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之恋海的女儿
字体: 特大
颜色:          

  “缚る!(缚!)”

  “万魔共ボルト!(万魔共伏!)”晴子对付这些鬼渐渐有些吃力了。

  如果在想不出办法来对付那家伙,只怕他们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晴子再一次将眼光转向还在奋战的青龙等人。这一站,是他们从跟随自己以来,最艰难,最危险的一战了。必须想办法保护他们。

  晴子在心里下定决心。

  一个转身,从天一的结界中脱离出来。

  “晴れ!(晴晴!)”天一突然大叫。

  她现在脱离了自己的结界最危险了。这丫头是想干嘛?

  “谨んで奉どうぞ!降临神々诸真人!缚鬼伏邪!百鬼解消!せっかちな律令!(谨此奉请!降临诸神诸真人!缚鬼伏邪!百鬼消除!急急如律令!)”

  一张符咒打散了向自己围过来的鬼。她在等机会,把地狱之门关上。

  就是那里!那个深紫色的光点。

  “腾蛇!(腾蛇!)”

  “晴れ!(晴晴!)”

  “すぐそこに!あなたは地狱の神将が、私を手伝って!(就是那里!你是地狱神将,帮我!)”

  “は!(是!)”

  晴子在腾蛇的保护和开路之下,终于来到了那个深紫色的光点附近。

  “吹く风は、熟睡の魂の不吉な风、あの世とこの世の锁に囚われ、すべてを杀す、天地は黒くて愚かです!(吹来的风,摇动沉睡灵魂的不祥之风,被幽明之锁链囚困,杀死一切,天地玄冥!)”

  随着咒语的念动,符咒重重的贴在了那个光点儿之上。随即,那些鬼,们都被腾蛇的地狱之火送回的光点儿中,消失了。

  “晴れ!気をつけてください。(晴晴!小心!)”此时的勾阵离晴子是最近的。

  却也来不及阻挡那快速移动的身影。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晴晴会受伤的时候,一个快到根本看不见的身影挡在了晴子身后。接下了那致命的一击。

  “浑沌!四大凶兽之一吗?”

  这个声音是……那天的那个家伙!晴晴不由的转过身来。

  “就只有这点儿功力吗?”赫连熤云脸上露出一抹冷笑。如果不是自己的速度快,只怕自己的母后此时就没命了!这家伙,他绝不放过!

  “你是谁?”浑沌也被面前这个轻轻松松就接下自己这一击的男孩儿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你不配知道!”说着,又是一掌向浑沌直击而去。

  却不料,被突然的一阵黑雾迷得看不见任何东西。

  待黑雾散去,只剩下一张血红的纸慢慢的飘落下来。

  赫连熤云不由地捡起了那张纸。

  “谢谢你!蛇妖!”晴子虽然很不情愿这个血统不正的蛇妖救自己,但人家却确实救了自己。说声谢谢也不算他占便宜。

  “我叫赫连熤云!”赫连熤云很不情愿的看着晴子。

  “赫连熤云?名字倒是不错!不过还是个血统不纯正的蛇妖……”

  “你……”好!好!她是自己的母后,不跟她一般见识!赫连熤云,你大人有大量……

  “表哥!这是什啊?”林哲夺过了赫连熤云手中的那张血红色的纸。看了起来。

  “沉睡了千年的身体

  从腐枝枯叶里苏醒

  是夜莺凄凉的叹息

  解开咒语

  遗忘的剑被谁封印

  追随着箫声和马蹄

  找到你

  最光荣的牺牲

  是英雄的宿命

  挥剑的瞬间心却在哭泣

  生是为了证明

  爱存在的痕迹

  火燃烧后更伟大的生命

  杀是为了歌颂

  破灭前的壮丽

  夜是狼深邃眼睛

  孤独等待黎明

  看不见未来和过去

  分不清生死的差异

  不带走喜悦或遗憾

  离开这里

  破晓和月牙在交替

  我穿越过几个世纪

  只为你

  桃花瓣在飘零

  这悲凉的风景

  长袖挥不去一生刀光剑影

  生是为了证明

  爱存在的痕迹

  火燃烧后更伟大的生命

  杀是为了歌颂

  破灭前的壮丽

  夜是狼深邃眼睛

  孤独等待黎明

  我是否已经注定

  这流离的宿命

  我残破的羽翼

  直到你

  是你让我找回自己

  生是为了证明

  爱存在的痕迹

  火燃烧后更伟大的生命

  杀是为了歌颂

  破灭前的壮丽

  夜是狼深邃眼睛

  孤独等待黎明”

  什么啊?歌词啊!

  “什么啊这是〞”赫连熤云也将头凑过去问道。

  “歌词!好像是叫什么《杀破狼》。不过,你拿着它干嘛?”林哲很好奇啊,他表哥不是从来对音乐不感兴趣的吗?怎么会拿着一首歌词呢?

  “那阵黑雾留下的!”赫连熤云耸了耸肩,说道。

  “私たちは歩き!あいつも連れて。(我们走!把那家伙也带上。)”晴子也不理那两人。吩咐式神们带上那唯一还活着的许凌宇离开了小木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