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春节元宵的喜庆之气意犹未尽又迎来了慕容世家的婚庆喜宴。慕容晟与花亦飞的婚讯传出不久,姑苏城内便聚满了英雄豪杰,截至婚礼当日江湖各大门派,武林人士俱都不远万里急赶而来,只因这慕容世家在武林中地位显赫,势力庞大,庄主慕容晟更是人中龙凤,江湖中几乎无人不想与之结交,如今慕容庄主新婚大喜,可是近年来慕容世家唯一的大事,谁不想乘机与之结交,更何况这也可算得上是件轰动武林的大事,又有谁肯错过这场武林盛宴呢?

  去年九月初九重阳节龙吟山庄的婚礼血溅华堂,今年二月初二花朝节慕容山庄的婚宴呢?会顺利圆满么?慕容晟风流无情之名在江湖中人尽皆知,众人也不禁纷纷猜测着会不会也有一个“香盈袖“什么的出现。

  广寒宫是江湖公认的邪魔歪道,而花亦飞乃广寒宫主,自然而然成为了人人得而诛之的妖女,往日与她有仇怨之人也都赶聚于此,蠢蠢欲动。好奇之心人皆有之,自然也有不少人是为了一睹能令慕容山庄与龙吟山庄两位庄主为之倾倒的花亦飞而来,一心想瞧瞧这位传说中姿容尤胜‘露华浓’的仙女到底有多美。总之无论为何而来总之今日的慕容世家是高朋满座,宾客满堂,虽然在这四个月之内武林中又发生了诸多变故,但今日婚庆场面之大,热闹程度丝毫不亚于当日的龙吟山庄。

  随着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竹声响,喜庆的乐声缓缓奏起,四对童男童女执指花篮自门口缓缓走了进来,和着乐声的节奏将花篮中五彩缤纷的花瓣抛洒而出。接着风华绝代的新娘子在千呼万唤中由两个身着粉裙的少女扶上了红毯。

  她身着是彩缤纷的纱裙,拖着薄雾般缥缈的彩带,莲步姗姗走了进来。裙裾摇曳,金莲时隐时现虽是踩在地毯上却犹如漂浮在彩虹桥上,仪态万方可望而不可及,众人心中都不禁惊叹:也许也是就传说中了凌波步吧!

  她缓步行时,凤冠前纤巧的珠帘微微颤动,绝世容颜隐约得见,说什么莲一般娇羞,云一般温柔,真个是月里嫦娥出广寒,傲若寒梅,冷若冰霜,令人一望之下魂牵梦绕却又不敢逼视。

  在众人惊叹声中,丰姿英伟,容光焕发的新郎官迎了上来,他那双深邃冷凝的黑眸已不复往日的冷冽,充满缱绻深情,凝望着花亦飞,嘴角勾起的那抹浅浅的笑意。

  那目光令在场女人都不自禁的怦然心动,一个女人一生最为幸福的事莫过于嫁一个如意郎君,慕容晟有钱又势有才有貌对她又宠溺有加,无疑是万里挑一的好夫君。花亦飞轻轻依偎在他怀里,感受着这被人深深眷恋的幸福感觉。

  然而在这最为喜庆的婚宴上,在这最令人感动的幸福时刻却响起了大煞风景的尖嚷声。

  慕容晟闻声沉声喝道:“什么人?”沉喝声中,已有一人自人群中站了出来。

  众人闻声瞧去,只见此人衣着华丽,形容典雅,一看便是世家子弟,他双目目光柔和,走到慕容晟跟前斯斯文文的拱手一揖道:“在下祝家庄祝玉麟!”

  慕容晟道:“原来是祝公子,不知有何见教?”

  祝玉麟客客气气地道:“不敢!今日本是慕容庄主的大喜之日,在下本不该前来打搅,奈何事关重大,是以得罪之处还望慕容庄主海涵!”

  慕容晟脸蕴愠意,不怒而威,道:“祝公子若是为亦飞而来,那我慕容晟今日就在此声明,无论她以前是什么身份,行事作风如何,但自今日嫁入慕容世家这一刻起,她便是我慕容晟的夫人,慕容世家的女主人,我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若非为此事而来,那一切都容后再谈!”此语一语双关,生生将祝玉麟要说的话堵了回去,语声虽是平淡,却隐含着慑人的魄力,大有谁要与花亦飞为难便叫他有来无回之势。

  全场立刻骚动起来,众人也不禁议论纷纷,那些往日受害于广寒宫之人欲除花亦飞而后快,但忌于慕容世家的势力与慕容晟深不可测的武功又不敢轻举妄动,只待那祝玉麟出手再群起而攻之。

  祝玉麟似乎下定了决心,浑不为慕容晟的魄力所动,目中闪过一丝沉痛之色,道:“祝家庄自三年前遭广寒宫重创便日渐衰弱,至今已是名存实亡,我祝玉麟虽深知势单力薄无法与慕容世家抗衡,却也不愿做缩头乌龟,苟且偷生,是以今日纵是以卵击石也要博上一博,否则无颜面对九泉下的父母兄长!”

  此言一出场中立时有人附和道:“我五虎门两年前同遭广寒宫重创,门中弟子死伤无数!”“还有我金刀门的五位长老皆于两年半以前命丧广寒宫主之手!”“还有我白莲教…”一时间响应附和之声此起彼伏,众人哄然而动,那祝玉麟更是越越欲试。

  慕容晟温柔的为花亦飞抚了抚瀑布般的云发,缓缓抬头望向众人,深邃的双目中虽无杀机,却蓦的有一道冰芒闪过,令人望之不禁打了个冷颤。他正欲开口却听的一个清脆欲滴的语声传来:“众位英雄豪杰暂且静静,且听我一言!”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发话之人气质高贵,犹如世上最尊贵的王后,赫然是龙吟山庄沈夫人——叶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