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求收藏,求票票!)

  筱白击飞草球赢得一片叫好声,十阿哥吃惊之余也是脸色难看,四阿哥与五阿哥倒是没什么表现,调转马头,打算从头再来,十四阿哥直接叫起了好。

  打马回到起点排排站好,一路听着不绝的叫好声,小尾巴翘了起来,乐呵呵美滋滋的准备攻到十阿哥腹地捞上一分。

  “筱白,行啊,这是从哪儿学的?”十三阿哥笑呵呵的望着翘着尾巴走来的筱白。

  “有手段!”九阿哥的评价简短有力,“可等会儿老十他们要是学了去,我们也不好办呀。”

  “筱白,可有应对的方法?”八阿哥也是心情不错,通过刚才的一轮,他的马术竟有些强悍的味道,与平日里的形象反差很大。

  先是得意的笑了一下,然后对着八阿哥与十三阿哥一挑眉,“方法自然有,只是需要配合。待会儿咱们分出两人拦住他们逼抢之人,保护一人带球,一人绕到他们的守门员身后,我们在跑动中将球传给绕道的那人,再由他投球就可。”筱白连说带比划,好不容易才把战术讲清楚。

  “什么是守门员?”十三阿哥对这个词很陌生。

  “我刚才的位置就是守门员,先这么叫吧。”筱白这完全把足球与篮球混在一块了,这算空中接力,还是反着的下底传中呢?

  比赛开始后由十三阿哥带球,九阿哥与八阿哥直接缠住了四阿哥与十阿哥,十四阿哥冲着十三阿哥也是迎面奔来,五阿哥已然挡在篮筐前,看来这招挺好学,一学就会啊。按着战术,筱白只能骑马不紧不慢的往底线跑,等着十三阿哥的传球,可她投球技术极差啊,三不沾是常态。

  这也没办法的事,继续硬着头皮上呗,这马球本来就不适合她玩儿,被轰上场也只能冒着丢人丢命的危险逗康熙开心了。

  “命苦不能怨政府,点背不能怨社会!”心里给自己打气,收好马鞭,看着十三阿哥扔出的球拼命去接。

  也许是运气好,竟然接住了,笑容还没爬上脸,就看到三匹马朝着自己狂奔而来,后面紧接着又加了三匹,这阵势筱白有些hold不住了,这里到篮筐是她力不能及的,只能朝着篮筐跑,可看五阿哥那身型,比自己大了两个号,挡的更是严实。

  好不容易跑进了投掷范围,可五阿哥策着马严守着篮筐,让她一点机会都没有,眼看再不出手就要被十阿哥追上,到时候丢球几乎是肯定的。筱白的脑袋里突然冒出一个荒唐的想法,这该死的比赛,我连马都骑不好,竟然还要投球,拼了!

  “吃我一记世纪大灌篮!”她的想法很简单,这次不把自己撞坏,也得把篮筐砸坏,总之要制止这场能把她逼出精神病的比赛。

  用最大的力气扬鞭打马,然后干脆扔了马鞭,用还不太熟悉的双腿策马方式前行,一下飙升的速度看起来也有些吓人,直直的冲向了五阿哥。

  “五哥,拦住她。”十阿哥已经追不上,只能提醒五阿哥了。

  筱白的马是太子赏的一匹西域贡马,优点就是听话、爆发力强,这时正顺着主人的意思冒死前冲。

  而五阿哥的马虽然也是良驹,但品种上不及筱白的贡马,与大多数动物一样,有个共同的缺点——怕死。看着筱白不顾死活的冲过来,他也有些控制不住要退后的马,只能紧紧勒住缰绳,让马蹄原地踏步。

  五阿哥的马还是稍微移动了下位置,刚好露出半个篮筐来,正巧这时筱白也冲到了眼前,只见她扶着马鞍颤巍巍的单脚踩在马背上,接着速度快不需要长久的维持重心的优势腿上一用力竟然离开了马背,紧接着把五阿哥的马当成了另一块垫脚石,另一只脚踩在马屁股上,双手把草球举过头顶,对准篮筐砸了下去。

  轰~

  草球落进框里,篮筐也承受不住筱白的重量折断,筱白呢,也重重跌了下去。

  “啊!”筱白觉得屁股摔成了四块,不等人来扶,勉强站了起来,腿已经震麻了,幸亏这年代没有水泥路,否则自己这下非闹个骨折不可。

  “筱白!”康熙看到筱白倒地嚯的站了起来,看到她无碍,才收回已经踏出的脚步,“快传太医。”

  四阿哥第一个跳下马赶了过来,轻轻的抬了抬筱白的胳膊,发现筱白没有喊痛才稍稍松了一口气,“腿有事吗?”关心的语气溢于言表。

  看着胤禛急切的眼神,抬手时细微小心的动作,语气里浓浓的关切,筱白心里暖暖的,甚至忘记了身上的痛,自己前世未曾有过兄弟姐妹,一朝穿越却捡了个如此关心自己的哥哥,看到他为了自己身上的痛而心痛,为了自己的顽皮而恼怒,为了自己的婚事愁眉不展,可她除了烦恼不能带给他任何帮助,心中不免愧疚。

  “四哥,我没事。”筱白的声音很轻、很柔,眼中明明泪光闪闪,嘴里还在逞强不让人为她担心,嘴角努力的挤出一个微笑。

  “真的,真的没事。”看着四哥眉头还是没展开,筱白急匆匆的表明自己真的没事,嘴角用力上扬,“我们赢了哦!”

  本来大家都是担心筱白摔伤,她却痛得眼里含泪也要逞强,四阿哥与十四阿哥他们心疼之余也是有些哭笑不得。

  看到篮筐被筱白用体重生生压断,康熙便宣布比赛停止,下旨传太医好生医治不得有误,然后众人散去,重新上路。

  【筱白的马车里】

  梁太医检查了筱白的胳膊与腿,除了一些擦伤没有别的毛病,给了她一些活血化瘀的膏药,然后去了康熙那儿复命。

  马车里的气氛现在有些怪异,筱白眉飞色舞的夸大着自己的战绩,同时又心虚的观察着四阿哥的表情,后者一脸怒容,十四阿哥不断的插话要筱白记得按时涂擦膏药,那唠叨劲儿直逼更年期妇女。

  间儿与文红看着四阿哥表情不善,十四阿哥也一改往日嬉笑的面色,只能战战兢兢的躲在一旁小心侍候。

  自己滔滔不绝的讲了一会儿,然后心凉的发现四哥的表情一点都没有改变,不得已,筱白低头认错,“四哥,今天是我太鲁莽了,以后筱白不敢了。”

  “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我告诉你的事你就没一件记在心上。就算有几件记住了,也是给我反其道而行之。”恨铁不成钢的看一眼低着头、可怜巴巴的望着他的筱白,怒气一下又涌了上来,“让你好好读书,却把赵师傅气的白了头;让你安心学骑马,到头来被十弟笑话只会骑驴;你不愿意嫁给胤禑,所以让你低调行事,你倒好,今天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一口气把心里话吐了大半,四阿哥的神情才缓和了一些,反观筱白,小脸煞白煞白的,被盛怒的四哥吓得不轻。

  “好了,四哥,筱白是做的不对,可今天是皇阿玛把她撵上去的,也由不得她,筱白还有伤,我们等她伤好了再来教训她好了。”十四阿哥勇敢的站出来为筱白求情,这是以往的惯例了,谁犯错被骂,另一个肯定挺身而出,当然,后来的结果就是,四阿哥看到同伙求情更是生气,成了现成的火上浇油。

  四阿哥瞪了十四阿哥一眼,“你先回营帐,我还有话要与筱白说。”

  十四阿哥一愣,也不好再说什么,回头给筱白一个安慰的笑容,然后笑着出了马车。马车外,眼神深不可测的十四阿哥凝神想了一会儿,直接步向八阿哥的营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