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赵拓不屑地哼了一声,愤恨地咬牙道:“端木家的,果然心狠手辣。”

  冷非鱼蹙了蹙眉,在莫曹还没来得及发作前就走到他身边,站在赵拓面前,阴森森地说道:“比起杀害端木家几十口无辜人命的你们,我们这点伎俩还真拿不出手。等着吧,我会把你们身上的肉一块块割下来,祭祀我的族人。”

  望着被重重关上的房门,赵拓没由来地打了个冷颤,当年的事他不说,他就无法活着离开这里,可他一旦开口了,自己仍旧无法活着离开自己,那些人……一直在他身边,监视着他,他半生的财富和权利全是用端木家的人命换来的,难道……到了该还债的时候?

  冷非鱼等人换好衣服后,重新回到君家别墅,她才刚在卫生间整理好仪容,君无瑕就走了进来。

  “鱼鱼,睡好了?”

  “嗯?”

  见冷非鱼奇怪地看着自己,君无瑕好笑地摇头,走到她身边,亲昵地捏了捏她的鼻子,“我听姜羽艳说你上来休息了就没叫你,估摸着时间才敢上来,怕吵着你了,今天累了吧?”

  冷非鱼红了红脸,心里却松了口气,还好回来得及时。

  君无瑕心情大好,把她揽在怀里朝楼下带去,“走吧,要切生日蛋糕了。”

  两人到了楼外,所有的客人都围在花园里,中间放了一张白色圆桌,上面放了一个三层蛋糕,五彩缤纷的颜色像极了七色彩虹。

  “鱼鱼,这是我专门为你做的,花了不少心思,就算不好吃你也得吃一口。”

  君无瑕咬着冷非鱼的耳朵,轻轻说道。在她惊喜的目光中,将她带到了桌边。

  “鱼鱼,”苗佛苓宠溺地看着她,“今天你就十六了,好好许个愿。”

  冷非鱼站在生日蛋糕前,回头看了君无瑕一眼,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

  ——我希望找到飞鸟,揪出当年的凶手。

  吹灭十六根蜡烛,在众人或真情,或假意的掌声中,她与君无瑕一起切下了蛋糕。

  “怎样,好吃吗?”

  君无瑕伸手拭去冷非鱼嘴角边的奶油,细腻的触觉让他心猿意马起来,鼻尖下幽幽的清香让他呼吸急促。花尽了所有的力气,他艰难地抽回了手,藏在身后,轻轻捻了捻手指。

  “没想到你还有些天赋。”冷非鱼吧嗒着嘴说道,“在淮源岛上你做的晚餐不错,这蛋糕也不错,完全看不出你在床上躺了那么久。”

  君无瑕蓦地紧了紧眼。

  见他脸色不好,冷非鱼讪笑道:“无瑕,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

  “我知道。”君无瑕将冷非鱼半揽在怀里,得瑟地挑眉说道,“你老公我天资过人,什么东西都是一学就会,你等着吧,我以后还会给你更多的惊喜。”

  接下来的节目更是花费了苗佛苓不少心思,专门请来的杂耍艺人,几个红极一时的歌星纷纷上台献艺。

  生日宴会一直持续到半夜,要不是苗佛苓心疼冷非鱼,怕晚了她休息不好,没准会开个通宵。

  临近结束的时候,君无厌突然行色匆匆地走了过来,在君不诈耳边说了几句。虽然听不到他们谈话的内容,但冷非鱼会唇语,从君无厌翻动的嘴唇里知道了赵拓失踪的事他们已经得到了消息。

  君不诈点了点头,似乎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对冷非鱼说道:“鱼鱼,爸和无瑕有点事……”

  “我知道了,”冷非鱼温顺地点头,回头对君无瑕说道:“无瑕,我和花花他们先回房间,你别急,把事情处理完再回来。”

  君无瑕才进“君子宴”,君不诈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带着他立威信的机会,他越早上手,越容易拉拢门派里还举棋不定的中间分子。他的力量越大,那些老家伙才不敢轻易对他动手。

  领着莫曹和花秋回到卧室,冷非鱼一头栽倒在床上,哀怨地嚎了两声。

  “今天可是你生日,你这么怨天尤人的,是看谁不顺眼呢?这么多礼物,你想先拆哪个?”莫曹晃了晃手里一个黄色的礼物盒,羡慕地说道,“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好东西,那些人送的,应该都是值钱的东西。”

  冷非鱼侧着脑袋偷偷看了他一眼,笑道:“值钱却没有人情味。”

  “人情味,那是什么东西,你知道吗?”花秋促狭地说道。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冷非鱼老实地摇头,在他们的世界里,从来只有“任务”和“防备”,偶尔会出现“杀戮”,至于“人情味”?

  呵,那是会让他们万劫不复的累赘。

  盘腿坐在床上,冷非鱼冲莫曹和花秋神秘地勾了勾手指。

  “干嘛?”

  花秋黑着一张脸与莫曹坐到了床边。

  “我说过,今天是我们三人的生日,我有礼物送给你们。”

  冷非鱼边说边从床边摸出两个四四方方的首饰盒,笑眯眯地递到两人面前。

  “这是……”

  看着莫曹和花秋复杂的表情,冷非鱼小小地解释道:“本来我可以买其他的礼物送给你们,我知道花花喜欢MP4,杂草喜欢遥控飞机模型。可我想着,这是我们第一次一起过生日,还在岛上的时候我们四个就是一条命,现在我们重新再活一次,还是一体的,所以我买了这个。”

  她指着盒子里的东西说道:“手链我选的中性款式,上面刻有我们四个人的名字,喏,”她晃了晃另个一盒子,对两人说道,“这个是飞鸟的,不管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我们四个始终都是一体的。”

  “哇——”

  花秋扯着嗓子嚎了一声,她还未扑进冷非鱼的怀里,莫曹就一脚把她踢开,抱住冷非鱼,低声呢喃道:“我们四个,本来就是一体的。”

  “好了,今天是开心的日子,我们都要开开心心的,大家回去好好睡一觉,我们明天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冷非鱼冲众人笑了笑。

  “可是那边…………”

  迎上莫曹迟疑的眼神,冷非鱼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他们只知道赵拓失踪,要查的话也要几天的时间,先饿他几天,我们过两天再去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