影恍惚间便已变的凝实,虽然略显迷蒙虚幻,但至少比赵毅自己那是凝厚了不知多少倍。

  这个人黑发黑须,背着双手,全身上下有一股淡淡的黑气若有若无,透着阴冷狠戾的双目中闪烁着兴奋和激动的光芒,看年纪应该是三十五六的样子。

  赵毅很轻松的判断了出来,这也是一个神魂。但是,这个神魂又是谁?

  “你是谁?”赵毅感觉到了极度的危险,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退,问道。

  那个中年神魂不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赵毅,打量着赵毅。

  男子的目光,就像是猎手打量着刚刚到手的猎物,看其中的意思,颇为满意的样子。

  “你是谁?”赵毅再次问道。

  男子依旧不理,继续打量了一会儿,眼中的满意之色更甚。忽然仰天大笑道:“哈哈哈哈!四十多年,四十多年啦,想不到我周离邪还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有些激动,有些癫狂,又带着点哭腔;赵毅可以肯定,如果不是神魂没有眼泪,此时这个叫做周离邪的男子一定是泪水飙射鼻涕横流。

  赵毅不敢说话。

  “你很好,很好!出乎我的预料的好!”发泄完毕,周离邪看着赵毅缓缓说道。

  不等赵毅答话,周离邪继续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的神魂怎么会是淡淡的紫色,但是没关系;你根骨上佳,体内气血筋骨肌肤中杂质极少,经络宽厚坚韧,气海内元旋转流畅如意,灵觉意识敏锐,看来你不仅仅是修炼了吐纳引气之术,破障寻元已成,而且已经修习引气入体之术,距引气入体化虚为实只有一步了;更可贵的是,你居然才十岁,果然是上佳的修真之才,这样的躯壳,才配得上我周离邪这天纵之才啊!哈哈哈哈!”

  赵毅听着周离邪的话,禁不住一股冷气倒冲天灵,内心发寒浑身发颤。

  赵毅惊恐的向后退、向后退,一转身就想泡。

  周离邪看着赵毅的样子,哈哈大笑道:“别费心思了,你跑不掉的,你大概还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吧?”

  赵毅愣了愣,转过身来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周离邪嘿嘿一笑道:“我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里就是你的印堂魂府。你跑啊,我倒是想看看你的神魂怎么能跑出自己的魂府之外去。”

  赵毅顿时就呆了,“我自己的印堂魂府?这么说我还在自己的身体内,不是被拘了出去?可是对面这个周离邪怎么跑到我的魂府里来了?”

  似乎看出了赵毅的心思,周离邪看着赵毅淡淡地说道:“你是不是很好奇,我怎么跑进你的魂府来了?”

  赵毅点点头。

  周离邪说道:“我到你的魂府里来,自然是要杀死你的神魂,占据你的身体!你明白了么?”周离邪盯着赵毅,嘴角露出邪邪的笑容。

  “夺舍?!”赵毅脱口而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