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娜,娜娜。”原本和一旁家长谈笑自如的白韩寒,一下子面色僵硬了。他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要怎样做才能既对自己亲生儿女的伤害最低,又能保全自己在妻子(张淼玲的妈妈)心中完美丈夫的形象,继而稳住自己在伊莎国际商贸的地位。因为他从未告诉过妻子(张淼玲的妈妈)自己其实是有妻女的,也没有告诉她其实他是在明知他的长相与她已故的前夫长得相像,才故意与她在公司相遇,以及在公司周年庆上的一舞订情。或许是假戏做了太久,他已经入戏太深了,他觉得此时此刻他深爱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妻子(张淼玲的妈妈),满脑子都是她的一颦一笑。

  “爸爸,你来的好早哦。”江妮娜亲昵的在白韩寒的怀里撒娇。

  “寒,她,她叫你什么??爸爸?!”张淼玲的妈妈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在自己的丈夫怀里撒娇。

  “老婆,她,她是我和江秀恩的女儿,江妮娜。”白韩寒在说出这句话之前,虽然设想了N多个理由,但是他还是选择了最真实的回答,他想用真话去换得自己妻子的原谅,因为他确定爱她,不想对她有所隐瞒。

  “寒,你不是说那个女人,已经把孩子打掉了,回韩国去了吗?”张淼玲的妈妈(以下简称张母)一边说着,一边强忍着不让眼圈里的泪珠掉下。

  “老婆,对不起。”白韩寒低着头,不敢去看妻子。

  “爸爸,这个阿姨说的是,是我和妈妈吗?”江妮娜觉着爸爸还有这个快哭了的阿姨的对话很震撼。为什么爸爸不叫妈妈老婆,而叫这个阿姨老婆呢?而且那个阿姨说的女人把孩子打掉,那女人说的是妈妈吗?孩子是指我吗?可是我还活着啊。还有为什么爸爸很用很愧疚的表情和那个阿姨说话呢?

  “娜娜,乖,你先回家吧,等会爸爸去和你解释。”白韩寒勉强的扯了扯嘴角,弄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对江妮娜说道。

  “娜娜,我们先走吧。”这时,一直站在一边的唐皖上前走到江妮娜身边,搂着摇摇欲坠的她说道。唐皖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很懊恼,对不起,娜娜。我没有守护好你。

  “皖皖,我不想走。”江妮娜泪流满面的看着唐皖。

  “娜娜。寒!是你?”江妈(江秀恩,江妮娜的妈妈)从人群中左窜右窜的向江妮娜她们一行人跑来。江妈先是看到白韩寒站在女儿的身边先是一喜,再看见白韩寒身边站的女人,以及泪流满面的女儿的时候,江妈很焦急,很担心女儿是不是又被那个女人给吓到了。

  “秀恩。”白韩寒看着突然到来的江秀恩很头痛,明明已经快乱成一锅粥了,她怎么也来凑热闹了。

  “当然是我,江秀恩,你没有想到会再见到我吧。我警告过你,叫你和你的女儿不要再纠缠我的老公,难道你听不懂吗?张母怒气冲冲的看着江妈。

  “我缠着你老公?!真是笑话,他来看看他自己的亲生女儿怎么了?碍着你什么事了。”江妈本身看着哭的可怜巴巴的女儿就已经很闹心了,张母还挑事,弄得江妈很生气,顾不得一直在白韩寒面前表现的温柔贤惠的形象,大声的对张母吼道。

  “碍着我什么事情了?你说碍着我什么事情了,下等人就是下等人,这么的不知廉耻。”张母鄙视的看着江妈。

  “妈啊,你在这啊,你怎么不接我电话啊,你们在吵什么啊?”张淼玲从人群中挤到了张母的身边说道。

  “玲玲,怎么弄得满头大汗啊。”张母从手提包里拿出一条手绢,仔细的擦着张淼玲额头的汗珠。

  “玲玲,是不是家长会快开始了?”白韩寒低头看了下手表说道。“我们快点进去吧,秀恩,家长会快开始了,先进去吧,有什么事情改天再说吧。”白韩寒和拽着张淼玲和张母急忙的往教学楼的楼上走。只留下呆呆的看着白韩寒的江妈,哭鼻子的江妮娜,还有懊恼的唐皖。

  时间,或许是世界上最好的疗伤灵药。一年后的今天,是小学升初中考试的最后一科的考试。唐皖坐在考场上,满意的看着已经答完的综合卷,这一年对于唐皖来说,很平淡,每天早晨一如既往的和沈野逸去跑步,然后空闲的时候总是尽可能的去给江妮娜讲笑话,说有意思的事情,让江妮娜不在去想她爸妈的事情。

  “铃~”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了。

  “各位考生将试卷放在桌子上,禁止答题,保持安静出考场。”监考老师说道。唐皖跟着陆陆续续离开考场的学生一起出了教学楼。江妮娜和沈野逸并没有和唐皖在一个考场,唐皖一出考场就在焦急的寻找江妮娜和沈野逸。哎,现在的手机要不是太贵,太像板砖了,她还真想买一只,省的这种时候找人这么的费劲。

  “吼。”突然有人从后面拍了下唐皖的肩膀。

  “沈野逸,你咋这么讨厌啊。”唐皖一回头就看见了面无表情的沈野逸。

  “皖皖,沈野逸原来你们在这里哦,还得我一直好找呢。”江妮娜笑嘻嘻的走到唐皖和沈野逸的面前。

  “嗯。”沈野逸简洁的答道。

  “呵呵,我也是刚找到沈野逸,刚想和沈野逸一起去找你呢。咦,娜娜,看你笑的这么开心,是不是考的很好啊?”唐皖问道。

  “不是啊,我就是突然想到我们终于可以解放了,就超级开心的啊。”江妮娜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大白兔奶糖,一边剥糖纸,一边说道。

  “逸,终于找到你了。”孟雅安一脸幸福的向沈野逸跑来,扑到他的怀里说道。忘记说了,褚媛媛在六年级的上半年即将结束的时候,就因为她爸爸的工作岗位调整的问题,转学了。所以原本是孟雅安和褚媛媛,她们两个人粘着沈野逸的时候,就变成了孟雅安的独占时间。

  “咳咳,安安,注意下影响,这是校门口。”沈野逸面带可疑红晕的说道。

  “就是啊,孟雅安,你稍微自重点好不好,你不要形象,沈野逸还要形象呢。”江妮娜不满地说道。

  “江妮娜,我对象的形象问题,和你有什么关系,少在这里指手画脚的。”孟雅安收起在沈野逸面前的乖乖女的伪装,泼妇似得掐着腰说道。唐皖看着即将开战的第N次大战,很自觉的闪人了。

  “真不够意思,闪人都不叫我一声。”沈野逸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了唐皖的身边,坐在了唐皖所在的街上长椅的上面。

  “这还用叫吗?你肯定会闪人的啊。”唐皖看着天空说道。

  “沈,沈野逸。”褚媛媛抱着个袋子,从不远处气喘吁吁的跑来。

  “嗯。”沈野逸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这个是我亲手叠的999颗纸星星。送给你,我不知道我们以后有没有机会再见面,但是我不想你忘记我。”褚媛媛红着脸,鼓足勇气一口气将自己自从离开锦博小学,就想对沈野逸说的话,终于说了出来。

  “嗯,好。”沈野逸接过褚媛媛递过来的袋子。

  “逸,你怎么丢下我,害的我找了你半天呢。”孟雅安娇嗔的说道。

  “呀!媛媛,你也在啊。咦,逸,这个什么啊?”孟雅安从沈野逸的手里一把抢过袋子,想看看袋子里面有什么,可是却没拿住袋子。

  “啪。”袋子里的星星瓶掉在了地上碎了,999颗星星一下子洒落在地上。

  “啊,对,对不起,逸,我没拿住。”孟雅安一脸愧疚地说道。其实孟雅安很清楚那个袋子的东西,是褚媛媛送给沈野逸的。自己作为褚媛媛的好朋友,不应该那么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拿到袋子的那一刻,孟雅安就很想砸了袋子里的东西,沈野逸是她一个人的,她不想和别人分享。所以在刚刚的时候,她故意假装没拿住袋子,看着洒落在一地的星星,她既愧疚,又开心。

  “不用和我说对不起,你弄坏的是褚媛媛的东西。”沈野逸弯着腰,一颗一颗的捡着地上洒落的星星,然后往袋子里装。

  “媛媛,对不起啊,我就是,就是好奇袋子里的东西是什么,不是故意的。”孟雅安咬着嘴唇说道。

  “没事啦。”褚媛媛强忍着眼泪,弯着腰,和沈野逸一样在捡星星。唐皖坐在椅子上,没有去帮忙捡星星,而是一直看着沈野逸在认真捡星星样子在发呆。

  “啊,好痛。”孟雅安捂着正在出血的手指叫道。沈野逸看着状况百出的孟雅安很无奈,看着孟雅安正在出血的手指,他暗自提气,将自身的精气运到指尖,他握起孟雅安的手指,将扎在孟雅安手指的玻璃渣化为了粉末,而孟雅安的流血手指此时正在一点一点慢慢的愈合。

  “怎么好了?!”孟雅安惊讶的说道,明明刚刚还在出血的手指,怎么一下子就好了?刚是错觉吗?

  “切,装娇弱。”站在一旁的江妮娜撇着嘴说道。